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生一计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生一计

  吴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自然而然,也不能随便的出卖雇主。

  这是业界规矩,也是干他这一行应该遵守的最基本法则。

  干他们这一行,信誉最重要。

  所以即便是被抓了吴盛也不是太担心。

  他顶天了就是一个入室抢劫的罪,哪怕被扭送到官府,顶多也只是关个几天,教育一番。

  毕竟他是许文轩请来的,以许公子在苏州的身份,想要护他出来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这样一来,他既能全身而退,又能守口如瓶,定能让许公子对他高看一下。

  这非常有利于他日后职业发展道路的规划。

  所以,当看到沈桥时,吴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闭嘴。

  想要从他口中翘到东西?

  做梦吧。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想象中的那样发展。

  沈桥就问了他一遍,然后就不问了。

  然后还要把他丢进护城河喂鱼?

  ???

  剧情不是这样的啊!

  你怎么能不问了?

  你不应该此时多问一下的吗?

  你不应该想尽办法让自己开口的吗?

  你这人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

  吴盛懵了!

  沈桥的突然不讲道理出招,让吴盛整个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直到旁边几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凑上来时,吴盛这才一个激灵。

  不行啊!

  他可以嘴硬,但是嘴硬是有前提的。

  他要是能不出卖许文轩,顶多被打一顿,然后许公子自然不会放弃他,并且指不定还会多看他一眼。

  但是现在呢。

  他有生命危险了啊!

  这个家伙他压根不打算跟他讲道理,而是打算直接将他丢去喂鱼了啊?

  这个时候,什么原则东西在性命威胁之下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你不能这样,你这是杀人,你这是谋害……”吴盛大声的开口。

  沈桥回头看了他一眼:“谋害?你跑到我家里来偷东西,你说这是不是应该打死?”

  “可是我没偷到东西!”

  “也没人知道是我将你丢去喂鱼的啊!”

  “……”

  有理有据,吴盛哑口无言。

  “别跟他废话,直接丢去喂鱼。”沈桥摆摆手。

  徐老汉狞笑一声,大步走到吴盛的面前,一只手直接将吴盛给拎了起来。

  吴盛只感觉心中一寒,他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就是昨天晚上一只手就解决了他的那个人!

  “我招,我都招,我全都招……”

  吴盛终于怂了。

  碰上沈桥这么个不讲道理的,他连哭都不知道怎么哭了。

  ……

  吴盛是谁派来的,其实沈桥心里早就有底了。

  寒醇楼的突然火爆,对于谁的影响最大不言而喻。

  吴盛潜入寒醇楼,自然是奔着寒醇酒来的。

  即便是吴盛不说,沈桥也已经猜到了是谁。

  所以,吴盛到底招不招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沈桥也不是真的打算弄死吴盛,杀人这种事情还是不太适合他。

  不过,虽说没打算把吴盛丢去喂鱼,但让他去河里洗洗澡吓唬一下他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毕竟从一开始,这个吴盛就一直在恶心着沈桥。

  从沈桥第一次来苏州城碰上了他打劫,随后就是他带着人来沈桥的酒铺里面收钱。

  虽说每一次交锋倒霉的都是吴盛,但是对于沈桥来说此人总归是个隐患。

  不过,这一次吓唬了之后,想必吴盛下次见到沈桥应该会老实不少。

  毕竟,在吓唬人这方面,徐老汉等人是专业的。

  甚至他们都不用刻意去做什么,只要他们那些人的脸往吴盛面前一放,就是妥妥的震慑感。

  毕竟,没点吓唬人的本事,凭什么干山贼。

  咦,为什么要干山贼?

  ……

  寒醇楼的热度依旧。

  因为这次差点被吴盛闯进来,徐老汉等人内心感觉到了深深的自责,并且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徐老汉等人分拨日夜守着后院,绝对不允许任何可疑人士靠近。

  而相比之下醉仙楼,显得更加可怜了。

  “砰!”

  许文轩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桌子发出一声闷哼,许文轩也惨叫了一声……用太大力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道是因为酒楼的原因还是手疼。

  他的计划再次失败了。

  吴盛被人丢进了护城河洗澡,模样惨淡,惨不忍睹的消息已经传入了他耳中。

  欺人太甚!

  许文轩没想到沈桥早就派人预料到了这一点,想要偷到寒醇酒的配方,没有那么容易。

  “不能这样继续坐以待毙下去!”

  旁边的掌柜战战兢兢道:“少爷,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说。”

  “其实咱们未必要在这方面跟寒醇楼正面碰撞,寒醇楼的酒菜虽好,但他们的菜谱上的很多菜其实并不陌生,很多都是一些家常菜。若是咱们直接模仿,即便是比不上他们,也相差无几。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不需要太过于担心。”

  “那你的意思是?”许文轩看了他一眼。

  “咱们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那寒醇楼他们靠着的就是寒醇酒出名,这是一个噱头。若是我们也能找个噱头宣传一下咱们酒楼,未必不能跟他们抗衡。”

  “你把话说清楚一点!”许文轩似懂非懂,追问道。

  掌柜的道:“少爷,你应该认识不少苏州城的才子佳人吧?”

  许文轩点点头:“那是自然!”

  跟林言相比起来,许文轩算得上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富家公子。

  最起码的,许文轩能写的一手好书法。在那个王羲之出来之前,许文轩的书法在苏州城一向是很有名的。

  加上许文轩时常出没微香院与那些才子佳人们吟诗作对,畅谈人生理想,出手也阔绰大方,与不少才子佳人关系颇为亲近。

  “这边是公子你的优势。”

  掌柜的毕竟是做生意的,眼光不差:“这些天我看那寒醇楼生意虽然好,但其中有不少皆是一些粗鄙之人,有来自各地赶路的商人,也有江湖中一些绿林,这些人皆爱好烈酒,所以对寒醇楼趋之若鹜。但也正是因此,也拉低了寒醇楼的档次品味。”

  “酒楼就应该是高雅,是吟诗作对上流人士该聚集的地方。公子你若是想办法将那些才子佳人们邀请到醉仙楼来,举办一次诗词鉴赏大会之类的,一来能提升咱们醉仙楼的档次和名声,二来也可以狠狠的攻击一下寒醇楼。一个紧靠着烈酒吸引人为噱头的寒醇楼,凭什么跟咱们百年醉仙楼斗!”

  许文轩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掌柜的这个计划,顿时让他豁然开朗。

  对啊!

  “这个主意不错,交给你去办了!”许文轩拍板道。

  掌柜的见少爷同意,顿时脸上笑意浮现:“对了,少爷你不是与咱们苏州第一才子唐运唐大才子关系不错吗。若是能将他请来,定能让咱们醉仙楼的名气更上一层楼!”

  “可不是么!”

  许文轩激动的一拍大腿:“我这就去请唐兄来!”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