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决办法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决办法

  姑苏牧对他有敌意,这一点沈桥早就察觉到了。

  虽然姑苏牧掩饰的很好,但沈桥还是从细枝末节看了出来。

  敌意这种东西,说起来玄乎,但实际上却也是那么回事。

  喜欢一个人,会从对方的脸上,鼻子里,眼睛里,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散发出来。

  而讨厌一个人也同样如此。

  姑苏牧虽然被人称之为诗仙,但他毕竟不是神仙,依旧有七情六欲,并且他表情管理学的不到位,并不能完全的掩盖自己的情绪。

  所以沈桥察觉到了。

  这让沈桥有些纳闷。

  他跟这姑苏牧平白无故,之前素不相识,对方为何会对他有敌意?

  莫非是嫉妒自己才华横溢,并且好看?

  这个想法很快被沈桥抛之脑后,不大可能。

  姑苏牧对他有敌意的时候,沈桥并没有暴露那两首诗和兰亭序是他所做,所以姑苏牧的敌意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再者,沈桥的确很好看,特别好看。

  但姑苏牧也不差。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沈桥唯一愿意承认的只有姑苏牧的颜值能够威胁到他。

  这家伙实在是比沈桥更像小白脸。

  沈桥虽然像小白脸,但也只是文弱书生。若是他不开口,还有几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形象。

  而姑苏牧更贴近于陌上人如玉的形象。

  简单来说,就是比沈桥更娘……啊呸,沈桥不娘。

  所以,沈桥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姑苏公子,好久不见啊!”

  沈桥微笑的打招呼。

  虽说对方对他有意见,但沈桥并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眼前这家伙是诗仙!

  能被称之为诗仙的人,岂会是一般人。

  先不说别的,就这位姑苏牧外面的粉丝沈桥就认识的不少。

  之前他去微香院时,微香院的那帮才子佳人哪个对诗仙不是赞不绝口,不少忠实脑残粉恨不得拜倒在诗仙面前,但求见一面诗仙,死都值了。那些富家千金们更是眉目含春,嚷嚷着要给诗仙生猴子,简直比青楼女子还荡……

  瞧瞧,饭圈文化自古就有。

  正因为如此,沈桥才不能小瞧了这位诗仙。

  如此年纪轻轻有如此名誉,指不定哪天还能用得上,关系当然得打好。

  姑苏牧本来并没有跟沈桥交流的打算,奈何沈桥已经开口了,他自然不能装作无视。

  只能微微点头:“好久不见。”

  在沈桥打算继续跟他说点什么时,姑苏牧再次出声:“我先去拜访老师了!”

  说完直接进了院子,压根不跟沈桥再进一步交流。

  沈桥略微惊愕,这年头诗仙都这么狂了吗?

  想了一下,沈桥打算回去写篇文章,关于诗仙当年那些风流韵事儿,嗯,内容参考《品花宝鉴》……

  回头就让徐老汉带着人满城去散发宣传去。

  “沈兄,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正当沈桥打算进去院子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林言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我去你的酒铺没看见你,巧儿说你来书院了,总算找到你了。”

  “怎么了?”沈桥看了一眼林言。

  这家伙最近不是斗志昂扬,沉浸在酒楼里当老板装逼的快乐里吗?

  怎么有空跑来找他?

  “出事了!”

  林言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道:“醉仙楼那边搞事情了。”

  沈桥诧异:“醉仙楼他们还能掀起什么浪来?”

  寒醇楼在开业之前,沈桥的几步计划已经将醉仙楼安排的明明白白。

  醉仙楼想翻盘,几乎不可能。

  它可以模仿寒醇楼的菜谱,也可以模仿寒醇楼的经营模式,甚至丧心病狂点它还能模仿寒醇楼的装修。

  但是,它模仿不了寒醇酒,也复制不了寒醇楼一炮而红的热度。

  即便醉仙楼想要做出调整来重新装修再开业,那起码也得好几个月之后。

  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他们针对了我们酒楼,太卑鄙无耻了!”

  林言满脸气愤道:“许文轩请来了苏州城一大帮的读书人,在他们醉仙楼举办了一个什么诗词大会……”

  许文轩是个实干派。

  当计划有了之后,他立刻就行动了。

  先是派人去通知邀请了苏州城的才子们。

  今年的科考刚刚过去半年,正是无事可做的时候,苏州城一帮闲着没事的才子每天没事就往微香院跑。

  许文轩借助他在才子们之间的名声,很快就邀请到了这么一大帮才子助阵。

  这一帮才子也是心甘情愿,既能给许文轩一个面子,又能免费的蹭吃蹭喝,岂不乐哉?

  于是,很快一大帮才子佳人们汇聚了醉仙楼,好不热闹。

  以前他们都是在微香院喝酒吟诗作对,畅谈风花雪月。如今只是把场所换到了醉仙楼,对于这帮才子佳人们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是对于醉仙楼来说,这档次一下子就上来了。

  醉仙楼日日聚集一大帮人,从诗词谈论到国家大事,再到感叹人生最后再纵情放声……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苏州城,甚至传出了苏州。

  这个年代的读书人文青病都有点严重。

  可能是因为这年代老百姓普遍学历不高的现状,导致了这帮读书人都特别的清高。

  尤其是有些功名在身的读书人,更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态度。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所以,他们普遍追求的是风雅,是与众不同,是我们读书人的事情你们这些刁民不懂。

  于是,当醉仙楼聚集了这么多才子佳人之后,顿时吸引了不少的读书人汇聚。

  尤其是当许文轩将唐运请来之后,更是在苏州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苏州第一才子,谁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

  与苏州第一才女齐名,更是去年苏州会试第一,妥妥的举人。

  唐运在苏州城的名气,不亚于苏州城任何一个人。

  当得知唐运竟然也来了醉仙楼,与一种人谈论风雅之事后,不少人激动了。

  也正因如此,醉仙楼在冷落了一段日子之后,再次恢复了已往繁华的景象。

  甚至于比之前的人更要多。

  许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进醉仙楼去看一眼唐运,见识一下这位传奇的第一才子。

  若是能幸运的见到第一才子,能跟他握个手,沾沾才气指不定明年就能高中……

  “那狗日的许文轩请来了那么多人,直接把咱们酒楼的客人都给抢走了!”林言脸上满是愤愤不平。

  对于普通人来说,读书人在他们眼中是非常厉害的人。

  尤其是这么多才子汇聚在一起谈论诗词的状况,虽说微香院常见,但也绝对没有这样的影响力。

  寒醇楼的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但是才子不见可就见不到了。

  “就这?”

  沈桥诧异的看了林言一眼,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沈桥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呢。

  结果就是被醉仙楼抢走了点人而已。

  “这难道还不是大事?”

  林言睁大了眼睛:“他们可抢走了我们这么多客人啊!”

  “他们能抢走多少?”

  沈桥反问道:“那些客人都是奔着看读书人的目的去的,那些读书人能在醉仙楼多久?十天?半个月,还是一年?读书人总要离开的。等他们走了,醉仙楼依旧还是要凉。”

  林言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不过,就是很不爽啊!”

  林言气愤道:“你是没看到许文轩那小人得志的脸色,今天还特地跑到我面前来炫耀了……要不是我现在是体面人,你看我揍不揍他就完事……咱们就没点别的办法对付一下吗?总不能最近都这么看着他那么跳吧?”

  沈桥点点头。

  林言说的也不无道理。

  他本来以为醉仙楼应该已经凉了,谁能料到许文轩竟然还能想到这一招。

  请一帮读书人来捧场,甚至还把那个唐运给拉出来了,的确意料未及。

  不过……

  沈桥看了一眼院子的方向,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了笑意。

  “我有办法了。”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