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名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名了

  寒醇楼。

  二楼最豪华的雅阁。

  沈桥与姑苏牧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酒桌上的人已经开始吹捧了。

  “其实我早就仰慕姑苏兄多时了,姑苏兄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之才华,所写诗篇更是脍炙人口,源远流长,姑苏兄诗仙之称名副其实,实在是令我佩服不已。”

  “哪里哪里,其实沈兄才是让我佩服之人。沈兄年纪不过弱冠,便能写出流传千古名作兰亭序,实在是不可思议。在书法造诣这方面,我还是比沈兄你差的远了。”

  “话不是这么说,术业有专攻,姑苏兄你的诗词堪称天下第一。据说曾经有穷凶极恶之人拜读你的大作后,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决心重新做人。姑苏兄你对我们赵国的社会治安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佩服佩服。”

  “沈兄你也不差,你那所写的‘桃花依旧笑春风’和那‘人生若只如初见’两首诗,也足够经验。论诗词,沈兄你未必会逊色于我。”

  “……”

  人喝嗨了之后,就很容易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

  尤其是有些年纪轻轻便才华横溢的天才,可能在这方面很有怪癖。

  就比如说唐朝的那位诗仙,爱好酗酒,更喜欢找人喝酒,一旦喝嗨了,就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行为。

  这种奇怪的行为无法让人理解,却又真实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诗仙的怪癖好都是一脉相传的,显然此时的姑苏牧就跟唐朝那位很像。

  一开始,姑苏牧来到寒醇楼时还表现的彬彬有礼。

  毕竟堂堂诗仙,还是要面子的。

  等到落座,当寒醇酒上来时,沈桥就发现姑苏牧的眼神开始变了。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目光,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珍藏的宝贝一般……

  果然如此。

  在沈桥不断的劝酒下,姑苏牧放开了,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本性,开始撸起袖子大口喝酒。

  几壶烈酒下肚,姑苏牧的眼睛忍不住一亮,喊了一声好酒!

  再入肚几壶,剧情就开始变了。

  姑苏牧显然是以前从来没有喝过如此香醇霸道的酒,如同贪吃的孩童一般不断的喝着。

  喝着喝着就开始脱鞋脱衣服……要不是沈桥阻拦的快,估计就能在这里看到诗仙的赤果身子……不忍直视。

  一开始,沈桥跟姑苏牧还互相的有来有回敬酒,进行了一波经典的商业互吹。

  但等到姑苏牧喝多之后,一切都变成了姑苏牧一个人的表演时刻。

  他一边喝酒,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儿仰天大笑,念叨出几句诗句。

  接着,又拉着沈桥想要跟他去拜把子。并且嚷嚷着兄弟之间怎么能有嫌隙,动手就想扒沈桥的衣服。

  要不是沈桥躲的快,估计就要被他得逞了。

  “妈的!”

  沈桥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诗仙的酒品不怎么样。

  放在后世,大概就是那种每逢聚会结束都要被人拖回去的存在。

  此时的姑苏牧,可以说完全是没有任何形象了。

  甚至他已经忘记了他来这里的初心……是想知道林姑娘的更多秘密。

  果然,男人有了酒之后,女人什么的就一点都不重要了……姑苏牧明显是大猪蹄子。

  而此时,走进雅间里的林言看到这一幕,眼睛珠子瞪圆。

  跟沈桥想象中的反应一模一样,在林言心目中那个翩翩男神形象的诗仙,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沈兄,他……”

  “是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言连续点头,脸上的震惊无法掩饰。

  眼前这个喝嗨了,在房间里发酒疯的家伙,真的是那个令无数人向往的偶像诗仙?

  “所以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沈桥深以为然:“想要知道一个人的人品如何,你就带他去喝酒,酒品如同人品,酒品不好的人你千万不要跟他多来往,就比如眼前这个家伙……”

  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可是,姑苏牧他现在……咱们的计划怎么办?”林言有些担心道。

  “没事,按照计划行事,一切稳妥点。喝醉了酒的诗仙也是诗仙,问题不大!”

  沈桥摆摆手。

  ……

  而此时,姑苏牧终于因为喝多了酒,发酒疯累了之后,倒在了椅子上。

  “姑苏兄?”

  “嗯……”姑苏牧隐隐约约的似乎还有意识。

  “姑苏兄,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姑苏,牧……”

  “你喜欢谁?”

  “林,林姑娘……”

  证据石锤了。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

  “不,不好……”

  “……”

  看来,姑苏牧虽然睡着了,但是也不蠢。

  沈桥沉默了片刻,突然出声道:“快醒醒,林姑娘跟别人私奔了。”

  听到这话,仿佛是在一瞬间受到了刺激一般,姑苏牧猛然睁开了眼睛。

  “私奔?谁私奔了?跟谁私奔了?”

  姑苏牧的眼睛在这一刻清醒无比,随即下一秒醉意再次涌上来,眼神再次模糊了起来。

  “沈,沈兄,你刚才说,说什么?我好像听到林姑娘了?”

  “没有,是你听错了!”

  沈桥平静的回答。

  “是吗?”

  “是的。”

  姑苏牧不疑有他,看来的确是自己听错了。

  因为突然惊醒的缘故,姑苏牧的酒意稍微退了些,使劲的锤了锤脑袋:“沈兄,我,我现在在哪?

  “在酒楼。”

  沈桥一脸严肃的看着姑苏牧:“姑苏兄,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

  “什,什么?”

  “你出名了!”

  “啊?”姑苏牧迷迷糊糊,没有听懂沈桥的话。

  “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吗?”沈桥问道。

  自己干了什么?

  姑苏牧更加迷糊了。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周围,周围桌上一片狼藉,倒着无数的酒壶。

  自己没穿鞋子,衣冠不整,像极了被什么过了一样。

  姑苏牧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沈兄,你,难道你!!!”

  沈桥:“???”

  这家伙的眼神为什么不对?

  他想什么了?

  “姑苏兄,你出名了!”

  沈桥出声道:“刚才你喝多了酒,在酒楼里又唱又跳,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有人正好看见了你……”

  听到沈桥这么说,姑苏牧松了口气。

  原来自己没有被那啥。

  那就没事了。

  放心了。

  “你先别急着松气,你被认出来了……”

  沈桥指了指窗外楼下:“你看!”

  姑苏牧的眼神看向窗外。

  只见原本没有多少人的街道,此时已经人满为患。

  不少人争先恐后的往寒醇楼挤。

  “姑苏牧,是姑苏牧,诗仙在寒醇楼!”

  “我的天啊,没想到诗仙竟然出现在寒醇楼了,我的偶像,你们别挤,我要去看我的偶像!”

  “诗仙我来了,你们挤个锤子,哎呦是谁摸老子的皮肤……老子的皮肤只有诗仙能摸,别挤,别挤……”

  此时的楼下,已经一片沸腾。

  看到这一幕,姑苏牧一个激灵,顿时浑身上下的酒意全部都清醒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怎么办?我得要走!”

  “走不了了!”

  沈桥叹了口气,道:“就在刚才,你的身份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此时这酒楼四周已经被你的粉丝团团围了起来……姑苏兄,你能开粉丝见面会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