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继续忽悠

第一百八十五章 继续忽悠

  姑苏牧此时看着沈桥的眼神,像极了林言。

  要不是两人长的不一样,沈桥甚至都要怀疑一下了……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商量过什么。

  不过,让沈桥有些纳闷的是……

  林言这么看沈桥,他能理解。

  毕竟很多时候,沈桥的确是坑了林言。加上林言本身脑子……大部分时候都不好使,所以眼神幽怨点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姑苏牧不一样啊!

  首先从智商上来讲就不一样了,姑苏牧跟林言之间智商的差距,恐怕得有上万个许文轩那么大。

  所以,从这方面就完全能看出姑苏牧不可能是林言。

  然而,姑苏牧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沈桥在,这让沈桥一下子还没习惯过来……

  这家伙真的是诗仙吗?

  还有,坑他?

  “我什么时候坑你了?”沈桥一脸纳闷。

  姑苏牧看向沈桥的眼神更加幽怨了:“沈兄你忘了吗?那日你跟我说的事情?”

  “我说什么了?”

  “那日你我在寒醇楼喝酒,我俩喝醉了,然后……”

  “等等,咱俩喝醉了?”

  “对。”

  “然后你对我做了什么?”沈桥的脸色十分严峻。

  “……”

  姑苏牧沉默了许久:“沈兄我不好这口……”

  “那我就放心了。”

  沈桥猛然松了口气:“你继续说。”

  “那日你我喝醉后,你忘记你跟我说的事情了?”

  沈桥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试探问道:“我说什么了?”

  “你忘记你跟我说了关于林姑娘的喜好了吗?”

  “呃……”

  沈桥隐隐约约的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他当时为了忽悠姑苏牧,好像的确在跟姑苏牧扯了一些林沁的喜好。不过……那些不都是他瞎掰的吗?

  “你跟我说,林姑娘喜欢研究学术类的问题,就你跟我说过的那个什么祖母来着……”

  “祖母悖论?”

  “没错,就是这个。你说林姑娘喜欢研究这个,之后你不是还告诉了我一个问题,关于一只乌龟……”

  姑苏牧道:“我寻思你说林姑娘喜欢这种问题,于是前两天我便登门去找她,将那个问题告知了她。然后……”

  姑苏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惨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让人心酸:“可是,林姑娘在听到沈兄你说的那个关于乌龟的问题之后,她当场变了脸色,然后……然后便把我给赶了出来……”

  “……”

  故事的过程和结果,跟林言所说的一模一样。

  沈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

  可是,这些怎么跟他扯上了关系。

  “你的意思是,是我告诉了你一个乌龟的问题,然后你跑去告诉了林沁?”沈桥问道。

  姑苏牧点点头:“沈兄你不是说林姑娘爱好研究学术问题吗?”

  沈桥有些心虚的点头:“是……吧。”

  “所以我就拿着沈兄你告诉我的那个问题去找了她,可是她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了?”

  姑苏牧的目光无比幽怨的看着沈桥:“沈兄,你……是不是骗了我什么?”

  “……”

  “等一下,我怎么不记得我告诉过你什么问题?”

  沈桥此时脑袋有点绕。

  情况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他什么时候告诉过姑苏牧什么问题?

  什么乌龟?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什么乌龟问题?”

  “就那天啊!”

  姑苏牧睁大了眼睛,盯着沈桥:“沈兄难道你不想承认了吗?”

  “我说过吗?”

  “说过。”

  “……”

  沈桥陷入了沉思当中。

  “绝对不可能!”

  沈桥脑海里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你说,我告诉你一个什么乌龟问题了?”

  “沈兄你难道真的忘记了吗?”

  姑苏牧的眼睛瞪大,眼神中充满了悲愤的神色:“沈兄你忘了?你那天跟我说的一个什么芝诺永远追不上乌龟了吗……”

  “……”

  沈桥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

  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沈桥脑海里没有关于那天的一点点印象。

  他只记得当时他喝多了,似乎跟姑苏牧说了很多话。至于具体说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了……

  难道,真的是他说的?

  芝诺?

  乌龟?

  芝诺悖论?

  “……”

  沈桥渐渐明白了过来,这件事情,恐怕还真的跟他有关。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还会知道什么是芝诺悖论。

  姑苏牧既然能说出这番话,那么肯定只可能是沈桥说的……

  情况,一下子似乎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看着姑苏牧那满脸气愤的神色,沈桥略微有些心虚的干笑了几分:“咳咳……姑苏兄,这其中,恐怕是有些什么误会了……”

  林沁喜欢研究学术问题?

  这完全是沈桥在胡说八道。

  上次沈桥跟她说了祖母悖论之后,那小姑娘明显人生观陷入了崩塌当中,一直到现在估计还没怎么缓过神来的。

  而现在姑苏牧突然拿着又一个悖论跑去找林沁,还兴冲冲的去跟林沁展示表现,这在林沁眼里俨然是来砸场子羞辱她的。

  没让家里的狗腿子将姑苏牧乱棍打出来,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咳,姑苏兄,恐怕是你的方式有错。”

  沈桥想了一下,决定挽救一下。

  “哪里错了?”

  “事情的出发点错了,林沁她固然是喜欢研究学术问题的,但学术问题终究还是有一个先来后到之说。”

  沈桥满脸严肃的看着姑苏牧:“先前林沁她正在研究祖母悖论,这是一个千古难题,她至今应该没有解出来。此时的她正沉浸在关于这个悖论的世界中无法自拔。而这个时候的你出现了,你带来了一道全新的悖论问题,直接打破了原本林沁关于上一个问题的思考……指不定她眼看就要解出上一个问题了,结果被你的新的问题直接给再次绕了进去,你说她能不生气吗?”

  “……”

  姑苏牧听着沈桥侃侃而谈,眼神陷入了沉思当中,隐隐的似乎还有几分怀疑人生。

  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是总感觉……好像还有几分道理的样子?

  “那……我应该怎么做?”

  想了一下,姑苏牧决定还是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

  在诗词方面他颇有造诣和成就,但是在关于这些神奇的学术问题上面,姑苏牧完全就是一个小白。

  所以他打算不纠结这些,直接问结果。

  “当然是按兵不动,顺其自然!”

  既然挖了坑,那就得埋。

  沈桥很认真道:“现在的林姑娘恐怕对你很失望,这个时候你最好就不要轻举妄动。等过段时间她消气了,你再继续带着新的学术问题前去找她。那个时候,她定会跟你交谈甚欢,甚至对你芳心暗许也不一定。”

  姑苏牧摇摇头:“我不会什么其他学术问题。”

  “这不是问题!”

  沈桥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我教你呀!”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