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逼疯孩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逼疯孩子

  苏越最近的心情很不好。

  极度不好!

  这段时间他接二连三的倒霉。

  自从被他爹逼着去岳林书院上课之后,苏越心情就没一天好过。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岳林书院碰上他的大仇人沈桥,更让人吐血的是,沈桥成为了他的老师。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闹心的事情吗?

  自己的仇人竟然变成了自己的老师,平白无故自己就矮了一辈。

  亲眼看着沈桥在自己面前装逼,成为了一名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苏越就特别的想骂人。

  沈桥温文尔雅?

  呸!

  那家伙当初在牢房里对他动手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手软。

  每每想到这,苏越就气的牙痒痒,感觉到了莫大的屈辱。

  从小到大,他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没有被人这个欺负过。

  更气人的的是,苏越他竟然还不能随便报复。

  沈桥成为了岳林书院的教书先生,有这么一层身份在,苏越即便是想对付沈桥也得掂量一下。

  苏越虽然狂妄目中无人,但也不是真的傻子。

  苏州城哪些人他得罪不起的还是有点数的。

  苏州城他得罪不起的人,除了他爹和衙门那位女捕快外,就只有岳林书院的院长了。

  他爹和李未晞都不用说,一个是他亲爹,一个能打的他叫姑奶奶还没处找理的人物。

  至于这位陈院长,他更是不敢招惹。

  这位陈院长可是连他爹都要恭敬对待的人,陈院长桃李满天下,甚至听说与当朝圣上还有不俗的关系……

  这样的人物,苏越自然不敢招惹。

  而沈桥突然成为了岳林书院的先生,让苏越无比的难受。

  光明正大的想要对付沈桥是不可能了,沈桥成为了他的老师,他要是对付沈桥,那就是欺师灭祖。

  先不说陈院长会怎么收拾他,他爹怕是就会直接动粗了……瓜娃子现在敢欺师灭祖,将来是不是就要大义灭亲了?

  所以,苏越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不过,苏越也知道沈桥身边有高手保护。

  沈桥身边的那个丫鬟就是一个厉害的高手……想起那个丫鬟,苏越的眼神中又闪过几分精光。

  ……

  暂时没想到好办法对付沈桥,苏越也不想再去岳林书院看沈桥的嘴脸。

  一想起沈桥是他的老师,苏越就异常的难受。

  于是,苏越直接跑了。

  上个锤子的课。

  堂堂苏州知府公子竟然要去学堂上课,说出去已经够丢人了。

  然而,就在苏越翘课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在微香院厮混时,他爹手下的人直接找上来。

  不由分说就把苏越给架回家了。

  回到家里,正好就碰上了自己爹那黑的吓人的脸色。

  他爹的手上,还提着一根胳膊粗的棍子。

  后来,苏越才知道。

  他没去上课,学院特地托人送了信过来,信里面把苏越这段时间翘课的事情全部添油加醋的告了一遍状……

  至于这么缺德的事情是谁干的,不言而喻。

  知府很生气!

  特别生气!

  身份越高的人,越顾及脸面这种东西。

  作为苏州知府,作为苏州权力最大的官,对于脸面这种东西自然更加看重。

  自家儿子是个什么德行,知府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谁让他是自己儿子呢?

  对于这个混账儿子,知府也已经很进行尽力了。甚至都想办法找后门把他送进了岳林书院,就希望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能够学点东西,不要再丢他苏家的脸面。

  然而这一次,学院的告状信都送到家里来了。

  这怎么能让知府不生气?

  这一次,怕是直接把脸都丢完了。

  等下传出去,堂堂苏州知府的公子公然逃课不尊重先生,学院告状到家里来了……本来就没多少的脸,这下更是被这个不孝子给丢完了。

  知府大人很生气,于是手上的棍子握的更紧了。

  这一夜,从知府家院子里传来了阵阵惨叫声,凄惨,凄凉,令人心疼。

  门外的仆人们心中一阵心疼,不忍心,顺便给门多上了一把锁。

  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后半夜。

  这一夜,旋转,跳跃,王者的喜悲无人看见。

  ……

  ……

  岳林书院。

  沈桥再次踏入学堂时,所有学生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先生好。

  沈桥满意的点点头,这帮学子现在果然是懂点礼貌了。

  这帮学子们心高气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但同样的,沈桥只需要拿出比他们更高的才华和能力出来,便能让他们臣服。

  “先生,我,我算出来了!”

  一道身影跑到了沈桥的面前,把沈桥吓了一跳。

  “你是谁?”

  “我,是我啊!”这道身影满脸激动道:“我是刘晓!”

  沈桥:“???”

  刘晓?

  沈桥印象没记错的话,那天他所见到的刘晓,应该是一位斯文的小伙子吧?

  虽说长的并不帅,但好歹也算是有几分气质,神色也是相当不错。

  但是现在沈桥眼前的这位是谁?

  头发乱糟糟,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了,脸色憔悴,不带一丝血色,眼睛深陷进去,带着两个极大的黑眼圈。

  此时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不修边幅,街边流浪了好几年的乞丐……

  这孩子经历了什么?!

  沈桥有些不敢确信:“你是刘晓?”

  “没错,是我!”

  沈桥沉默了片刻:“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

  听说,一个人如果突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的确会做出非常反常的表现来。

  眼前的刘晓显然很符合这个条件。

  “不是,我没有,是我算出来了……”

  刘晓兴奋的拿着手上的东西,激动万分道:“我算出勾股题来了,老师你看!”

  刘晓将手上的手稿放在沈桥面前。

  沈桥一眼看去,便看见手稿上密密麻麻满是公式。

  沈桥一愣:“这段时间你在算这个?”

  “对啊!”刘晓激动道:“我这段时间找到了突破口,废寝忘食的思考这个问题,终于让我给算出来了……老师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听着刘晓兴奋的说着他证明出来的理论,眼神中满是精光:“所以,根据这个定理来说,先前老师你说勾三股四,那么弦就是……”

  “五!”

  “先生,我算的对不对?”

  看着刘晓因为算出了这道题此时的兴奋模样,如同一个疯子一般。

  沈桥内心突然有了几分愧疚感。

  他是不是……又坑害了一个孩子?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