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愈演愈烈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愈演愈烈

  苏越对沈桥早已经恨之入骨了。

  对于苏越来说,现在恐怕没有什么事情比想弄死沈桥更要强烈。

  沈桥的出现,让苏越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

  对于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的苏越来说,简直是人生屈辱。

  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何时轮到别人来欺负他?

  在苏越的心中,早就将沈桥视为眼中钉。

  不过……

  沈桥何尝又不是呢?

  苏越在算计着如何弄死沈桥的时候,沈桥也同样的算计着苏越。

  苏越毕竟是苏州知府的公子,沈桥想要对付起他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开始沈桥并不打算跟苏越有太多的冲突,沈桥不想跟官府的人有过多的纠缠,尤其是这种官二代,沈桥都是本着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态度。

  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沈桥能控制的。

  当苏越欺负上门,想要对沈桥身边的人下手时,沈桥在心里早就宣判了苏越的死刑。

  若是换成别人,沈桥的报复早就找上门了。

  然而苏越不一样。

  他毕竟是知府公子,有着这一层的身份在,沈桥就不能肆无忌惮的报复。

  一旦知府的公子出了事,到时候知府查起来,势必会给沈桥惹上麻烦。

  而沈桥如今计划的情报站本身就属于秘密,若是被查出来,到时候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跟苏越一样,即便沈桥很希望对方吃饭噎死,走在街上摔死,上青楼猝死……

  无论是怎么诅咒对方死,但是自己绝对不能出手。

  或者有把握能做的悄无声息。

  对于目前沈桥来说,显然是不可能。

  沈桥想要苏越死很简单,有大当家在,沈桥想要苏越死实在是太简单。

  即便是苏越身边有一些绝世高手,但在大当家面前绝对不够看。

  让苏越死很简单,但是苏越死了,麻烦就很大。

  除非沈桥不打算呆在苏州,或者说不打算呆在赵国了。

  所以,沈桥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好的机会,给予对方必杀之计。

  当然,在时机到来之前,也并不影响沈桥恶心苏越。

  就比如说,让林沁去教训苏越……

  沈桥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跟苏越如今也不在牢房里。

  当初在牢房里沈桥可以毫不留手的抽苏越,但是现在不行了。

  他不行,但是别人可以啊!

  林沁就可以!

  跟林言一样,林沁也同样是个不省心的主。

  最关键的是,林沁身份地位高。

  身为苏州第一才女,她爹又是苏州最有钱的人。

  有钱就代表着有势,整个苏州唯一不惧怕知府的人,恐怕也就只有林大富了。

  让林沁去干掉苏越不现实,但是让林沁去抽苏越一顿……这也不是不行。

  “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沁盯着沈桥,俏脸上满是被骗了的悲愤神色:“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本小姐,就等着本小姐去跳坑?”

  “我算计你什么了?”

  “你让我去教训苏越……你是不是早就这么想好了?”林沁语气咄咄逼人,气势汹汹。

  “那也是你自己答应的啊!”沈桥一摆手:“你自己答应的,怪我咯?”

  “混蛋!”林沁气的咬牙切齿。

  她当然不把苏越放在眼里。

  苏越抢遍了苏州地区颇有姿色的姑娘,但是却对国色天香的林沁没有想法,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但是,林沁虽然不把苏越放在眼里,但是这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很不爽。

  千算万算,她还是被沈桥这个混蛋给算计了。

  “大家可都是说好了的啊,那么多人听着的,你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沈桥‘惊讶’的看着林沁:“你该不会是真的要反悔吧?不会吧?不会吧?”

  林沁本来是有存着反悔的想法,毕竟她可不想被沈桥这样算计。

  然而,当沈桥如此‘阴阳怪气’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之后,林沁就气炸了。

  她被激怒了!

  “谁反悔?谁会反悔?不就是教训苏越一顿吗?等着,本小姐说话算数!”

  林沁丢下这句话,气呼呼的离开了。

  见状,沈桥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姑娘这么傻,第一才女的名头肯定是花钱买的……

  ……

  江湖依旧愈演愈烈,关于白衣女子的传说依旧在发酵。

  虽说白衣女子从江湖消失了,但是江湖中仍然有关于她的传说。

  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

  有人说白衣女子曾经一剑断江河。

  有人说白衣女子已经羽化登仙,他亲眼所见。

  更有人说白衣女子乃是天仙下凡,来凡间行侠仗义。

  消息传的一个比一个离谱,一个比一个更信誓旦旦。

  关键是,还真的有人信。

  消息从江湖传入普通人的耳中,成为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关键是,还真的有人信。

  短时间里,江湖突然就兴起了白衣风潮,如雨后春笋一般一夜之间冒出了无数个白衣女子。

  白衣行走江湖,俨然成为了一种时髦。

  值得一提的是,沈桥用寒醇楼宣传,试图举办武林大会的想法暂时搁浅了,但却有人鸠占鹊巢,大肆宣扬了起来。

  有一家青楼作死的宣传白衣女子是来自他们青楼的红牌花魁,这个消息在江湖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吸引了不少人的瞩目,不少江湖中人纷纷前往那家青楼凑热闹。

  结果不到两天,那家青楼就被人砸了。

  砸青楼的正是武林中的一家名门正派,前来寻仇了。

  接着第三天就是青楼的老板被另一家名门正派的人给打了……

  听说那老板被打了一顿之后,哭着喊着说自己是骗人的,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白衣女子。

  然后被恼羞成怒的众人又打了一顿……欺骗他们感情,害的他们千里迢迢的跑来,该打。

  最倒霉的,这青楼老板被人打了之后,竟然还无处说理去。

  报官也没用。

  早在赵国开国时就有规定,江湖与庙堂井水不犯河水,江湖中人的事情由江湖人自行处理。

  只要不牵扯上普通老百姓,江湖武林这帮人之间的斗争,官府衙门甚至都懒得看一眼。

  什么?

  你说你不是江湖中人?

  不是江湖中人为什么打你?

  因为你慌骗人家说白衣女子在你这里?

  那你这就是活该了。

  该打!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