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入冬伤寒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入冬伤寒

  有了这家青楼的教训在前,再也没有人敢随便冒充白衣女子的身份了。

  毕竟官府不管江湖事,一般人是压根不敢得罪那帮愤怒了的名门正派的人。

  对于那些门派的人来说,这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

  自己的掌门,高手全部都败在了一位年轻的白衣女子手上。

  甚至连招架抵挡的能力都没有。

  更气人的是,他们被打了之后,竟然连对方的身份都不清楚……你说气人不。

  江湖中挂着白衣女子的悬赏令,是那些愤怒的名门正派的人挂的。

  江湖中穿白衣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乱成了一锅粥。

  而这个时候的沈桥,选择了低调,再低调……

  有了那家青楼的教训,沈桥此时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若是当时他不紧急止损,停止了计划。

  现在被打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

  当然,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大当家,显然比沈桥想象中的要更加心虚。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不过就是随便打败了几家门派的掌门而已,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不过,虽然不能借着白衣女子的名头打响寒醇楼的名声,但却也并不影响沈桥蹭热度。

  江湖如此热闹,消息传递的很快,无数人都在寻找这位白衣女子。

  沈桥便让徐老汉等人大量的印刷广告,将寒醇楼的广告直接打到江湖中去。

  与此同时,寒醇酒的名头也已经传出了苏州城,无数人蜂拥苏州城,为了品尝一下这传说中的烈酒。

  早就准备的沈桥早早的就搭建好了生产地,开始量产寒醇酒。

  寒醇楼伴随着寒醇酒,彻底的火出了苏州城。

  而随着寒醇楼的新活动,老客户带新客户前来可享受半价优惠的政策,再一次吸引了大量的顾客。

  而沈桥早早准备的广告,也随着这一进一出,传出了苏州城,传到了江南地区,俨然有向着全国发展的趋势。

  永远不要小瞧这个年代的消息传播能力,虽说对于一些小地方来说,大部分消息都很堵塞的。

  但沈桥的客户定位也不是这些人,他的目光盯在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走南闯北的江湖中人。

  在这段时间里,徐老汉也在沈桥的示意下,拉起了一帮人。

  这些人除了身手矫健之外,忠诚最重要。

  他们这些人,就是沈桥情报站的核心人员。

  沈桥依靠寒醇楼建立的一个收集情报的平台,其实很被动。

  走南闯北的商人江湖中人聚集在酒楼中,会在吃饭喝酒聊天中,被早就在酒楼里安排好的托套话。

  虽说也能获取一些天南地北的消息,但想要获取一些隐蔽,无人得知的消息,显然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寒醇楼存在最大的意义,其实只是这些人。

  人脉很重要!

  这些人脉,才是沈桥最看重的点。

  而徐老汉他们这些人存在最大的作用,就是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无人得知的消息秘密。

  天下人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想要得到这些消息秘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银子。

  只要银子到位,一切消息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

  而这些寒醇楼聚集而来的人脉,沈桥有信心用银子让他们开口。

  一切都在紧张的进行当中。

  而这个时候的沈桥,已经开始计划第二家寒醇楼了。

  既然酒楼开起来了,自然就不可能只开一家,连锁酒楼一定要安排上的。

  如今苏州寒醇楼生意红红火火,每日进账数额极大。

  这个时候,更应该趁热打铁开上第二家酒楼。

  有了第一家酒楼的成功,第二家自然不难。沈桥负责将计划列出来,剩下执行就交给林言去办了。

  虽说林言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毕竟是苏州首富的公子,对于生意这方面也不至于一窍不通。

  只要他按照沈桥的计划正常操作,是不会出太大乱子的。

  忙完了这一阵,沈桥又难得的空闲下来几天。

  大当家和巧儿早就搬到了隔壁去住,不过对于沈桥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吃饭要多走两步路而已。

  沈桥喜欢研究菜品,但是不怎么喜欢下厨。寒醇楼的菜谱列出来时,沈桥也手把手的教给了巧儿。

  巧儿虽然人笨了点,但是学东西挺快的,在沈桥的指导下,厨艺也突飞猛进。

  这让沈桥蹭饭更加心安理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苏越被人了!

  没错,被人打了!

  被林沁打了!

  被打的很惨!

  听别人说,苏越是因为在微香院的时候喝多了酒,错把林沁当成了青楼女子意图轻薄,然后被十几个壮汉给打了个半死……

  当沈桥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人是懵的。

  不愧是亲兄妹,打起人来的行为都如此的如出一辙。

  林言打许文轩是群殴,林沁打苏越同样学的有模有样。

  至于什么把林沁错当成青楼女子……这一点沈桥是绝对不信的。

  明眼一看就知道林沁那姑娘是在钓鱼执法。

  否则那突然破门而入的十几个壮汉怎么解释?

  沈桥不信,苏越也不信,明眼人都不信。

  但是普通人信啊!

  在普通人眼里,苏越就是一个人渣,爱好他人美娇妻的变态恶魔畜生曹贼,他能干出任何事情都在所有人的意料当中。

  更关键的是,苏越还找不到任何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他的确喝多了酒,也的确跟林沁在一个房间。

  至于他有没有轻薄林沁……

  苏越发誓,他连林沁衣角都没碰到,就被破门而入的壮汉摁在地上摩擦……

  他是相信了,但是大家不信。

  所以,这个亏苏越吃定了!

  据说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林大富愤怒的带人找上苏家的门,直接把苏家的大门给拆了。

  连知府的大门都拆了,何止是恐怖如斯。

  而自知自家儿子是什么货色的知府,竟然对此一点都不生气,还专门赔礼道歉,好言好语将林大富送了出去。

  至于关上门后,苏越有什么下场,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这一波苏越怕是没有两个月可能下不了床。

  反正之后沈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听到苏越的消息,仿佛人直接消失了一般。

  而此时,也开始入冬了!

  季节,终于进入了冬天。

  与此同时,一场十年难见的寒潮席卷了赵国。

  一场伤寒也快速的笼罩了整个全国。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