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李未晞的质问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李未晞的质问

  沈桥茫然的看着李未晞:“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李未晞没说话,只是目光盯着沈桥看。

  眼神很平静,意思很明显。

  甚至都没反问一句,只是就这样看着沈桥。

  眼神仿佛是看穿了他一般。

  见到她这副模样,沈桥叹了口气。

  他现在突然有些不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了。

  跟聪明人打交道的确会很舒服,无论是说起什么话题,或者是讨论什么事情都不必要说的太明显,对方自然会懂。

  但是,跟聪明人打交道有一点很不好。

  就是沈桥想要装傻的时候,会被人家一眼就看穿。

  现在便是如此。

  李未晞突然提起的这个话题,让沈桥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接。

  他提起过伤寒吗?

  当然提起过,不过是刚才跟徐老汉他们说过。

  这么说来,李未晞岂不是早就来了?

  他跟徐老汉说的那些话,都被她听见了?

  沈桥看了看李未晞的神色,见她没有太多波澜,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当初沈桥忽悠李未晞的时候,李未晞曾经说过她以后不想再见到叶家寨的人。

  如今沈桥又瞒着她偷偷将徐老汉等人喊回了苏州城,于情于理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见李未晞并没有计较这个,沈桥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这个问题依旧不好回答。

  李未晞是个聪明人,跟大当家一样是个不喜欢废话的人。所以她问沈桥这个问题,也不是简简单单询问而已。

  肯定有深意,甚至还可能有什么目的……虽说眼前这位李捕快是沈桥眼中的大腿,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多么好。

  严格来说,不能说不好,也不能说好。

  沈桥跟李未晞之间的话,更多的应该算是志同道合,因酒结缘,而后因为沈桥的算计交易而牵扯在一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沈桥并不会百分百的信任她……万一她转头就把沈桥给出卖了呢?

  自从叶家寨的事件之后,沈桥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分警惕的。

  所以,沈桥很纠结。

  甚至都有些后悔邀请她一起来喝汤……自己好心好意请她喝汤,她竟然为难自己?!

  沉默了片刻,沈桥叹了口气:“算是吧。”

  “你说的那法子,当真能预防伤寒?”李未晞盯着沈桥,语气有些严肃。

  “我说不能你信吗?”沈桥反问道。

  李未晞还是没说话,盯着沈桥。

  沈桥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件事情他想要忽悠过去的确不太容易了。

  于是,沈桥点点头:“按照我的法子做,的确可以预防伤寒。虽说不能确定百分百预防伤寒,但九成以上是完全没问题的。”

  “九成?”

  李未晞的美眸中多了几分惊讶:“你那什么注意卫生,用酒精洗手,烧开水后再喝,竟然有如此功效?”

  李未晞望着沈桥,眼神中有几分兴奋,有几分震惊,也有几分不解和疑惑,正等着沈桥的解答。

  果然,李未晞不是巧儿和林沁,没有那么好忽悠。

  虽然心里多半相信了沈桥的话,但她还是想要搞清楚原因。

  沈桥喝了一口汤,说道:“其实伤寒说白了,就是身体里面被一种免疫系统察觉不了的病毒入侵了……”

  见到李未晞略带几分茫然的眼神,沈桥又换了一种说话:“你可以理解为,每个人的身体如同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有非常厉害的守卫保护着国家。然而却有一种阴险狡诈的坏人趁机躲过了守卫的视线入侵了这个国家……”

  “伤寒便是如此而来,伤寒的传播途径基本上就是那么几种,之所以传染的如此厉害,只不过是大家没有注意到传染源而已。只要隔绝了感染伤寒者与正常人之间的食物,水源,减少他们和空气的接触,伤寒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让沈桥治疗伤寒,他真没这个能力,顶多劝对方多喝两杯热水。

  但是论预防这方面,沈桥还是颇有经验的。毕竟是见识过猪跑的人,在理论知识这方面拿捏的死死的。

  他说的这些预防知识,放在后世即便是个小孩子都能说出几点来。

  然而这个时代压根还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点,在这个还信鬼神的年代,大部分老百姓更愿意相信传染病瘟疫是因为得罪了上天,来自于上天的报复……

  永远不要小瞧这个年代的人们信鬼神的执着念头,这是老百姓在无能为力之下唯一仅存能选择的精神信仰。

  听着沈桥的解释,李未晞微微沉吟。

  沈桥的解释很详细,她完全能听得明白。瘟疫的传染她自然是知道的,也清楚隔离才是最有效的办法。

  只不过先前她一直不知道具体隔离的方式,食物和水源她能理解。

  “空气又是什么?你说的那究竟又是何物?”李未晞问道。

  “空气……”

  沈桥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空气的成分……

  “空气……你就理解为我们现在呼吸的东西吧。空气之所以能成为传播源,是因为我们说话,打喷嚏的时候会喷出伤寒这种病毒,然后被另外一个人接触到了,那个人便很容易会被感染上……至于酒精的话……这个当我没说好了……”

  在沈桥的努力解释下,总算是让李未晞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酒精这玩意沈桥实在是没法解释了。

  这玩意解释起来实在是太难了,难道跟李未晞解释一下酒精的的成分和作用?

  顺便再探讨一下生物学?

  ……沈桥更喜欢跟对方讨论身体构造。

  听完沈桥的解释,李未晞脸上露出了几分久违的凝重,她望着沈桥:“若是你这方法有效,那这一场伤寒恐怕是有救了!”

  沈桥没有接话。

  他也很清楚这一点。

  伤寒虽然致死率极高,但它最恐怖的永远不是致死率,而是传染率。

  若是能遏制住伤寒的传染途径,其实这场伤寒,无数老百姓眼中的瘟疫,其实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李未晞看着沈桥的眼神,有了几分变化:“你既然知道预防伤寒之法,为何没有早点说出来。你可知道,你这法子传出去,将会拯救多少无辜的性命?”

  沈桥还是没有说话。

  李未晞语气也重了几分,沉声道:“你可知道,今年入冬以来,短短半个月,感染了伤寒之人是往年的数倍。这个人数依旧还在增长,官府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果。多少人因伤寒而死,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若是你这方法早点能提出来,那能让多少人幸免于难?若是能将这伤寒彻底预防,你可知道这么多么大的功绩?”

  “你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