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二十章 以后晞儿交给你了(二合一)

第二百二十章 以后晞儿交给你了(二合一)

  大门缓缓的推开,一时间,原本喧哗的在场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了大门口处。

  门内,走出来两位面色疲倦的老人。

  “神医,怎么样了?”

  李未晞原本身边那位老人,乃是李家的管家,他急忙上前询问。

  两位老人其中一位点点头:“李总督大人暂时已经没有性命危险了……”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不少人神色各异。

  管家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沈桥身边的李未晞,此时也是明显松了口气,一颗始终悬着的心暂时的放了下来。

  “那老爷他……”

  “情况不容乐观!”

  老人乃是来自京城皇宫的御医,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的御用神医。这一次是专程来到江南,为李总督大人治病。

  然而,此时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叹了口气:“李大人的病情如今已经非常严重,如今病情已经入侵身体五脏六腑,老朽医术无能,也仅仅只是能帮李大人暂时续命,但是李大人的情况……很不好。”

  原本松了口气的众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又是一沉。

  李未晞神色略有几分激动,娇躯微颤:“当真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御医看了李未晞一眼,摇头道:“李大人曾经征战沙场时受过重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这肺痨本是无法根治之病,如今肺痨引发了旧疾,危在旦夕,李大人能撑到如今已经实属不易。以老朽等人的医术的确无能为力,李姑娘……节哀!”

  李未晞的娇躯猛烈的颤抖,身子一个不稳后退一步,踉踉跄跄一步几乎要摔倒。

  “小心!”

  沈桥连忙扶住了她。

  李未晞神色平静,但那双美眸中的神色早已经暴露了她的情绪。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没有救呢!”

  一旁的管家听到这个消息,悲腔出声:“老爷吉人天相,怎么会没有救。神医,你们快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啊……”

  御医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又何尝不想救呢。

  李总督乃是当今圣上极为看重和信任的大臣,乃是圣上的心腹之人。

  在得知了李总队病重之时,圣上非常看重,将宫中的御医都派了过来。

  可是……

  肺痨本就是无法治愈的疾病。

  如今已经病入膏肓的李总督,他们的确无能为力。

  “李总督尚未清醒过来,你们暂且不要打扰李总督的休息。若是有什么别的情况,老朽会尽全力的,至于剩下的,只能看天命了,希望天命保佑李总督……”

  “……”

  御医走后,周围在场安静了下来。

  老管家因为情绪激动,几乎昏阙了过去,被下人扶着离开了。

  剩下周围的大部分人,三三两两结团,窃窃私语。

  之前被沈桥怼过的那位姑母和舅父,此时也在不远处议论着什么。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沈桥这边,有些不怀好意。

  沈桥并没有在意,他的注意力都在李未晞的身上。

  在场受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她。

  即便她很努力的平静,但沈桥依旧能够感觉的出来,她很不冷静。

  但是,她又不能不冷静。

  在场周围这些叔父之类的亲戚,他们打的什么目的,李未晞又怎么会不知道?

  李总督府早年丧妻之后,再无娶妻。他的子嗣也不过只有李未晞一个独女。

  若是李总督死了,偌大的一个李家定然可能分崩离析。

  这些家里的亲戚,对于李家早就虎视眈眈。

  所以李未晞不能乱了阵脚,偌大的一个李家,还需要她来维持。

  周围嘈杂的声音李未晞完全熟视无睹,她的目光盯着紧闭的大门,过了一会儿,她出声道:“我想去看看。”

  声音很小,小的只有旁边的沈桥能听见。

  沈桥看了看她,点点头:“我陪你一起去。”

  ……

  进了大门,穿过一个院子,终于到了房间的门口。

  门口两边,站着两位侍卫,乃是总督府忠心耿耿的侍卫。

  再推开门,便能看见不远处的房间深处摆着屏风。屏风的背后是一张床,床上隐隐约约躺着一个人。

  当看到这道身影时,李未晞的娇躯再次微微一颤,正要迈开脚步走进去时,沈桥拉住了她:“等一下。”

  “有口罩吗?”

  “什么是口罩?”

  沈桥发现他又问了一个蠢问题:“你等一下!”

  沈桥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回来,手上已经多了两个简易制造出来的口罩。

  虽然简陋,但是很有效。

  看着李未晞疑惑的眼神,沈桥解释道:“肺痨乃是呼吸传染病,传染的途径其实跟伤寒很像,不过它是由空气传染的。与病人同处一室,若是不隔绝呼吸的话,极其容易感染上肺痨的。用这个,可以大大预防减少感染的概率。”

  李未晞盯着手上的口罩,久久没有出声。

  “怎么了?”

  “几个月来,照顾父亲的下人中,有数十位感染上了肺痨去世了。若是早知道此方法,他们就不会死。”

  沈桥:“……”

  他还能说什么,这个年代的人们对于安全意识的确太少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不能怪他们,毕竟即便在几千年以后,大陆彼岸的另一个国家,他们也不相信口罩能隔绝病毒。

  甚至还认为传染病毒的信号就在口罩上……

  李未晞看着沈桥,眼神突然有了几分狐疑:“你真不是大夫?”

  “不是。”

  “不是大夫,你为何会比那些御医懂的还多。伤寒的预防之法,还有预防肺痨的办法。你既然不懂医,为何又知道肺痨靠你说的什么空气传染?”

  李未晞目光灼灼的盯着沈桥:“你为何会懂这么多?”

  为什么会懂这么多?

  沈桥能说这是基本常识吗?

  显然,这个问题不太好解释。

  “可能,我是个天才吧。”沈桥想了想,觉得这个回答最妥当:“我或许是在医术这方面有些许的天赋才华,就跟你在武道上有天赋一样,无师自通。”

  这个解释,很完美。

  李未晞她能年纪轻轻身手如此厉害,这是武学天赋好。那他沈桥为什么就不能医学天赋好了呢?

  没毛病!

  李未晞沉默了片刻。

  “既然你在医术方面有天赋,那肺痨……你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李未晞注视着沈桥,这是她第二次问沈桥这个问题。

  即便是沈桥已经回答过她。

  但或许,在她眼里沈桥就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

  也可能,这是她急病乱投医最后的办法。

  沈桥也看着李未晞,这一刻,他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总督府,为什么要跟着李未晞又走进来这里。

  隐隐的像是有什么在指引,但又说不上来。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此时她的神色和以往都不一样。

  她在害怕!

  沈桥看到了她眼神底的极力掩饰,却掩饰不住的害怕。

  若是在以往,打死沈桥都不敢相信。

  这个始终高冷无所不能的李捕快,竟然也会有害怕的一天。

  但是此时,沈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也明白了。

  目光看了一眼屏风后的那道身影。

  那是李未晞唯一的亲人了!

  深呼吸口气,原本想否认的神色,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出声道:“我尽量试试!”

  ……

  “晞儿!”

  就在此时,房间里,屏风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听到了声音的李未晞转身,走向了屏风后。

  沈桥脚步没动,没去打扰人家父女之间的交流。

  到了这个时候,沈桥才终于开始看懂了李未晞。

  身手天下无双,家世权力滔天。可到头来,她却也是个可怜人。

  李未晞是个很看重亲情的人。

  从之前就能看得出,当时在场外李未晞的那个姑母如此数落辱骂李未晞,但李未晞始终无动于衷,默默一个人承受这一点。

  若是换成了别人,以她的性格早就动剑了。

  然而,在面对这些亲人时,李未晞却始终狠不下心来。

  这让足以说明,亲人对于李未晞的重要性。

  年幼丧母,这个打击对李未晞是巨大的。

  如此,李未晞如此痛恨山贼土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然而,虽说外面那帮家伙是李未晞的亲人,但实际上他们也配不上。

  如今,整个李家唯一能让李未晞上心的人,或许只剩下了如此躺在床上的那一位了。

  这也理解了李未晞此时为何会如此害怕的缘故了。

  躺在床上的这位总督,是李未晞最后唯一的亲人了。

  若是他出了事,对于李未晞的打击绝对是巨大的。

  所以她在担心,在害怕。

  所以,在李未晞再一次询问沈桥时,他没能狠下心拒绝。

  沈桥会治病吗?

  答案是否定的。

  他不但不会治病,甚至连基本的医学知识都一窍不通。

  肺痨这玩意,而且是晚期的肺痨,即便是放在医疗发达的后代也难说,更别说是现在。

  沈桥的确是没有办法。

  但他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

  “唉……”

  沈桥忍不住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屏风后站在床边的李未晞,很想提醒一下不要靠的太近容易传染的……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

  “父亲要见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未晞再次出现在沈桥面前。

  “见我?”沈桥一愣。

  李未晞点点头,看着沈桥,欲言又止。

  沈桥也明白了过来,点点头:“我会尽力的。”

  说完,沈桥转身踏入了房间里。

  房间里,有一股刺鼻的气味,让沈桥有些不习惯。

  穿过屏风,沈桥终于看到了屏风后的那道身影。

  屏风后的床上,躺着一位中年男子。

  看到眼前一幕时,沈桥的内心略微有些震撼。

  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跟沈桥心目中所料想的那位传奇般的人物不太一样。

  李政!

  江南总督。

  曾经乃是赵国第一大将军,曾经北上与齐国大战,逼迫齐国后退三百里。十几年前,西部整合成立后的国家大举骚扰赵国边境。这位大将军再次领兵,直接将西部刚刚建立的新政权国家几乎打散,至今才刚刚恢复元气……

  这位大将军为赵国立下了汗马功劳,按照传统,早该封了异姓王。

  然而赵国并没有封异姓王的传统,也没有开过先例。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异姓王。

  在沈桥的认知里,这位李总督应该是一位威武挺拔的壮汉子。不说三头六臂,那也绝对身强体壮,威慑逼人。

  有消息流传,这位李总督当年早就是宗师级别的高手。

  但是,沈桥此时看到眼前躺在床上的这位中年男子,怎么都无法跟心目中那个英雄形象联想起来。

  面色枯荣,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双眼陷入,神色无比憔悴。

  这哪里是什么大将军,分明是一位即将寿终正寝的老人。

  沈桥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震撼,虽然心里早就有准备和打算。但是真正亲眼所见时,还是忍不住心头的震撼感。

  这年代的肺痨……真的是比杀人还恐怖的东西。

  沈桥在看他时,床上的总督目光也正好看着沈桥。

  这一刻,沈桥仿佛感觉到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后背发麻,一瞬间他内心再次无比震撼。

  “草民沈桥,拜见总督大人!”

  沈桥拱手道。

  内心震撼不已。

  不愧是可能达到了宗师之境的高手,即便是如此情况下,仍然让人心惊胆战。

  那让沈桥发麻的眼神消失后,躺在床上的这位老人眼神再次浑浊了起来。

  “你,就是晞儿说的那位名医?”

  名医?

  他是个锤子的名医。

  正要开口时,李总督又开口了:“我知道,她是在骗我的。”

  “我,我什么情况,我早就有数了,我已经时日不多了……但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晞儿。”

  “你应该是她的朋友吧?”

  沈桥点点头:“我们的确是朋友。”

  “朋友啊……”

  床上的老人似乎努力的想挣扎起来,却又没有力气,大口的喘息咳嗽了起来。

  “晞儿从小没了娘,她,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不起她。我时日无多了,以后,我就保护不了她了。你是晞儿的朋友,晞儿从来没什么朋友。你能成为她亲口承认的朋友……”

  说到这时,老人又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一下,直接咳出了一口鲜血来。

  沈桥赶紧上前,被他摆摆手,摇摇头。

  “以,以后,保护晞儿的责任就交给你了。希,希望我没有认错人。你要是敢欺负晞儿,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沈桥:“???”

  这是……托孤呢?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