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救与不救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救与不救

  沈桥有点懵。

  这场面有点不对啊!

  这位总督大人说什么胡话呢?

  让他保护李未曦?

  开玩笑,就他们两个之间的武力差距,到底是谁保护谁呢?

  “那个,总督大人,你好像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

  沈桥想了想,出声询问道。

  这位总督大人一上来就是一出总督府托孤,让沈桥着实有些没反应过来。

  “咳咳……难道,难道你不愿意?”躺在床上的老人望着沈桥。

  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好吗?

  这见面就整这么一出煽情的剧情,让沈桥真的有些适应不过来:“那个,其实你女儿完全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她很厉害的……”

  听到沈桥的话,床上的老人似乎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挣扎着试图想要爬起来。

  他盯着沈桥,这一刻,再次让沈桥感受到了刚才那股如坐针毡的刺背感。

  “你,你这小子,难道竟然是如此没有担当之人。竟然如此胆小怕事……”

  沈桥:“……”

  他觉得他跟这位总督大人有些聊不下去了。

  李总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愤怒仿佛用尽了他浑身的力气,他瞪着沈桥:“若不是我时日无多,你这瘦弱小子根本就入不了我眼。要胆量没胆量,要身手没身手的文人。真不知道曦儿看上你哪点了……若是我还能多活两年,我绝对不可能将曦儿交到你手里……”

  “那个……总督大人,你好像真的误会什么了。”

  沈桥终于算是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总督大人,误会了他跟李未曦之间的关系。

  “我跟您千金只是普通的朋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是纯洁的革命战友……”

  本以为解释清楚了的沈桥,却发现李总督目光仍然死死的盯着他。

  沈桥浑身很不自在,像是被一头猛虎盯上了般的感觉,后背发凉。

  看来坊间的传言并不假,这位总督大人,当年的确可能是达到了宗师之境。

  一代宗师大侠,单单是眼神都让沈桥发憷,更别说眼前这位总督还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大将军,经历过无数次生与死的磨练,更是气势惊人。

  即便此时他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但那种磅礴的气势仍然让人心惊胆战。

  “普通朋友?”

  总督大人似乎冷笑了一声,眼神极其不屑。

  或许是因为刚刚动怒,此时他浑身如同散了气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又猛烈咳嗽起来。

  “小子,我,我不管你跟曦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既然曦儿把你带来了这里,并且对你评价极高,想必你肯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和兴趣了。我时日不多了,只希望你能好好待曦儿,千万可不要辜负她。你若是负了她,我定让你死的很惨……”

  最后一句,已经是深深的威胁。

  说完这一句,床上的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太过于激动,重重的咳嗽。

  猛然吐出了一口黑血,竟然直接昏迷了过去。

  “总督大人?!”

  沈桥连忙上前查看,当摸到对方的脉搏时,沈桥的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还有呼吸,还没死!

  不过,呼吸已经很微弱了。

  眼前这位老人……或许还不是老人,但此时却已经被肺痨折磨的如同一位老人。

  要知道,眼前这可是一位宗师高手啊!

  沈桥目前所见过最厉害的高手是叶柔竹,超一品级别的高手。

  宗师高手,整个天底下都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虽说这位李总督曾经因为重伤留下后遗症导致实力大退,但依然绝对算得上是一代高手。

  然而,却也被病魔折磨成此时这副模样。

  沈桥见状,叹了口气,一颗心沉了下去。

  这个年代,对付肺痨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营养,多休息,靠自身免疫力撑过去。

  但很显然,对于如今已经肺痨晚期的李总督来说,任何办法都无济于事了。

  沈桥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一直到李未曦出现在他身边时也还没察觉过来。

  “我父亲怎么样了?”李未曦看见床上昏迷过去的李总督,语气有些焦急。

  “暂时没事!”沈桥摇摇头。

  他只是刚才语气激动导致呼吸急促昏迷了过去,没有大碍……实际上也是大碍。

  谁也不知道李总督还能撑多久,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下一秒就人没了。

  这个时候,谁也不敢确定。

  “有救吗?”

  沈桥想了想,张了张嘴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

  “对不起!”

  他的确没有办法,或许有办法,可是……

  沈桥眼神中闪过几分异样。

  让沈桥意外的是,李未曦比想象中的要平静的多。

  “我知道了。”

  沈桥抬头看她。

  “意料之中的事情,就连天下名医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早就该有准备了!”

  沉默了许久,李未曦转身:“走吧,让他好好休息。”

  沈桥跟在李未曦身后,心情有点沉重,也有点愧疚。

  几次看着李未曦的背影,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

  沈桥和林言被安排在总督府住下了。

  李未曦虽然看起来平静,但沈桥终究还是有些担心她。毕竟朋友一场,这个时候沈桥和林言也没打算就此离去。

  扬州的局势突然紧张了起来。

  这些日子,无数马车从外地纷纷赶来。一位又一位闻到了风声的大人物从江南四面八方赶来,却又被总督府拒之门外。

  驻扎在扬州城外的军队也被调了回来,接管了扬州城的城防。

  整个总督府更是被包围的水泄不通,外人轻易无法进来。

  在这个时候,整个扬州城的老百姓都感觉到了几分不寻常。

  自那次昏迷了之后,这位总督至今还没醒过来。

  整个总督府上下人心惶惶,所有人都预感到了,要变天了。

  所有下人都对自己的处境堪忧。

  总督若是死了,偌大的权势将会不复存在。

  总督之位不是世袭,并且李总督没有子嗣,唯有一个独女,这位独女又常年不在扬州,存在感极低。

  如今李家各个分脉的人对偌大的李家家产虎视眈眈,李家最后落在谁手里,谁也不知道。

  即便总督有位独女,但若是总督走了,谁还会将这位独女放在眼里?

  这样的气氛,已经感染到了府上的每一个人。

  沈桥和林言被安排在总督府一处雅苑里,院子里,林言有些无聊的蹲在院子里看蚂蚁打架。

  看了半天之后,很是无聊:“沈兄,真的很无聊啊,不如咱们去找点乐子吧?”

  “什么乐子?”

  “我听说扬州城有一家非常出名的烟柳楼,听说里面的女子个个身材火辣,面貌绝色,并且很擅长服侍人……”

  在专业逛窑子这方面,林言绝对算得上是经验丰富。

  作为曾经日日夜宿微香院,至今仍然保持童子之身的林言来说,这是他的骄傲。

  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弱水三千,他只想娶柳如烟。

  然而,在沈桥看来,他是第一个能将不举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的人。

  “你出不去!”

  沈桥摇摇头:“总督府已经戒备了,没有命令谁也出不去。”

  林言顿时泄气了,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叹气道:“我说啊,李姑娘也是可怜,她的那些亲戚什么的,一个个都根本没把她当一家人,都想着来怎么分李家的家产。这么大的一个家,居然没几个亲人,的确是可怜了……万一总督真的死了,到时候恐怕会出大乱子。你说这人好好的,以前我还常常听说过李总督的英勇事迹,以前可向往他带兵杀敌,百战百胜的事迹呢。没想到他如此年纪轻轻就得了肺痨,唉……”

  沈桥没有说话。

  “沈兄,你说这肺痨,真的就没得救了吗?”林言又问道。

  “不好说。”

  “不好说?”

  “以如今的医术来说,完全没得救。”

  “那以后呢?”

  “以后,会吧。”沈桥点头。

  犹豫了一下,沈桥突然看着林言:“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林言一愣:“什么问题?”

  “若是你有能力救一个跟你没有多大关系的人,但想要救对方,你就需要拿出自己极为珍贵压箱底的宝贝来,并且你还不确定能不能救好。而且对方跟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换成是你,你会救吗?”

  沈桥望着林言,出声道。

  “没有关系是多大关系?”

  “大概……不怎么熟吧。”

  “不熟是多不熟?”

  “……你管熟不熟,反正就是一个跟你不熟,但是又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你会救吗?”

  林言陷入了迷茫当中。

  想了一下,摇摇头:“不会。”

  “为什么?”

  “废话,跟我不熟,我为什么要救?”林言翻翻白眼,指了指自己:“沈兄,你看我像是个冤大头烂好人吗?”

  沈桥看了看他,很确定的摇头。

  “那不就是了吗?跟我不熟的话,我为什么要救他?毕竟拿的可是我最宝贵的东西,这不划算。不过,也有特殊情况的!”

  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就比如说柳姑娘的父亲,我虽然跟她父亲不熟,但她可是柳姑娘的父亲,那可就是我未来的岳父啊,那自然是要救的,想尽一切办法都会救的!”

  沈桥:“……”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