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青楼争执

第二百二十八章 青楼争执

  微香院,苏州城知名的风花雪月场所。

  素以高雅著称,吸引了大批文雅之士的光临。

  微香院的花魁柳如烟柳姑娘,更是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洋洋皆会,才名仅次于苏州第一才女林小姐。

  可惜林家是苏州大户人家,林小姐更是深居闺中,极少露面。即便无数才子仰慕追求,却无人能一睹那林小姐芳颜。

  于是众人退而求其次,才气仅次于林小姐的柳姑娘,便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对象。

  无数人仰慕而来,汇聚微香院。有钱的一掷千金,有才气的洋洋洒洒写下自己得意之作,以求柳姑娘青睐。

  原本作为烟花之地的微香院,逐渐成为了才子佳人们以诗会友的场所。

  忘本!

  林言怀穿着一百两银子买的字画,踏入了微香院中。

  大厅中的老鸨瞧见,连忙的迎了上来:“这不是林公子吗?好几天没见着您了,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林言挥手打断她絮絮叨叨:“不要废话了,我要见柳姑娘!”

  老鸨面色为难:“林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柳姑娘不轻易见人的……”

  “我当然知道!”

  柳如烟是微香院的花魁,自然不能随便见人。

  苏州城谁不知道柳如烟才气过人,并且非常欣赏有才华的人。想要见到她,必须要有能够让她青睐的才华佳作。

  一帮才子汇聚微香院,绞尽脑汁可不就为了见柳如烟一面?

  林言看了老鸨一眼,语气不满:“怎么,你是认为本公子没有才华?”

  “当然不是,林公子一表人才,自然是才华横溢,才识过人。”老鸨连忙笑脸讨好。

  眼前这位公子可是他的大客户,常常一掷千金,可不能轻易得罪。

  “才华横溢?才识过人?会不会太看得起他了?”旁边传来一个略带几分嘲讽的声音。

  一位锦衣华贵的公子手持一把折扇,边还跟着一伙同样的年轻公子。

  林言回头一瞧,脸色便略微有些怒气:“姓许的,你什么意思?”

  姓许的公子笑眯眯道:“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苏州城谁不知道堂堂苏州首富家的林公子,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

  “许文轩,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你?”林言怒气冲冲道。

  许家跟林家生意场上是死队友,这个许文轩也是林言的死对手。

  平时见面就没少嘲讽针锋相对,此时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

  许文轩一收折扇,摇摇头叹气道:“没文化的人也就会些街头地痞粗人威胁的手段,你林言是不是草包,整个苏州城谁人不知?想见柳姑娘,怕是你还不够格。若不是你林家公子的份,柳姑娘怕是都不会搭理你这等无知没文化的人。”

  林言很生气。

  特别生气!

  骂他什么都可以,骂他没文化就忍不了。

  要是让柳姑娘听见了,万一真的以为他没文化怎么办?

  那他还怎么骗……邀请柳姑娘去……府上讨论诗词?

  要是别的时候,此时他已经多半上前动手揍这许文轩了。

  整个苏州城,除了衙门那位女捕快,还没有他林言不敢打的人。

  但今天他是偷溜出门的,边没带侍从狗腿。此时跟许文轩动手,对方人多占不到便宜。

  “我怎么了?柳姑娘见我自然是因为欣赏我的才华。以我看,你多半是嫉妒柳姑娘青睐于我,出言污蔑于我。”

  不能动手,但林言嘴上丝毫不饶人。

  “嫉妒你?我需要嫉妒你?”

  许文轩哈哈大笑两声,问旁人:“我需要嫉妒他吗?”

  “许兄饱读诗书,文采飞扬,怎是他这等低俗之人能够相比的?”

  “他不过是死鸭子嘴硬罢了,也配跟许兄比?”

  “除了有个好爹,他一无是处!”

  “……”

  许文轩边的那些公子自然是向着许文轩的,此时纷纷出声。

  周围一些看闹的文人此时也是纷纷出声落尽下石,他们这些文人自然是看不起没文化的人。

  尤其是对方还是苏州首富的公子……仇富,自古便有。

  林言也是冷笑两声,饱读诗书?文采飞扬?

  呸!

  要脸吗?

  “算了,我就不与你这等低俗之人计较。我今天来,可是特地来见柳姑娘的!”

  许文轩面带几分得意:“在下前段时间苦练书法,今特地写下一副字画准备送予柳姑娘,希望柳姑娘笑纳。”

  说着,后的随从便呈上来一副字画,铺开。

  周围的那些公子才人纷纷围观。

  “哇,许兄笔使雄奇,下笔如有神,几不见,许兄书法又见进长!”

  “行云流水,落笔云烟,上上之作!”

  “此作必定能入柳姑娘之眼,提前祝贺许公子成为柳姑娘入闺之客!”

  “……”

  周围众人纷纷称赞。

  听着众人的夸奖,许文轩风得意,瞥了林言一眼:“林公子,要不要过来欣赏一下?”

  “好啊!”

  许文轩本意是讽刺一下林言,让他丢脸,谁知道林言竟然爽快答应。

  林言走上前来,看了两眼,脸上便露出了无比嫌弃的神色:“这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就这还好意思拿出来献丑?丢不丢人?”

  在场的多半皆是才子,自然能看得出来许文轩这副作品好坏。

  不得不说,这个许文轩虽然诗词方面一般,但在书法方面造诣极高。

  眼前的这副字画,已经称得上佳作。

  放言整个苏州城,也不见得有人能超过。

  林言说是垃圾,在众人眼里自然是胡言乱语。

  许文轩的脸色猛的沉,皮笑不笑道:“哦?你觉得本公子写的垃圾,莫不是你写了更好的作品。既然如此,那不如拿出来给大伙瞧瞧?如何?”

  既然林言如此撕破脸皮,许文轩也不打算给林言台阶下。

  “真不好意思,被你猜中了。前两天我刚好也写了一副字画,恰好也打算送给柳姑娘。”

  林言从怀中掏出一副字画,瞥了许文轩一眼,叹气道:“本来以为我写的算一般了,但是看了你的,我突然发现我写的真好。来,你要不要也欣赏一下?”

  “那我就真要好好欣赏欣赏了!”许文轩冷笑一声。

  林言有多少斤两他能不清楚,就凭他也会写字画?

  多半又是从哪个穷书生手上买的。

  许文轩很自信,整个苏州城不会有谁在书法上的造诣比他深。

  他倒要看看等下林言如何收场,等下他一定要用最恶劣的词语来把对方的字画批的一文不值,以报此仇!

  纸张铺开,许文轩一步向前,张口就来。

  “信笔涂鸦,不堪入目,简直……”

  许文轩的话生生停止,眼睛猛然睁大。

  周围,刹那间诡异般安静了下来。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