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清清白白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清清白白

  “我要回苏州了,你呢?”

  扬州的事情如今已经告一段落了。

  就连沈桥都没想到,这次的事情竟然解决的如此迅速。

  这要怪也得怪彭家的人自己,好好的谁得罪不好,偏偏不长眼的要去得罪李未晞这尊大神。

  那位李总督日理万机,没空去搭理扬州这点破事,也就导致了彭家在扬州如此肆意妄为,一家做大。

  但是李总督不管,不代表李总督的千金不管。

  这一次,真的算是彭家自己作死,那个彭旭自己撞上了枪口。

  不过对于沈桥来说,这样的结果显然皆大欢喜。

  寒醇楼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寒醇楼在扬州城开店即将畅通无阻。

  可以预见,寒醇楼的崛起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扬州城在经过了这一场动荡之后,整个官场几乎是大洗牌,所有官员从上往下,几乎全部换了一茬。

  身体逐渐好转的李总督接手了这起案件,得知了其中的牵连之后,大发雷霆,下令查清所有牵连着,严令肃清官场。

  就连扬州的知府,在被查清之后,虽然没有牢狱之灾,但也被降职,调任别处。

  整个扬州的官场面貌,焕然一新了。

  当然,这些跟沈桥没有多大关系,他也没什么兴趣关注。

  在扬州停留的时间已经算久的了,本来酒楼的事情解决之后沈桥就可以回苏州了。

  只不过沈桥当时还不想回去,加上李总督这件事情,让沈桥又在总督府逗留了一阵。

  如今,所有事情都已经解决。总督的身子也开始好转,一切都结束了,自然得该回苏州了。

  虽然现在的沈桥依旧还是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大当家。

  不过该来的总会要来,早晚都需要面对的。

  沈桥和李未晞走在扬州的街头。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

  以往沈桥每次和李未晞见面,要么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么就是找他喝酒。

  两人之间唯一一次外出,还要是那次半夜前往苏州城墙那一次。

  像现在这样两人走在扬州街头散步般无所事事,这还是第一次。

  扬州的冬天很冷,冷风呼啸。

  街边依旧还是有着一些小商贩,在寒风中叫卖着,但顾客却寥寥无几。

  沈桥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目光习惯性的看了看李未晞。

  这娘们身上的衣服穿的果然并不多。

  不过这一次,沈桥可不敢再去质问一下她这样的高手到底怕不怕冷。

  上次测出来的问题至今还没解决呢。

  “回!”

  李未晞目光看着前方,言简意赅的回答了沈桥的问题。

  “不多待一会儿吗?”

  沈桥又多问了一个问题。

  这次事情之后,李未晞与她父亲之间的关系的确好了不少。

  而那晚沈桥也知道了李未晞跟她父亲之间的隔阂到底在哪,如今这对父女的关系好转,这可是一个很好培养感情的机会。

  李未晞并没有回答沈桥这个问题。

  沈桥也很识趣的没多问了。

  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上,沈桥绝对不会干给自己招惹麻烦的事情。

  就比如说,他刚才已经隐隐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李未晞的态度!

  人生的三大错觉其中之一……她喜欢我!

  沈桥不确定这个错觉可以不可以应用到眼前这位李捕快身上。

  但沈桥很明智的选择了装傻。

  不过,沈桥选择了闭嘴,但李未晞却没打算放过沈桥。

  过了一会儿,她目光瞥了沈桥一眼,又很快看向前方。

  “我父亲之前跟你说了什么?”

  平静的语气。

  但沈桥的脸色却一僵:“说,说什么了?”

  李未晞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沈桥脸上的表情持续僵化中。

  之前他的确是去见了李总督,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李家的下人都看见了,李未晞知道并不稀奇。

  但是……

  沈桥目光小心的注视着李未晞,想要从她侧脸上看出什么来。

  她的目的,仅仅只是问这个吗?

  没能看出什么来,沈桥点点头:“总督喊我前去,是感谢我救了他的性命,想要给我一些报酬来着……”

  李未晞神色平静:“就这些?”

  “就这些了。”沈桥仔细想了想,的确就这些。

  他跟李总督本来就不熟,缘分全是靠这一次他救了李总督一命。

  李总督感谢沈桥是很正常的,关系亲近一点也很正常。

  其他的,大概应该是没什么交集了。

  “我先走了!”

  李未晞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语气又变的多了几分冰冷。

  随即丢下沈桥,转身离开。

  剩下沈桥一个人独自在寒风中,一脸懵逼。

  这娘们,又作什么妖?

  ……

  李未晞作什么妖沈桥也不清楚,但对于她这种直接将沈桥一个人丢在寒风中的行为,的确值得谴责。

  所以沈桥打算回去的时候,坚决不跟她一起。

  回到总督府,迎面而来的就是林言满脸我懂你的神色:“沈兄,如何了?”

  从之前沈桥和林言安排在总督府住下之后,这段时间他俩都是呆在总督府的。

  “什么如何了?”沈桥一脸莫名其妙。

  进了房间,换了一身衣服,裹上温暖的皮大衣,凑到房间的炭火盆边,总算感受到了几分温暖。

  “当然是你跟李姑娘之间啊……”

  林言得意道:“都这个时候了,难道你还要瞒着我不成?你刚才跟李姑娘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花前月下,把酒言欢,情不自禁的就……”

  “……”

  沈桥叹了口气,拍了拍林言的肩膀:“你要是读书能认得这么多字,会这么多成语,也不至于被人骂草包了。”

  “沈兄你转移话题!”

  “少废话,别给我胡说八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跟李姑娘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沈桥摆摆手,没好气道。

  想起刚才李未晞莫名其妙的情绪,还有之前那些她的那些行为和反应,沈桥也有点心虚。

  虽然并不知道为何心虚。

  林言满脸鄙夷:“你看我相信吗?”

  “我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沈某人堂堂正正,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沈桥摆摆手:“以后不要胡说八道,以免毁我清白,我跟李姑娘之间清清白白,比你跟柳如烟之间还要清白。”

  “我不信!”

  林言压根就不相信:“你要是不说,我迟早会发现的,大不了我去问李姑娘。”

  “你去啊!”

  “我……”

  林言很快泄气了。

  让他去问李未晞,还不如直接让他死呢。

  “好了,少废话,收拾东西,咱们明天回苏州!”

  沈桥摆摆手,还想说什么时,门外传来了一个下人的声音。

  “沈公子,老爷有请!”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