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章 救世主

第二百三十章 救世主

  听到门外的声音,沈桥一愣。

  怎么又请?

  上午这不是才见过,详谈甚欢的吗?

  虽然最后沈桥借理由开溜了,但李总督是聪明人,应该能知道沈桥开溜的其中含义……吧?

  该不会是这位总督不依不饶非要死要活要把女儿嫁给他吧?

  “……”

  虽然不知道这位总督到底喊他干什么,沈桥还是打算去见一下。已经打算明天离开扬州了,也顺便去跟这位总督告别一下。

  “……”

  依旧是上午的房间里。

  沈桥推门进去,李总督正坐在位置上批阅下面来的汇报。

  见沈桥要行礼,摆摆手:“就不要这些繁缛礼节了,过来坐。”

  沈桥顺势点点头,出声问道:“不知道伯父这一次喊我来,有何事?”

  李总督似笑非笑的望着沈桥:“上午你急急忙忙离开,现在应该不急了吧?”

  沈桥干笑了两声。

  这总督一点都不会说话。

  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些事情不应该心里知道就好?

  现在说出来,这不是存心想要沈桥难堪嘛。

  不过,沈桥也只是尴尬了一下,还是很快开口:“伯父实在是不好意思,上午我那朋友在桂香楼跟他人争执起来了,我不得不去帮他,还请伯父见谅……不过缘分还真的是很巧,没想到跟我朋友争执的人,竟然是李姑娘的堂弟……”

  “哦?还有这回事?”

  沈桥的转移话题明显成功了。

  李总督也是微微诧异:“晞儿的堂弟?莫非是李齐那小子?那小子平日里有些纨绔,不听教诲,不知道你那位朋友可有受伤?”

  沈桥叹了口气:“有。”

  李总督也是叹气:“也怪我平时太过于宠溺他了,代我向你那朋友道歉,回头我一定好好让他父母教训那小子。”

  “其实……那位李齐伤的更重。”

  沈桥想了想,说道。

  李总督:“……”

  “……”

  “贤侄,对于我上午的提议,你可有否考虑一下?”

  沉默了一会儿,李总督转移了话题。

  这一声贤侄,把沈桥喊的眼皮直跳。

  如此亲切,有诈。

  “伯父,此话何意,我听不懂。”沈桥装傻。

  李总督笑眯眯的看着沈桥:“我见你与晞儿有缘,你俩又男未婚,女未嫁,不如……”

  “不如我们结拜成异性兄弟?”

  沈桥眼睛一亮,然后满脸兴奋道:“这个主意好,伯父你这个提议简直是太棒了。我与李姑娘如此有关,从今天起我跟她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她是大哥,我是二弟,从今天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今生做兄弟……”

  “……”

  又是一阵许久的沉默。

  饶是李总督的脾气已经算好了,但是沈桥这态度还是让他有点气愤。

  自己女儿到底是哪里不好了,这小子竟然挑三拣四,四处嫌弃,甚至都不给他开这个口。

  要不是看在女儿实在是喜欢她,李总督都想当场给这小子两巴掌了。

  知女莫若父,别人看不出,但是他又怎么会看不出?

  自己女儿若是对这洗澡自无意,又怎么会把他带来这里?

  又怎么会让他来救自己!

  种种的迹象,他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同时李总督也很清楚,按照自己女儿的性格,即便是再喜欢这小子,但若是让她主动说出口来,几乎是不可能。

  于是,这位李总督便存了几分心思,想来试探一下这小子,顺便在中间搭桥牵线一下。

  若是这小子愿意,那他便做个顺水人情,让两人当场把这个亲结了也行。

  毕竟是戎马半生的大将军,又在死门关走了一茬之后,这位李总督对于儿女之情看得很淡。

  自己女儿喜欢就好!

  眼前这个沈桥虽然不是他想象中的好女婿,但毕竟还不算差,人也算是优秀,勉强也配得上自己女儿。

  至于他的身世,对于李总督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但三番四次的推阻,甚至还装傻充愣。

  沉默了许久之后,这位李总督终于放弃了。

  “算了,你们这些孩子的事情,我就不瞎参合了!”

  李总督终于放弃了,不过,他还是恶狠狠的瞪了沈桥一眼:“但是若被我知道你若是敢欺负晞儿,我定饶不了你。”

  这话你说反了吧?

  沈桥忍不住想反驳。

  不过,眼看这位李总督不再纠结这件事情,这让沈桥松了一口气。

  但同时,心里不知为何又有几分的淡淡的失落感。

  “渣男啊!”

  沈桥内心忍不住吐槽。

  “听说,是你提出了预防伤寒之法?”

  这个时候,李总督终于说起了正事。

  沈桥一愣,明白应该是李未晞跟他说了,点点头:“只是一些小小的预防之法而已,算不得什么。”

  “小小的预防之法?”

  李总督冷笑一声:“你可知道你这预防之法,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就在刚才,下面已经有情报送上来了。你这预防伤寒之法,前段时间被晞儿安排下去试验,如今已经有结果出来了。使用了你这等预防之法的村子,没有一个人感染了伤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沈桥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这意味着,每年我国能少死多少人吗?”李总督盯着沈桥:“你知道我国每年死于伤寒的人有多少?每年死于伤寒的将士,又有多少人?”

  沈桥沉默。

  他当然很清楚。

  伤寒是古人最大的敌人。

  而伤寒感染最严重的一个地方,是军队里。

  每年冬天,军队里是伤寒感染最严重的地方。

  尤其是有些还处于战乱的地方,一旦伤寒爆发,几乎是一死一大片。

  很多时候,结束战争的不是因为输赢,而是因为瘟疫。

  一场瘟疫,往往就能摧毁一只战无不胜的军队,乃至于摧毁一个国家。

  这种情况,在这种年代数不尽数。

  眼前这位总督当年也是征战天下的大将军,他自然很清楚这一点。

  同时,也非常清楚沈桥的预防之法,究竟有多么大的能力。

  即便伤寒治愈不了,但有了这预防之法,就能大大降低感染伤寒的概率。

  这将会挽救多少性命?

  又能让多少将士免于伤寒之死?

  不可估量。

  李总督目光盯着沈桥,语气凝重:“小子,你是我们赵国将士们的救世主!”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