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两人翻脸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两人翻脸

  李总督戎马半生,带兵打仗,为赵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即便如今他退居二线,带兵打仗早已经不需要他。但作为江南总督的他,手上依旧把握着重兵,把握着整个江南地区的兵马。

  半辈子的行军打仗,他见识过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

  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不曾被击倒过。

  即便是人数少于敌军十倍的情况下,对于李总督来说,也未尝不可一战。

  无数次被敌人包围,陷入敌人的陷阱,他每次都能带着手底下骁勇善战的将士们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战场上,他是一位常胜将军。

  然而,在面对大自然的灾害时,这些骁勇善战的将士们却又唯独显得那么脆弱。

  尤其是十几年前与西域统一的那个国家一战,恰好遇上十年难得的大雪,许多将士扛不住恶劣的天气被冻死。

  但更多的将士却是因为感染了伤寒,加上伤口复发重伤一命呜呼。

  伤寒这等瘟疫的传染程度尤为迅速,加上是在军队这样的密集人群中,加上战争厮杀手上以及医疗条件落后的情况下,伤寒这等病毒迅速的就在军队中传播开来。

  当时李总督手底下作战最英勇,战无不胜的一只精兵,在那一场战役中全军覆没。

  没有死于敌人之手,却倒在了伤寒之下。

  对于这个年代无数老百姓来说,伤寒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眼前这位李总督眼里,伤寒是他这辈子的敌人。

  同样,也是能动摇国之根本的恶魔。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总督深深知道沈桥所提出来预防伤寒的法子,究竟有多么重要。

  当得知预防伤寒的法子试验真的起了作用之后,李总督无比重视。

  这等法子若是推广全国,能让多少老百姓提前预防免除伤寒的恐惧?

  若是能在军队里面推广来,能让多少将士们免受伤寒的死亡威胁?

  若是当初李总督他早知道这种预防法子,当时西北那一战,不至于赢的如此惨烈。

  所以,此刻李总督称呼沈桥一句‘救世主’,丝毫不为过。

  但对于沈桥来说,这个称呼他实在是受之有愧。

  他所做的不过是基本的预防之法。除了预防伤寒之外,他并没有做出太大的贡献。

  沈桥道:“伯父你这太言重了,我哪里称得上什么救世主。不过只是一个经验积累出来的法子而已,称我为什么救世主有些折煞我了。”

  李总督严肃的看着他:“这天底下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别人能用经验积累出法子来?你所说的这些预防的办法,之前我更是闻所未闻。还有那什么空气什么的……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能有预防伤寒如此奇效,你绝对称得上是救世主!”

  “在这里,我要代表天下黎民百姓,还有我赵国的将士们,对你说一声感谢!”

  “伯父你别这样,你别……”

  沈桥赶紧去扶住了李总督。

  开玩笑,这位总督身为他的长辈。长辈向他道谢,沈桥的确有些承受不起。

  “李总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沈桥转移了一下话题。

  李总督眼神中闪烁着精光和兴奋之色:“你这预防伤寒之法如此有效,我会写奏章奏报圣上,将此方法推广全国,让所有老百姓得知。再将它推广至军队当中!”

  沈桥点点头,跟他猜想的差不多。当初他把这个方法告诉李未晞时,大概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

  只不过沈桥本以为推广的范围是江南,然后顺着江南地区推广至全国。

  如今到了这位李总督手上,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打算上报当今圣上,然后由朝廷来发令。

  这的确算是一个更好的办法,由天子下令,信服度自然是极高的。等到此法推广到全国,如今感染伤寒的情况定会大大好转。

  不过……

  沈桥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李总督:“伯父你……打算如实上报圣上?”

  “那是自然!”

  沈桥:“……”

  “伯父,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你在上报圣上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提及我的名字?”沈桥试探的问道。

  听到这话,李总督的目光紧盯着沈桥,神色狐疑:“这是为何?等我奏报圣上,你有如此大功劳,圣上定然会嘉奖你,到时候对你有利而无害。”

  沈桥叹了口气:“我说我这个人低调你信吗?”

  “……”

  若是在之前,沈桥或许就答应了。

  毕竟他一个普通人,若是能受到圣上的嘉奖,那绝对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即便不光宗耀祖,但也绝对能得到莫大的好处。

  他献出能拯救天下黎民的法子,赵国的这位皇帝不应该这么小气什么给不奖励点什么的吧?

  但现在不行了。

  沈桥如今在悄悄搭建着属于自己的情报站,这在这个年代,绝对属于造反的行列,是有杀头的风险的。

  沈桥一直很低调,在明面上他只是个开酒楼的而已。即便是林言,他至今也不清楚沈桥背地里在做些什么。

  知道沈桥计划的人,如今只有李未晞。

  ……或许还有大当家。

  沈桥如今所用之人是来自叶家寨的徐老汉等人,他们对沈桥忠诚,更对叶柔竹忠诚。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如实禀报叶柔竹,再者,以叶柔竹的聪明,恐怕也早就察觉到了些什么。

  沈桥小心翼翼的搭建着情报站,让徐老汉等人秘密低调行事。若是这个时候沈桥被那位天子盯上了,定然会下令调查沈桥的身份。

  这要是把沈桥做的这些事情给查出来,到时候沈桥面临的恐怕不是什么赏赐,而是牢狱之灾了。

  “年纪轻轻谦虚是好事,但如此藏拙,就有些过了!”

  李总督摇摇头,对于沈桥在苏州城干过的时候他也调查了清楚。

  假冒他人,写诗写字画,全部假冒他人之名。

  明明身怀才气,却低调不与人知。

  如此低调,说明沈桥不贪恋名气和金钱。

  但太过于低调又不好,酒香也怕巷子深。

  再有能力的人,若是不愿意展现自己,最终也只会泯然众人也。

  虽说对于眼前这小子嫌弃自己女儿这件事情,李总督很不满。

  但毕竟这小子救了他的命,又富有才华,加上他又算是故人之子……

  李总督虽说与京城沈家不熟,但他也着实佩服当年京城沈家那位家主的魄力。

  也正是因此,存了几分提携沈桥的心思。

  沈桥叹了口气:“并非小子藏拙。”

  他藏个锤子的拙,他会的也不多!

  “那是为何?”李总督目光灼灼的盯着沈桥,等着沈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见过不想出名的人多了去了,如今赵国最出名的,莫过于那位年纪轻轻便名誉天下,被称之为诗仙的姑苏牧。

  但虽说姑苏牧不热衷功名,但却也名满天下。原因莫过于他每到一处,时常会留下一些作品供他人瞻仰。

  或诗词,或字画,又或者是锦绣文章。

  也正是因此,才有了诗仙之名。

  但是姑苏牧毕竟只有一个,眼前这个沈桥却又为何无端端的不愿意?

  “因为……”

  沈桥想了想:“因为我志短吧……”

  “说出来伯父你可能不信,我从小志向就不高大。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买一处大宅子,再买上十几个丫鬟,或者再娶上几房老婆……”

  听着沈桥的话,李总督的脸色黑了:“几房?”

  沈桥点点头:“是啊。”

  “还有呢?”

  “没有了……”

  沈桥叹了口气:“身子弱,再多几房身子受不了。”

  “……”

  李总督强忍住了给沈桥两掌的冲动,冷声道:“大丈夫自当顶天立地,有抱负。你年纪轻轻,又有如此才华,为何甘愿堕落与此。”

  “不堕落啊……十几个丫鬟难道还不够多了吗?”

  “……”

  “滚!”

  “……”

  在李总督终于忍无可忍之下,把沈桥赶走了。

  沈桥离开之后,这位李总督还感觉有些气得慌。

  “这臭小子,要是换成以前,非抽他两巴掌教训教训他不可。年纪轻轻不思进取,竟然如此堕落无志向,简直……”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词来形容一下沈桥。

  “遥想当年沈相意气风发,顶天立地,没想到竟然会有个这样的后代,实在是有辱门风……”

  李总督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又微微眯了起来。

  “许家村一案,恐怕就是那些人所谓。看样子,他们还没放弃斩草除根。十七年了,有点儿意思……”

  “这沈小子恐怕也早有准备,本督倒想看看,这小子会有什么法子应对。”

  ……

  沈桥再一次从总督府落荒而逃,甚至连跟这位总督告辞的话都没说。

  想了想,沈桥还是放弃了。

  这会儿总督应该在气头上,还是不要再说了。

  不告而别就不告而别吧,这位总督应该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吧?

  一边想着,沈桥一边回到了院子里。

  迎面碰上林言:“咦,怎么就你一个人?李姑娘呢?”

  “什么李姑娘,我没见到她啊?”沈桥奇怪道。

  林言更奇怪了:“不应该啊,你走后没多久,她来找你了。听说你去见总督了,然后就走了……她没去找你吗?”

  “没有。”

  沈桥一愣!

  李未晞怎么又来找他了?

  “她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言摇头:“不知道,她没说,直接就走了。”

  沈桥微皱眉:“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了?”

  林言点头。

  不应该啊!

  李未晞一般来找他,不是喝酒就是有重要的事情。

  今天刚见过,而且这娘们似乎还哪里情绪有点不对,不像是来找沈桥喝酒的。

  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她自然会去找沈桥的。

  这里是她家,她总不会不知道她爹在哪吧?

  这娘们今天怪怪的,总感觉哪里不对。

  “我去找找她!”

  说着,刚踏入院子一步的沈桥又转身离开了。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沈桥,林言撇撇嘴:“还说清清白白……呸,虚伪的男人!”

  ……

  沈桥顺着回来的路,没有看见李未晞的踪影。

  问了旁边的一个下人,才说看见李小姐去了后花园,沈桥立刻赶往了后花园。

  总督府很大,沈桥绕了几个大圈才终于找到了位置。

  后花园内,沈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湖边的李未晞。

  如今冬季,周围树木早已经秃尽,唯独剩下杨柳倒垂水中。水面上平静,偶然有几条鱼游过,掀起几分波澜。

  李未晞静静的站在湖边,从远处看去,身穿单薄衣服的李未晞,像极了个因为没钱买衣服,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落魄女侠。

  沈桥走过去,还没靠近,就被耳力极好的李未晞察觉。

  她目光回头,当看见时沈桥时,原本平静的眼神徒然变的锋利起来,比起这冬日里刺骨的寒风还要凌厉上几分:“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风景!”

  沈桥被李未晞的眼神盯的有些莫名其妙……这娘们到底怎么了?

  先前在街头不告而别丢下他一个人,现在突然又态度大变,像看仇人一样的盯着沈桥。

  虽然的确有古人说过,女人翻脸的速度堪比翻书。

  但这娘们翻脸速度未免比书还快吧?

  “你之前找我有事?”

  沈桥看了两眼风景……没什么好看的。

  主要是被旁边李未晞眼神看的有些发毛,实在是没心情看什么风景。

  “没事!”

  李未晞回过头,冷冷道。

  “没事你去找我干什么?”

  李未晞冷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闭嘴!”

  沈桥闭嘴了!

  心里头无端的也冒出了几分火气。

  这娘们未免也有些太欺负人了!

  沈桥一般不愿意跟李未晞计较,首先因为她功夫高,沈桥打不过她。

  其次是因为沈桥有利用她的嫌疑,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保护伞,靠山。

  再者,后来随着两人的相熟,沈桥越发了解了李未晞的性格,知道她是个外冷内热的姑娘。于是在很多情况下,沈桥通常都尽量让着她,不跟她起任何的冲突。毕竟这姑娘只不过是不善于表达感情,很多时候冷脸其实都不是本意。

  在这样的原因下,所以很多时候对于李未晞冷着脸的的情况,沈桥基本上无视了。

  能让着也尽量让着,毕竟沈桥不怎么喜欢跟女孩子计较,尤其还是漂亮的女孩子。

  但是现在,沈桥的确是有些被惹毛了。

  这姑娘一言不合就翻脸,而且翻脸的毫无理由,甚至还有些不符合她的人设……

  沈桥仔细想了想,实在是没想起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

  这下再被她这样冰冷语气的话一刺激,沈桥也不干了。

  真当他沈桥是卑微的舔狗了?

  真以为你是李家大小姐,是江南总督的千金,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沈桥向来就不惯着任何人的大小姐脾气。

  既然你莫名其妙翻脸,得罪不起你,我走还不行?

  沈桥当即转身就走,爱咋咋地。

  他这一趟来扬州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也不欠她什么了。

  一直到沈桥的身影消失后,李未晞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只不过,她平静的脸上,却怎么都无法掩饰眼眸下的情绪。

  藏在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捏着拳头,手指头捏的有些发白。

  娇躯微微颤抖,眼神却冷的吓人。

  沉默!

  还是沉默!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