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路遇袭击

第二百三十二章 路遇袭击

  “沈兄,你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马车上,林言看了看沈桥,总感觉今天的沈桥哪里有些不对。

  说不上来,但的确又感觉跟以往不一样。

  林言仔细想了想,试探问道;“沈兄难道你……感情出问题了?”

  “闭嘴!”

  打断了林言继续逼逼赖赖,沈桥目光看向马车外,不知道想着什么。

  从扬州到苏州路程不远也不近,上次坐马车差点没要了沈桥半条命。

  这一次马车走的很慢,但对于沈桥来说依旧不是什么好体验。

  脑袋昏昏沉沉,随着马车的跌撞很是难受,实在是没有空搭理林言的话。

  一旁的林言闭嘴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沈桥,再看了看他。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已经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路程很无聊,过了一会儿林言就有些百无聊赖了,又继续找话题。

  “沈兄,你是不是跟李姑娘闹什么矛盾了?”

  “……”

  沈桥靠着马车边,目光斜视了他一眼:“何以见得?”

  “你昨天傍晚出去找李姑娘,回来之后你脸色就很不好看了……今早你又突然直接说走就走,没跟李姑娘告别,而李姑娘也没来送一下……以你跟李姑娘之间的关系,这的确有些不寻常。”

  林言分析的头头是道:“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你昨天跟李姑娘闹矛盾了,我说的没错吧?”

  不得不说,林言这家伙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蠢了点,但偶尔脑子也可能好转一会儿。

  见沈桥没说话,林言一副我果然猜中了的表情:“我就知道是这样,你跟李姑娘之间又怎么了?我记得之前你们还蛮好的,难道是昨晚你们发生了点什么,暗道……”

  林言睁大了眼睛:“难道昨晚你们两个见面后,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李姑娘的事情?”

  沈桥瞥了他一眼:“你觉得可能吗?”

  “不太可能!”

  林言又想了想,摇摇头:“以李姑娘的身手,她要是不愿意,你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

  “所以,你们俩到底是怎么了?”林言满脸上写的都是八卦好奇。

  沈桥没好气道:“我要是知道,那还要问你?”

  他哪里知道李未晞为什么会生气翻脸。

  一直到现在沈桥都没搞明白。

  那女人脾气阴晴不定,莫名其妙的就摆脸色,一点都不讲道理。

  昨天在后花园的时候的确是把沈桥给气的转身就走,但事后冷静下来后他也有些后悔,的确是有些冲动了。

  两世为人,的确不应该这么轻易的动怒。

  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让沈桥再去主动道歉是不可能的。

  他没做错什么,那女人的脾气的确是有些过分。

  甚至在沈桥眼里有些无理取闹了。

  按理来说李未晞虽然冷了点,但的确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莫名其妙的生气,不太符合她的性格。

  沈桥想不明白,但他也不是一个会道歉的人。既然翻脸了,那就翻脸吧。

  所以……还是爱咋咋地。

  今天一大早上,沈桥叫上林言雇俩马车直接回苏州了。

  “佩服,沈兄,我现在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

  林言对沈桥十分佩服:“你竟然敢跟李姑娘生气翻脸,就不怕她到时候找你麻烦吗?”

  “我难道怕她不成?”

  “你不怕吗?”

  沈桥冷笑一声:“我堂堂七尺男儿,难道还怕她一个女流之辈不成?”

  “可是你打不过李姑娘啊!”

  “难道我没有帮手吗?”沈桥冷笑道:“我身边也是有绝世高手的,真打起来我怕她吗?”

  林言也想起了如今沈桥隔壁住的那两位,虽然不知道那位传说中的大当家究竟实力如何。但从气势上来看,应该不会比李姑娘低吧。

  林言眼神中满是鄙夷:“说好的堂堂七尺男儿,你还不是要靠别的女人帮你?”

  “你嫉妒了?”

  “……”

  “不说话咱们还是好兄弟!”林言气愤道。

  他的确嫉妒了!

  “……”

  停顿了两秒,林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摸着下巴看着沈桥:“沈兄,你说,你隔壁的那位叶姑娘……她是不是也对你有意思?”

  “也?”

  “对啊,你看李姑娘对你有……”

  “打住,说了多少遍了,我跟她清清白白的。”

  “……先不说这个,你说那位叶姑娘是不是对你也有意思?你看,自从她被你从叶家寨救下来之后,就一直留在你身边……以叶姑娘的身手和本事,她去做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就就住在你隔壁,为什么偏偏保护你?还有她那位贴身丫鬟,现在整的好像是你家丫鬟一样,你别跟我说你们没什么?依我看,她多半是喜欢你的。”

  林言分析的头头是道。

  想到这里,林言眼睛又亮起来了:“这下有意思了,等到时候李姑娘跟叶姑娘见面,到时候你说她们俩会不会打起来……她们要是打起来,那可是高手对决啊,一定非常精彩。这么想想,竟然有点小期待……”

  沈桥没说话。

  他一点都不期待。

  万一要是打起来,遭殃的会是沈桥,还有沈桥的家。

  看着满脸期待幸灾乐祸表情的沈桥,林言忍不住就想踹他两脚。

  于是沈桥就踹了他两脚。

  刚刚踹完,就发现马车猛然一摇晃,停了下来。

  “公子,不好了!”

  马车外,传来了马夫紧张的声音。

  沈桥掀开车帘,看向车外。

  马车被人拦住了去路。

  马车前方,十几位蒙面人坐在马背上,拦住了沈桥马车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走出马车的林言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出声呵斥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沈桥看见出现在眼前这十几个蒙面人,眉头紧皱。

  来者不善,来势汹汹!

  “公,公子,怎么办?”

  马夫此时已经吓的有些双腿发抖了。

  为首的那位蒙面人,已经从马背上抽出了一把大刀。

  一时间,其他人纷纷拔刀。

  林言也被吓了一跳:“沈兄,怎么办?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好像是专门来堵咱们的。”

  他们这一趟回苏州,这条路作为官道已经走过无数次,安全的很,所以身边根本没有带多少护卫。

  此时围绕在马车边的不过四五个普通的家丁护卫,而眼前这一帮人,更像是谁家豢养的死士,差距太大,根本就对抗不了。

  “找机会,准备跑!”

  沈桥压低了声音。

  他这一趟来扬州得罪的人不多,得罪最大的彭家已经被一窝端了。

  当然,不排除有彭家的漏网之鱼前来报复。

  不过此时不管是谁派来的,唯一的办法只有想办法跑路。

  人太多了,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沈桥对自己的实力很有逼数。

  然而,眼前这帮人已经压根没打算给沈桥等人跑路的机会。

  拔刀之后,这一帮人将沈桥等人的马车包围的水泄不通。

  为首的那个蒙面人,目光盯着马车上的沈桥。

  “杀!”

  一声低吼的声音。

  紧接着,那为首的蒙面直接一跃而起,从马背上直接跳了起来,直逼沈桥而来。

  “散!”

  沈桥瞳孔猛然一缩,对方实力太强,完全硬碰不得。

  沈桥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在地上一个打滚,快速的躲过了对方这横空一击。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沈桥刚刚起身,便看见另一个蒙面人直逼沈桥而来。

  “公子快走!”

  两个家丁护卫挡在了沈桥的面前。

  只不过,这两位护卫的实力都很一般,片刻间就被对方撂倒在地。

  沈桥没有丝毫的犹豫,抓着旁边的林言朝着旁边跑去。

  跑了两步,又停住了脚步。

  看着挡在身前的两个蒙面人,沈桥的心猛的一沉。

  身后,解决了护卫的蒙面人,再一次围了上来。

  这下,没得跑了!

  “沈兄,咱,咱们今天会不会死在这里?”

  林言的语气很紧张。

  沈桥瞥了他一眼:“你怕死吗?”

  “怕!”

  沈桥点点头:“我也怕!”

  “那,那怎么办?”

  “等死!”

  “啊?!”

  林言睁大眼睛时,一位蒙面人已经提刀狠狠的朝着沈桥而来。

  他们的目的,是沈桥!

  “沈兄小心!”

  林言的话还没说完,沈桥的身子已经出去了。

  他踏出一步,侧身躲过了眼前这个蒙面人的一刀。

  蒙面人似乎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极其瘦弱的年轻人,竟然能躲过他这一刀。

  正要再出手时,突然他感觉小腹处一痛。

  低头看见,只见自己小腹处,不知何时何时被插进了一把匕首。

  一把极其袖珍的匕首,若是不仔细看,甚至都无法分辨出来。

  但匕首的边缘却满是倒刺,一刀捅下去,杀伤力十足。

  鲜血,正往外流。

  “找死!”

  蒙面人愤怒了,他感觉到了羞辱。

  感觉到了被一个极其弱小的人给打伤那种羞辱感。

  而此时,沈桥面无表情,在蒙面人愣神的这一刻,沈桥手上的匕首抽出,又再次狠狠的插了进去。

  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

  这一次,这个蒙面人再也没有力气举起手上的刀。

  身子踉踉跄跄,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瞬间解决一个人,没等沈桥缓过神来,另一个蒙面人的刀已经到了沈桥身前。

  太快了!

  实力差距太大了!

  饶是沈桥能偷袭瞬间解决一个人。

  但是眼前这些人太多了,根本不给沈桥反应的机会。

  沈桥的瞳孔猛然一缩,闭上了眼睛。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一柄散发着寒气的长剑挡在沈桥面前,挡去了沈桥身前的刀。

  等到沈桥反应过来自己没死,睁开眼便看见沈桥多了一道身影。

  即便只是背影,沈桥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姑娘!”

  原本已经心灰意冷,决定死定了的林言,顿时惊喜的喊出了声。

  李姑娘来了。

  救星来了,得救了!

  当看到李未晞时,沈桥原本悬着的心,此时也微微放了下来。

  “撤!”

  眼前的这些蒙面,当看见出现在眼前的这道身影,顿时转身快速的退去。

  丝毫不脱离带水。

  李未晞面无表情,横空刺出两剑。

  瞬间,刚刚跑十几米外又倒下了两个蒙面人。

  然而李未晞终究只是一个人,想要追上其他人,已经不太可能。

  很快,周围的那些蒙面人已经消失在两边的树林里。

  得救了!

  林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沈桥此时情况也差不多,丢下手上的匕首,深呼吸一口气。

  又杀人了!

  看了一眼那个死在自己眼前的蒙面人,沈桥内心比想象中的要平静。

  当初在叶家寨山洞第一次杀人时,沈桥甚至做了几天噩梦。

  到了今天,当再一次杀人时,沈桥却比想象中的要镇定的多。

  可能不是第一次了,也可能是……他变了。

  他并不后悔!

  要是他不先下手,那么死的人就是他。

  沈桥看了一眼那把沾满了血迹的袖珍匕首,这是一把他专门打造随身携带的暗器。

  总会在关键时刻有作用。

  深呼吸口气,等到心情平静下来时,沈桥抬头看去,却发现原地已经没有了李未晞的身影。

  “她人呢?”

  “李姑娘走了!”

  林言看了沈桥一眼:“你确定你跟李姑娘吵架了?都吵架了,为什么李姑娘还特地来救你?”

  “此地距离扬州城已经有一段距离了,这么说,李姑娘其实一直都跟在咱们后面保护着咱们?”

  沈桥没说话。

  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他的确也没想到,李未晞竟然会一直跟在她后面。

  今天要不是她,恐怕沈桥和林言都得交代在这里。

  她救了两人之后,又不做任何停留直接离开了,显然是还对沈桥有气。

  沈桥突然发现,原本就没理清楚的情绪,此时更乱了。

  深呼吸口气,沈桥来到旁边湖边洗干净了身上的血迹和匕首,重新藏起来,回到了马车边。

  四个侍卫已经全部死了,马夫在一开始直接就跑路了,那些蒙面人的目的不是他。

  他们要杀的是沈桥。

  “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吗?”林言气愤出声:“妈的,敢半路埋伏咱们,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跟他没完。”

  “回去吧,先回去再说!”

  沈桥摇摇头,当李未晞出现的时候,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他心里已经有数了。

  正在此时,不远处又传来了马蹄声。

  原本松了一口气的沈桥和林言再度紧张了起来,不会是有蒙面人去而复返吧?

  远处,一匹马飞驰而来。

  很快,就在眼前停了下来。

  “徐老汉?!”

  沈桥一看就看见了马背上的人。

  “沈公子?!”

  当看到沈桥时,徐老汉一个翻身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快步的走到了沈桥面前,此时他的脸上满是焦急神色。

  “公子,大当家她……出事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