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当家惹的麻烦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当家惹的麻烦

  总督府中。

  西侧一处院子里。

  此时,李未晞的那位姑母正在院子里紧张的来回走动着。

  院子石椅上,李未晞的那位舅父正稳坐着,慢悠悠的品茶。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人已经派出去了,那小子死定了,等会儿消息就来了!”

  李未晞的姑母停住脚步,瞪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不甘:“不行,那个小杂种一刻不死,我一刻都不得舒服。要不是那个小杂种多管闲事,如今这李家已经是我们的了……”

  想到这里,李未晞姑母此时眼神中便满是恶毒神色。

  功亏一篑啊!

  本来李总督得了肺痨,眼看着人就要没了,他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等着李总督死了。

  李总督膝下没有子嗣,只有李未晞这么唯一一个女儿。

  但在这位姑母眼中完全就毫无任何威胁力。

  李未晞常年不在扬州,对于总督府的人来说,她的存在可有可无,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

  等到李总督死了,整个李家谁说了算?

  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自己可是李总督的亲妹妹,也是如今这总督府跟李总督血缘关系最亲近的人。

  李总督死了,这李家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从几个月前,她就已经开始计划了。

  不但如此,她私底下还跟不少人合谋。

  只要李总督一死,李家这偌大的家产就归她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占大头。

  为了这个计划,他们等了这么久,眼看李总督就要一命呜呼了。但是谁能知道,事情竟然发生了这样的转机。

  李总督没死!

  不但没死,肺痨反而好了!

  没有人想相信这个事实,但事情却又是如此真正的发生了。

  这也导致了他们图谋李家家产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有李总督在,他还是那个掌管了江南地区的那位总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人敢造次,更没有人敢嚣张!

  而且,别人不清楚,但是李未晞的姑母私底下还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李总督本来应该要死了,之所以起死回生,全是因为李未晞找来的那个沈桥。

  虽然不清楚那个沈桥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能让李总督起死回生,但确定的确是那个家伙做的。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她,顿时勃然大怒,怒不可恕。

  新仇旧恨一齐上来,顿时挡都挡不住了。

  先是恶心她,骂她大妈。现在竟然还坏她好事,这口恶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她早就打算对沈桥动手了。

  只不过,沈桥如今还在扬州,又住在总督府,让她找不到好的机会。

  等到了沈桥离开扬州,她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她派人盯紧了沈桥,等到沈桥的马车一离开扬州,她派出去的人随后就跟了上去。

  她定要将沈桥弄死,以泄她心头之恨。

  “放心吧,他死定了。坏了我们的好事,还想活着离开扬州?简直做梦!就算那小子有点身手,他也绝对不可能从我的人手底下活下来。”李未晞舅父冷笑道。

  派出去的这些人的,都是李未晞舅父这些年豢养的死士。

  大户人家通常都会养一些这样的死士来为自己做事,从几年前,李未晞的这位舅父就开始在扬州城培养了自己的势力。

  为了以防万一,这一次他更是直接是将自己的死士全部都派了出去,就是为了弄死那个沈桥。

  他的死士都非常忠诚,身手也非常强悍,即便是对付那些高手来也有一战之力。虽说他听说那个沈桥有点身手,但也仅仅是有点身手。

  在他的死士面前,绝无生还可能!

  “确定不会被发现吗?”

  李未晞的姑母走了两步,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闪过几分阴霾:“听说总督对那个小子很看重,他要是死了,会不会查到咱们身上来?”

  “放心吧,不会的。”

  李未晞舅父摆摆手,淡淡道:“我的人会处理干净的,绝对让那小子死的悄无声息,从此人间蒸发。再说,那小子是离开扬州城后出了事,无论如何都查不到咱们身上来的。”

  听到这话,李未晞姑母总算是松了口气,但是眼神中的阴毒依旧还在:“就这么让他死了,算是便宜他了……”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声音把院子里的两人吓了一跳。

  “谁?!”

  李未晞的姑母本来心情就阴沉,听见外面这么大的声音,顿时怒火中烧。

  是哪个下人这么不长眼的?

  正当李未晞姑母张嘴要开骂时,门外再次传来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大门被人撞开了。

  “砰!”

  一声巨响。

  院子的大门轰然倒地。

  院子门外,出现了一道清冷的身影。

  当看见来人时,李未晞姑母脱口而出的怒骂生生的咽了回去。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浑身冒着寒气的李未晞。

  若是平时,此时她早已经开骂出口了。

  对于她这个侄女,她早就看不顺眼了,平日里也没少阴阳怪气。

  但是此时,她竟然骂不出口。

  出现在她面前的李未晞,气势很冷。

  目光冷冷的盯着她,一时间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尤其是李未晞手上那把明晃晃的长剑,更是让她气势一弱。

  “你,你想干什么?!”

  李未晞姑母看着李未晞来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气势。很快就把心中的不安给压了下去,她怒视李未晞,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强闯进来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姑母?!”

  李未晞目光在院子里扫视一圈,看着院子里的两人,声音很冷:“人是你们派去的?”

  李未晞的话,让在场的两人心中猛地一跳。

  “你,你说什么?什么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人是你们派去的。”

  这一次,李未晞的声音很肯定。

  ……

  总督府中。

  李总督正在处理公务。

  身为江南地区的一把手,他不但要掌管着江南地区军队的事务,还有关于整个江南地区的政务。

  他很忙!

  如今江南地区虽然相对来说很平稳,但也有不少的问题在其中。

  李总督微微皱眉,看着下面人递上来的情报。

  近些日子,江南各个地区城市都发现了一些关于天龙教活动的影子。

  这个天龙教,近几年来有些不安稳!

  李总督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微微透露出了几分杀气。

  十几年前,天龙教叛乱,朝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几乎被这些叛贼逼到了京城附近。

  要不是当时坐镇皇宫的天下第一高手出手,斩杀了天龙教之首,导致天龙教群龙无首,被其他地区支援赶来的军队包围剿灭,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当年的李总督尚带领着大军在西北与西北新国陷入苦战中,无法及时支援。

  对于此事,他自然深有体会。

  没想到,才过了十余年,这天龙教又再次卷土从来了。

  更让人头疼的是,这天龙教有了十几年前的教训,这一次行事异常的小心。

  几个月前京城端掉了天龙教的一个据点,斩杀了一位天龙教的一品高手,当时这件事情引得圣上大怒。

  天龙教的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把人渗透到了京城去了,这已经有些细思极恐了。

  天子脚下,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天龙教教众。

  那整个赵国,又有多少他们的教众?

  整个朝廷中,又有多少是他们的人?

  这个天龙教,留着终究是个隐患!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老爷!”

  “何事?”

  “就在之前得到情报,那位沈公子离开扬州城没多久,遇到了一伙死士伏击!”

  听到这个消息,李总督神色严肃了起来:“情况如何?”

  “幸运小姐赶到及时,沈公子和那位林公子都无伤亡!”

  听到这个消息,李总督微微松了口气,随即目光猛然沉了下来。

  沈桥是他看重的人,虽说这小子有些不知好歹,但毕竟是他李政的救命恩人。

  沈桥如今在他管辖之处,竟然遭到了死士的袭击,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查出来了吗?是何人所为?”李总督冷声问道。

  “是……”管家犹豫了一下,出声道:“是老爷您的那位妹妹,还有……小姐的舅父……”

  “他们?”

  李总督的脸色一沉,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原来是他们,看来他们还真的有些坐不住啊!”

  管家继续道:“刚才小姐回来后,直接就过去了,我担心小姐会……老爷,需要去阻拦一下小姐吗?”

  “不必了!”

  李总督面无表情道:“晞儿会有分寸,至于他们二人,将他们二人赶出扬州,严令终身不得再踏进李家一步。”

  “是。”

  “……”

  “……”

  “……”

  当听到徐老汉的话时,沈桥的心猛然一沉:“你说什么?大当家她怎么了?!”

  “大当家她被官府的人通缉了!”

  “???”

  “怎么回事?!”

  沈桥震惊道:“大当家她怎么会被官府的人通缉?她现在在哪?她还好吗?”

  “大当家人很好,没事。她现在已经出了城,躲在城外的宅子里,目前官府的人还没找到她!”

  听到大当家没事,沈桥深深的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

  松了口气之后,沈桥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大当家为什么会好端端的被官府的人通缉?!”

  “都怪苏越那个狗日的!”

  徐老汉咬牙切齿起来:“公子你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半夜,那个苏越就派了人来将公子你的酒铺给点火烧了……”

  沈桥的目光一凝:“苏越烧了我的酒铺?”

  “没错!”徐老汉咬牙道:“酒楼有兄弟们把手,他没能得逞。但是公子你的酒铺就遭殃了。还好发现的早,要不然烧掉的可不只是你一家酒铺了。当时那个苏越就在现场,亲自指挥手下的人放的火……”

  “大当家和巧儿呢?她们没事吧?”沈桥赶紧问道。

  大当家和巧儿就住在他隔壁,要是他的酒铺被烧了,怕是会连累到她们。

  “大当家和巧儿姑娘都没事,巧儿姑娘见他们烧公子你的酒铺,气愤不过的去灭火找他们理论。但是那个狗日的苏越看上了巧儿姑娘,派人想要强抢巧儿姑娘……”

  听着徐老汉说着来龙去脉,沈桥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他没意料到,苏越这家伙竟然如此胆大。

  也没预料到,他之前放松了警惕的苏越,竟然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动向。

  沈桥前脚刚离开苏州,后脚酒铺就被烧了。

  显然他是被苏越盯着的。

  之前因为暂时没有打算跟苏越彻底撕破脸皮,以至于沈桥有些放松了对他的警惕。因为沈桥的身份,让苏越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沈桥下手。

  但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了这么阴险且小儿科的报复手段。

  不过,等听到徐老汉后面的话之后。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

  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好解决了。

  “于是大当家就出手了教训了苏越带来的那些人,还打断了苏越那狗日的双腿……”

  “这下大当家惹了大麻烦了,知府听说自己儿子被人打断了双腿,勃然大怒,下令让官府的人尽快的搜捕凶手。现在全城的捕快都在搜查大当家的下落。他们现在找不到大当家,所以已经找到公子你头上来了……”

  “咱们的酒楼现在被查封了,他们现在也在满城的搜捕公子你……”

  听完徐老汉的话,沈桥懵了几分,许久才反应过来。

  然后,心里一沉。

  这女人……给她惹了大麻烦!

  若是自己的酒铺被苏越烧了,他沈桥是受害者,到时候还能想办法找苏越麻烦。

  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角度,狠狠的敲诈他一笔。

  但是……没想到大当家竟然出手打断了苏越双腿,这下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可是故意伤人,这个罪名挺大的,尤其是苏越他爹还是苏州知府,这事情更是不能善罢甘休。

  这女人,果真要么不惹事,一惹事就是大事。

  沈桥之所以一直不愿意跟苏越正面冲突,就是因为苏越他爹的缘故,沈桥暂时不想跟那位知府大人去正面碰撞。

  但是这女人可好,直接就下手把苏越给打了,还直接把人家双腿打断……虽然听起来挺爽的,但是……

  麻烦也大了啊!

  以苏越那睚眦必报的性格,那位知府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恐怕接下来,这是要不死不休的节奏了!

  “走,回苏州!”沈桥想了一下,开口道。

  徐老汉犹豫道:“公子现在城里也在抓你,你现在最好先别回去,咱们要从长计议一下。”

  一旁的林言也是点头赞同:“先不能回去,这件事情还需要周旋一下。等我先回去找我爹,让他出面帮帮忙,知府应该会给我爹几分面子。”

  沈桥摆摆手:“从长计议等下再说,我先要回去干一件正事!”

  徐老汉一愣:“什么事?”

  “抽你们家大当家一顿。”

  沈桥冷笑一声。

  抽屁股!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