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情况危急

第二百三十四章 情况危急

  苏州城外的大宅子里。

  这处宅子是当初沈桥安排叶家寨众人的临时落脚点,后面叶家寨众人被沈桥安排进苏州城,叶柔竹和巧儿也住进了沈桥隔壁。

  但这处宅子还一直都留着,毕竟沈桥现在已经不差这点钱。此处宅子偏僻,周围风景优美,倒也是个不错的好地方。

  此时宅子后院,房间里。

  巧儿趴在桌前,小手托着小脑袋,有些无精打采,小脸上满是化不开的担忧:“小姐,现在官府的人都在通缉咱们和公子,怎么办呀?”

  坐在房间靠窗位置的叶柔竹看着窗外,沉默不语。

  “唉……”

  巧儿又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小脸上的忧愁更深了。

  这一次她们可惹了大祸啦!

  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他原来是知府的公子,现在知府让官府的人通缉她们,顺带连公子也一起要抓了。

  这可怎么办呀!

  就在巧儿担忧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巧儿快步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惊喜道:“公子!”

  迎面而来的人,正是沈桥。

  在沈桥几人快马加鞭之下,原本半天的行程再次缩短了一半。

  到了苏州城外时,天色尚还未暗。

  此时沈桥黑着脸,大步的走过来。

  原本满脸惊喜的巧儿瞧见沈桥的脸色,顿时有些忐忑了起来。

  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你家小姐呢?”沈桥冷着脸问道。

  巧儿自知犯了错,低垂着小脑袋,小声害怕道:“小姐屋里。”

  “哼!”

  沈桥冷哼一声,踏入房间里。

  却发现房间里空荡荡,唯有另一侧的窗户开着,呼啸的冷风吹进了房间里。

  看到这一幕,原本板着脸有些生气的沈桥,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了。

  这女人竟然还知道畏罪潜逃了?

  不敢见自己?

  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柔竹竟然还有这么一天?

  转过身,发现巧儿脑袋更低了,几乎要将下巴潜入胸前某处里。

  看到这一幕,沈桥又好气又好笑。

  摆摆手:“你跟你家小姐都没事吧?”

  巧儿摇摇头。

  “好了,抬头,我没有怪你!”看见巧儿这副模样,沈桥有些心疼了。

  “真的?”

  “真的。”

  巧儿悄悄抬起头,偷偷瞄了沈桥一眼,发现公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顿时脸色一红,再次低下了头,声音委委屈屈:“公子我错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

  沈桥对于巧儿如此可怜巴巴的神色有些招架不住,“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交给我了,我先去见见你家小姐!”

  ……

  宅子外不远处的河边。

  沈桥见到了站在河边的叶柔竹。

  如今寒冬季节,河面结冰,河边的树枝秃尽,与此时一身白衣的叶柔竹对比,显得有几分凄凉。

  沈桥靠近,走到她旁边,看着她,心情略微有几分复杂。

  “看什么看?”

  叶柔竹瞪了沈桥一眼,语气难得带了几分凶巴巴。

  但是这凶巴巴的底气下,沈桥品到了几分心虚。

  沈桥很想笑。

  从刚才不敢见自己跳窗而逃,到现在因为心虚而凶的有点可爱的大当家,都让沈桥忍俊不禁。

  于是,沈桥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

  沈桥没看到的时,叶柔竹看着哈哈大笑的沈桥,眼神从一开始的色厉内荏的心虚到恼羞成怒……

  “扑通!”

  “哎呦!”

  大冬天,沈桥成功的去了河里洗了个澡!

  河面上虽然已经结冰,却也只是薄薄的一层冰,承受不住沈桥的体重。

  被叶柔竹一脚踢进河里的沈桥,愉快的洗了个冷水澡。

  ……

  “阿嚏!”

  沈桥打了个喷嚏,裹紧了身上的被子,依旧还感觉有些浑身发冷打颤。

  大冬天的洗了个冷水澡,在刺骨的河水里面遨游,可想而知是什么滋味。

  “公子,喝完姜汤吧。”

  巧儿体贴的给沈桥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

  喝完姜汤,沈桥总算感觉身子骨暖和了不少。

  目光看向门口,眼神幽怨。

  叶柔竹站在门口,眼神看着窗外,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无关。

  “我迟早会报仇的。”沈桥说道。

  叶柔竹瞥了他一眼。

  “今日之仇,它日我一定会报!”沈桥信誓旦旦道。

  叶柔竹的眼神中依旧充满了不屑。

  这女人,一看就是欠收拾了!

  沈桥下定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下次有机会,一定狠狠抽她一顿。

  一定抽屁股!

  这女人太过分了!

  她惹祸在前,竟然还毫不客气的将沈桥踢进了河里。

  恩将仇报,岂有此理!

  总有一天沈桥一定要报复回来,至于怎么报复……

  骗她去生孩子,一胎八个,总共十八胎,胎胎上梁山!

  “……”

  正当沈桥想着时,门外的林言走了进来。

  “情况有些不妙!”

  刚走进来,林言急匆匆道:“现在城里都在通缉抓捕你们,我刚刚派人得来的消息,苏越双腿被……叶姑娘打断,如今重伤还在抢救当中。如果不出意外,苏越这一次就算救活了,恐怕苏家也要绝后了……

  说到这里时,林言也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叶柔竹一眼,道:“苏知府大发雷霆,这次的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善了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看向叶柔竹。

  徐老汉说的是打断双腿,现在看来,这好像并不仅仅只是打断双腿这么简单?

  叶柔竹神色有些不自然,脑袋偏向门外,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这女人,下手挺狠的啊!

  打断了苏越的双腿……不是双腿,这是三腿了啊!

  歌以咏志了啊!

  而此时,沈桥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若是苏越只是被打断双腿,虽然知府会生气,但事情终究没有脱离太多沈桥的掌控。

  虽然麻烦,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但若是苏家绝后了……

  这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苏越再混蛋,那也是苏知府唯一的独子。现在独子成了太监,苏家就绝后了。

  天知道失去理智的苏知府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绝人后,这可是生死大仇!

  甚至比生死大仇还要大!

  沈桥的脸色严肃了起来:“现在城中情况如何?”

  “苏知府命令整个苏州城的官府衙门满城搜捕叶姑娘巧儿姑娘和公子你,现在就连咱们的酒楼都被查封了!”林言叹气道。

  沈桥皱眉:“酒楼为何要封?”

  寒醇楼虽然沈桥是一手策划,但是明面上都是林言作为代言人,沈桥基本上没有出现过。

  “那苏知府知道你跟我关系好,酒楼也有沈兄你的股份。那苏知府为了逼你出来,直接用这个借口把酒楼给查封了!”

  林言气愤道:“他现在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苏越成了太监,他现在满世界的找凶手。这几天官府已经抓了衙门好多人,咱们酒楼的人如今大都被抓了起来。被他这样搞下去,咱们的酒楼就完了!”

  沈桥紧皱眉头。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的确是没想到。

  要么不得罪知府,一得罪就是生死仇。

  沈桥之前不愿意对苏越下狠手,就是因为忌惮这位苏知府。

  沈桥自认为之前没有跟知府扳手腕的能力,现在依旧也没有。

  作为苏州最大的父母官,沈桥一个普通人怎么跟官斗?

  如今苏越成了太监,沈桥在叫好活该的同时,之前的计划也全部都泡汤了。

  先前他还打算跟知府见一面,好好跟知府谈判一下。

  但是现在,知府未必会把沈桥放在眼里了。

  房间里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众人愁眉苦脸。

  “我去官府认罪吧!”

  就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叶柔竹出声,打破了房间的沉默。

  叶柔竹目光从门外收了回来,目光扫视了一圈房间里的几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伤的,不应该连累你们。”

  “不行,你不能去。这个苏知府那么宠溺他儿子,你现在把他儿子打成这样,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沈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现在那个苏知府满世界找叶柔竹,怕是找到叶柔竹,绝对要为他儿子报仇雪恨。

  “对啊,小姐你不能去,他们都是坏人!”巧儿满脸焦急道。

  “是我做的,我一人承担就行了!”叶柔竹固执道:“要杀要剐,随他们便。”

  “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你别给我做傻事!”

  沈桥看见叶柔竹此时的模样,生怕她等下拦不住直接去官府自首了,摆摆手:“事情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你现在别捣乱!”

  被沈桥训斥,叶柔竹脸色一冷,习惯性的想要翻脸。但又想到了什么,底气略微有些不足,轻哼了一声:“那你说,现在有什么办法?”

  “这不是还在想吗?”

  沈桥摇摇头:“无论如何,你现在不能出现在官府的人视线里。你要是被抓了,就前功尽弃了,其他人倒是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被官府抓的人救出来……”

  又想了想,沈桥道:“明天我先去一趟官府,把他们救出来再说。”

  林言一惊:“你疯了啊,官府的人现在也正在找你,你怎么能去送死!”

  叶柔竹和巧儿也是同样将目光转移到沈桥身上。

  “我当然不会去送死,我打算去官府报案。”

  沈桥冷笑一声:“我堂堂良好老百姓,酒铺被人烧了,难道我还不能找官府要个公道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