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不做二不休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不做二不休

  “你在威胁我?”

  苏洵与猛然盯着沈桥。

  沈桥摇摇头,道:“在下怎么敢威胁知府大人您,知府大人秉公执法,亲政爱民,着实让人钦佩。”

  “不过,正如大人您所言,此事的起因,乃是因令公子而起。此事双方都有责任。若是大人你为了一己之私,而泄愤与叶姑娘一人,恐怕不妥。万一传出去,恐怕对大人你的名声很不利。”

  苏洵与眼神冷冷的盯着沈桥,眼神犀利。

  “我儿如今生死未明,我苏家断后,此事乃是她所为,照你的意思,我还应该放过她不成?”

  苏洵与语气猛然提升了几个调,语气冰冷道:“我若是放她,谁来放过我儿子?谁来救我苏家?!”

  “沈桥,此事既然已经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今日本官见你一面,是想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本官虽然决定不追究你的责任,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若是想劝我放过那个伤我儿的凶手,除非你能让我儿恢复健康,能保证他能为我苏家传宗接代,否则,绝无可能!”

  苏洵与冷声道:“无论你提出任何的条件,本官都不答应。你请来任何人说情都没用,就算是你把李总督大人喊来了,也依旧改变不了本官的决定!”

  说到最后,苏洵与的语气已经变的非常不耐烦且冰冷,挥挥手:“来人,送客!”

  见状,沈桥的心中又是一沉。

  事情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苏洵与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提出的条件,也在预料之中。

  但偏偏沈桥能预料,却无法改变。

  苏洵与提出的条件中,他的确能治好苏越。

  苏越虽然受伤严重,但天下名医那么多,总会有治好的一天。

  他那被打断的双腿,并不是没有机会治好重新站起来。

  然而,能让苏越传宗接代这一点……沈桥办不到。

  虽说大夫说的是苏越可能已经成为了太监,没有把话说死,但其实跟说死差不多。

  而且沈桥也完全相信叶柔竹出手的实力,她一出手,恐怕就不会给人再救他的机会。

  所以,沈桥治不好。

  而这也是最能改变苏洵与的办法。

  苏家断了后,眼前这位知府显然已经有些开始失去理智了。

  他的眼里现在只有愤怒和仇恨,对于伤害了他儿的凶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

  不讲情面,不给任何商量的机会。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

  门外的下人已经走了进来,示意沈桥离开。

  沈桥望着苏洵与,沉默了片刻,出声道:“我有个问题想问问大人……苏大人,这些年苏越在苏州城做过的这些恶事,你清楚吗?”

  苏洵与冷着脸道:“我儿虽然顽固,在许多方面算不得一个好人,也做出过颇多有伤风化的事情。虽令人不耻,道德败坏,但终究算不得一个坏人。”

  “不是坏人?”

  听到苏洵与的回答,沈桥心中顿时明了。

  苏洵与对于他儿子在苏州城这些年干过的事情,果然不是很清楚。

  也很正常!

  苏洵与终究不是一个坏官,苏越干过的那些坏事,想必他也会想着办法隐瞒他爹。

  在苏洵与眼里,可能苏越只是一个喜欢溜街的纨绔大少,平日里喜欢欺负欺负他人,扰乱社会治安,做一些道德败坏的事情。即便是最严重一点,也不过是强抢民女之类的事情。

  强抢民女虽然很严重,但苏洵与也狠狠的教训了苏越,并且严令他禁足在家几个月不准外出。

  当然,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犯了这样的错误,苏洵与也会想办法帮他擦屁股。

  在苏洵与眼里,苏越的确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彻底的坏人。

  他恐怕怎么都无法想象,自己眼里的宝贝儿子,却是一个强占他人宅地,雇凶杀人,草芥人命的畜生吧?

  沈桥突然觉得眼前这位知府有点可悲。

  他冷笑一声:“仅仅只是欺男霸女而已吗?苏越干过的很多事情,恐怕都没告诉过你吧?”

  苏洵与的眉头一皱:“你此话何意?”

  “令公子这些年在苏州城干过的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恐怕你都不清楚吧?”

  苏洵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想说什么?我儿岂会是这种人?”

  沈桥摇摇头:“是不是,你不清楚,苏州老百姓很清楚,你可以自己去问问,看看你儿子这些年究竟干过些什么。你若是还不相信,我还能将被你儿子害的家破人亡的受害人找来,跟你儿子当场对峙对峙。至于是真是假,知府大人心中自有定论。”

  沈桥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既然苏知府不愿意与我交谈下去,那在下就先告退了。”

  转身,跟着下人朝着门外走去,走了两步,沈桥停住脚步,回头:“对了,令公子在苏州城所做的这些事情。万一要是不小心流传出去,又或者是流传到哪位总督大人之手,恐怕,就不是你苏家能不能传宗接代的问题了……”

  沈桥走了!

  等到沈桥离开之后,苏洵与的脸色无比阴沉。

  眼神阴晴不定,终于,他回头冷冷的喊了一声:“管家!”

  管家小心翼翼的从后面走出来:“老爷!”

  “我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我。”

  苏洵与盯着他:“越儿这些年在苏州城到底做过些什么事情……你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我,不准有任何隐瞒!”

  “……”

  踏出苏州府那一刻,沈桥原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缓缓的尘埃落定。

  这一次踏入苏府,他内心也是忐忑的。

  万一这位苏知府真的不讲道理,没脑子硬是埋伏着刀斧手要弄死他沈桥,沈桥怕是当场就凉了。

  还好,这位苏知府虽然的确失去理智了,但是非还算是分的明白。

  如果可以,沈桥真的不愿意跟这位苏知府翻脸。

  更不想撕破脸皮去威胁他,这种行为的确挺无耻的。

  但沈桥又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

  当他说完那一番话之后,这位苏知府会有什么样的选择,沈桥心里已经有了底。

  踏出苏府,沈桥便看见了苏府不远处的街道小巷子里正站着几张熟悉的面孔。

  为首的就是林言和巧儿。

  当看见沈桥平安无事的从苏府出来,巧儿激动的直接小跑了上来,直接扑进了沈桥的怀里。

  “公子,你总算出来了,你吓死巧儿两人,公子你没事太好了呜呜呜……”

  嗯……主动投怀送抱。

  沈桥顺势一手搂着巧儿,一手轻摸她脑袋,轻轻揉着她的秀发,笑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回头,就看见林言也站在旁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紧接着,沈桥就看见了小巷子里面还密密麻麻站着无数道身影。其中不乏有些熟悉的身影,像是林家的护卫。

  沈桥愕然:“你们这是……”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打算让人进去救你了!”

  林言道:“我们大伙担心你的安全,你要是不出来,大家就直接强闯苏府,无论如何也要把沈兄你救出来……”

  沈桥更加愕然了。

  强闯知府家去救人……这是真的想不开吧?

  不过,沈桥的确很感动。

  “对了,情况如何了?苏知府答应和解了吗?”林言问道。

  沈桥摇摇头。

  “那叶姑娘怎么办?”

  林言睁大了眼睛,略微思考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沈兄,既然知府不愿意和解,那咱们也没有办法了。要不然……咱们劫狱去吧?”

  沈桥:“???”

  “正好人都在,只要沈兄你指挥点头,今晚咱们就直接摸黑强闯衙门牢房,救了叶姑娘咱们就跑,离开苏州去避风头……衙门里的那些捕快晚上值班的不多,狱卒身手也不是特别厉害,劫狱的成功率极高。”

  林言兴奋的看着沈桥:“沈兄,你说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沈桥:“……”

  沉默了片刻,“你洗洗睡吧。”

  要是需要走到劫狱这一步了,那还需要劫狱吗?

  一个小小的衙门牢房能管得住超一品高手?

  别说是衙门了,就算是京城皇宫天字牢,也留不住一位实力正常的超一品高手。

  所以问题根本就不在劫狱上,叶柔竹若是想走,谁也拦不住。

  衙门里的那些狱卒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那些看似坚硬的机关枷锁,在她这样的高手眼里等同于薄纸。

  一戳就破。

  对于林言这突发奇想,就连沈桥怀里的巧儿也表示了非常鄙夷的眼神。

  一个小小的牢房怎么可能拦得住自家小姐,自家小姐可是天底下最最最厉害的高手啦!

  “咦,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吗?”林言莫名其妙道。

  他觉得他的提议很好啊,这难道不是现在最后最好的办法了吗?

  “先回去再说吧。”

  沈桥摆摆手,这么多人在大街上呆着太显眼,实在是有些不太好。停顿了一下,沈桥又对林言道:“你的这些人,暂且先借我用一下……”

  ……

  苏府。

  当听完管家从头到尾讲完之后,苏洵与。一张脸上满是愤怒,暴怒: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逆子,畜生,他,他竟然能干出这等禽兽之事来!”

  苏洵与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平日里最疼爱的宝贝儿子,竟然干出了这么多畜生之事……这还是人所为吗?

  杀人,放火,抢劫,强买强卖,无法无天……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没干出来的?

  “没想到这个小畜生竟然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情来,他,他……”

  苏洵与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差点没昏阙过去。

  “老爷,老爷你小心身体!”管家赶紧道。

  “滚开!”

  苏洵与的眼神冰冷的盯着他:“你早知道他干了这么多畜生之事,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管家的脑袋很低:“少,少爷不让说……”

  “他不让你说,你就放任他胡作非为了?!”

  苏洵与眼神冰冷,眼神要杀人。

  管家不敢说话。

  苏洵与,此时心中只感觉一阵的凄凉。

  管家所说的这些事情,他平日里也有所耳闻。也听过很多风声,关于自己儿子所作所为。

  但是一来没证据,二来他也相信自己儿子不会做出这等畜生之事来,所以他通常都没太当一回事,只是当做官场的人在捕风捉影污蔑他的名声。

  没想到,竟然全是真的!

  全是他的宝贝儿子干出来的。

  他怎么会是个这样的畜生!

  苏洵与此时只感觉气的浑身都要爆炸,若不是对方是他的儿子,他都恨不得除之后快了……

  想到沈桥离开时说的话,苏洵与仿佛泄了气一般。

  威胁!

  他终于明白,沈桥离开时说的话是在威胁。

  他早就清楚苏越早苏州城干过的这些事情,甚至指不定他手上还有证据。

  他离开的那番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着苏洵与。

  如今苏越还活着,还留着一条命。但若是苏越所干过的这些混账事,天理不容的畜生事,一旦被捅到总督那里去,恐怕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苏越了。

  若是一般人,这等小案子总督根本不会搭理。

  但是沈桥不一样……

  苏洵与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个沈桥,正好就跟江南李总督关系不浅。若是他将这些捅到李总督手里。

  那苏越,死定了!

  苏越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足够他死一万次都不为过了!

  苏洵与终于反应过来,沈桥今天为何有底气来见他了。

  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等着逼宫他苏洵与,要么就此罢休。

  要么,两败俱伤,极限一换一!

  “老爷,现在要赶紧想办法救少爷啊!”

  一旁的管家焦急出声道:“要是真被他把证据捅到了总督大人那里去,少爷可就死定了!”

  苏洵与阴沉着脸,脸色阴晴不定。

  苏越的行为,的确已经过了他的底线,甚至他都恨不得打死那个小畜生。

  但是……那终究是他的儿子啊!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