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心虚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心虚

  事实证明,说翻脸就翻脸这种行为,不一定是女人的特权。

  就比如说李未晞,她翻脸那么快,肯定是跟遗传有关系的。

  好好聊着天,这李总督说翻脸就翻脸,压根不给沈桥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把他赶出去了。

  站在总督府门口的沈桥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李总督未免太有些不讲人情味了。

  不过转念一想,沈桥很快就释然了。

  他也意识到了事情哪里出了点问题。

  对于沈桥和李未晞,这位李总督可谓是非常的上心。

  为了修复跟女儿的关系,这位李总督可不止一次试图想要拉沈桥的皮条……想拉沈桥当他的如意女婿。

  也正是因此,得知了沈桥此行真正的目的后。

  李总督才突然很生气。

  他没想到沈桥竟然因为另一位女子而招惹上了杀身之祸,也没想到沈桥之前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什么为百姓讨一个清白公道。说到底,他还是为了救另一个女子。

  那个女子是谁?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沈桥竟然为了救她不惜招惹杀身之祸……

  这关系能正常吗?

  铁定不能。

  而他的宝贝女儿竟然还因为这事千里迢迢跑去救了沈桥。

  这让他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不生气?

  这小子为了别的女人招惹了杀身之祸结果得让自己宝贝千金去救……

  他没当场把沈桥吊起来抽已经很给沈桥面子了。

  ……

  沈桥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没敢多卖乖。

  在李总督要暴走之前,沈桥果断的选择了告辞。

  至于这件事情,沈桥只能另想办法了。

  至少现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苏洵与父子凉了!

  就在当天下午,李总督的指令刚刚下达后,那位名叫李运的将领便带着两千精兵赶往苏州城。

  有李总督的命令,路途中一切畅通无阻。在当天夜里控制了知府府邸,将府中的苏洵与当场抓获。

  据说当时整个知府府邸就只有苏洵与一人,当李运踏入府邸时,这位苏知府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厅中喝茶。

  当来人下达了总督的命令之后,这位知府显得非常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对于总督的命令,没有丝毫抵抗,非常配合。

  事情比想象中的顺利的太多,知府没有任何反抗直接被抓了起来。连同还躺在官府衙门里的苏越,也迅速的被李运带来的人控制起来。

  而后,整个衙门也暂时被李运接手了。

  而接下来的调查,也变得异常简单轻松。

  苏越这些年在苏州城干过的坏事实在是太多了,只要一查,就轻而易举的翻了出来。很多还是最近被苏越祸害的人,查证起来更是容易。

  那些之前受到苏越迫害的受害者,得知总督派人来抓了知府之后,顿时一个个上来前来报案伸冤。

  而李运带来的人,也很快通过调查取证,将苏越的罪证查的清清楚楚。

  这些年苏越仗着知府的名头,疯狂的圈地占宅,导致许多人家破人亡。他还用着极低的价格收购别的产业,如同之前他想收购寒醇楼的那块地一样。名义上是收购,但实际上给的价格,低的离谱,跟抢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接着是买凶杀人,很快查出来苏越家中还豢养了一大帮打手,这些打手基本上每个人手上都沾染过人命。在李运的略施小计之下,这些人很快就招了他们这些年帮苏越杀人的事实。

  强抢民女,无故伤人,私吞地宅,倒卖私盐……

  一件件骇人听闻的案件被翻了出来,一件件的被证实。

  当所有的证据全部摆出来之后,一切都已经成了定论。

  李运当即上书,将这些证据如数的告知总督。这么多的罪证摆在眼前,足够苏越死一万次了。

  随后李运当即下令,苏越罪恶滔天,天理不容,数罪并罚,立即斩首示众!

  当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苏州城的老百姓沸腾了。

  这个苏州城最大的祸害,终于要死了!

  那些被苏越压迫过的受害者,一个个老泪纵横,直呼苍天有眼。

  一时间,苏州城无数娱乐场所人满为患,不少人夜夜笙歌,鞭炮齐鸣,摆宴席三天三夜,庆祝苏越被斩首。

  普天同庆,人民喜闻乐见。此时快到过年的日子里,苏州城竟然比过年时期还要更热闹。

  这阵势,不比当初彭家完蛋的时候要差。

  苏州衙门牢房里,一直很平静的的苏洵与,当得知了苏越要被斩首的消息之后,身形猛然晃了晃,眼神中失去了所有光泽。

  当他派人刺杀沈桥失败之后,他就知道要完蛋了!

  沈桥没死,要死的人就是苏越了。

  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当总督的人踏入知府府邸时,他没有丝毫的反抗。

  一切都已经没有用了。

  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始终平静的他,终于还是没忍住,泪流满脸。

  “……”

  牢房外,沈桥透过窗户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

  严格上来说,他跟这位苏州知府并没有太大的仇。甚至除去苏越之外,他内心也还是挺认同这位知府的。

  这位知府在苏州也算是尽心尽责,算是一位好知府。

  只不过,一切没有如果。

  沈桥跟他的立场不一样,注定了矛盾是无法化解的。当他决定刺杀沈桥那一刻开始,沈桥也就再没有任何留情。

  不是他死,就是对方亡。

  这位知府的确是一位好知府,但是这次的事情他逃不了干系。

  他刺杀沈桥,豢养死士,包庇其子,这些罪责他逃不掉。

  这一次即便他不死,但这个知府他肯定是干不下去了。

  轻一点可能是降职削官,严重一点可能就是流放了。

  无论是哪种结果,这位知府以后恐怕也不会再对沈桥有任何的威胁了。

  在牢房门口停留了一会儿,沈桥转身离开。

  当苏越即将被斩首的消息下来之后,昏迷中的苏越也终于醒了过来。

  此时醒过来的他,还并不知道他即将被斩首示众的消息。

  他被安置在衙门的一处偏房,被看管了起来。

  当沈桥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床边,目光有些呆滞。

  沈桥推门进去,苏越看到了沈桥,随即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恶毒的神色:“沈桥!”

  沈桥神色平静:“是我。”

  “你该死!”苏越眼神死死的盯着沈桥,眼神中满是愤怒:“是你害我成了这样,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我要你死!”

  “你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格了!”沈桥摇摇头:“并且,把你害成这样的人,是你自己!”

  造成今天这一切结果的,是他自己。

  如果他不咎由自取,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对于苏越的下场,沈桥内心没有一丝的同情。

  若是同情他,让那些被他迫害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又该怎么办?

  对于坏人,沈桥没有任何慈悲的心理。

  “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你,还有那个女人,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苏越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我不但要你死,还要那个女人死,不,我要将她卖入青……”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让苏越闭嘴了。

  沈桥面无表情:“你若是再敢出言不逊,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一程!”

  “你敢打我?!”

  苏越眼神怒气冲天。

  “为何不敢?”沈桥瞥了他一眼:“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位一手遮天的知府公子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越感觉到不祥的预感:“这里是哪里?我爹在哪?他怎么没来?”

  沈桥内心毫无波澜,眼神冷静。

  他一开始不跟苏越计较,只不过是因为他有个知府爹。

  沈桥不愿意得罪知府,不愿意跟知府为敌,所以他很多次之下,沈桥都没有对苏越下死手。

  但是从始至终,沈桥都没有将苏越放在眼里过。

  一个仗着父辈耀武扬威的纨绔,并不值得沈桥放在眼里。

  沈桥此时甚至连在他面前作为胜利者炫耀的心思都没有了。

  打败一个这样的对手,并不是一件值得多高兴的事情。

  完全没有任何成就感。

  摇摇头,沈桥转身离开。

  到门口时,沈桥回头看了他一眼:“珍惜一下还有最后几天的日子吧。”

  说完,沈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什么意思?”

  房间里,苏越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使劲的朝着外面大喊:“来人啊,来人啊,这里是哪里?我爹在哪?你们再不来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闭嘴!”

  门外传来了一位将士没好气的声音:“废话什么呢?要死的人了,还这么能废话!”

  “什么要死?”苏越脸上的表情一滞。

  “当然是你,总督大人已经下令了,后天你就要被推出去斩首了。给我老实点,不然抽你!”

  苏越睁大眼睛,大声的喊了起来:“什么?怎么可能?不可能,你骗我。我可是苏州知府的公子,谁敢杀我?我爹呢?我爹在哪?”

  “苏州知府算个屁,你还以为你爹是知府?你爹被抓了,这一次也完蛋了。呸,什么玩意!”

  门外的将士忍不住吐了口痰:“真没想到竟然会有你这样的人渣败类,要不是老子收敛了,非抽死你不可,呸!”

  听到这个消息的苏越,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般的倒在床上,他终于意识到沈桥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了。

  自己爹被抓了?

  自己要死了?!

  一瞬间,苏越的脸色宛如被抽干了血一般,霎的惨白,再没有了一丝的气力

  心如死灰。

  ……

  两天后。

  苏州城西的菜市口。

  才刚刚清晨天刚亮,菜市口已经出现了无数老百姓。

  今天是苏越被斩首的日子,这一大早的老百姓就敢来了,提前占个好位置,等着见证这历史可喜可贺的一幕。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苏州老百姓对于苏越的痛恨。

  此刻对于所有老百姓来说,都是值得过年的一天。

  随着天逐渐亮了起来,汇聚而来的老百姓也越来越多,很快就将整个菜市口占据的严严实实。

  那些来的晚了的人,拼命的想挤进去。

  挤不进去的,想办法也要凑上去。

  正午时分,当如同死狗一般的苏越被衙役拖出来时,整个场上沸腾了。

  无数人骂骂咧咧,神色愤然,诉说着对苏越的痛恨,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跟苏越有仇,跟苏越没仇,但得知苏越干过的事情之后怒不可恕者,此刻都达到了巅峰。

  原本已经面如死灰的苏越,在见到这一幕之后,更是吓的浑身颤抖,当场失禁了。

  他大声的喊着,大声的说着什么,但已经没有人理会他说了什么。

  时辰已到,随着一刀而下。

  这位祸害了苏州城老百姓多年来的祸害,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声。

  而见证了这一幕的老百姓,内心无不重重的出了口恶气。

  过年了!

  的确是过年了。

  年关将至,却已经提前的过上了过年的喜悦。

  而与此同时,在苏越被斩首的时候,从衙门里面也传来了一个消息。

  苏洵与,上吊自尽了!

  当沈桥得知这个消息时,震惊的同时也有些释然。

  甚至还有些淡淡的惋惜。

  不过,沈桥惋惜的只是他作为一个父亲上的失败,而对儿子溺爱造成的悲剧。

  对于苏洵与本人,沈桥并没有同情。

  让沈桥对于一个差点害死他的人同情,这一点沈桥还是办不到的。

  而随着苏越被斩首,苏洵与刺杀之后,这件事情终于还是落下了帷幕。

  不过,后续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苏州知府下马,也同时牵扯上了苏州的官场。

  用一个字形容就是,乱!

  不过,这些都跟沈桥没有太大的关系。

  让沈桥有些意外的是,苏州衙门的那位曾县令也被调任走了。

  在这一次的事情里,他扮演了一位不光彩的角色。当事情被查出来之后,他被调任已经算是很好的下场。

  新来的县令是从扬州城调过来的,乃是总督府的亲信。

  这位县令对沈桥的态度也相当的好。

  这位县令清楚知道沈桥乃是跟总督大人亲近的人物,自然得罪不得。

  于是,原本应该会有惩罚的叶柔竹。在这位县令讨好沈桥的安排下,一切都消除了。

  叶柔竹犯的事情本身就可大可小,而且她打伤的是苏越。在这位新县令的安排下,叶柔竹不但没罪,反而还成了不畏强权的正义使者……

  当叶柔竹踏出衙门时,神色还有些恍惚。

  就这样,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

  她还在恍惚没回过神来时,突然看见在衙门的不远处树下,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道身影静静的看着她,神色冷漠,面无表情。

  不知为何,原本内心一直平静的叶柔竹,在此时竟然升起了几分心虚的心思。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