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知己

第二百五十四章 知己

  从衙门里出来后,沈桥的心情沉重起来。

  李未晞的突然离职让他有些预料未及。

  她为什么要突然离职?

  又为什么不告而别?

  沈桥此刻满脑子都是疑问。

  事情太突然,发生的没有一点征兆,让他猝不及防。

  她捕快干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就离职不告而别……难道是因为自己?

  沈桥隐隐的能意识到,李未晞的不告而别是跟他有关系的。

  或许不用意识,已经非常明显了……

  但凡沈桥心里稍微有点逼数都能想得到,李未晞突然的不告而别肯定是跟他有关系的。

  想到这里,沈桥的心又更沉了,原本还没理清的关系,现在似乎变的更加复杂。

  不过,沈桥很快又整理好了情绪,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李未晞。

  不管她为何离职,是因爱生恨也好,是眼不见心不烦也罢,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都行……总之首要事情是先找到她。

  只要找到李未晞,一切就都清楚了。

  只不过……

  沈桥又叹了口气。

  李未晞不告而别,走的如此匆匆,显然是不想让沈桥找到她。

  她在躲避沈桥。

  若是她执意不想见沈桥,沈桥想找到她难度还真的不小。

  而且即便是找到了……沈桥又该如何面对她?

  沈桥很快又摇摇头,把这些念头甩出脑中。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李未晞,至于剩下的,等找到了再说。

  她突然的不告而别,挺让人担心的。

  李未晞平日里去的地方并不多,如今离开了衙门之后,苏州城她并没有其他栖身之地。

  陈三说看见她离开的时候收拾走了包裹,那么李未晞多半是没有留在苏州城。

  而她现在最大可能去的地方,应该是回家了。

  想到这里,沈桥转身朝着外面走,迎面就碰上林言。

  “沈兄,总算是追赶上你了……”

  林言大口喘息,目光看了看他身后的衙门:“李,李姑娘呢?”

  从刚才在宅子里看到叶柔竹和巧儿时,林言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他只是人蠢,但是脑子不坏。

  李姑娘来找沈桥,又突然离去,肯定是因为看见了沈兄跟叶姑娘……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以林言多年来理论经验来说,肯定是出问题了。

  叶姑娘和李姑娘得一可安天下保平安,得二那怕是……想桃子。

  林言身为局外人看的清清楚楚,他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李姑娘跟沈兄之间是有一腿的……

  至于沈兄跟那位叶姑娘……这就更明显了。

  沈兄这一次为救叶姑娘差点命都没了,要说他俩之间没点什么谁信?

  之前住隔壁,现在都住一起了,指不定晚上还可能睡到一张床上去……

  所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懂的都懂。

  在林言看来,明显就是沈桥跟叶姑娘之间的事情,多半被赶往前来的李姑娘给撞上了。

  然后翻船了。

  想到这一点的林言随后马不停蹄的赶紧跟了上来……看热闹。

  这么精彩的剧情他怎么能错过,他可是老早就期待这两位姑娘打一架什么的……

  “你来的正好,跟我去一趟扬州!”

  沈桥看见林言,直接拽着他往外走。

  “啊?”

  林言睁大眼睛,他只是来看热闹的啊!

  还没等到他拒绝,沈桥不由分说的拽着林言直接喊了辆马车,再次踏上了前往扬州的路程。

  ……

  总督府。

  短短半个月,沈桥已经第三次来这里了。

  这一次再踏入总督府,沈桥甚至都找到了一种回家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跟当初进衙门牢房里如出一辙。

  只不过这一次来,相对于前面几次,沈桥稍微显得底气有些不足。

  尤其是再面对李总督时。

  要知道,上次他可是被李总督赶出去的。

  赶出去的原因……懂的都懂。

  而这一次来,未免就有些触霉头。

  果不其然。

  李总督也许是日理万机,忙碌着各种紧急的政务事情,也可能是别的其他原因。反正一直晾了沈桥两个时辰之后,李总督才迟迟出现。

  “呦,你怎么又来了?”

  李政瞥了沈桥一眼:“本督有让你来吗?”

  沈桥咳嗽了一声,干笑道:“这不是想伯父你了吗……”

  “想我?呵呵!”

  李总督冷笑连连,眼神不屑,对沈桥的话嗤之以鼻。

  前几日的仇他还记着呢。

  沈桥见状,暗自叹了口气。

  没看出来,这位总督还是个记仇的主。

  不过记仇归记仇,李政身为江南总督,自然也没多跟沈桥这样一个后辈计较。

  “……”

  “晞儿去哪了?”

  房间里,李政又看了沈桥一眼:“她不是在苏州城吗?”

  沈桥解释道:“伯父实不相瞒,李姑娘她今日刚辞去在苏州衙门的职务了。没有留下任何解释原因后就不辞而别了。所以小侄前来,想问一下伯父您可知道李姑娘的去向?”

  “我怎么会知道她的去向。”

  李政摇头道:“她一直都在苏州城,至于她的去向,就连我也无法得知。”

  李未晞一直都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即便是李政也无法左右她任何的决定。

  停顿了一下,李政眼含深意看了沈桥一眼:“你今日所来,只是为了此事?”

  沈桥点头,叹了口气道:“李姑娘她无故离职,又不告而别,小侄有些担心她的情况……”

  “担心?”

  李政突然盯着沈桥:“你为何担心晞儿?”

  沈桥道:“我与李姑娘乃是要好的朋友,她如今不辞而别,我自然担心她……”

  “仅仅只是朋友?”

  沈桥正要回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去,瞧见李政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含深意。

  沈桥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他张了张嘴巴,却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李总督之前三番四次暗示的如此明显,沈桥怎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此时的回答,就代表着他的态度。

  回答的不好,恐怕会引起这位总督大人的怒气。

  沉默了一下,沈桥叹了口气:“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

  至于什么原因,沈桥也渐渐开始有数了。

  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但是又不得不承认。那位气质清冷,不善言语却心怀正义的女捕快,已经走进他心里,并且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而沈桥也逐渐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两个人的身子他都馋,他下贱了。

  “不瞒伯父你说,我与李姑娘知交甚深,关系不浅,我俩平生引以为知己。”

  此刻的沈桥,也不打算隐瞒了:“也正是如此,李姑娘突然不辞而别,小侄才如此担心她。”

  听完了沈桥的话,李总督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是多了一丝冷笑。

  “知己?”

  “这么说来,你的红颜知己恐怕还不少吧?”

  李总督望着沈桥,意味深长道:“本督听说,你这次救的那位名为叶柔竹的女子,便是你的红颜知己吧?”

  “听说,你跟她关系很不一般?”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