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京城祝寿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京城祝寿

  沈桥不怎么喜欢跟为官者打交道。

  能在官场里混的如鱼得水的,无一不是深韵官场之道的老油条。

  尤其是像眼前这位李总督,更是老油条中的佼佼者。

  能稳坐江南总督之位,除去这位总督前半生征战沙场,为赵国立下汗马功劳之外,也跟他个人能力有关。

  在官场混久了的老油条,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表情其实都蕴含深意。

  而此刻,沈桥真正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前一秒还笑意盈盈的李总督,这一秒神色突然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他的语气虽然没有变,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怎么看着都充满了陷阱。

  这位李总督突然说的这番话,看似风轻云淡。

  但表面平静的沈桥,心中却无比警惕了起来。

  有诈!

  必定有诈!

  叶柔竹是她的红颜知己吗?

  沈桥扪心自问了一下。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叶柔竹跟李未晞一样,一开始对于沈桥来说都是属于革命战友中的战友情。

  至于后面怎么好端端的战友情,兄弟情就变味了,这一点沈桥也回答不上来。

  并且拒绝接锅。

  李总督问的这番话其实并不准确,沈桥并没有很多红颜知己。

  这世间知己难寻,红颜知己更是难得。

  大家都是朋友,说是知己就有些俗了……

  而李总督能清楚说出叶柔竹的名字,说明他早就调查清楚了,肯定是清楚叶柔竹的身份,以及沈桥跟她之间的事情了……

  沈桥微微眯起了眼睛,内心更加警惕了。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堂堂的李总督,自然不会无故跟沈桥探讨这种问题。他能说出这番话,必定是有深意的。

  至于深意在哪,沈桥非常清楚。

  这个问题他若是回答的不好,怕是这一关不太好过。以这位江南总督爱女心切的心态,怕是沈桥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太好过。

  沉默了一下,沈桥点点头:“我跟那叶姑娘,关系的确很好!”

  果不其然,听到沈桥回答的李政,眉头一皱,眼神中冷笑多了一分:“看得出来,否则这次你也不会舍命相救了!”

  这语气中,竟然带着几分嘲弄意味。

  沈桥叹了口气,道:“伯父你有所不知,那叶姑娘之前三番四次救我性命,于我有恩。若没有叶姑娘几次出手相救,小侄我早就小命不保。救命之恩,自当竭尽而还。此次叶姑娘又因我而惹上麻烦,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我想即便是换了伯父你,也定当会如此吧?”

  李政眉头紧皱。

  他本是想针对沈桥一番,结果却没想到沈桥竟然反问于他。

  一时间愣了一下,想了一下才点头道:“救命之恩,自然当竭尽而还。”

  不过话刚说完,他又感觉哪里好像有点不对。

  自己的性命,可不就是眼前这小子救回来的吗?

  他这话,是不是在暗示自己?

  想到这里,李政的脸色有些黑。

  他这才发现,他上了这小子的当。不知不觉,竟然被他带进了他的语言陷阱里。

  冷哼一声,正想继续找点茬时。

  沈桥叹了口气,道:“伯父,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没必要这样针对小侄,小侄胆子小,害怕……”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李总督就是来针对他的。

  而针对的原因,肯定是跟李未晞有关。

  被沈桥这么一说,原本还打算找点麻烦的李政冷哼了一声:“你还会害怕?”

  不过,眼神中的冷笑确实缓和下来了几分。

  停顿了一下,他望着沈桥:“既然如此,那本督问你。你之前三番四次拒绝本督撮合你与晞儿,是不是因为那位名叫叶柔竹的女子?”

  来了来了!

  果然这才是李总督真正的目的。

  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沈桥神色平静,摇摇头:“与他人无关,这是小侄自己的原因。”

  “你有何原因?”李政盯着他。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他之前三番四次拒绝李总督的好意,要说跟叶柔竹没关系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最大的原因,是沈桥当时并没有察觉到他对李未晞的心思。

  也因为跟叶柔竹之间的关系,让他抗拒的往这方面去再招惹麻烦。

  而另一方面,对于受过新世界思想熏陶向往自由恋爱的沈桥来说,最抗拒的就是这种相亲式介绍的包办婚姻了。

  不过……这些原因显然是不能跟李总督说的。

  沈桥要是敢说,怕是这位李总督当场就翻脸了。

  你的原因?

  你的原因就是你看不上本督女儿?

  本督女儿貌美如花,宜室宜家,温柔体贴,大家闺秀,哪一点配不上你了?

  ……在护犊子这方面,沈桥绝对相信这位李总督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犹豫了一下,沈桥开口道:“伯父你可能有所不知,小侄的身世惨烈啊……”

  为了忽悠过关,沈桥此时也只能将他的身世拖出来挡枪了。

  李总督既然能知道沈桥在苏州所做过的事情,自然也会清楚沈桥的身世来历。

  这样一来,就给了沈桥借题发挥的理由。

  “小侄的亲人,惨遭不明恶人屠村灭绝,惨死坏人之手。小侄虽然死里逃生逃过一劫,却也因此受了重伤,导致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如今那杀害小侄亲人的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小侄暗暗下定决心。定要将那杀害小侄亲人的凶手找到,报仇雪恨……”

  “在凶手未找到之前,亲人之仇未报之时,小侄实在是无心思去顾及儿女私情……”

  “……”

  对于自己的一番解释,沈桥在心中给了一个完美的称赞。

  有理有据,天衣无缝。

  果不其然,当李政听完了沈桥这番话之后,他陷入了沉默当中。

  早在之前,李政便已经调查清楚了沈桥的来历,若无意外,沈桥的身世大概八九不离十。

  不过,一来此事与他无关,二来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作为一个旁观着,在他看来很多的恩怨情仇也随着时间被埋没。

  只是现在他突然意识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是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但那些人依旧没有放弃斩尽杀绝的念头。许家村灭门惨案,多半是那些人为了掩人耳目而干出来的事情。

  哪怕是如今的沈家只剩下了沈桥这一根独苗,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心中的忌惮。

  他们在忌惮什么?

  李政的目光深邃,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又看了一眼沈桥。

  他本以为,当年那起事件之后,一切都尘埃落定。

  他调查过沈桥,清楚知道如今的沈桥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世,那么上一代的恩怨自然就跟他无关。

  只是沈桥此刻说出的这番话,让李政意识到,沈桥的心中有仇恨。

  他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身世,但恐怕他对自己的身世耿耿于怀。

  事情就微妙起来了……

  那些人在想办法找到沈桥,置沈桥于死地。

  但与此同时,沈桥却也在找他们。

  若是他们碰上……

  李政微微眯着眼睛。

  沈家虽然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但沈家当年作为京城名门望族,底蕴深不可测。沈家虽然不在,但当年沈家的人脉依旧还在,当年受过沈家恩惠的大有人在。

  而眼前的沈桥也并非碌碌无为之辈,有沈家的底蕴人脉在,到时候的沈家,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

  短短的时间里,各种心思想法在这位总督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很快,一切归于平静。

  李政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求了。”

  他如今虽然基本确定了沈桥的身世,但也没打算将他的身世告诉沈桥。

  以目前的沈桥来说,现在告诉他真相,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

  而对于此时的沈桥来说,这位总督大人不再计较纠结这个问题,让他心中略有疑惑的同时,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事情总算是忽悠过去了……

  只要这位总督大人不纠结这个,不因为李未晞而找他算账,一切都好说。

  “若是没什么其他的事,那小侄就先行告退了!”

  沈桥此番来扬州,就是来找寻李未晞的下落。

  若是连李总督都不清楚她的去向,沈桥想找到她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既然如此的话,沈桥也不打算继续逗留了。

  “若是伯父你知晓了李姑娘的下落,还请麻烦告知一下,也好让小侄放心。”

  留下这番话之后,沈桥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外,被冻的有些发抖的林言见到沈桥,赶紧凑了上来。

  “沈兄怎么样,找到李姑娘了吗?”

  沈桥摇摇头。

  “啊?那李姑娘去哪了?”

  林言睁大眼睛。

  李姑娘从苏州辞去捕快一职,她在苏州就没有落脚之地了。她不回扬州,那她应该会去哪?

  “李姑娘该不会是想不开了……”

  林言下意识开口,就被沈桥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你想不开她都不会想不开。”沈桥看了林言一眼,不过此时心里却也没几分底气。

  见惯了寻常的李未晞,不寻常的李未晞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沈桥也不清楚。

  “会不会是咱们来的太快,李姑娘还没回来?兴许她是在苏州逗留一会儿,也可能是在路上看风景什么的。”

  林言猜测道:“要不要咱们在扬州待几天,看看情况?”

  沈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总督所在的房间,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还是算了,若是她不想见咱们,就算是知道了她的下落也无济于事。”

  林言提醒道:“不是不想见咱们,是不想见沈兄你……问题出在沈兄你身上。”

  沈桥:“……”

  好像抽他一顿啊。

  此时的林言,此刻语气很是得意:“我早就说过,李姑娘多半是看上你了。你看你还不信,这次终于出问题了吧。话说沈兄你也真是的……”

  “这种事情你也太不小心了,你就算是跟叶姑娘情投意合,你们也收敛点,私底下就算了,你怎么怎么能让李姑娘看见呢?李姑娘那是什么性格的人?眼里容不得沙子,这下好了,李姑娘看见了,一切都完了!”

  沈桥本想反驳什么,却发现这次他还真的反驳不了。

  全让这小子给说中了。

  沈桥顿时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的时间管理技术果然还不过关啊!

  不过……

  沈桥瞥了一眼此时满脸幸灾乐祸的林言。

  他这次的确是翻船了,但是这家伙凭什么嘲笑他?

  他心里都没点逼数的吗?

  “……”

  “沈兄,真的不打算等等吗?这样回苏州,那你跟李姑娘怎么办?”见到沈桥要走,林言赶紧追上去。

  虽说嘲笑是嘲笑,但是林言一直都很看好沈兄跟李姑娘的。

  沈桥瞥了他一眼:“那你说怎么办?”

  “呃……”

  林言想了想,他好像的确也没什么办法……

  “那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林言提醒道:“李姑娘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啊,这次你要是不想办法挽回,怕是以后就没机会了……沈兄你左拥右抱的想法那可就泡汤了。”

  “我什么时候想过左拥右抱?”

  林言满脸鄙夷:“你敢说你没有想过?”

  “我……”

  沈桥想了想,发现林言的话竟然无法反驳。

  “呵,男人!”

  林言脸上立刻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沈桥沉默了片刻:“你过来,我有件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

  林言正要凑过去,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想跑。

  沈桥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笑眯眯道:“来来,咱们兄弟二人好久没有交流感情了……”

  “沈兄我错了!”

  “……”

  房间里。

  等到沈桥离开之后,李政目光看向屏风后,叹了口气:“他走了!”

  过了一会儿,屏风后走出一道身影。

  正是李未晞。

  李未晞目光望着门口,神色清冷,美眸中是化不去的千年寒霜。

  看见李未晞清冷的面孔带着几分憔悴,李政心头满满的都是心疼。

  真的好想抽那小子一顿。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李未晞没说话,清冷的眸子看了他一眼。

  李政叹了口气,也是明白了。

  自己这女儿做出的决定,他想改变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李政想抽沈桥的想法更深了。

  “为什么不跟他说?”

  李政叹了口气:“你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他。”

  李未晞冷冷道:“跟他没有关系!”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完全能猜到肯定跟沈桥有关。

  如果不是跟那小子有关系,晞儿怎么会这么痛快答应辞去苏州捕快一职,赶往千里之外的京城?

  不过,李未晞不愿意承认,李政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此番前往京城给你外祖母祝寿,路途遥远你要小心。还有,京城不比江南,你要小心谨慎行事。不过若是有人敢欺负于你,你也大可不必将对方放在眼里。谁敢欺负你,我绝对饶不了他。”

  手握江南兵权,实则封疆大吏的李总督,的确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瞧着自家女儿略带几分憔悴的面容,李总督内心想抽沈桥的想法更强烈,深深叹了口气。

  “若是京城待的不顺心,大可直接回来。那小子的死活,你没必要如此上心。”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