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人物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人物

  沈桥此趟前往扬州,算是毫无收获。

  没能见到李未晞,还被李总督给怼了一顿。

  要不是沈桥反应机智,完美解释,怕当时那位李总督不一定能让沈桥活着走出总督府。

  沈桥叹了口气,人生艰难。

  既然李未晞不愿意见他,他就算是继续纠缠下去也没有结果。

  那娘们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主,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改变。即便沈桥最后是见到了她,恐怕也无济于事。

  让沈桥稍微放心的是李总督的态度,从他的态度沈桥多半能猜得出他肯定知道李未晞的下落,只是不想告诉沈桥罢了。

  既然如此,沈桥也没有再自讨没趣。

  以她的身份和她的身手,沈桥的确是没必要太过于担心。作为江南地区的封疆大吏,敢招惹江南总督大人千金的人天底下恐怕没多少。

  即便是招惹了,怕也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只不过……

  终究还是有遗憾的。

  沈桥又叹了口气。

  李未晞的不辞而别,显然是因为他。

  李未晞辞去了捕快一职,意味着她不会继续呆在苏州。她这次不辞而别,下一次见面恐怕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虽然扬州相隔不远,但是李未晞不愿意见他,恐怕以后想见面都难。

  而这一次产生的误会,暂时也是没什么机会解释了。

  即便是以后有机会见面,估计情况也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沈桥更是头疼了。

  不过,现在显然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李未晞此刻肯定是在气头上,沈桥能做的,就是期待过段时间等李未晞气消了,到时候再找机会向她解释。

  而沈桥现在要解决另一个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叶姑娘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严重。

  沈桥昨日马不停蹄带着林言跑去了扬州,这件事情叶柔竹虽然不知道,但沈桥昨日一夜未归,她显然是能意识到什么的。

  昨日让她瞧见了李未晞,紧接着沈桥突然人间蒸发一整天彻夜未归。换成是任何人,恐怕都能联想到点什么。

  一夜未归,这能做的事情可就多了……

  叶柔竹那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会不知道?

  当沈桥踏入苏州城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李未晞的问题暂时解决不了,眼下叶柔竹怎么办?

  这也是个大麻烦。

  如果是在之前,沈桥倒是不需要做什么解释。

  但自从昨天在院子里发生那事之后,沈桥就如同做贼心虚了一般,慌得一批。

  他跟叶柔竹之间只剩最后一张纸没有戳破,基本上已经是心知肚明。

  叶柔竹那么聪明的女人,沈桥相信她肯定也能猜测到自己几分想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桥居然不声不响消失了一整天。消失一整天不可怕,可怕的是,与此同时消失的还有李未晞……

  这问题可就大了!

  “沈兄,家有急事,在下先行告退。”

  早早意识到这一点的林言,果断的选择了告辞。

  有些热闹可以看,但有些要人命的热闹不能随便看,可能会给自己惹上麻烦的。

  这是林言在多次血泪教训之后总结出来的道理。

  很显然,他也认为沈桥死定了。

  “……”

  被表面兄弟卖了的沈桥,最终还是回到了宅子。

  该来的总会来,要死的人总会死。

  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一点。

  站在门口,沈桥整理了一下情绪,努力作出了严肃且带有几分威严的神色。

  如今他好歹也算是一家之主了,不管怎么样,总要挣扎一下。

  例如先下手为强,恶人先告状,用气势镇压住叶柔竹。

  毕竟,这关乎着男人的尊严。

  “……”

  整理好情绪,沈桥踏入大门。

  院子里静悄悄的。

  正当沈桥准备踏入内院时,旁边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公子,你回来啦?”

  沈桥回头,看见巧儿正俏生生的站在旁边的屋檐下,梳着两个丸子头,粉嫩的脸蛋很是可爱。

  “公子,你昨日去哪里了呀,巧儿找了你半天!”

  巧儿小跑过来,小嘴撅的高高的。

  “一言难尽啊……”

  沈桥叹了口气,目光瞥了瞥内院,小声问道:“你家小姐呢?”

  “小姐在……”

  巧儿刚开口,就被沈桥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巧儿眨巴了一下眼睛:“怎么啦?”

  沈桥当然不能说是自己怂了,正待要好好从巧儿口中打探一番叶柔竹的情况时,一道身影从内院走出来。

  正是叶柔竹。

  “巧儿!”

  叶柔竹轻轻喊了一声。

  “小姐,怎么啦!”

  “跟我来。”

  叶柔竹丢下这一句,随即转身回到内院。

  从始至终,没有搭理沈桥,甚至都没看沈桥一眼。

  “公子,小姐喊我呢,我先过去啦。”

  巧儿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小声道:“公子,你是不是招惹小姐啦,小姐好像有点生气……你要小心点啦,好啦不说了,我先去找小姐了!”

  沈桥站在原地,叹气。

  她果然生气了。

  从刚才出现到离开,都没看沈桥一眼。眼神平静,就跟沈桥不存在一般。

  完全无视了沈桥的存在

  果然是生气了!

  不过,沈桥倒是松了口气。

  虽然叶柔竹生气了,但她也仅仅只是无视沈桥,当沈桥不存在而已。并没有翻脸提剑要阉沈桥,又或者是像李未晞那样不告而别。

  这在沈桥看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种反应的叶柔竹,在沈桥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相比于一言不合动刀动剑,分分钟要卸沈桥手臂来说,生气无视摆个脸色什么的,简直不值得一提。

  等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聊聊,解释一下认个怂什么的,什么问题就都没了。

  此刻的沈桥,俨然已经完全忘记刚才在门口信誓旦旦关于男人的尊严问题了……

  “哼,总算是找到你了!”

  就在沈桥寻思用什么办法去哄好叶柔竹时,耳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清脆充满了傲娇语气的声音。

  一位青春靓丽的少女正站在不远处,双手叉腰望着沈桥。

  “亏的本小姐好找,要不是林言告诉我,本小姐还不知道你原来住到这里来了!”

  眼前这位少女,正是沈桥许久未见的林沁。

  少女一边满脸气愤的神色,一边目光打量着周围,啧啧道:“没看出来呀,你居然换了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需要住这个大的房子吗?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金屋藏娇?”

  沈桥点头,承认了:“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呸!”

  听到沈桥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林沁俏脸微红,瞪了他一眼:“年纪轻轻竟然会这种肮脏的思想,你对得起你读的书吗?你对得起书院对你的栽培吗?堕落!”

  沈桥瞥了林沁一眼,他严重怀疑这姑娘是来找茬找骂的。

  他金屋藏娇跟堕落有什么关系吗?

  “你来干什么,有事快说。”沈桥摆摆手,他今天心情好,不骂她了。

  但是这姑娘事太多,沈桥还要想着办法去哄大当家,没空搭理她。

  “哼,难道没事本小姐就不能来了吗?”

  看到沈桥嫌弃的表情,林沁瞪大了美眸,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沈桥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眼神的意思很明显……你这不是废话吗?

  “混蛋,你欺人太甚了!”

  被沈桥眼神刺激的林沁脾气当即就上来了,差点没想跟沈桥当场动手。

  亏的这混蛋之前出事,自己还跑去书院找老师去想办法救他,没想到这家伙一眨眼就翻脸不认人了……

  良心都被狗吃了!

  林沁有些咬牙切齿。

  她脾气应该算是克制的很好了,平日里也都是一副大家闺秀模样,尤其在外人面前很注重自己的形象。

  能被外界公认评为苏州第一才女,并且冠以知书达理,温柔体贴等等之类的评价。除了恭维之外,也有林沁维护好人设的缘故。

  但她辛辛苦苦维护的人设,在遇到沈桥之后,每次都迅速崩塌的干干净净。

  当然,也有可能是跟两人第一次见面非常不友好的体验有关。

  加上沈桥每次如此不耐烦和嫌弃的态度,让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林沁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沁人设形象早就不知道被丢在哪个角落去了。

  “哼,说的好像本小姐乐意来找你一样。要不是有事,本小姐才不屑来你这个破地方!”

  强自克制住了想跟沈桥动手的冲动,她恶狠狠的剜了沈桥一眼:“老师要见你!”

  陈院长要见他?

  沈桥一愣:“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自己去问!”林沁重重的哼了一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沈桥没有理会这个傲娇大小姐的脾气,越是搭理她,她等下情绪更大。

  不过既然是院长要见他,沈桥还是得去一趟。

  算一算时间,沈桥最近也有些时候没去问候一下院长他老人家了。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再去跟他老人家联络联络感情。

  想到这,沈桥直接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喂,你等等我!”

  林沁本来还闹着情绪,想着这个混蛋会不会还有一丝丝良心来讨好一下自己,只要他稍微服个软,哄一哄自己,林沁就顺势给他个面子原谅他。

  结果却突然看见沈桥转身就走,压根就无视了她。

  气的林沁原地跺脚。

  这个混蛋,气死本小姐啦!

  ……

  临近新年,也到了一年之计最冷的日子。

  即便寒风萧瑟,冻的路人浑身发抖,但依旧掩饰不住普通老百姓对于新年的向往。

  街道上比以往要热闹的多。

  有小商贩寒风中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卖着年货,有小孩子不惧寒冷穿越街头打闹。来来往往行人的脸上,也充满了对于新年的期待。

  这是一个相对来说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还并不那么强烈的年代,新年对于大家来说,意义非凡。

  走在街上的沈桥,很老老实实的裹紧了身上的棉衣。

  预防风寒之法,已经通过朝廷推广至全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

  有朝廷的指令,全国各地州府省官员自然是大力推广,科普下乡,送温暖到基层……

  当全国老百姓提高了素质意识,开始讲卫生,讲科学,勤洗手,不聚众……伤寒感染的概率也就变得极小。减少了交叉感染的频率,一场以往让无数人谈虎色变的‘瘟疫’,也变得可控起来。

  一场席卷全国的伤寒,本该对赵国经济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可能会对政权造成不小冲击的瘟疫,就这样消散了。

  而朝廷这一次的大力预防伤寒宣传之法,也赢得了普通老百姓的爱戴。一时间,朝廷的口碑直线上升。

  自然而然,也对于那位提出了预防之法的英雄感激涕零。

  不过对于这一切,沈桥倒是一无所知。不关心,也不感兴趣。

  他现在住的地方距离岳林书院很近,穿过两条街就到。如此近的距离,也的确很是方便沈桥以后上班和串门。

  临近年关,岳林书院的学子也已经放假了。

  沈桥这位摸鱼先生,也跟着算是轻松了下来。

  穿过长长的走廊,沈桥在院子门口见到了站在门口的陈雪茶。

  寒风中,脸蛋儿被冻的红红的,煞是可爱。

  “陈姑娘,好久不见呐!”沈桥打了个招呼,满脸笑容夸赞道:“许久不见,你又更好看了。”

  “哼,油嘴滑舌!”

  陈雪茶俏脸蛋微红,轻瞪了沈桥一眼。

  这个家伙,嘴就没一点正经的。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沈桥骗了她的缘故,让陈雪茶对沈桥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每次看见沈桥,都忍不住有点小情绪。

  哪怕沈桥的夸赞让她内心的确挺开心,但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轻哼了一声:“爷爷在里面等你。”

  沈桥点点头,正要进去时,又被陈雪茶拦住。

  “嗯?怎么了?”

  陈雪茶似乎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除了爷爷之外,里面还有一位贵重的人物,你等下记得小心点,说话谨慎点……”

  “大人物?”

  沈桥奇怪道:“什么大人物?”

  “是……哎呀,反正是大人物啦,很大很大的大人物!”陈雪茶不好跟沈桥解释,只能如是道。

  “比你爷爷还大?”

  沈桥看着陈雪茶,当从她这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沈桥倒是一愣。

  陈院长在沈桥眼里,已经算是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了。

  里面的大人物竟然比陈院长身份还大,那怕不是京城来的某位朝廷重官?

  陈院长要见他,为何还会有一位朝廷重官在场?

  沈桥心里隐隐的,似乎猜测到了几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