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拒绝入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拒绝入仕

  有句老话说得好,全靠同行衬托。

  沈桥忘记是谁说的来着,那就鲁迅出来背锅。

  一个普通无权无势之人,想要跟一城知府斗,简直是天方夜谭。

  即便是沈桥认识江南总督,即便是他再聪明再有办法。若是这位知府清者自清身上没有任何沈桥能抓住的把柄,那也无济于事。

  即便是沈桥认识当今圣上也没用。

  一位没有落下任何把柄的知府,任何人想动他几乎都不可能,更别说是沈桥这样身无功名的普通人了。

  即便是他认识江南总督,救过江南总督的性命,对李总督有恩。但即便如此,李总督也不可能因为沈桥而颠倒是非。

  所以……还得是同行衬托的好。

  任何为官者,底细就不可能干净。

  苏洵与虽然算是清官,但在他儿子这方面确实犯了大忌。

  尤其是当他坐不住派人刺杀沈桥之后,更是直接留下了天大的把柄,就差没有自爆了。

  所以,沈桥说是苏洵与本身就有问题并不为过。

  听完沈桥的解释,这位中年男子的眼神中浮现出了几分欣赏之色:“你所言的确很有道理,若是苏洵与他自身清白,又怎会畏惧他人?他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他自己……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不卑不亢,竟然还能有如此见解,实属难得。”

  沈桥虽不知这位中年男子的来历,但从种种迹象上表明对方绝非普通之辈,来历恐怕非同小可。

  见到这么一位大人物称赞自己,沈桥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

  一旁的陈院长望着沈桥,略有深意的点头:“先前我还担心你年纪太小,或许心性太浮躁,如今看来,你出乎了我的预料。”

  中年男子回头看向陈院长,笑道:“倒是没有想到老师竟然又培养出了一位如此优秀的弟子,如此看来,的确可堪大用。”

  “……”

  沈桥听着陈院长与这位中年男子对话,神色略微有些疑惑。

  什么优秀的弟子?

  什么可堪大用?

  沈桥有些纳闷,虽说这一次他跟知府之间的恩怨闹的沸沸扬扬,沈桥将一城知府拉下马的事迹传出去也非常的令人震惊。

  但陈院长和这位中年男子是不是夸赞的有些过了……

  如此夸赞,让沈桥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有刚刚这位中年男子这一句可堪大用……什么意思?

  正当沈桥疑惑时,中年男子又看向沈桥:“我问你,那江南李总督所说的那位提出预防伤寒之法的少年,可是你?”

  这个问题,倒是在沈桥预料之中。

  他也猜到,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可能是朝廷的某位重官,他想见沈桥的原因也可能跟预防伤寒之法有关。

  前段时间李总督将伤寒之法上奏朝廷,其中还提起过沈桥的名字。此时有朝廷官员想见沈桥,的确也实属正常。

  想到这,沈桥点点头:“正是在下。”

  中年男子赞誉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不但才华横溢,竟然还有如此才能。”

  沈桥谦虚道:“愧不敢当,那预防伤寒之法,也只是在下碰巧琢磨出的法子罢了。”

  “碰巧?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碰巧?”

  中年男子摇头:“你那预防伤寒之法虽说看似简单容易,但我赵国那么有才能的人,却无一人能够想得出来。虽说看似简单,却蕴含了极深的大道理。”

  沈桥内心叹了口气,哪有什么大道理。硬是要说有,那就是时代限制了大家的想象力罢了。

  此时,沈桥已经认定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多半是某位朝廷来的重官了。瞧着他满眼都是欣赏的神色,沈桥不知为何感觉有几分怪异。

  就在此时,这位中年男子在感叹几分之后,突然开口询问沈桥:“我且问你,你可有功名在身?”

  沈桥不知对方为何会突然询问这个问题,摇摇头:“不曾有……”

  他原身是有考取过秀才,但秀才在沈桥眼里并不算是功名。

  中年男子好奇道:“你如此年轻又才华横溢,为何不考取功名,入仕为官为朝廷效力?”

  为什么不考取功名?

  当然是因为考不上啊!

  沈桥内心叹了口气。

  当然,这理由肯定是不能说的,会崩人设。

  “你有所不知,在下闲散惯了,不愿受束缚,志不在官场。而且在下脾气比较怪异,并不适合为官。”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你没试过,怎知不合适?”

  “因为……有前例啊!”

  沈桥叹了口气:“在下如今没有任何功名,却连知府都敢拉下马。万一要是真的当了官,恐怕担心在下这脾气上来……怕是同行会遭殃。”

  “……”

  沈桥是认真的。

  毕竟是山贼窝里待过的人,又跟某知名山贼头头朝夕相处,沈桥潜移默化中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例如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例如废话再多不如动手让人信服。

  “……”

  万一让他沈桥做了官,怕沈桥看到不顺眼的情况会忍不住动手抽人。

  中年男子也是没想到,沈桥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不想做官的理由……还真的是有些奇特啊!

  不过,很快他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你这性格,倒也是有点意思。”

  沈桥不说话,这叫有意思吗?

  中年男子又突然道:“若是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入朝为官,你可愿意?”

  沈桥眼皮一跳。

  眼前这中年男子来历不凡,他的话肯定不是在开玩笑。

  他此时说的这番话,绝对是有含义的。

  入朝为官?

  给他沈桥一个机会?

  中年男子的话,让沈桥意料未及。

  当时李总督将写上奏折上报朝廷时,沈桥就知道他肯定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只是沈桥没想到,眼前此人竟然是想让沈桥入朝为官?

  难道是看中了沈桥的能力,想让沈桥加入他的麾下阵营?

  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诞。

  沈桥各种心思一闪而过,他想了想,摇摇头。

  中年男子紧皱眉头:“为何?你当真不愿意入朝为官?”

  沈桥叹气:“在下先前说了,在下闲散惯了,不愿习惯官场的环境。大人厚爱在下实在是感激,还请大人见谅。”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大人?”

  沈桥点头:“难道大人不是京城来朝廷命官吗?”

  中年男子愣了下,又点点头:“算是吧……”

  他又看了沈桥一眼:“你既然不愿意为官,那我也就不强求了,不过……”

  中年男子看了陈院长一眼,见陈院长点点头,出声道:“我听陈院长说,你是这岳林书院的先生。你年纪轻轻能成为岳林书院的先生,定然有不同之处。我听闻你曾给学院里的学生们提出过‘勾股定理’和‘雉兔同笼’问题,实属精彩。既然你不愿意为官,那我再且问你,你可有意向,前往国子监做先生?”

  沈桥的眼皮再次一跳。

  国子监?!

  那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历朝历代的最高学府和教育管理机构。

  当然,名义上是这么说的,实际上国子监的门槛极高。

  国子监里大多数都是皇家贵族子弟,官宦子弟,和一些花钱进来的关系户。

  简而言之,里面就是一帮官二代,富二代。当然,也有少许才华横溢的学子。

  让他沈桥去当国子监的先生?

  确定这不是在开玩笑?

  沈桥抬头看着中年男子,见他的确不像是在说笑,眼皮跳的更快了。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

  沈桥当然不愿意去什么国子监当什么先生,他在岳林书院当先生,也是因为李未晞的缘故,加上陈院长的身份。不过即便是成为了岳林书院的先生,沈桥也基本上是在摸鱼。

  让他去国子监教一帮贵族读书,沈桥还真的没有这个兴趣。

  而且……让他沈桥做官还能理解,让他去教学生,沈桥有点想不通。

  自己看上去真的像是那么有才华的人吗?

  犹豫了一下,沈桥还是摇头:“感谢大人厚爱,在下懂的也不过是些奇技淫巧罢了,登不得大雅之堂。让在下去国子监当先生教学,恐怕会误人子弟。”

  中年男子盯着沈桥:“当真不愿意?”

  沈桥摇摇头:“还请大人见谅。”

  虽然几次拒绝对方,对方已经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得罪这样一位大人物是沈桥不愿意的,但他的确对于做官和当老师都没有太大兴趣。

  中年男子紧皱眉头,神色似乎有几分不满。

  空气中弥漫着几分紧张的气息。

  此时,一旁的陈院长摆摆手,打破了气氛:“既然你不愿意,那也就罢了。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不过,日后你若是改变了主意,也随时可以前来找我!”

  听到这话,沈桥略微松了口气:“谢老师厚爱。”

  沈桥隐隐感觉房间气氛有些不对,很快也找了个借口告辞了。

  “……”

  房间里。

  赵皇看了一眼陈院长,还是忍不住道:“朕有些没想到,老师你教出来的弟子,竟然都是这般丝毫不留念功名的人。”

  陈院长忙道:“还请陛下见谅。”

  赵皇摆摆手:“老师不必如此,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老师你所教的弟子都是清风高节之辈。无论是姑苏牧还是这位沈桥,都是我赵国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们两位都是合适的人选……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对我朝廷没有兴趣,难道说,我朝廷竟然名声已沦落到如此地步?”

  “陛下不必太过于担心,姑苏牧自幼性子清冷,不热衷功名。虽说才华横溢,但太过于清高,不适合官场。即便是去去了京城,恐怕没多久便会惹祸上身。但沈桥不一样……”

  陈院长出声道:“沈桥并不算是我的学生,但老夫对他也略微了解。他对功名同样不热衷,但他跟姑苏牧区别极大。他不愿意为官,是为不争。倘若时机合适,未必没有可能。”

  赵皇忙问道:“何时时机才会到?”

  陈院长摇头:“这个,老夫也不太清楚,但恐怕不会太远。他来苏州城不过半年,却连知府都敢招惹,恐怕时机不会太远。”

  赵皇点头道:“希望这天不会太远吧,此子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如此年纪,能有如此才能和头脑,堪称天才也不为过。这个沈桥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能算得上是太子太师最合适的人选了。”

  赵皇似乎想到了什么,叹气道:“澄儿如今年纪不小了,但性格依旧浮躁,平日里调皮捣蛋,不知气坏多少老师。他如此性格,日后如何能当一位好皇帝?”

  “这沈桥与橙儿年纪大不了几岁,两人年纪相仿更容易相处。而这沈桥性格沉稳,又才华横溢。年纪轻轻谦虚不可多得。若是有他教导橙儿,的确算得上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

  走出房间,沈桥略微松了口气。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让他略微有些喘不过气了。

  也让沈桥略微生疑。

  陈院长此次找他来,明显是因为房间里那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几次询问沈桥是否想要入朝为官,或是前往国子监当教书先生。

  言语中,透露着几分怪异。

  这中年男子多半是某位高官,身份不俗。即便是他再欣赏沈桥,也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和几次询问吧?

  难道沈桥值得他如此看重?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此人如此热情对沈桥,肯定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沈桥抬头看到了不远处溜达的陈雪茶。

  寒风虽大,但是这姑娘似乎根本不怕冷。

  穿着厚厚的衣服,一张脸蛋被冻的红红的。

  沈桥走上前去:“陈姑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陈雪茶眨巴了一下眼睛:“什么?”

  沈桥想了想,问道:“你可知道你爷爷房里的那位中年男子是谁吗?”

  “知道呀!”

  陈雪茶眨巴了一下眼睛,奇怪道:“你还不知道?爷爷没跟你说吗?”

  沈桥摇摇头。

  从始至终,都没人透露那位中年男子的身份。

  沈桥只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线索,那位中年男子称呼陈院长为老师,也就是说他是陈院长的学生。

  至于其他的,沈桥倒是不清楚。

  “既然爷爷没跟你说,那我也不能说!”陈雪茶想了想,摇摇头。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他的来历很大,身份特别高,很高很高的那种。”

  很高?

  沈桥心一动:“莫非他是当今的宰相?”

  “当然不是……”陈雪茶眨巴眼睛,想说什么,又摇摇头:“算了,爷爷没告诉你,我也不能说。”

  沈桥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看不是不能说,而是你也不知道吧?”

  轻蔑的语气,让陈雪茶不满道:“谁说我不知道的?!”

  “我看你就是不知道。”

  “胡说八道,我当然知道。”陈雪茶瞪大眼睛,气呼呼的。对于沈桥如此瞧不起她的行为表示不满。

  “我看你就是不知道。”

  沈桥摇摇头。

  陈雪茶别看这像是个软妹子,但是脾气也是不小的。能跟林沁那种大小姐成天见面看不顺眼,自然也是受不了沈桥这种轻蔑的眼神。

  沈桥小小的激将法,便已经让她招架不住。

  她很是气愤:“本姑娘为什么不知道?本小姐还真就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告诉我他是谁?我看看你到底知不知道?”

  “不怕告诉你,他乃是咱们赵国的当今圣……”

  话刚出口,陈雪茶猛然醒悟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睛。

  又被这家伙给骗了!!

  “当今圣……上?!”

  而听到此话的沈桥,此刻也愣住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