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章 家的感觉

第二百六十章 家的感觉

  江南的这一场雪,一连下了好几天,一直到除夕才停。

  雪虽然停了,但整个江南却都掩盖在千里冰川,万里飘雪的壮景中。

  这一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

  这几天的沈桥都很少出门,一来是目前还处于风口浪尖。虽然知晓沈桥真面目的人不多,但沈桥依旧小心行事。

  如今外面关于沈桥的事迹已经越传越离谱,沈桥的确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身份,以免招惹更多的麻烦。

  另一个则是沈桥也没有出门的必要。

  临近新年这几天,沈桥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

  寒醇楼重新开业走上了正轨,原本之前见寒醇楼被封,正欲重新崛起,重夺苏州第一酒楼的醉仙楼蠢蠢欲动。

  结果在寒醇楼重新开业当天,醉仙楼的顾客再次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

  这个结果,让许家人瞠目结舌。

  这一次之后,醉仙楼彻底放弃跟寒醇楼竞争了。

  许家的人虽然气愤不已,尤其是许文轩,更是被气的脸色发青,却又毫无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寒醇楼生意越来越火,而他的醉仙楼半死不活。

  寒醇楼的蓬勃发展,也意味着沈桥的情报站在快速的扩张。借助沈桥勇斗苏知府的名气,吸引了无数慕名而来的江湖侠客。在沈桥暗中的安排下,如今情报站的成员已经扩展到了江南其他地方。

  在潜移默化的进展中,这个情报站隐隐的已经开始发展成熟了。

  不过沈桥一直秉承着低调的原则,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和目的。

  如今李未晞已经不在苏州,沈桥更要小心行事。

  李未晞离开后,接替她捕头位置的人是陈三。不知道是陈三能力出众,还是那位新县令的示好。

  陈三作为坚定的李未晞一派,他的上位对沈桥显然也是有利的。不过,即便陈三接替了李未晞的位置,他也不可能像李未晞那样强势到不把县令放在眼里。

  毕竟他没有一个好爹!

  而随着苏洵与自尽后,苏州的知府在空置了一段时间后,没过多久就有知府提马上任。

  这位新知府是从其他地方调任过来的,算是阴差阳错的幸运升官。真要讲道理,他还得感谢一下沈桥。

  按照原本轨迹,如果没有沈桥的干预,苏洵与还能在苏州知府的位置上坐上十几年也有可能。那么这位新知府想要上位恐怕还要等上十几年。

  十几年的时间,谁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变故。

  而这一次苏州知府突然人凉了,偌大的喜讯就砸到了这位新知府的头上。资历熬够了,把知府熬死他就是新知府的典型代表。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位新知府来到苏州第一件事,就是前来拜访沈桥。

  说出来是有点滑稽了。

  堂堂一城知府,竟然去拜访一位神无任何功名权势的普通老百姓。

  更重要的是,沈桥找了个借口谢绝闭门不见后,这位新知府竟然还没有生出半点怨言。

  没办法,人家能弄死一位知府,谁知道能不能弄死第二个?

  虽说苏洵与是因为自己儿子而被人抓住了把柄,但是这位新知府敢说自己身上没有一丁点把柄?

  而且,这位新知府可是打听的清清楚楚。这位沈桥虽然看上去身无功名。

  但是,他与江南总督关系交好啊!

  不止如此,他还是名满江南岳林书院的先生,与那陈院长关系亲近。

  陈院长啊,那可是连当今圣上都要尊敬的人物。

  再加上沈桥如今的名气极大,就算是这位新知府,恐怕也不敢轻易招惹。

  而对于沈桥来说,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见这位新知府。

  没必要,也没太大兴趣。

  嫌麻烦。

  只要这位新知府不针对沈桥,沈桥对于他是谁他想干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

  年纪轻轻的沈桥,如今俨然已经丧失了斗志,过上了醉生梦死的日子。

  大半年前,沈桥初到叶家寨时,立下了人生奋斗的目标。

  然而过程虽然不算太顺利,但是完成的时间却有些出乎沈桥的意料。

  当时人生奋斗目标里说要买的大宅子,如今已经买上了。

  至于还说要买十个丫鬟……这个目标现在看来的确有些不切实际。

  主要是大当家和巧儿不准,坚决反对。

  虽然没了梦寐以求的丫鬟,但是有巧儿这么可爱听话乖巧的小丫头,相比之下,十个丫鬟似乎变得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再加上一个大当家,沈桥的人生奋斗目标不但完成了,甚至还有些超纲。

  于是,沈桥堕落了。

  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沉浸在了腐朽落后的官僚享受生活中无法自拔。

  沈桥开始理解为何那些明知是堕落,偏偏却还乐在其中的人。

  一直堕落一直爽啊!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当沈桥想找机会跟叶柔竹重温一下当天的场景,但每次都被叶柔竹冰冷眼神劝退。

  自从上次叶柔竹在沈桥的攻势下变的不理智之后,之后大当家似乎就变的异常冷静起来,不给沈桥任何机会。

  虽然不再是经常冷着脸对沈桥,但两人关系依旧没什么进展。

  只是在偶尔的时候,沈桥能察觉到大当家有些异常的举动。

  感觉怪,但又说不上来。

  虽说沈桥没有再出门,但是来找沈桥的也不少。

  可能是临近新年,别人繁忙,林言倒是有了空闲时间。每天不是往沈桥这里跑,就是往微香院去。

  “沈兄,柳姑娘昨日跟我提及你了。”

  林言突然提起了这个。

  沈桥微微一愣:“提及我?”

  “对,柳姑娘昨日突然询问你的近况。虽然她是无意间提起的,但我感觉不太对,她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提起你来?”

  林言突然神色幽怨的看着沈桥:“你已经有叶姑娘和李姑娘了啊……”

  “打住,你放心,我对柳姑娘没有任何兴趣。”沈桥摆摆手。

  林言转念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也对,叶姑娘应该也不能容忍这个。你要是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叶姑娘的事情,叶姑娘肯定不会放过你……”

  想到这里,林言突然又放心了。

  “滚犊子!”

  林言被沈桥毫不客气的赶走了。

  柳如烟为何会提起沈桥,这点沈桥也不太清楚。不过那个柳如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恐怕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桥也没有太将此事放在心上,即便她有什么心思,她一介女子也对沈桥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沈桥不给她接近的机会,她就利用不了沈桥。

  除去林言之外,林沁也时不时的会来找沈桥。

  当然,每次来基本上都是找沈桥吵架。

  毕竟以她的大小姐脾气,加上沈桥的不待见,分分钟就能引爆,然后吵起来。

  每次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在对付这种大小姐脾气的大小姐,沈桥尤其在行。

  而林沁又像是越挫越勇,骂不过下次再来,沈桥严重怀疑她是闲着没事来找骂的。

  似乎可能还有重度被虐症,简称抖……妈?

  “……”

  除夕这天,沈桥决定亲自下厨,展现身手做一顿丰富的年夜饭。

  此时,徐老汉突然风尘仆仆从扬州而来,带来了新的情报。

  “公子,这几日江南地区不少地方都有些动静,天龙教的人蠢蠢欲动,似乎有什么行动。俺们安排在扬州的情报人员,跟天龙教的人产生了一点冲突……”

  “怎么回事?”

  沈桥微微皱眉,对于这个天龙教他没有太大的感觉,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他们想去造反就去,都跟沈桥没什么关系。

  但是跟沈桥的人碰上了,这事情自然不能小觑。

  沈桥只想安心发育,不想跟这种造反的队伍扯上什么关系。

  徐老汉负责收集的是江南地区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整理筛选之后将其中重要的情报汇报给沈桥。

  “俺听从北方来的人说,似乎天龙教在京城的又一处据点被人给端了。这一次据说端掉据点的是一位年轻貌美,但身手又极高的女子。那位女子据说是京城巡捕司新来的一位捕快,正巧就碰上了天龙教的据点……”

  提起捕快,沈桥不由的又想起了在扬州的李未晞。

  有段时间没见了,不知道她现在气消了没。

  沈桥打算年后要找个机会去一趟扬州。

  “天龙教几个月前刚损失了京城一个据点,如今又损失了一个,他们恐怕坐不住了,势必会闹出一点动静来。”

  徐老汉继续说道:“还有,就在近日,从北方有一伙人秘密潜入了江南地区,来历不明。”

  沈桥皱眉:“是天龙教的人?”

  徐老汉摇头:“不太清楚。”

  沈桥神色一凝:“知道他们的去向吗?”

  “这个不太清楚,那伙人进入江南地区之后踪迹就消失了,目的不明。俺们的人跟踪一段时间后就失去目标了,这伙人恐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高手。”

  沈桥眯着眼睛。

  如今的沈桥对于一切风吹草动都是比较敏感的,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了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的确是个很大的隐患。

  “公子,俺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徐老汉出声询问道。

  沈桥想了想:“先继续调查他们的下落,一旦有任何的线索立刻向我汇报。还有近期让大家都低调点,不要跟天龙教扯上任何关系,也不要跟那伙人起冲突,以免被牵连!”

  天龙教在沈桥眼里,怎么看都像是个短命组织。

  名字不好听,俗的很。

  十年前的天龙教虽说风光一时,但终究是过去的事。

  朝廷吸取了这个教训,自然不可能再给天龙教第二次机会。

  十年前差点被天龙教组织的造反队伍打入京城,怕是朝廷对这个天龙教忌惮不已,绝对会用尽一切办法弄死这个组织。

  前段时间爆发伤寒时,有些地方出现天龙教的身影,一些地方的老百姓受到天龙教的蛊惑,揭竿起义。

  然而创业未半,连个水花都没浮现很快就被摁的死死的,足以说明朝廷对天龙教的镇压力度。

  所以,沈桥是绝对不可能站在错误的政治立场上的。

  至于这一伙出现在江南地区的人,沈桥倒是不太担心。临近年关,苏州城守卫比以往要多上几倍,进出人员盘查也变得非常严格。

  就算是那伙人来到苏州城,也很难混进来。即便是进来了,严密监控的守备士兵也会把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更别说沈桥身边还有大当家在。

  什么叫安全感?

  这就叫!

  “……”

  夜晚,整座苏州城灯火通明。

  大雪已经停了,但多日积雪依旧笼罩着整座城。

  家家户户门口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街头巷尾,充斥着新年的味道。

  今夜的苏州城注定是个不眠夜,护城河边灯火通明,万家灯火团圆饭。

  房间里,桌上已经摆满了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亲自下厨的沈桥,做出了一桌子的美食。

  巧儿眼巴巴的望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她忍不住深吸一口,使劲的咽了咽口水,水灵灵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饭菜。

  “吃饭咯!”

  端上最后一道菜,沈桥吆喝了一声。

  早就等不及的巧儿扑上去大快朵颐,一张瓜子儿脸被吃成了圆脸,脸上满是满足的神色。

  “你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巧儿没有多余的嘴巴回答沈桥的话,只能朝着沈桥眨巴眨巴眼睛,模样很是可爱。

  沈桥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叶柔竹。

  叶柔竹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沈桥很是自觉的将放在巧儿脑袋上的手收了回来,讪讪的笑笑:“吃饭吧。”

  团圆饭。

  这是沈桥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年。

  眨眼间,已经快一年了。

  有些恍然如梦。

  沈桥看着毫无形象大快朵颐的巧儿,和细嚼慢咽的大当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间,场面似乎变得温馨了起来。

  万家灯火通明,齐聚一家团圆饭,大概没有比此时更能让人安心轻松的时刻了吧?

  窗外时不时传来爆竹爆炸的声音,空气中隐隐弥漫着爆竹爆炸后的气味。

  熟悉而又怀念。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

  沈桥看了看叶柔竹,又看了看巧儿,突然笑了。

  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