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帝师传承

第二百六十二章 帝师传承

  正月初一的清晨,街道上清冷。

  屋檐上的积雪化水,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家家户户的门前高挂灯笼,贴着对联,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的气息。

  “沈兄,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街头,林言的目光在沈桥脸上停留了无数次后,终于忍不住出声。

  “何以见得?”

  “还能更明显点吗?”

  林言忍不住叹气:“沈兄,从刚才见到你开始,你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停过……”

  林言又凑上来了几分,狐疑道:“沈兄,你是不是最近哪发财了?”

  “没有!”

  沈桥摆摆手。

  同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有这么明显吗?

  “不是发财?”

  林言奇怪道:“那沈兄你是碰上了什么好事了?我可从来没见到沈兄你今天这般开心,这是为何?”

  “过新年难道不开心吗?”

  “过新年有这么开心的吗?”

  “当然!”

  林言满脸茫然,新年……哪里开心了?

  对于林言来说,以前新年倒是挺开心的,毕竟能从长辈那里捞的不少银子。

  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沈兄如此高兴啊?

  “沈兄详说……新年为何能如此开心?”林言忍不住继续问道。

  “新年这么重要的好日子,那里不开心了?”

  沈桥看了他一眼,见林言一脸茫然的神色,沈桥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啊!”

  沈桥当然不会解释他今天为何如此开心。

  因为……真的很开心啊!

  想起昨晚的事情,沈此刻还有些如同做梦一般,不真实。

  此时回想起来,沈桥在感到不真实的同时,还有一点点后怕。

  他昨晚那热昏了头做出来的行为,还真的有点作死……

  但万幸的是,叶柔竹并没有对侵犯了她的沈桥下手。

  不仅如此,她还没有反抗。

  没有反抗……这就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想到这里,沈桥脸上再次浮现出几分痴呆般的笑容……

  而一旁的林言则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什么鱼?鱼为什么要乐?”

  “……”

  正月初一,是走家串户拜年的日子。

  对于沈桥来说确实很清闲,毕竟他在苏州城是没有什么长辈需要拜访,大当家和巧儿就更不用说了,早已经没有了什么长辈。

  沈桥思来想去,他在苏州城可能唯一需要去拜访一下的对象只有陈院长了。

  林言这个时候也正好从家里溜出来,作为苏州首富,来拜访林首富的人数不胜数,大年初一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在家里呆的压抑的林言开溜来找沈桥,得知沈桥要去拜访陈院长,林言也顺道跟上了。

  提着礼品到了岳林书院,远远的就瞧见了门口站着不少人。

  这些人跟沈桥的目的一样,都是来拜访陈院长的。

  然而陈院长很少见客,这些人自然不可能见得到陈院长,被拒之门外。

  不过,即便是被拒之门外,这些人还是留下了礼品,毕恭毕敬的离开了。

  为了不引起注意,沈桥等到这些人都散去之后,这才从旁边的小道进入书院中。

  穿过走廊,来到小院中。

  院中的花草树木上依旧残留着积雪,原本陈院长喝茶的石桌上,也满是积雪。

  沈桥和林言来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很快,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前来开门了。

  开门的,正是陈雪茶。

  当看见出现在门口的沈桥时,陈雪茶像是想到了什么,俏脸突然浮现出一抹嫣红,随即瞪他“你来干什么?”

  沈桥笑眯眯道:“当然是来拜访院长了,雪茶妹妹,新年快乐呀!”

  “哼,你给我闭嘴!”

  又听到这个称呼,让陈雪茶想到了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顿时羞怒的瞪了他一眼:“不准乱喊我的名字。”

  说完,陈雪茶傲娇的转身留给沈桥一个高傲的后脑勺。

  一旁的林言看了看沈桥,又想了想陈雪茶刚才的反应。顿时睁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沈兄,你居然连陈姑娘也不放……”

  “你也给我闭嘴,别胡说!”

  沈桥一巴掌拍在林言后脑勺上,踏入了房间。

  站在原地的林言,脸上的表情痴呆呆的:“没想到沈兄,竟然连陈院长的孙女也拿下了……我辈典范啊。”

  不过,很快林言又想到了其他的:“陈姑娘,好像是不会武功的吧……这要是被叶姑娘和李姑娘发现了,这怕不是要出人命。”

  想到这里,林言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

  “李姑娘和叶姑娘待我不薄,但陈姑娘又是陈院长的孙女,我,我该怎么办?”

  仿佛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林言陷入了要不要坦白告密的纠结当中。

  ……

  房间里,陈院长身上裹着大衣,靠在火盆边,微微眯着眼睛,像是陷入了昏睡状态中。

  沈桥和林言的到来,让陈院长好转了不少,精神状态也好了一些。

  不过没多久之后,陈院长又再次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前几天爷爷身体就有些不行了,这些日子整日的嗜睡。”一旁的陈雪茶解释道,小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担忧。

  “怎么会这样?”林言惊讶道:“好好怎么会这样,请过大夫了吗?”

  “请了,大夫说爷爷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只是……”陈雪茶想了想,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

  一旁的沈桥没说话,目光微沉。

  如今他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位陈院长年过古稀了。

  年龄是最大的敌人,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陈院长,如今也已经七十多岁了。

  在这个医疗不发达的年代,一个正常人能活上五六十岁已经很了不起了。

  年过古稀的陈院长,显然身体已经开始走上下坡路了。

  生老病死,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想到这里,沈桥心中略微叹了口气。

  “大家都先出去吧,让院长好好休息。”沈桥摆摆手。

  陈院长此时的状态不太好,还是让院长多休息吧。

  沈桥起身正要离开时,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陈院长突然说了一句:“沈小子,你先留下。”

  沈桥一愣。

  其他人也是一愣,不知道为何陈院长会突然来这一句。

  不过,沈桥还是点点头,看向一脸不解的林言和瞪着他的陈雪茶:“你们都先出去吧。”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陈院长都这么说了,林言和陈雪茶还是离开了房间,带上了门。

  门外,陈雪茶脸上有些气鼓鼓的:“爷爷真的是偏心,为什么要见那个混蛋,连我都要出来。”

  林言赞同的点头:“说的没错,这样显得我们跟个外人一样。”

  “你本来就是个外人!”陈雪茶瞥了他一眼。

  林言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陈姑娘,咱们好歹也算是老熟人了。再说了……”

  林言想起了沈桥大概率是跟陈雪茶之间有一腿,指不定可能就是一家人了。

  “指不定以后我还得喊你一声嫂子呢,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陈雪茶:“???”

  房间里。

  陈院长出声留下沈桥,沈桥隐隐的也猜测到了几分。

  陈院长的精神很不好。

  有些颓靡不振。

  即便是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旁边的火盆烧的正旺,他身子却依旧还是怕冷。

  沈桥往火盆里继续放了些煤炭,让火焰烧的更旺。

  许久之后,陈院长似乎是缓过神来,缓缓的抬起了头。

  眼神中,满是浑浊:“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留下来吗?”

  沈桥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果然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陈院长浑浊的眼神中透露出了几分欣赏:“那天……他的身份,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这个他,自然是指的那天在这个房间里的中年男子。

  沈桥点点头。

  陈院长又道:“那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目的是什么吧?”

  沈桥沉默了一下:“院长,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去入朝为官?”

  陈院长摇摇头,又点点头。

  许久之后,他叹气道:“你不适合为官……”

  沈桥不解:“既然如此,那院长你为何那天希望我入朝?”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

  沈桥哑然。

  他有些明白陈院长的意思,又有些迷糊。

  从那天的反应来说,陈院长显然是希望沈桥入朝的。

  赵皇邀请沈桥时,陈院长明显是希望沈桥去的,不然不会如此反应。

  但是他又断定沈桥一定会拒绝……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你既然知道他乃是当今圣上,那你应该也清楚我的身份吧?”陈院长沉声道。

  沈桥点点头。

  陈院长的眼神似乎陷入了几分回忆当中:“当年,陛下还未登基,我是尚还不是东宫太子的陛下的老师。”

  沈桥没说话,这一点他已经从陈雪茶那里知道了。

  陈院长继续道:“而我的老师,曾经是先皇的老师。我老师的老师,也曾经是帝师……”

  沈桥震惊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知道陈院长是帝师,是当今陛下曾经的老师。

  然而他没想到,就连陈院长的老师,也曾经是帝师?

  陈院长老师的老师,也是帝师?

  这是……帝师传承啊?!

  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突然想起了关于岳林书院的来历,岳林书院的来历,可以追溯到太祖开国时期,据说岳林书院的创建者,当年就跟太祖关系不浅。

  而正因为这一层关系,才让岳林书院的地位如此独特。

  莫非,是那个时候起就……

  这个大胆的念头刚一升起,陈院长似乎看出了沈桥的心思,点点头:“你想的没错,岳林书院的历代院长,都是当今圣上的老师……”

  果然是帝师传承!

  沈桥满脸的震惊。

  虽然知道陈院长的来历不俗,但是此刻,依旧还是震惊到了沈桥。

  “原本,姑苏牧是我定好的下一代人选!”

  陈院长叹了口气,沉声道:“如今东宫太子性格顽劣,正是需要培养的时候。此次陛下微服私访前来,也是为了此事。”

  “前几年陛下已经下旨让姑苏牧入宫,只是姑苏牧性格淡薄,对于此事并无兴趣,几次都拒绝了。这些年来他走遍大江南北,也是为了逃避此事。”

  沈桥没说话。

  当陈院长说出帝师传承这件事时,沈桥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姑苏牧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治国能力,皆是太子老师最合适的人选。

  任何一位能成为太子太傅的人,皆是才华横溢才能至极之辈。

  成为太子太傅,等到太子将来登基,那就是妥妥的帝师。

  这等荣耀,姑苏牧竟然一点都不感兴趣?

  “姑苏牧不愿意,但我岳林书院数代皆帝师,此事不能在我这里断了传承。只是可惜,近年来我收过的弟子中,最好的苗子也只有姑苏牧和林沁。”

  “姑苏牧不感兴趣,而林沁又是女子之身,不合适。我如今年事已高,想要重新收弟子,显然已经来不及。”

  说到这里,陈院长原本浑浊的目光突然清楚起来,盯着沈桥。

  沈桥心中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陈院长,你……你该不会是想让我……”

  “没错!”

  陈院长郑重的点头:“论才华,你不输姑苏牧。论能力,你也不必他差。而且,你比他要稳重,也比他要更懂的人情世故变通,你就是如今太子太傅最好的人选。”

  沈桥脑袋有点懵。

  “陈院长,我觉得你肯定是找错人了,我没这个能力……”

  沈桥根本就没想到,陈院长不是想让他入朝为官,也不是想要他去国子监。

  而是想要他成为……太子的老师?

  将来的帝师?

  这个消息,让沈桥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你,你有这个能力!”

  陈院长盯着沈桥:“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

  沈桥沉默了。

  陈院长比沈桥更看得清楚他自己。

  “我知道,此事的确让你可能有些为难,甚至会改变你人生原本的计划!”

  陈院长说道。

  的确会改变沈桥的人生。

  他从来没想过入官场,更别想过成为什么太子老师,当什么帝师。

  他人生奋斗的目标早已经完成,早就没有了前进的动力。

  “但是,大丈夫应当有理想。安于现状,但是有些事情却也会让你身不由己。”

  陈院长突然看了沈桥一眼,意味深长:“譬如说……你的身世,还有你身世背后那些想要你死的人。”

  沈桥猛然抬头,望着陈院长。

  此刻,陈院长的眼神似乎又变得浑浊了起来。

  “好好考虑一下吧。”

  “想要知道那些真相,想要过安稳的日子,你必须要掌握足够的权力。”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