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城外雪狐

第二百六十三章 城外雪狐

  走出房间,沈桥站在院子里,神色凝重,脑中一片混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陈院长刚才跟他说的消息,实在是有些太超乎他的理解范畴。

  陈院长身为帝师,这一点沈桥不意外。

  岳林书院历代院长皆为帝师,这一点沈桥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让沈桥没意料到的是,陈院长他竟然看中了沈桥,想让沈桥代替姑苏牧,成为当今太子的老师。

  沈桥没有想到这一点。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陈院长刚才最后的那番话……

  沈桥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陈院长最后那番话,提及到了他的身世。

  当初许家村的事情发生之后,沈桥隐隐的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世不简单。

  正因为如此,沈桥才会如此绞尽脑汁,费劲那么大的折腾去建立一个情报站。

  如今情报站的情报网已经逐渐在江南布网散开,沈桥也暗中让徐老汉调查过关于许家村的事情。

  然而,一无所获。

  许家村的灭门惨案,仿佛成了一个迷。

  当初衙门被抓的那个人,成了最后的线索。但那条线索,随着那个屠杀了许家村的门派被灭门后,彻底断了。

  那背后的人,再没有了声息。

  这是沈桥一直忌惮到如今的事情。

  越是查不到一点线索,越就说明沈桥的来历不简单。

  那背后的人,恐怕来历有些深不可测。

  陈沈桥突然意识到,陈院长可能知道些什么。

  他可能知道沈桥的来历,也知道那些想让沈桥死的人的来历。

  只不过,陈院长并不愿意多说。

  但仅仅只是这些,已经足够沈桥深思了。

  能让陈院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恐怕真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

  陈院长说的没错。

  他的确需要足够的权力。

  即便沈桥如今手上已经有了一个逐渐成型的情报站,并且依靠情报站拉拢了不少江湖豪杰,在江湖中渐渐也有了些名声。

  但是这些远远不够。

  这些人,终究成不了气候。

  那背后的人,恐怕是来自庙堂之上的人。若是不能掌控绝对的权力,即便是沈桥知道了对方的来历,恐怕也无济于事。

  即便是沈桥对自己的身世并不感兴趣,但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却不会这么想。

  而成为太子的老师,是沈桥掌握权力最快的捷径。

  成为太子的老师,获取太子的信任,等到将来太子登基,他就是帝师。

  这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的确是很诱人。

  只是……

  沈桥脑海中浮现出了另一个念头,又摇摇头。

  他对于权力真的没什么太大的想法。

  能不能成为帝师,甚至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个问题。

  权力的争夺,永远都是残酷的,沈桥不觉得他能在那样的环境下安身立命。

  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那将万劫不复。

  沈桥很怕死。

  怕死的性格,让他对于这些危险的事情本能的抗拒。

  并且,沈桥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虽然陈院长解释的很清楚,但沈桥还是有些疑惑。

  能成为太子的老师,那必定是亲信中的亲信。即便是姑苏牧不愿意,但为什么偏偏又是他沈桥?

  沈桥跟陈院长的关系的确很好,但毕竟……沈桥不是陈院长的嫡系弟子。

  而且,那位当今圣上凭什么信任沈桥,放心让沈桥教导太子?

  要知道,他沈桥可是从山贼窝里出来的人。

  当然,这些不是最大的问题。

  只是沈桥隐隐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陈院长很有可能还有些事情隐瞒着沈桥。

  想到这里,沈桥深深的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安稳日子要来了,现在看来,安稳日子没过两天,麻烦事却依旧还在。

  踏出院子时,才发现院子里已经不见了林言的踪影,只剩下陈雪茶还站在屋檐下,瞪着美眸望着沈桥,气呼呼的,像是专门在等他一样。

  “林言呢?”沈桥问道。

  “好像有人来告诉他什么事,他先离开了,说等下会去找你。”

  陈雪茶下意识解释之后,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家伙说话,顿时哼了一声,偏过头。

  她生气着呢。

  这家伙太欺负人了,爷爷更欺负人,偏心。

  自己明明是他亲孙女,为什么他要说什么话还要瞒着自己。

  沈桥一愣,林言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正要说什么时,发现眼前这小姑娘还是一脸气呼呼的模样,顿时乐了。

  跟林沁比起来,这姑娘还真的是更加孩子气。

  “喂,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见沈桥没说话,陈雪茶心里又不平衡了,又出声问道。

  “你想知道?”

  “不想。”

  “你想你问我干什么?”

  “你?!”陈雪茶瞪大着美眸,气呼呼道:“本姑娘不想知道,你就不能说吗?”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说?”

  “因为我爷爷跟你说了,他是我爷爷!”陈雪茶更生气了。

  凭什么爷爷要跟他说什么,不告诉自己?!

  沈桥点点头,又反问道:“那你去问你爷爷啊,我又不是你爹,为什么要告诉你?!”

  “……”

  “……”

  沈桥心情很不错。

  虽然跟陈院长一番交谈之后,让沈桥沉思了一会儿。

  但是很快沈桥就把这事情暂时抛在脑后,此时还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大过年的,不要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在把陈雪茶惹毛了之后,沈桥愉快的溜了。

  在招惹气人这方面,沈桥明显技术已经炉火纯青,陈雪茶那小姑娘压根就不是沈桥的对手。

  林沁或许在嘴皮子上还能跟沈桥过两招,但陈雪茶明显就不太行了。

  哼着小曲,沈桥心情舒畅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昨晚跟叶柔竹亲密接触之后,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彼此的心思来,但是对于两人来说,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清楚。

  沈桥能确定叶柔竹的心意,这已经足够。

  两世祖传单身的沈桥,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恋爱的滋味。

  此刻,他走路都有些飘,打算回去跟叶柔竹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半刻不见,甚是想念。

  此刻,快要到家门口时,林言突然带着一帮人出现在沈桥的视线里。

  “沈兄,你来了!”林言瞧见沈桥,走了上来。

  沈桥看了一眼跟在林言身后一帮侍卫,一愣:“你带着这么多人,是要去干什么?”

  “出城去抓雪狐!”林言激动道:“刚才我听到有人来说,在城西外郊区出现了一只雪狐。走,沈兄,咱们去见识一下!”

  沈桥:“?”

  “你确定,是雪狐?”沈桥奇怪问道。

  “当然!”林言点头:“有不少老百姓都看见了,出没在城西郊外,千真万确。已经有不少人出城去抓捕了,咱们要快点,我带了这么多人,肯定能抓住它。这可是稀罕物了,还没见识过呢!”

  林言显然很兴奋。

  对于他这样的富二代来说,明显猎奇带带来的兴趣更大。

  此刻听说苏州城外竟然出现了一只雪狐,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而沈桥则是感觉不太对劲。

  他即便是地理学的再不好,但也记得雪狐这玩意不是生活在江南地区的吧?

  苏州城外能出现雪狐,这不就跟林言上微香院不找柳姑娘一样离谱吗?

  不会下了几场雪,这里就算是冰天雪地了吧?

  江南地区的地理气候条件不对啊?!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的雪狐跟原来的那个世界不一样,栖息地不同导致雪狐变异了?

  这只雪狐不是一只正经的雪狐?

  “算了吧,指不定不是雪狐呢,可能是只普通的狐狸呢。”

  沈桥摆摆手,他对于什么雪狐白狐的不感兴趣。

  相对于雪狐,他现在显然还是对大当家兴趣更大。

  “哎,沈兄既然大家都没事,那就去看看吧?那可是雪狐啊,难得一见的,以前都只能在书上和说书先生那里才能听说过,难道你就不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雪狐是什么样的吗?”林言极力劝道。

  “不想!”沈桥摇摇头。

  “沈兄,你这就不够朋友了,我都带着人来了,你怎么都不去呢。”

  林言显然是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继续说道:“难道你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正月初一能遇见雪狐,这更是难得一遇的奇景啊。咱们苏州难得下雪,这要是不去见见,岂不是很遗憾?”

  “不遗憾!”

  沈桥真的一点兴趣都没得。

  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去陪陪大当家呢。

  只有像林言这种单身狗才会对于那什么雪狐如此的上心。

  正要一脚踏入大门时,门内传来的巧儿的声音:“公子,你回来啦?”

  沈桥点点头:“大当家呢?”

  “小姐之前出门了,去了城外的宅子里,说要去拿点东西,应该晚一点才回来。”

  “……”

  沈桥想了想,又退后一步,退出了门槛,回头看向林言:“我又改变主意了,咱们出城去吧。”

  林言:“……”

  对于沈桥如此重色轻友的行为,林言表示了深深的鄙视。

  无比的鄙视!

  沈兄堕落了!

  他怎么能这样?

  遥想当年沈兄还是那位翩翩少年郎,而如今他竟然变成了这样。

  真的是世风日下……

  对于林言如此鄙视的眼神,沈桥视而不见。

  对于这种单身狗,他不屑于解释。

  既然大当家的不在家里,沈桥显然就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出城去找大当家,顺便看看雪狐也行。

  毕竟他也好奇,能出现在这里的雪狐,会是什么不正经的雪狐?

  “……”

  此时,苏州城走动的人多了起来,城外传来了雪狐的消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沈桥林言带着护卫前往城外的时候,城中也有不少人正在往城外赶。

  “喂,你们要去干什么?”

  还没到城门口,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传来。

  林沁的身影出现在沈桥和林言的视线中。

  林沁的身边,还跟着她的那位侍女。

  沈桥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侍女好像叫什么曼儿。

  不过,沈桥很少见到她的踪影。虽然她是林沁的贴身侍女,也是贴身护卫。但林沁每次来见沈桥的时候,身边基本上都没有带上她。

  这一次见到她,沈桥显然是觉得有些新奇。

  当然,那位名叫曼儿的侍女也是很高冷的站在林沁身边。偶尔看到旁边的沈桥时,眼神中带着几分不善。

  显然,她还记得沈桥。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林沁美眸扫视了一下沈桥林言等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你们要去城外抓雪狐?”

  显然,城外雪狐的消息她也听说了。

  林言点点头:“是的呢,我们真准备去抓雪狐。”

  “太过分了,这么好玩的事情你们居然不带上我?!”林沁瞪着眼,有点不高兴了。

  她在家里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才带着曼儿跑出来。听说了城外传来了雪狐,正打算去找沈桥骂骂架,路上正好就碰上了。

  “咳咳,这不是来不及了嘛……”

  在自己妹妹面前,林言还是有点怂:“你看,我这不是才刚刚去找了沈兄,正打算去告诉你呢……”

  “呵呵!”

  林沁显然不信林言的鬼话,摆摆手:“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么好玩的事情少不了我,本小姐也要去!”

  “去去去,一起去!”

  既然碰上了,林言不打算跟自己这位妹妹多计较。

  于是,中途加上了林言和曼儿,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城。

  特殊时期,城门的防备士兵多了几倍,对于进城和出城的人口盘查也严厉了不少。

  不过对于沈桥等人问题不大,林言出示了一块令牌之后,便顺通无阻的离开。

  此时的城外,已经多了很多身影。

  “听说那雪狐在十几里外的一个小山谷里出没过,那里的积雪还没化,地势也很险峻,咱们过去可要小心点。”

  十几里路并不远,一行人租了几辆马车很快就到了十几里之外的山谷口。

  此时,山谷口周围还有其他人出没的踪迹,显然都是为了雪狐而来的。

  “大家小心点,留下两个人保护好小姐,其他人分散去寻找,找到雪狐了立刻通报我!”林言挥挥手,神色跃跃欲试。

  身后的侍卫们听到命令,已经开始进入山谷搜查了。

  在场的人当中,只有林言和林沁是不会一点功夫的。林言还好,毕竟身为男子体力还算是不错。

  而林沁的体力就差了点,山谷的地势陡峭,显然对于她来说行走有些困难。一不注意,还会成为个麻烦。

  此时,林言在吩咐完之后,已经带着其他人前往山谷寻找雪狐的踪迹。

  对于雪狐,林言显然是非常在意的。

  林沁虽然也想去见识一下,但现在还没找到雪狐,她此时进去也只是平添麻烦,所以暂时留在山谷外。

  等找到雪狐踪迹了,再去看热闹不迟。

  而沈桥对于雪狐显然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就是顺道过来瞧瞧。要是找不到雪狐,他就直接去城外的宅子找大当家,此处距离也并不是很远。

  于是,山谷外就剩下了沈桥和林沁,还有她的侍女曼儿,以及两位留下来的侍卫。

  沈桥目光扫视了一圈山谷,看着这个山谷,突然就想起了叶家寨。

  也不知道这个山谷里面有没有山贼窝的存在……

  心里想着,沈桥目光一扫而过,停留在林沁的脸上,发现对方竟然正在看他。

  林沁一双美眸瞪着沈桥,“你看什么看?!”

  这姑娘,显然是没事找事,恶人先告状。

  又想找骂了来着。

  沈桥正想开口回敬时,旁边的曼儿突然很是不善的盯着沈桥。

  一副你敢骂我家小姐试试的态度?

  沈桥:“……”

  行,今天你有帮手,你牛逼!

  改天把巧儿拉出来,看看谁的更厉害!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