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城外袭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城外袭击

  苏州城。

  微香院,后院二楼某处房间里。

  柳如烟坐在窗前,目光静静的望着窗外,神色出神。

  屋檐下积雪化水滴答滴答的落下,空气仿佛都比以往冷了几分。

  身后的侍女为柳如烟披上一件外衣,“小姐,你别着凉了。”

  柳如烟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望着不远处的街上人来人往,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何这么人往城外去?”

  侍女在一旁解释道:“听说是苏州城外发现了一只雪狐,城里很多人想着去城外抓雪狐呢。”

  “雪狐?”

  柳如烟眼睛微微一亮:“苏州城外竟然还有雪狐的踪迹?”

  丫鬟说:“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外面那些人说的。好像是这些天下了场大雪,郊外出现了雪狐的踪迹,好像有人还亲眼见过。我倒是也想去见识见识这雪狐是什么样子的呢,之前都只在说书先生的故事里面才听说过。”

  柳如烟笑道:“怎么?你也想出去跟着去看热闹?”

  丫鬟想了想,摇摇头:“还是算了,听说城外去了很多人,现在很乱,我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等他们抓到了雪狐,到时候肯定会带回来的。到时候小姐咱们再一起去看吧?”

  “我还听说,这次去抓雪狐的人可多了,许家公子,林家公子也都去了,带了不少的人呢。对了,还有那位沈公子……”

  听到这个名字,柳如烟一愣:“沈桥他也去了?”

  丫鬟点点头:“对呀,有人看见了他们沈公子跟林公子一同前往,其中好像还有两位姑娘,听说好像是林家那位大小姐……”

  柳如烟美眸流转,不知道想着什么。

  丫鬟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真是没想到啊,当初那位写出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和‘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公子,竟然是沈公子,他骗的咱们好惨啊!”

  沈桥的真实身份,早已经被有心人给扒出来了。

  柳如烟自然知道,当初化名叶强的那位公子,就是沈桥。

  “不过,这位沈公子不但才华横溢,人又长的好看。更关键的是,他愿意为了真爱敢于得罪咱们苏州的知府大人,并靠着一己之力将知府给拉下马。这等深情,这等勇气和能力,让人痴迷……”

  丫鬟眼神已经开始犯花痴了。

  不知道多少没见过沈桥真人,只听过沈桥事迹的人便对沈桥芳心暗许,甚是动心,

  更别说她这样见识过沈桥的。

  不但才华横溢,又长得好看,这简直就是完美的如意郎君啊!

  瞧见自家丫鬟犯花痴的模样,柳如烟顿时翻了翻好看的白眼:“收敛点,等下口水都流出来了。”

  收回目光,柳如烟的神色又渐渐暗了下来。

  关于沈桥这个人,她至今隐隐的还感觉有些不安。

  当日四长老离开时,曾说过要取沈桥的性命。

  然而至今为止,沈桥依旧安康,但是四长老已经消失数月了。

  四长老消失的这段时间,教中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如今在朝廷的紧盯下,日子很不好过。

  四长老究竟去了哪里?

  正当柳如烟正想着时,她的脸色突然一变,猛然回头。

  房间的门口,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四长老?!”

  柳如烟惊呼出声。

  出现在她身前,身子被笼罩在黑袍下的中年男子。

  正是消失了几个月的那位天龙教的四长老!

  “是我!”黑袍下传来了四长老略带沙哑的声音。

  柳如烟神色肃静,出声道:“四长老,你这几个月去了哪里……大家都很担心。”

  “我去疗伤了。”四长老沉声道。

  “疗伤?”柳如烟一惊。

  怎么回事?

  四长老已经是超一品高手了,天底下能伤他的人屈指可数。

  为何四长老会要疗伤,并且消失了这么久?

  “上次我去杀的那个人,不简单。”

  掀开头上的帽子,露出四长老那张充满了阴沉的脸色:“尤其是那小子的身边,有一位超一品高手保护。”

  “谁?”

  柳如烟一愣,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沈桥?”

  “正是他!”

  柳如烟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可能?他身边怎么可能会有超一品高手?”

  柳如烟虽然知道沈桥很不简单,也知道沈桥身边似乎有高手护身。

  但是,她没想到竟然是超一品之境的高手?

  即便是之前苏州城的那位李未晞李捕快,似乎也没达到超一品吧?

  那沈桥身边究竟还有何人,能是超一品高手?

  瞬间,柳如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她想起了一个人:“四长老您指的是,沈桥身边的那位名叫叶柔竹的女子?!”

  “没错,就是她!”四长老阴沉着脸。

  上一次,他就是败在叶柔竹的手上。

  之前,他还以为那位女子出现在苏州城是有什么目的。最近他终于调查清楚,原来这女子就是那个沈桥身边的人。

  柳如烟此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次苏州沈桥跟知府之间的事情,早就人尽皆知。

  而那位名叫叶柔竹的女子,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是沈桥身边的人,更有不少人猜测她原本乃是沈桥金屋藏娇的女子。

  让柳如烟震惊的是,那个叶柔竹,竟然是超一品高手?

  怎么可能?

  她才多大啊?

  要知道,天龙教总共也才四位长老是超一品。而这四位长老之所以能踏入超一品之境,还得要多亏了当年老教主的栽培。

  没有老教主,四位长老根本就不可能踏入超一品之境。

  但是那位女子……

  “上次我遇上了她,与她交手一战,我与她两败俱伤……”

  四长老脸色阴沉,提起此事,乃是他的人生污点。

  作为踏入超一品之境多年的高手,他竟然跟一位才踏入超一品之境没多久的后辈打成了平手。

  准确来说,是他输了。

  若不是他见势不妙转身走了,他相信自己极有可能将命交代在那里。

  那女人不但实力恐怖,甚至还有些不要命。

  他这次受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足足修养了几个月才好转过来。

  不过,可能也是阴差阳错之下。他这几个月躲起来秘密养伤,却也让他对于超一品之境的理解更深了一步,实力大增。

  此刻他相信,若是再让他重新与那女子一决高低,这次他绝不可能再输。

  所以,他来了!

  在苏州城潜伏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找到了那位女子的身影,确定了她的踪迹。

  柳如烟此刻也看出来了四长老这一次的目的:“那四长老,此次回来,你是想要找那位叶柔竹报仇?”

  “那是自然!”四长老冷哼一声,目光又看了柳如烟一眼:“不过,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就在前段时间,我们天龙教在京城的又一处据点被人端了。算上上一次,我们已经有两处据点被朝廷的人发现了,我们在京城的实力大减,如今苏州的情况如何了?”

  柳如烟沉声道:“禀报四长老,苏州城……也出事了。”

  “前段时间,苏州城的知府自杀,苏州换了一位新知府,同时苏州的官场也经历了大洗牌,很多之前的官员纷纷降职或调往他处……”

  说到这里,柳如烟神色沉重:“属下在苏州城多年来经营的人脉,被毁了一大半……”

  “什么?!!”

  四长老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怒了:“怎么会这样?苏州的线经营的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出事?”

  柳如烟沉声道:“这一点,说来就话长了……”

  这次事情发生的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沈桥。

  沈桥将之前的知府给扳倒,那位知府自尽后,便引发了苏州官场的动荡。

  而柳如烟多年来靠着在微香院结交下来的人脉,也在这场动荡中毁于一旦。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

  四长老这一次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大发雷霆,摆摆手:“既然如此,苏州的事情会有人来找你交接。即日起,你赶往京城,接手我们在京城的人手,重建据地,然后潜伏等待时机。”

  听到这个消息,柳如烟睁大了眼睛:“属下不明,为何让我赶往京城?”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我们如今京城已经损失了两个据点,损失惨重,加上之前几次起义活动,也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不能再有任何失误了,我们已经经受不起损失了。”

  四长老面无表情道:“希望你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

  柳如烟本想出言拒绝,在苏州城的这几年,她早就对苏州城有了感情,并不是很想离开。

  但当看到四长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柳如烟心中一沉。

  四长老向来说一不二,她若是不答应,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这里,柳如烟收起所有心思,低下了头,恭敬道:“谨遵长老之令。”

  “很好!”

  见到柳如烟点头,四长老满意的点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你且收拾好东西,等我去将那个叫叶柔竹的女子杀死,跟你一同前往京城。”

  话音刚落,四长老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等到他离开之后,柳如烟仿佛是浑身没了力气一般,瘫倒在旁边的椅子上。

  丫鬟赶紧上前扶住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柳如烟摇摇头。

  丫鬟有些担心:“那咱们……真的要去京城吗?”

  柳如烟苦笑一声:“我们有得选吗?”

  她的目光看向窗外。

  也许,从当初她被天龙教的教主收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她的命令。

  她注定,是摆脱不了天龙教的控制。

  ……

  山谷外。

  沈桥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天气有点冷,沈桥又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目光无聊的打量着四周山谷。

  此时进进出出已经不少人了,但都一无所获。对于那什么雪狐,甚至连踪影都没瞧见。

  “他们怎么这么没用啊,找一只雪狐都那么麻烦!”

  林沁这位大小姐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让她这样的性子,呆在原地等着,的确是有些难为她了。

  此时过去了这么久,山谷里还没有一点消息传来。

  看见沈桥坐在旁边,小跑过去:“喂,要不我们进去吧?”

  沈桥瞥了她一眼:“你进得去吗?”

  “别瞧不起人,本小姐也是很厉害的。”林沁瞪着他,气呼呼道。

  沈桥呵呵了。

  不过,为了防止这位大小姐在这里跟沈桥翻脸,叫侍女教训他,沈桥还是将表情收了回去。

  毕竟这次她带了侍女,沈桥一个人有点吃亏。

  “我给你个建议,要不就大家现在原地回去,要不你就继续在这里等。”沈桥看了她一眼:“我跟你说,雪狐什么的,多半是假消息。”

  林沁不服:“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沈桥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你知道雪狐喜欢生活在什么环境下吗?”

  “当然是雪地里啊!”林沁理所当然道。

  沈桥点点头:“那我再问你,苏州这两年来,除了这一次之外,下过雪吗?”

  林沁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没有……”

  江南地区本就是属于南方地区,少雪,一年到头见不到下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不就得了!”

  沈桥一摊手:“你也知道雪狐是生活在雪地里了,它要生存,就得有雪啊!苏州这两年就下了这么几天的雪,那没下雪的时候雪狐是怎么活下来的?靠它为爱制冷吗?”

  林沁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起来。

  嘴巴微微张开。

  她突然发现,沈桥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她竟然……找不到什么来反驳。

  半响之后,林沁才道:“万一,它是从别的地方跑过来的呢?”

  沈桥冷笑一声:“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常年下雪点都有几千里的距离,你觉得一只雪狐会跑几千里跑到这里来吗?你干脆说它是变异来的可能还更靠谱点。”

  林沁:“……”

  好气。

  完全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半响后,林沁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瞪眼望着沈桥:“你刚才是不是在嘲讽本小姐?”

  “没有?”

  “你明明就有,你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停过。”林沁气呼呼的戳穿沈桥。

  “我没有,我只是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有个傻子想看雪狐。”

  “……”

  “姓沈的你又骂本小姐,本小姐跟你拼了!”

  半响后,后知后觉的林沁终于反应过来,声音气急败坏。

  沈桥转身就跑。

  林沁不依不饶,杀气腾腾的后面紧随追杀。

  雪地里,两人的身影快速的在山谷附近转悠,留下了一地的脚印。。

  沈桥跑进了山谷的旁边一侧时,突然停住了脚步。

  身后的林沁猝不及防,撞在了沈桥的后背上。

  顿时林沁被撞的头晕目眩,疼的她差点没哭出来。

  “你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谋杀本小姐?!”

  林沁的语气中甚至带了几分哭腔。

  “不太对劲,这里怎么会有脚印?”沈桥自言自语道,回回头,发现林沁此时正眼眶含泪,美眸恨恨的盯着沈桥,神色楚楚可怜。

  “咦,你怎么了?”

  此刻沈桥才反应过来:“你没事吧?”

  “你快把本小姐撞死了,你说有没有事?!”

  林沁气坏了。

  伸手使劲的去锤沈桥。

  不过她这点力气,对于沈桥来说的确像是在挠痒痒。

  “好了好了,没事了吧。”沈桥赶紧安慰道。

  这的确是他的不对,刚刚不该突然停下来。看着林沁略微有些红肿的额头和鼻子,沈桥有些惭愧。

  这要是放在几千年以后,怕是鼻子直接就歪了吧。

  “哼,本小姐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林沁依旧气呼呼道。

  知道这位大小姐没事了之后,沈桥才指了指前面:“你看这里,有脚印。”

  “有脚印很奇怪吗?之前这里来了这么多人,指不定有人会从来这里。”

  “但是你觉得普通人会来这里吗?”

  沈桥所指的地方,是一处比较陡峭的地方,很是偏僻,换成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而且你看这脚印,分明是从里面出来的,怎么会有人从这个位置下来。”

  沈桥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那,我们进去看看?”林沁跃跃欲试,此时也忘记还在生沈桥的气。

  她来这里是找雪狐的,寻求新鲜刺激来着。结果半天了什么都没看到,太失望了。

  “别,你还是安稳的在外面待着,别乱跑!”

  沈桥看了她一眼,这种鬼地方,沈桥不敢保证这位大小姐的安全。

  “哼,你不去,本小姐自己去!”

  说着,林沁便往前面一探究竟。

  此时,沈桥突然后背一阵发凉。

  一股从脊椎尾传来的危险预警。

  “小心!”

  沈桥伸手拉住林沁,将她一把拉回。

  “啊,你干什么?”

  林沁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倒进了沈桥的怀里。

  感受到从沈桥身上传来的气息,林沁懵了!

  与此同时,旁边厚厚的积雪下,几道身影瞬间破雪而出。

  手上的刀剑寒光闪烁,刹那间直逼雪地里的沈桥和林沁。

  敌袭?!!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