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剑秒杀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剑秒杀

  宅子门外,是一条空旷的小道。

  位置偏远,无一人身影。

  小道的不远处路口,出现了这位黑袍人。

  此刻,黑袍下露出着一双充满了阴冷的眼神。

  再瞧见这位女娃时,四长老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强烈的胜负欲。

  高手都是有尊严的。

  尤其是他这种成名许久的高手。

  成名多年,他早就习惯了高手的风范。

  然而却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败在一位后辈的手上。

  上一次的逃跑,是他这辈子怎么都洗刷不掉的屈辱。

  虽说同是超一品之境,但同境界之中的差距也极大。

  在高手的区分当中,关于境界的划分并没有那么明显。同一个境界当中,差距可能极大。

  他毕竟踏入了超一品之境也有数十年,有着深厚的武术功底和扎实的基础。

  结果,却输给了一位如此年轻的后起之秀。

  输给了一位踏入超一品之境可能不超过两年的年轻人。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他来了!

  他要报仇!

  这一次,他要洗刷掉上一次逃跑的屈辱。

  四长老阴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上一次让你险胜了一筹,这一次,恐怕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然而,叶柔竹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轻启红唇:“滚!”

  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感情。

  丢下这一句,叶柔竹转身。

  她现在没有任何心情跟对方计较。

  四长老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凝。

  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无视他?

  欺人太甚!

  四长老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屈辱感。

  他都亲自跑来找对方了,这本应该是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应该是双方要互相尊重的一场对决。

  结果对方竟然无视了自己?

  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四长老脸色阴沉了起来。

  莫非她以为上次险胜了自己,就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吗?

  四长老一拂袖,下一秒,他身影拦在了叶柔竹的面前。

  速度极快。

  旁边的林言甚至眼睛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见了那个黑袍人从远处出现在身前。

  林言心中大骇。

  这他娘的又是什么高手?

  这么恐怖的吗?

  从哪里冒出了一个这样的高手来?

  “女娃,你未免有些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四长老阴沉着眼望着叶柔竹,脸色很是不好看,冷哼一声:“老夫这一次,特地是来找你的。你想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叶柔竹停下了脚步,眼神平静的望着他。

  “叶姑娘……”林言有些焦急的小声在旁边提醒。

  “你先走,我随后就到。”叶柔竹淡淡道。

  林言瞪大眼睛,看了看那个黑袍人,又看了看叶柔竹。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还是老老实实听话点头,

  毕竟,这种场面不是他能掺和的。

  他留下这里,也只是个累赘。

  等到林言快步离开,原地只剩下了叶柔竹和黑袍人。

  黑袍人冷笑出声:“上次惜败于你,这一次,老夫就不会留手了!”

  叶柔竹没有说话。

  冰冷的美眸看了对方一眼。

  随即,缓缓拔剑。

  “咻!”

  在叶柔竹拔出长剑的一瞬间,剑锋发出了轻微的鸣声。

  在漫天的雪地里,散发着寒光的长剑,所到之处,风雪退散。

  这一刻,叶柔竹浑身上下的气势攀升至了巅峰。

  下一刻,她踏出一步。

  一剑斩出!

  极其普通的一剑。

  但这一刻,仿佛天地黯然失色。

  原本脸色平静的黑袍人,这一刻脸色骤然变了。

  “你……”

  他的声音,被溅起的漫天风雪和剑气笼罩。

  “……”

  风雪散去,原地已经没有了叶柔竹的身影。

  雪地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凌乱不堪。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传来一丁点的声响。

  黑袍人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

  黑袍下,是一张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

  脸上,露出这极其不敢置信震惊的表情。

  “不,不可能……”

  他的嘴里念叨着。

  不停的念叨着。

  脸上的表情,不敢置信。

  紧接着,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下一秒,他低头看去。

  却只能看见自己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剑孔。

  鲜血正顺着胸口留下来。

  他想要止血,但是完全止不住。

  鲜血不断的往外流淌,生命力也一点一点的小三。

  他败了!

  败的很彻底。

  这一刻,四长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和不甘心。

  一招!

  就一招!

  几个月前,他与对方还是势均力敌的对手。

  虽然输了一招,但是实力不相上下。

  然而仅仅才过了多久?

  才过了半年不到的时间,他就已输的如此彻底。

  他竟然,连对方一剑都抗不下了!!

  这不可能!

  但是……

  却又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这半年来,他进步极大。

  相对于半年前的他来说,如今的他实力已经堪称顶尖。甚至距离超一品之上,成就一代宗师的差距也并不是很远了。

  然而,他还是输了!

  他进步的很快。

  显然,那女子的成就进步比他还快。

  快到离谱。

  快到让人不敢置信。

  在生命的尽头时,此刻的他才终于反应过来。

  天赋……是横跨在武学一道上最大的差别。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这位女子年纪轻轻不超过二十,却已经踏入了超一品之境。

  这足以说明,对方的武学实力和天赋都远胜于他。

  碾压般的天赋。

  他半年进步的时间,已经足够对方跨越一大境界的时间了。

  他,输的不冤!

  四长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很不甘心,但却没有了任何的办法。

  “扑通!”

  他的身子倒在了雪地当中,鲜血覆盖了积雪。

  但很快,他的身子也再次被风雪埋没。

  ……

  跑!

  拼命跑!

  这是沈桥脑海中此时唯一的念头。

  身后还有刺客追杀,此时的沈桥只想跑路。

  带着林沁一起跑。

  身形快速在复杂的地形中穿梭,身上的衣服被割破,身上多了无数处小伤口都熟视无睹。

  甚至现在能不能找到林言和侍卫的救援都顾不得了。

  山谷中的地形太复杂,路况也很差。

  踏入山谷之后,沈桥便失去了方向感,迷路了!

  当然,这对于沈桥也是有利的。

  他找不到了方向,那些刺客也没有那么容易追上来。

  既然迷路,那大家就一起迷路。

  而沈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住那些刺客的脚步,等待救援。

  此时山谷发生的事情,外面肯定已经有人知道了。

  只要有人报官,定然会有官府的人前来通知围剿。

  到时候,就有救了。

  想着这一点,沈桥更加拼命的跑。

  渐渐的,沈桥的体力有些透支了。

  复杂的地形,加上怀里还有一个林沁的体重,更加快速的消耗着沈桥的体力。

  终于,等到沈桥跑了不知道多远,到了一处茂密的草丛中。沈桥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你没事吧?”林沁满脸担心的赶紧问道。

  “死,死不了!”

  沈桥一边大口的喘息,一边回答。

  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

  从来没有哪一次比今天这般还要惊险。

  即便是之前每一次面临着生死关头,但是没有这一次这么耗费体力。

  这一次,沈桥感觉自己把这辈子的力气全部都用完了。

  林沁瞧见此时沈桥的模样,原本傲娇的她此时没有了一点脾气,满脸的愧疚:“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跟,跟你没关系。”

  沈桥摆摆手。

  这些刺客明显是冲着他沈桥来的,跟林沁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不,要不是我任性要跟着你们一起来这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也不用为了顾及我……”

  林沁此时很是愧疚。

  她现在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累赘,要不是自己,肯定不是这样的情况。

  还有曼儿……

  想着在外面拦着刺客的曼儿,此时林沁俏脸上的神色更加担忧了。

  “也不知道曼儿怎么样了,万一曼儿……”林沁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休息了许久之后,终于神智有些缓过神来的沈桥听到林沁的话,本想安慰一下。

  但是张了张嘴巴,又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连他都不敢想象了。

  曼儿一个人对上九个刺客……沈桥不敢想象会有什么结果。

  “应该没事的。”

  沈桥沉声道。

  要是林言能赶紧到,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但是……

  沈桥捏紧了拳头。

  这伙人,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他们是什么人?

  沈桥眼神略微阴沉。

  这段时间安稳日子过的太多了,让沈桥有些放松警惕。

  要不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暗杀,甚至都让沈桥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安稳的日子,给了沈桥极大的错觉。

  大意了!

  这伙人,跟徐老汉所说的那一伙潜入江南的人基本上八九不离十!

  他们的目的是自己?

  沈桥眼神深邃阴沉。

  他得罪了什么人?

  沈桥得罪的人很多。

  无论是在苏州城还是在扬州,沈桥得罪的人都特别多。

  甚至是天龙教,沈桥的情报站都跟其发生过冲突。

  只不过沈桥从来没有将情报站暴露出来,那么这伙人来自天龙教显然不太可能。

  这伙人专门冲着沈桥来的,明显目的就是弄死沈桥。

  跟沈桥有如此大的仇,还能请出这么多位高手的人可不多。

  那位苏知府已经自杀了,苏越也被斩首了,苏家基本上已经凉了。若是苏洵与能有这种本事,上一次刺杀的时候恐怕就已经下手了。

  也不太可能是扬州彭家。

  彭家比苏家更惨,几乎是被连根拔起,整个彭家都被铲除的干干净净,也不太可能是他们。

  那么……

  沈桥的目光猛然凝了起来。

  他大概猜到可能是什么人了?!

  这一刻,沈桥骤然想起了之前陈院长跟他所说的那番话。

  那一番话,是在提醒沈桥,也是在点醒他。

  “原来是他们……”

  沈桥浑身一震,他的心中已然已经有了答案。

  “你在想什么?”

  旁边传来了林沁的声音。

  声音中,还带着几分颤抖。

  空气更冷了!

  此时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起来。

  两人的身影出现在草丛当中,周围满是积雪。

  此时两人身上的模样都很狼狈。

  林沁此时早没了她林家大小姐的风范,头发有些凌乱,身上的衣服虽然还完整,但是也有多处被割伤。

  脸上脏兮兮的,看上去极其狼狈。

  而沈桥此时更惨。

  他身上的厚衣服在刚才不要命的逃亡当中已经被割的七零八碎,此时身上也大大小小密密麻麻无数道伤口。

  昔日的那个白脸少年,此刻完全变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沈桥也顾不得那么多。

  后背隐隐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之前那一刀虽然没有伤及沈桥多深,但依旧还是割破了沈桥的后背。

  之前急着逃命,根本来不及顾虑这么多。

  此时停下来,后背的疼痛让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

  加上此时天色渐暗,也越来越冷了。

  沈桥裹紧了身上残留的衣服。

  旁边的林沁,脸色已经很苍白,显然是有些扛不住了。

  两人此时处境极其不好。

  怕是不需要那些刺客来,两人就得被冻死在这里。

  “不行,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力气渐渐恢复过来的沈桥看向林沁:“你现在还能走吗?”

  林沁站起来尝试走了两步,点点头:“已经没那么疼了,我没事。”

  刚才基本上逃亡的时候,林沁几乎没出什么力气,此时她体力还是很充足的。

  “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沈桥也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里不是个好地方,指不定那些刺客还能寻来。为了保险,必须要继续跑,不能停下来。

  沈桥带上林沁正打算离开时,他们身前的不远处,出现了一道身影。

  当瞧见这道身影,沈桥瞬间警惕了起来。

  来人了!

  只不过,眼前此人身上的装扮跟之前的刺客有所不同,此人穿着一身白衣。

  当他看见出现在这里的沈桥和林沁时,脸上微微眯起来了:“找到你们了!”

  这一刻,沈桥和林沁如临大敌。

  沈桥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压力。

  这是一位高手。

  “你是什么人?”

  “我啊,应该算是你的老熟人。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论关系的话,你可能还要叫我一声堂哥!”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脸上满是玩味的身上。

  目光上下的打量着沈桥:“啧啧,真是没想到你这个孽种竟然还活着,还混成了这种下场。”

  “昔日沈相之孙,竟然会是一个小白脸,啧啧啧……”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