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沈桥身世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沈桥身世

  听着眼前这个白衣人口中的话,沈桥眼睛略微眯了起来。

  他从对方的口中,敏锐的捕捉到了几个线索。

  堂哥?

  沈相?

  这一刻,沈桥已经完全能百分百确定,今天的这一伙人,的确是冲着他来的。

  这一伙人,他们跟屠杀了许家村的那一伙人,目的完全一致。

  他们的目的是沈桥!

  沈桥的眼神略微阴沉。

  该来的,总会还要来。

  沈桥早早就意识到,他的身世很不简单。

  不过此时在从对方口中听闻的线索,依旧让沈桥异常的震惊。

  沈相?

  什么沈相?

  能被称之为沈相的……有谁?

  是有人叫沈相,还是因为……

  沈桥不敢想象。

  此刻他脑海中的思绪快速的思考了起来。

  他望着眼前的白衣青年。

  此人自称是他沈桥的堂哥,有血缘关系?

  一家人?

  一家人的内斗?

  手足相残?

  豪门斗争?

  这一刻,沈桥脑海中脑补了几出家族大戏。

  沈桥脑海中乱糟糟的想着,神色却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沈桥望着他,平静道:“所以,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倒算不上,我司徒家与你沈家,从来就不是一家人过。”

  白衣青年笑眯眯的望着沈桥:“我们是敌人,一直都是敌人,从来没有改变过。甚至,我们两家算是死敌。然而你我却又有一些许的血缘关系,你说是不是很奇妙?”

  沈桥沉默,望着他没说话。

  停顿了片刻,白衣青年又摇摇头:“你这个孽种早就该死了,十八年前你就应该死了。只是没人会想到,十八年前你竟然被沈家的一个下人给救走。那位下人带着你逃出了京城,来到苏州隐姓埋名。”

  说到这里,白衣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然而你没想到吧,你终究还是被我们找到了。只是没想到,上次竟然被你死里逃生活下了一命。”

  “不过这一次,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听着白衣青年嘴里絮絮叨叨的话,沈桥反而变得更加平静起来。

  “所以,你是来杀我的?”

  “不是显而易见吗?”

  白衣青年摇摇头,啧啧道:“我还是有些小瞧你了,没想到你看着像个小白脸,原来还有两把刷子。本以为外面的那些人足够弄死你了,没想到还是让你逃了出来。还好,这一次我来了。落在我手里,这次没人能救得了你。”

  “这么说,我死定了?”

  “那是自然!”

  白衣青年啧啧道,目光看了一眼沈桥旁边的林沁:“当然了,死的不只是你,还有你旁边这位姑娘。长的倒是挺好看的,不过可惜了……既然你见了我的模样,那我就只能杀人灭口了。”

  说到此时,白衣青年的目光一凝。

  林沁习惯性的往沈桥身后躲了躲,虽然脸色很镇定,但是眼神中有几分惊慌出卖了她。

  “哼,你要是敢动本小姐,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你爹?”

  白衣青年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哈哈笑了两声:“小姑娘,你可能是对我有些误解。别说是你爹不会放过我,只要我想,我连你爹都能一起弄死!”

  “对于我的来历,你恐怕一无所知!”

  眼前的这位白衣青年,显然是个废话比较多的人。

  可能是在家里待的久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多年前原本就已经应该死了的人,此时的白衣青年显得有些兴奋。

  脸上充满了成就自豪感。

  沈桥的神色有些平静:“既然我今天注定要死在你手下,那在临死之前,可否告诉我真相,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当然可以!”

  白衣青年脸上满是一副看穿了一切的模样:“本公子知道你是想拖延时间,不过没关系,你尽管拖。你的救兵一时半会儿是进不来的,我的人堵在山谷口,一旦你的人进来了,本公子会毫不犹豫弄死你,不会给你一丁点活命的机会。”

  “说吧,你想问什么,本公子满足你的好奇!”

  “我的身份!”

  沈桥望着他:“你们又是谁?我跟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

  这是沈桥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

  他的身世,他的来历。

  还有他的仇人!

  对于这一些,沈桥一无所知。

  到了这个时候,沈桥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些一直不愿意面对的问题,终究还是出现了。

  “身份?你的身份可大有来头了,啧啧……”

  白衣青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露出了几分追忆:“遥想当年,你们沈家在京城也算是第一大家族,权倾朝野,满朝文武皆以你沈家为首,就连先皇都要敬畏你们沈家几分!”

  白衣青年的话,让沈桥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简单,却也没想到,竟然这么不简单?!

  满朝文武尊为首?

  就连先皇都要敬畏几分?

  在震惊的同时,沈桥猛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向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继续感叹道:“十八年前,沈家的家主,也就是你的爷爷乃是当朝左相。你的父亲,乃是兵部尚书。你们沈家的权势,在当时还真当达到了顶峰啊!”

  白衣青年看着沈桥:“当年你的出生,震惊了大半个京城,引起了无数人的瞩目。你出生的当日,京城大部分的权贵高官来到你沈家道喜。当时那场面,啧啧……听人说可谓震撼。据说送礼的都排队排了三条街,恐怖如斯……”

  沈桥身旁的林言,此时听的美眸睁的大大的。

  一张小脸蛋上满是不敢置信。

  她一直以为沈桥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很有才华,很有能力,嘴巴很损的家伙而已。

  从林言那里得知,沈桥只是一个父母双亡的普通人。

  俗话说,开局父母祭……

  林沁怎么都没想到,沈桥的父母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

  不对,应该说是他的爷爷。

  左相?!

  这权力,已经是当今赵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吧?

  这一刻,林沁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刷新了。

  有点不敢置信。

  原本以为沈桥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没想到他现在摊牌了,不装了。

  左相,兵部尚书……

  就单单这两个职位出自一家人,就已经很不可思议。

  不过……

  林沁是多么聪明的人。

  在震惊之后的瞬间,她猛然想到了什么。

  既然沈桥的来历如此之大,那为何他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后面发生了什么?!

  沈桥望着白衣青年,心中隐隐的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有了答案。

  权倾朝野!

  连先皇都要忌惮!

  这等名头传出去,的确是很厉害。

  让人很震惊!

  但同时,这也是最要人命的名头!

  “只是可惜了啊,你们沈家终究还是凉了!”

  白衣青年摇头叹息:“当年你们沈家有多强势,后面就有多惨。随着先皇去世,你爷爷过世。昔日你们沈家,瞬间就跌落谷底了。”

  “多年来你们沈家积累的政敌,得罪的人也在这个时候都冒了出来,对你们沈家落井下石!”

  “几乎是一夜之间,你们沈家就倒塌了!”

  白衣青年微微眯着眼睛:“昔日的那些仇敌,对你们沈家赶尽杀绝!你们沈家上下,没有一个人逃过了……不对,除了你,你现在是沈家唯一活下来的人。只不过,你也很快要死了,啧啧……”

  沈桥沉默了!

  许久没有说话。

  他的眼眸微低垂。

  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后,沈桥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平静下来。

  很多事情,他大概从一开始就猜到了。

  只是……

  沈桥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了起来。

  即便沈桥非常不愿意承认自己跟沈家有什么关系,即便他脑海中没有关于之前的一丁点记忆。

  对自己过往的一切,没有一点印象。

  但是,有些事情终究还是无法改变的。

  例如他的身体里,始终流淌的是沈家的血脉!

  此刻,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沈桥的内心,无端的涌起了一股怒意。

  虽然眼前的这个白衣青年轻描淡写的描绘诉说,但沈桥完全能够听得出来,十八年前,沈家一夜之间没落,到底经历了什么。

  沈家的人……一个都没逃过?

  沈桥暗暗捏紧了拳头,眼神中冷意更甚几分。

  若是沈桥对此一无所知,他自然不会对这些事情有任何的情绪。

  毕竟他真的一丁点印象都没有,也自然谈不上多大的感觉。

  但是此刻,当沈桥真正的听完了这个消息之后,他果然无法平静下来。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他的爷爷!

  是他的父亲!

  深呼吸口气,沈桥努力的平静了下来,望着他:“所以,你也属于是当年那落井下石的其中一个家族?”

  白衣青年摇头:“这件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当年我才几岁?也跟我家没太大的关系,想要你们沈家倒霉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也怨不得别人!”

  “呵!”沈桥冷笑一声。

  “好了,废话也说的太多了,你想知道的我也告诉你了。接下来,该送你上路了!”

  似乎话说多了,白衣青年此时有些不耐烦了。

  他望着沈桥,冷笑一声:“安心上路吧,十八年前沈家就不存在了,你作为沈家唯一的余孽,也早就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了。就让本公子送你一程,让你安心的去吧。”

  杀机骤然而起!

  当话音刚落,眼前这位白衣青年出手了。

  沈桥的目光猛的一凝。

  “走!”

  沈桥拉着林沁,转身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旁边的斜坡。

  两人的身影顺着斜坡的雪地,快速滑溜下去。

  沈桥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早在跟白衣青年拖延时间的时候,沈桥就不停的观察着四周寻找可以逃命的机会。

  眼前这个白衣青年很强。

  起码比沈桥要强的多。

  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

  常规逃跑的话,沈桥带上一个林沁,也根本就跑不掉。

  所以,他必须要想办法制造困难甩掉对方。

  果然,当沈桥带着林沁从旁边的滑坡离开时,白衣青年显然也是没想到。

  这个滑坡当中荆棘密布,正常人根本就不会想着从这里跑。

  但是沈桥毫不犹豫的带着林沁跑了。

  让他倒是没想到。

  “跑?”

  不过,白衣青年先是一愣之后,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般的冷笑。

  “跑得掉吗?沈家余孽,今天是你的死期,谁也救不了你!”

  冷笑一声吼,白衣青年瞬间毫不犹豫的跟上,从滑坡而下。

  新一轮的逃亡又开始了!

  这一次的逃亡,比之前更要困难。

  从荆棘中出来,沈桥身上的皮肤已经几乎没有完整之处,浑身上下也被鲜血浸透。

  被他保护在怀里的林沁此时反而还并没有太多受伤。

  “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瞧见沈桥模样,林沁的语气中都开始带着哭腔了。

  她虽然也见识过许多次刺杀,但是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这位养尊处优,又才华横溢受人追捧的大小姐,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我没事,走!”

  沈桥沉声丢下这一句,拉着林沁毫不犹豫的继续跑!

  这一次,继续是没有任何方向的逃亡。

  天色终于暗了下来。

  此时,天空中再次飘起了雪花。

  又下雪了!

  这一场雪来的很突然。

  来的也猛烈。

  几乎是在短短几分钟后,天空中的雪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

  鹅毛大雪,加上昏暗的天空,开始遮掩了沈桥的视线,这让他的跑路又受阻了不少。

  终于,在跑到一处山脚之后,沈桥精疲力尽了。

  一天的逃亡,终于让沈桥脱力。

  此时的他,再没有了继续逃亡的力气。

  眼前的这一座大山,挡住了沈桥最后的逃路。

  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后,再起不来。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林沁略带哭腔的喊着,一张俏脸上满是泪水。她试图用力去拉拽沈桥,但她的力气怎么会够?

  “你,你自己跑吧,我跑不掉了!”

  此刻的沈桥,只觉得两眼昏花。

  脱力后的眩晕感,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此时一瞬间爆发出来。

  沈桥的意识开始迷糊了起来。

  跑不掉了!

  要死了!

  沈桥很清楚,他真的已经到了人体的极限了。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林沁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坚决的摇摇头。

  她这个时候怎么会把沈桥一个人丢下?

  沈桥的内心一阵感动。

  这姑娘果然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还算是有良心……但是有良心也没用,她不跑两个都得死。

  沈桥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以及意识逐渐的消失,让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此时,那身后的白衣青年,已经追了上来。

  “总算是追上来了,这一次,你们应该跑不了了吧?”

  白衣青年一步一步的靠近。

  林沁挡在了沈桥的面前,表情坚决倔强:“你想要伤害他,先从本小姐的尸体上跨过去?”

  “呦,郎情妾意?啧啧,有点意思……”

  白衣青年很是惋惜的看着林沁:“这么好看的姑娘,死了真的是可惜了。可惜,谁让你认识了他呢?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让你们做一对苦命鸳鸯!”

  话音刚落,白衣青年身形一晃。

  他不打算继续废话了。

  刚才废话太多,差点让对方逃走。

  这一次,他选择直接出手,免得夜长梦多。

  骤然,林沁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那强大的气势,几乎要将她瘦弱的身躯给吹飞。

  但是,她始终没有后退一步。挡在沈桥身前,张开双手,试图护住沈桥。

  她闭上了眼睛,紧咬银牙。

  脑海中闪过的,全是今日沈桥带着她一路逃亡的画面。

  紧张,刺激!

  还有一股从心底涌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死就死,大不了一起死!

  跟这个混蛋一起死,似乎也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迷迷糊糊中的沈桥,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亦无妨张开双手挡在他沈桥的林沁娇小的身躯上。

  “轰隆隆!”

  就在白衣青年出手的瞬间,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哼。

  随即,白衣青年脸色大变。

  他猛然回头,瞧见远处山上黑蒙蒙的一片,神色瞬间没有了一丝血色。

  “雪崩!”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