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劫后余生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劫后余生

  大雪飘飘扬扬落下。

  雪崩后的山脚下,早被大雪弥漫覆盖。

  整个世界,一片白茫茫。

  景色壮观。

  这是苏州近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也是江南百年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色。

  手握匕首的白衣青年猛然回头。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道身影。

  大雪中,一道身影踏着积雪而来。

  随着雪崩后,厚厚的积雪覆盖大地,足足有半个人之高。

  然而,在他的视线里。

  不远处那道白衣身影,却仿佛踏雪无痕一般,踩在雪地里,只留下浅浅的脚印。

  白衣青年的目光猛然凝了起来。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这道身影,一袭白衣,手持一把精致长剑。

  神色清冷,眼神中平静如水。

  很美!

  美的摄人心魄。

  气质的清冷,给人无穷的吸引力。

  一瞬间,白衣青年的目光有些失神。

  不知为何,白衣青年竟然觉得眼前此人的装扮有些熟悉。

  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你是什么人?”

  白衣青年眼神微微眯起来了。

  如此时间,如此地点出现一位陌生女子,自然不可能会是巧合。

  更让他警惕的是,他竟然看不穿眼前女子的实力。

  这让他心中敲响了警钟。

  眼前此人,多半是来者不善。

  白衣女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她缓缓走来,缓缓靠近。

  她的目光,落在了白衣青年旁边的地上。

  那里,正静静躺着沈桥和林沁。

  两人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这一刻,天地间仿佛更加沉默了。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压迫着这一方天地。

  雪花飘飘扬扬落下,这一次没有任何阻拦,雪花落在她的身上。

  原本乌黑的秀发,此刻布满了白雪。

  “他死了?”

  她开口,打破了天地间的宁静。

  声音听不出悲喜,更听不出一丝的情绪。

  白衣青年心中已然明白。

  眼前女子,多半是冲着地上这两个人来的。

  救兵来了?

  白衣青年微微眯着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雪崩,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也拖延了他太久的时间。

  眼前这女子现在能出现在他面前,也就意味着,他的人都被解决了。

  他必须要赶紧离开了。

  若是等到官府的人越来越多,到时候他就不好脱身了。

  “没错,他们已经死了!”

  白衣青年目光盯着白衣女子,握紧了手上的匕首,冷笑一声。

  眼前这女子的实力他看不透。

  但是,她依旧得死。

  “死了。”

  叶柔竹缓缓开口。

  声音不大,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确定什么。

  语气不带一丝的情绪,平静的吓人。

  她缓缓的抬头,望着眼前的白衣青年。

  乌黑的秀发下,是一张精致无暇的脸蛋,容貌足以倾城。

  此刻,却没有一丝表情。

  冷漠!

  深深的冷漠。

  那双美眸,如同死寂一般的眼神。

  在这一瞬间,爆炸般炸开。

  远处的白衣青年,刹那间只觉得后背猛然一阵寒意,浑身的寒毛在这一刻全部都竖了起来。

  他的眼神中,在这一刻露出了几分惊恐。

  “他死了,你为何还不死?”

  如同坠入深渊般的声音,像是一把重锤,狠狠的锤在他心头。

  白衣青年只感觉胸口猛的一闷,一口鲜血涌上舌尖,被他硬生生的咽下。

  他的眼神大骇!

  “你,你是谁?!”

  白衣青年此时的神色无比震撼。

  他从未见过这种气势的人!

  天底下,何时有了这么一位高手?

  她才多大?怎么可能这么强?

  她究竟是谁?!!

  回答白衣青年的,是剑鞘声。

  “咻!”

  长剑出鞘,天地间传来一声轻鸣声。

  下一秒,白衣青年视线中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了。

  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席卷全身,头皮发麻。

  白衣青年眼神大骇。

  这速度?

  这实力……

  叶柔竹的身影瞬间将至。

  “去死吧!”

  白衣青年一咬牙,眼神中的凶狠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先下手为强!

  手上的匕首,在这一刻狠狠的刺出。

  然而,下一秒,叶柔竹刺出了一剑。

  一剑出。

  瞬间破去了白衣青年的所有攻势。

  他所有的气势,在这一刻猛然消散。

  丢盔弃甲。

  一剑!

  就一剑!

  一剑,便分出了胜负。

  “哼!”

  白衣青年闷哼了一声。

  他缓缓低头,看见胸口的心脏处多了一把剑。

  亮着寒光的长剑,贯穿了他的心脏。

  他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骇然,震惊,不甘,后悔……

  无数情绪在这一刻涌上心头。

  他……输了?

  他输的这么彻底?

  他竟然,连对方一剑都抵挡不住?

  “噗!”

  一口鲜血猛然喷了出来。

  他浑身上下的生命力,快速的消散。

  他想动,胸口处钻心的疼痛,已经让他无法再动弹半分。

  他艰难的颤抖着嘴唇:“你,你究竟是谁?”

  还是没有人回答他。

  叶柔竹目光冷冷的望着他,抽出了寒剑。

  长剑上沾满了鲜血。

  鲜血顺着寒剑滴落在雪地里,迅速染红了地面。

  “扑通!”

  白衣青年的身子一个不稳,一头栽进了雪地里。

  他的意识在消散。

  他不甘心!

  他明明是所有人眼中的武学天才。

  他从小就是司徒家的骄傲。

  他年纪轻轻已然踏入了二品高手行列,未来可期。

  假以时日,他能在三十岁之前踏入一品高手的行列,更有可能在四十岁之前踏入超一品之境。

  他将会超越他的爷爷,成为所有人赞誉的高手。

  他明明有着非常光明的未来……

  可是这一切,在今日全都没了。

  他要死了!

  他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苏州,为什么要来杀这个孽种。

  为什么之前在明明能杀掉对方的时候,非要装逼……

  还是,这个白衣女子到底是谁……

  貌美,白衣,实力深不可测……

  在他意识的最后,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快速闪过。

  一瞬间,他猛然想起来了。

  江湖武林中前不久,有一位白衣女子一己之力,将各大武学门派的掌门和高手击败。

  据江湖推测,那位白衣女子恐怕已经踏入超一品之境了……

  原来是她……

  白衣青年的意识终究消散。

  彻底死了!

  鲜血染红了雪地,触目惊心。

  天地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叶柔竹脸上的神色,不喜不悲。

  收剑,她缓缓转身,走到了沈桥的身边。

  当看到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早就被冻僵的沈桥。

  叶柔竹的娇躯一震。

  那双始终无任何情绪的美眸,在这一刻终于流露出了不可言喻的伤悲。

  她蹲下身子,握住了沈桥的手臂。

  刺骨的冰冷,甚至比她还要冷。

  叶柔竹突然想起了前不久那次沈桥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那一次,她感受到了沈桥手心传来的温暖。

  她并不怕冷。

  然而那次沈桥手心的温暖,却让她记忆尤深。

  此刻,她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感觉了。

  沈桥的手臂,比冰块还要冰冷。

  叶柔竹紧紧握住沈桥的手,将自己身体内仅剩不多的内力拼命传入他身子。

  内力缓缓的在沈桥身体里面流转,原本快要冻成了冰雕的沈桥,在内力的催促下,缓缓化解着沈桥冰冷的身子。

  叶柔竹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她消耗的太过于严重了,此刻娇躯有些颤颤巍巍起来。

  然而,她却始终没有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

  她的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桥。

  她不相信沈桥会死。

  不相信这个多次在面临生死时都活下来的沈桥,会死在这里。

  她不相信!

  沈桥不会死的!

  一定不会死!

  一定!

  她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源源不断的内力从她的身子里,涌入了沈桥身体里。

  终于,在叶柔竹即将要力竭的时候,叶柔竹终于从沈桥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

  几乎已经完全快要熄灭的气息。

  这一刻,叶柔竹的眼神猛然激动了起来。

  没死?!

  他果然没死!

  叶柔竹站起身来,但内力几乎耗尽的她顿时娇躯摇摇晃晃,一个不慎跌倒在旁边的雪地里。

  她却顾不得身上的狼狈,从雪地里爬起来。将沈桥扛起来,艰难的朝着外面走去。

  内力消耗过度的她,平日里轻而易举的动作,此刻却显得如此艰难。

  沈桥身子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几乎要将她娇小的身躯压垮。

  叶柔竹紧咬下唇,美眸中却透露着几分坚定,一步一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少,内力耗尽的叶柔竹,每一步走的无比艰难。

  此刻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

  身子摇摇晃晃,在雪地里,显得是那么渺小。

  漫天的风雪,将两人的身躯埋没。

  此时,远处终于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小姐!”

  紧接着,数道身影快速的靠近。

  听到这个声音,再也扛不住的叶柔竹,身子摇摇晃晃的倒下。

  “小姐,公子,你们怎么了?!”

  耳边,是巧儿焦急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叶柔竹终于放心下来。浑身的力气在这一刻消散,眼前一黑。

  还有不远处,传来了其他的声音。

  “林沁姑娘在这里,快点来救人!!”

  “……

  沈桥做了个梦。

  一个很长的梦!

  梦境不断重复着,经历一次又一次。

  他梦见自己考上了大学,而又在大学四年霍霍完后找不到工作,最后选择去当了老师,平稳的过完了一生。

  紧接着,他又梦见了跟大当家成亲了。然而在新婚之夜,掀开新娘的红盖头时,竟然露出的是林沁的脸。

  吓的沈桥又换了梦,这一次梦见了李未晞。她发现了沈桥跟大当家之间的关系之后,冷冷的给了沈桥一剑,送沈桥归西。

  画面再转……

  无数的梦境,让沈桥几乎都有些分不清楚现实了。

  等他终于恢复意识时,只感觉浑身上下都疼。

  疼!

  浑身都疼!

  浑身上下像是每处地方都被人打过一样。

  疼的抽搐。

  “哪个狗日的打了小爷?!”

  沈桥陷入了迷惘当中。

  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眼瞧见的是熟悉的环境。

  这是……

  自己的房间?

  脑子渐渐回来,沈桥也很快想起这是哪里了。

  同时,脑海中的记忆也开始缓缓的恢复。

  脑中的记忆,停留在他跟林沁在山谷逃亡,最后遇上了雪崩,紧接着两人在雪地里等死。

  死了?

  好像……又没有?

  熟悉的场景,和身上那疼的抽搐的感觉,让沈桥很快清醒过来。

  他没死!

  这一刻,沈桥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他竟然没死?!

  这都能让他活下来?

  “公子,你醒啦?!”

  耳边,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沈桥回头,巧儿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出现在他视线里。

  瞧见沈桥醒来了,巧儿激动的站了起来:“小姐,公子醒了,公子醒过来啦!”

  一边说着,巧儿一边激动的朝着外面喊。

  很快,一道身影踏入了房间里。

  正是大当家。

  叶柔竹走到床边,沈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浑身的疼痛让他动弹不得。

  “你受伤很重,先别动。”

  叶柔竹阻止了沈桥的动作,轻声道:“你感觉怎么样?”

  “没……”

  沈桥的声音有些沙哑。

  望着叶柔竹。

  不知为何,是不是沈桥的错觉。

  沈桥总感觉,大当家似乎变了。

  说不上来的感觉,但的确有变化。

  似乎大当家……变的温柔了?

  ……沈桥怀疑自己还没醒。

  “你好好休息吧,等身子好转了再说吧。”叶柔竹轻轻道。

  沈桥呆呆的点点头。

  他现在虽然醒过来了,但是情况还是很严重。

  受伤很严重。

  沈桥感觉他能醒过来都是一个奇迹。

  “我,我睡了多久……”沈桥声音依旧沙哑。

  一旁的巧儿满脸担忧道:“公子,你都昏睡了七八天了,可担心死小姐跟巧儿了。还好你醒过来了……”

  七八天?

  沈桥知道,这一次他果然是捡回一条命了。

  那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活下来,堪称奇迹。

  目光望着叶柔竹,虽然她没说,但是沈桥已经猜到了。

  他这次能活下来,要多亏了她。

  在那样的环境下,能救他的,只有大当家。

  而在当时静静等死的沈桥,脑海中唯一能想起的人,也只有大当家。

  “那,那些刺客呢!”

  沈桥又问道。

  叶柔竹平静道:“死了!”

  死了?

  全部?

  沈桥明白了。

  那帮刺客,多半是碰上大当家了……

  活该!

  沈桥深呼吸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偷偷看了一眼大当家。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几分心虚。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对了,还有……林家的那位大小姐,她,她怎么样了?”

  问完后,沈桥偷偷的看了一下叶柔竹,发现她神色平静,看不出情绪。

  只不过,她并没有回答沈桥这个问题。

  倒是旁边的巧儿道:“林沁小姐没事,她跟公子你一样,都救下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桥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林沁这一次都是被他连累的。

  要是她出了事,沈桥内心肯定原谅不了自己。

  “不过……”

  巧儿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她身边的那位侍女,受伤太严重,没有救过来,死了……”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