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定报仇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定报仇

  这次的沈桥,当真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足足昏睡了七八天,等到醒来之后,又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月。

  这半个月来,沈桥基本上都是在床上躺着度过的。

  他受伤实在是太严重的,这次活下来,大夫都称之为奇迹。

  沈桥当时被救回来时,浑身上下已经被冻成了冰块,呼吸几乎已经没有了。

  身上的伤口在寒冻之下发炎,加剧,几乎是要了沈桥的命。

  这种情况下,就连大夫都束手无策,只能扁鹊三连。

  治不了,等死吧,告辞。

  然而,万万没想到,沈桥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公子,你这一次能救活,还要多亏了那位老前辈。”

  床前,巧儿正在给沈桥喂药。

  “前辈?”

  “对呀!”

  巧儿眨巴了一下眼睛,点点头:“就是以前经常来酒铺蹭酒喝的那位前辈啊,公子你被救回来的那晚,那位老前辈就来了,他给了小姐一颗药丸。正是那颗药丸,才救活了公子你。”

  沈桥:“?”

  “那颗药丸,是不是有些黑不溜秋的?样子不好看,但是挺香的?”

  巧儿回想了一下,点头:“对呀,公子你怎么知道?”

  “……”

  面对巧儿的这个问题,沈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怎么知道的?

  他突然发现,他又被那个算命的给骗了。

  上次他从那个算命的手里得到那颗药丸之后,沈桥为了打探他手上还有没有存货,想尽了办法。

  然而那算命的一口咬定没了,这让沈桥本来已经相信他的鬼话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又掏出了一颗药丸。

  ……沈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欺骗。

  不过这一次,沈桥倒也没有去打算跟对方算账了。

  算起来,这已经是那位算命先生几次帮了他。

  第一次给了颗药丸救了大当家,第二次那颗救了李总督。

  而这一次,又救了沈桥一命。

  这也解开了沈桥的疑惑。

  为何他在如此受伤严重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活下来。

  如果没有那神奇的药丸,恐怕沈桥即便被从山谷里救出来,也活不下来吧。

  这让沈桥心存感激之余,也对这位算命的身份多了几分疑惑。

  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正儿八经的算命先生,能身上有这么多救命的药丸?

  几次将人从濒死之处救回来,他那药丸堪称是仙丹也不为过。

  有这等宝贝,为何他会是一个如同乞丐般的算命先生?

  先前沈桥一直对于他的身份有所疑惑,只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但是这一次,倒是让沈桥对他的来历更是有了几分的怀疑。

  他三番四次的帮助沈桥,又是什么缘故?

  沈桥没想通这些,不过既然对方几次帮助沈桥,想必应该是没有敌意的。

  只要没有敌意,对于沈桥来说,这位算命先生是什么身份那就不是很重要了。

  这一次他救了沈桥,于情于理,等沈桥伤好了之后,怎么也得提两壶好酒去拜访一下他。

  顺道……再问问他药丸还有存货没。

  “……”

  在沈桥躺床上的这段时间,期间很多人都来看望过他。

  林言是第一个来的,得知沈桥醒来之后,他立即就跑过来了。

  随后,还有徐老汉等人,甚至还有那几乎不出门的陈雪茶,在得知了沈桥受伤后,也破天荒的来看望了他一番。

  即便是远在扬州的李总督,在得知了此事之后,还派人来探望过沈桥。

  但是唯独,少了两人。

  一个是李未晞,自从上次她走之后,就再没有了音讯。

  即便是沈桥这一次差点受伤身死,她始终没有出现过。

  另一个,就是林沁。

  受伤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沈桥在此之间,没有见到过林沁。

  除了知道她没事之外,沈桥没再听说过任何她的消息。

  小半个月后,沈桥终于可以在巧儿的搀扶下,下床在院子里行走了。

  “这次的事情,对沁儿的打击很大!”

  院子里,林言神色也有些沉重:“我妹她跟曼儿关系亲如姐妹,这一次曼儿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沈桥的神色也很沉重。

  林沁身边的那位侍女,死了。

  沈桥跟她的交集并不多,除了当初来苏州城时见过的那两次之外,再见面,就已经是上次的事情了。

  沈桥的内心充满了愧疚。

  曼儿的死,跟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那些刺客是冲着沈桥来的,而曼儿为了保护他和林沁,一个人挡住了那么多的高手刺客。

  当时的情况危急,三个人留下来都要死。

  沈桥带着林沁跑路去寻找林言,是唯一的办法。

  曼儿牺牲了她自己,争取拖延了足够多的时间,最后救了沈桥和林沁。

  这看似是最好的办法,但沈桥仍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曼儿是他害死的。

  如果没有那些刺客,曼儿也就不会死。

  沈桥脑海中想起那位花季少女,内心这一刻突然像是被什么给压着了一般。

  “沈兄,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

  林言安慰沈桥:“曼儿在天之灵看到你保护好了沁儿,她也一定会很欣慰的。”

  “沁儿醒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情,又晕了过去。等她再醒来之后,几天几夜不吃不喝……曼儿跟在沁儿身边多年,他们两人的关系真的很好。这一次,对她的打击才是最大的……”

  今日的林言,也没有了以前那般的活跃。

  “沈兄,这帮刺客的来历,官府的人极力在追查,但始终没有追查到任何的线索。这些刺客应该都是某些大户人家豢养的高手,恐怕追查起来很困难。”

  林言想了想,又道:“不过,那位死在叶姑娘剑下的白衣青年,官府打算从他身上追查线索,看他的样子,应该会是某个世家的人。”

  “京城!”

  “什么?”

  “他是京城的人!”沈桥冷声道。

  “京城来的人?”

  林言满脸惊讶:“怪不得官府这段时间找不到任何线索,竟然是京城来的。官府的人虽然排查了江南地区的世家,但怎么也没算到京城去……沈兄,你怎么会惹到京城的敌人?”

  “怎么惹到?”

  沈桥面无表情。

  许久之后,他脸上逐渐多了一丝冷笑:“我也很好奇!”

  又沉默了许久,沈桥看向林言:“我想去看看林沁。”

  ……

  苏州城外。

  某处墓地。

  墓地外,无数侍卫把守着周围。

  自从上次出事之后,林家添加了大量的侍卫高手。

  墓地里,添了一处新坟。

  一道身影站在墓碑前。

  “曼儿,我带了你平时最爱吃的零嘴给你。”

  林沁的神色很是憔悴,脸上有几分不正常的苍白。

  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时不时咳嗽两声,语气也弱了不少。

  “以后就没有我陪着你了,你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的。要是觉得孤单了,就给我托梦也行……”

  林沁将手上的东西放下,伸手摸着眼前的墓碑,美眸中流露满是悲伤。

  “小姐对不起你,小姐还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没有带你去。如果不是小姐这么任性的话,你也不会死了……”

  林沁的目光呆呆的望着墓碑,眼神一片空洞。

  那一场雪崩后,苏州又持续下了两天的大雪。

  十年难得一见的大雪,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力。

  这一场大雪,同样冻死了不少的庄稼。

  难得见雪的江南,也因为这场大雪而演变成了雪灾。

  这一个冬天,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死在这一场雪灾中。

  大雪终于化去。

  整个江南再次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出太阳了!

  但林沁依旧感觉到冷。

  以往本该暖洋洋的太阳照在身上,林沁却感觉到格外的冷。

  她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用力的咳嗽了两声,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

  这一次的刺杀经历,差点要了沈桥的命,也差点要了她的命。

  沈桥九死一生,她又何尝不是?

  她的身子骨比沈桥差的太多,这一场刺杀她虽然没受伤,但也几乎被冻死。

  虽然被极力抢救了回来,但也因此让她的身子受寒落下了病根。

  她比以往更要怕冷了。

  不过,她始终还是没有离开,不管身后的丫鬟怎么劝也没用。

  “曼儿,小姐一定会帮你报仇的。不管他们是谁,小姐一定会把伤害你的人找出来,为你报仇!”

  林沁的美眸在这一刻猛然坚定了起来。

  苍白而又绝美的脸上,此刻的神色,很是坚决。

  “咳咳……”

  她再次大声的咳嗽了起来,这一次,仿佛是要将自己的肺都要刻出来了。

  她身子摇摇晃晃的,似乎要摔倒。

  身后一道身影扶住了他。

  “我没事……”

  林沁摆摆手,却发现不太对。

  身后的人不太对。

  她回头。

  沈桥站在她的身后,正静静的看着她。

  林沁目光呆呆的望着沈桥。

  这是上次在山谷之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那一次之后,沈桥没有去见过她,她也没有去见过沈桥。

  除了两人身体还没恢复的原因外,至于别的原因……恐怕都心知肚明。

  许久之后,林沁缓缓的回头。

  她在逃避!

  沈桥又何尝不是呢?

  曼儿的死,对于林沁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对于沈桥来说同样如此。

  对于林沁来说,曼儿是她最亲密的侍女,是她最好的朋友。

  而对于沈桥来说,曼儿的死,犹如一座大山,狠狠压在了沈桥的心头上。

  自从得知了曼儿的死讯后,沈桥没有一天轻松过。

  曼儿是因他而死!

  曼儿是被他害死的!

  这样的念头始终在沈桥脑海中徘徊,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他。

  沈桥如今已经可以做到面对生死时稳如泰山,即便是让他杀人,沈桥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但是对于曼儿的死,他始终还是愧疚。

  正因如此,沈桥不敢去见林沁。

  林沁同样也如此。

  他们两人都在愧疚。

  沈桥的出现,让林沁有些预料未及。

  她呆呆的望着面前的墓碑。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沁开口道:“曼儿死了。”

  “我知道。”

  “我好难过!”

  林沁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她回过头,望着沈桥,苍白的脸色,眼眶通红,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是我害死了她。”

  沈桥摇摇头:“不是你的错,这件事因我而起,是我连累了你们。”

  “不,是我的错!”

  林沁带着几分哭腔道:“要不是我任性的要跟着你们去看什么雪狐,要不是我这么任性,曼儿也就不会死……一直以来都是我太任性了。”

  “我太任性了,不管我想做什么,曼儿都是无条件的答应我,不管我想要什么,曼儿都会去做……”

  “是我太任性,害死她了!”

  林沁说着说着,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沈桥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安慰。

  望着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林沁,沈桥的心也越来越沉重了。

  “不是你的错,是那些坏人的错!”

  沈桥目光逐渐的冷了下来:“他们那些坏人,都会遭到报应的。”

  “呜呜呜……”

  似乎是找到了什么宣泄口,林沁扑进了沈桥的怀里,毫不掩饰的大哭了起来。

  沈桥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搂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这次的事情,对于沈桥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更别说是首当其冲的林沁。

  她能扛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段时间,也难为她了。

  身后的侍女们看到这一幕,皆是面面相觑。

  这段时间,小姐的脾气阴晴不定。

  很多时候,小姐通常可以几天不说话,不吃不喝,成天发呆。

  她们这些什么,什么时候见到小姐哭成这样?

  而且还是在一位异性男子身上哭?

  这对她们的三观造成了极大的震惊。

  “……”

  终于,林沁的哭声渐渐小了起来。

  最后停了下来。

  沈桥低头看去,林沁在他怀中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她太累了!

  这段时间,她始终活在自责当中。

  这一刻将所有的情绪委屈和害怕发泄出来之后,她终于扛不住了。

  轻轻将怀里的林沁交给后面的侍女。

  “带你们小姐回去好好休息吧。”

  侍女们小心翼翼的带着小姐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只剩下沈桥还站在原地。

  他看了一眼墓碑,墓碑上的字很新。

  望着墓碑,沈桥依稀还能想起那张高傲冷漠,对她很是不屑一顾的侍女。

  同时也想起了在面对刺客围杀时,她不顾一切救沈桥,以一敌九的场面。

  沉默了许久。

  沈桥轻声道。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报仇!”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