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京城布局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京城布局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等到徐老汉离开之后,沈桥依旧站在院子里。

  叶柔竹不知何时也出现在院子里,凝望沈桥许久,终于询问出口。

  沈桥回过头来,看着她,点了点头。

  他已经决定去面对有些事情了。

  有些事情,是他必须要去做的。

  叶柔竹沉默了一下,出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沈桥的心里有些感动。

  大当家虽然不会说一些什么感人肺腑的话来,也不会刻意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

  但她永远会在沈桥需要的时候,站在最正确的立场。

  只不过,沈桥摇摇头:“你不能去。”

  叶柔竹美眸望着沈桥,没说话。

  但她的神色中,有不解。

  “这一次去京城,太过于凶险了。我甚至现在连我的敌人是谁都不清楚,天子脚下,很多事情犯禁。你跟着过去,会连累你的。”

  叶柔竹美眸盯着沈桥:“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对于她来说,天底下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你不能去,我还需要你,帮我在苏州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沈桥想了想,望着大当家,很诚恳的点头:“这件事情,我只信任你。”

  “……”

  当沈桥从陈院长那里回来之后,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沈桥终究还是年纪轻轻就放弃了努力,选择了少奋斗几十年的选项。

  当然,这次并没有富婆。

  即便是选择了一条可能少奋斗几十年的道路,但事实上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他所选择的这条路,异常凶险。

  帝师!

  听起来很威风很高大上。

  但实际上却又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即便是沈桥这次前往京城,顺利辅佐当今的太子在将来登基之后,沈桥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权力。

  任何朝代,朝廷中的斗争永远是最激烈的。

  沈桥并不觉得他能在其中安稳的生存下去。

  而更别说当今天子正值壮年,指不定还能多活二十年。

  沈桥难道还要等二十年?

  即便是可能等到二十年后,依旧还是没有达到想要的目的?

  所以,这并不是沈桥的目标。

  他等不了那么久。

  那背后的人依旧虎视眈眈,随时等着弄死沈桥。

  而如今的沈桥,却连他们的身份都不清楚。

  对于沈桥来说,接近太子是他的一个机会。

  他需要抓住这个机会,即便是成为不了帝师。

  但至少要将背后的这些主谋凶手揪出来,将他们铲除。

  而进京进宫,这是他唯一能少奋斗努力的捷径。

  即便或许沈桥是被陈院长给利用了,但沈桥并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是一场双赢的局面。

  ……

  当沈桥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之前他的计划也全部被打乱。

  他需要重新布局。

  此时他的身份早已暴露在那些背后主谋人的眼里,但沈桥却对他们的来历一无所知。

  敌人在暗处,而他在明处。

  情况很不好。

  沈桥是个很惜命的人,即便是打算前往京城。但绝对不会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像个愣头青一样去送人头。

  他若是此时没有任何准备前往京城,即便路上不死,但也恐怕在京城待不了几天,就会突然死于非命。

  那背后的人能千里迢迢派出这么多刺客前往苏州刺杀他,沈桥跑去人家的地盘送人头,自然也可以死的轻松至极。

  沈桥所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将寒醇楼开往京城。

  在他原本的计划中,沈桥并没有这个计划。

  他的计划中,是打算将寒醇楼遍布整个江南地区,随之伴随着情报站的建立和崛起,逐渐的让整个江南都充满了他的耳目。

  毕竟江南不但富庶,并且远离京师。各种势力复杂,鱼龙混杂,也给了沈桥操作的空间。

  但京城不一样,天子脚下,管辖难度可见一斑。

  沈桥想要将寒醇楼开到京城,在京城设立情报站,难度自然极大。

  下场参照天龙教。

  据说天龙教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就在京城损失了两个情报机构点,损失极其惨重。

  但这一次,沈桥不得改变他的计划。

  既然他打算前往京城,那么首先就要将情报站的网拉过去。

  在对京城没有任何了解之前,沈桥自然不会轻易去送死。

  先前被沈桥派去京城调查那个白衣青年的一批人,已经被他安排在京城留下。

  而寒醇楼在京城开店的计划,也提上了日程。

  “沈兄,你真的要去京城?”

  酒楼上,林言有些震惊的望着沈桥。

  沈桥点点头。

  林言自然是知道一些真相原因的,他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可是沈兄,上次那些刺客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去京城,那不就是……”

  “送死吗?”沈桥笑了笑。

  林言点头,满脸严肃道:“那批刺客我也找人调查过,他们的实力很不俗。能养得起他们这样刺客,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们的来历,恐怕有些大……”

  沈桥反问道:“但我要是不去,他们就会放过我了吗?”

  林言沉默了。

  答案是肯定的。

  不会。

  那些人这一次刺杀沈桥未果,虽然暂时可能会消停。但等到风头过去之后,他们必然还会再来。

  “所以,与其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找我的麻烦。还不如我主动出击,我亲自去找他们麻烦!”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横竖都是一个死,为什么不能抢救一下……万一,我活下来了呢?”

  虽说话是这个道理,但林言依旧还是很担忧:“可是……”

  “放心吧,我不傻,不会去送死的,我早有了万全之策。”

  沈桥冷笑一声:“就连这一次都让我活了下来,我命这么大,他们是收不了我的。”

  林言沉默了一下。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咬咬牙道:“既然如此,我跟你一起去!”

  沈桥抬头看着他。

  林言郑重道:“你是我的兄弟,这件事情,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去扛。大家有难同当,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

  沈桥叹了口气:“你别闹,你不能去!”

  “我为什么不能去?”

  沈桥摇摇头:“我这一次去京城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京城比这里凶险的多了,指不定我哪天就遭到了暗杀。你可是你林家唯一的独苗,你可不能出事。”

  “沈兄你还是你们沈家唯一的血脉了呢?你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

  林言咬牙道:“而且,这一次他们不仅仅差点害死了你,也差点让沁儿丧命。我这个做兄长的,咽不下这口气。这个仇,我也一定要报!”

  “他们别让我揪出来,否则本少爷一定放不了他们!”

  沈桥还想说什么,但林言已经果断的决定了:“沈兄这一次你别劝我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一趟京城,我一定去。你不是要去京城开寒醇楼分店吗?正好可以交给我。这件事情,不能让沈兄你一个人去面对。咱们可是兄弟,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去面对?”

  沈桥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都没说。

  沉默了许久,最终终于还是点点头。

  林言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像极了个纨绔少爷。

  但是在有些事情上,他还是很固执的。

  既然他说出这番话后,沈桥也不想再拂了他的好意。

  而且,他这次前往京城,肯定是需要人手帮忙的。

  林言的出现,也能帮上他很大的忙。

  “我就知道沈兄你是不会抛弃我的!”

  林言脸上又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拍了拍沈桥的肩膀:“到时候咱们兄弟二人在京城,又能掀起腥风血雨,定要让京城的那些人见识见识咱们苏州卧龙凤雏的厉害。”

  沈桥诧异的看了一眼林言,士别三日,没看出来这家伙竟然还会说出成语了。

  不过……

  沈桥怎么瞧着卧龙凤雏这样的称呼都怪怪的。

  这是夸人的词吗?

  ……

  苏州寒醇楼已经进入了正轨,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多操心。

  年后的醉仙楼终究还是倒闭了。

  在被寒醇楼无情的碾压之下,醉仙楼的惨淡业绩持续了半年。最终,在年后选择了关闭。

  大概是许家,尤其是许文轩不想再面对林言那无比得意的嘴脸吧。

  在这一波对决中,许文轩完败。

  不但武力上被林言欺负,甚至在他原本最得意的领域,也输的一塌糊涂。

  然而更气人的是,醉仙楼才关店没多久,他原本的地址就被林言买下了。

  随后,另一家酒楼拔地而起。

  酒楼还是醉仙楼的酒楼,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字而已。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许文轩,据说差点没去跟林言拼命。

  欺人太甚。

  而在这个时期,沈桥已经分批次,将徐老汉等人派往了京城。

  江南地区的情报网已经逐渐的成熟,徐老汉等人手底下也培养出了不少可以信任的人,足以撑起江南情报站的运作。

  而被沈桥最为信任的徐老汉等人,也被沈桥提前安排往了京城。

  徐老汉等人的行动极快,到了京城没几天,就很快将京城的各大势力和底细摸了个清楚。

  虽说没能查到一些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对于人生地不熟的沈桥来说,这些情报至关重要。

  徐老汉等人也是沈桥前往京城保命的底气。

  当然,仅仅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在前往京城之前,沈桥还需要做一些安排。

  沈桥花钱在苏州城外买下了一处大宅子,和一大片空地。

  这次遭遇了刺杀的危机,让沈桥意识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仅仅是有情报站是远远不够的。

  他需要有自己的武装势力。

  若是沈桥早早的就意识到这一点,上次也不至于落到一个被刺杀狼狈逃亡的下场。

  当然,沈桥能成为大当家那样的高手更好。

  若是能成为大当家那样的高手,他自然不需要什么护卫保护,完全可以横着出门走。

  但很显然,他在想桃子。

  沈桥注定成为不了大当家那样的高手。

  而且,在很多时候个人的力量起不了绝对的作用。

  沈桥缺人。

  他需要一批高手护卫。

  一批绝对忠诚,而且身手高强的护卫。

  他们不需要个人实力超群,但是一定要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关键的作用。

  试想想,若是沈桥手底下有了一只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精兵。

  那对于前往京城的他帮助无疑是巨大的,他们会成为沈桥背后最坚固的保护。

  对于如何训练这一批精兵,沈桥脑海中早就有构想。

  当初他安排了一批叶家寨的人前往了苏州城西,这批人早就在城西混的如鱼得水,成功的拉拢了不少人。

  城西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也有不少优秀的苗子。

  沈桥将会从这当中挑选出一些可以培养的苗子,给他们进行特训。

  先洗脑,再培训,最后再给他们进行最现代化的军事训练。

  沈桥要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只精兵来。

  除此之外,沈桥还打算训练出一批高手。

  与精兵不同,这一批高手的要求是个人实力超群,擅长刺杀,标准与特种兵看齐。

  沈桥完全的将后代的思想兵种给复制了过来。

  这样的一批高手不多,但是对天赋和实力的要求极高。

  既然那些人能培养刺客,沈桥为何不能同样培养一帮这样的高手?

  而且,沈桥身边还有比他们更厉害的底牌。

  叶柔竹!

  有大当家这样的超一品高手亲自指点,这批高手的成就不言而喻。

  即便是沈桥这样错过了习武年龄的人,在叶柔竹的指点之下也突飞猛进。

  这也是沈桥让大当家留下苏州的原因。

  大当家前往京城保护他,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

  让她留在苏州,培养训练出一帮顶尖的高手,才是对沈桥最大的帮助。

  这件事情只能交给她做,也只有她能做。

  沈桥身边目前最厉害的高手,也只剩下了大当家。

  正当沈桥正在如火如荼的安排计划中时,一封信件,悄无声息从岳林书院快马加鞭前往了京城。

  随即,京城似乎有几道没人注意的身影,悄然出城。

  经过数日,来到了苏州城。

  随后,便踏入了苏州衙门户籍簿中。

  在来人亮出了身份之后,很快就得到了权限,开始翻阅起户籍资料。

  “沈桥,苏州城外沈家村人士,父母早年双亡,后被叶家寨山贼俘虏。”

  “身家清白,无不良记录。安平十七年踏入苏州城,一鸣惊人,与江南总督千金成为挚友,随后被岳林书院陈院长赏识。”

  “身份来历,没有问题。”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