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离开前夕

第二百七十六章 离开前夕

  岳林书院。

  房间里。

  姑苏牧站在门边,神色有些不解:“老师,您这样做……真的行吗?”

  陈院长缓缓睁开了眼睛,沉声道:“扶我起来。”

  姑苏牧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将陈院长搀扶起来。

  搀扶出房间,走到了院子里。

  天色转暖。

  陈院长目光静静的凝望着院中的场景。

  许久之后,他沉声道:“我时日无多了。”

  姑苏牧一惊:“老师,你身体还尚好,怎么可能会……”

  陈院长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

  姑苏牧张了张嘴巴,沉默。

  显然他也很清楚。

  这段时间院长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恐怕是真的……

  “你真的是我收过最聪明的弟子,也是我得意的门生。”

  陈院长缓缓开口。

  姑苏牧的脸上有几分愧疚:“学生无能,没能给老师争气。”

  陈院长摇摇头:“这不是你的错,人各有志,我的确不该强求你的。只是……这件事情终究需要有人去做。虽说皇恩浩荡,但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够忤逆朝中那位天子的旨意?”

  “我岳林书院百年历史,能有如此地位,除了我岳林书院多年的文化底蕴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天恩。有赵国历代的陛下庇护,才有了我岳林书院悠久历史和独特的地位。但这样的地位,是有代价的……”

  “当年我与几位师兄弟同时入宫,辅导太子和几位皇子。但是谁能想到,最后胜出的人会是我?而他们,却倒在了那一场浩荡当中。宫中……它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姑苏牧不语。

  他很清楚这一点。

  这也是他回来的原因。

  即便他不愿意入朝,不愿意为官,去当什么太子的太傅。

  但有时候身不由己。

  他乃是老师的学生,是名满天下有名的诗仙。

  有些事情,由不得他去拒绝。

  “他是代替你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说到这里,陈院长又摇摇头:“但是,他的身份太敏感了!”

  “当年沈家被灭门的背后,又有什么隐情,又牵扯上了多少的人?若是他的身份完全曝光,他到了京城,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死在那里。”

  姑苏牧若有所思:“所以,老师你这才想办法改了他的身份来历?”

  陈院长出声道:“他是沈家后人,如今这天底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京中此次派出的那一批刺客,恐怕也只有一小部分人清楚来历。他们不希望沈桥活着,自然也不可能将沈家还有后人的消息说出去……”

  “所以老师你改了他的身份,就是以防京城那些想来调查他身份的人查不出破绽来,查不到他的真实信息?”

  陈院长点点头。

  姑苏牧还略有疑惑的问道:“老师,学生还是有一个疑问,老师你是如何能改变他身份户籍的?”

  姑苏牧虽然知道老师的身份地位很高,但正因为如此,很多时候老师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自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陈院长笑了笑,目光看向院子里。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开口:“这天底下,除了我之外,也还有人不想让他的身份来历泄露出去。”

  姑苏牧神色疑惑。

  还有人?

  是谁?

  他脑海中仔细的想了一下,没能想起来是什么人。

  “老师,学生愚钝,还请指点。”

  陈院长看了他一眼:“那小子所认识中,有如此能力的人,还有谁?”

  姑苏牧沉默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江南李总督?!”

  陈院长笑而不语。

  姑苏牧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怎么会……”

  “很多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陈院长微微眯起了眼睛:“李总督为人正直,曾是为赵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大将军。我想,他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沈家唯一的血脉惨遭毒手。”

  “所以,等着看戏吧。我很期待这小子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希望,我还能活到那个时候吧……”

  “……”

  沈桥自然不清楚,他的身份来历早已经被人暗中修改了。

  他打造精兵和高手的计划如火如荼进行中。

  这一次他离开苏州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很多事情都需要交代处理。

  对于沈桥来说,苏州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多值得留恋的东西。

  大当家留在了苏州,巧儿自然也跟着留下。

  虽说巧儿舍不得沈桥,但在沈桥的劝说下还是选择了留下陪着大当家。

  这一趟前往京城,除了徐老汉等人早早的去了京城之外。

  陪同沈桥前往京城的,还有林言。

  当然,林言想要去京城时,听说他爹是极力反对的。

  毕竟对于林家来说,林言乃是林大富唯一的独子。

  对于林大富来说,自己这个儿子虽说纨绔了点,没出息了点。

  但有他攒下的这偌大的家产,只要林言不是个智障,足够他挥霍几辈子用不完了。

  所以,这么个儿子即便是没什么出息那也认了。

  毕竟他还有个那么聪明优秀有才华的女儿,儿子丢的脸,女儿又挣回来了。

  放这么一个独子前往京城,林大富显然是不太愿意的。毕竟京城太远,万一出了点什么差错……

  林大富自然也不是不知道,林言之所以要去京城,是因为那个沈桥。

  他虽然没见过沈桥,但也知道沈桥这个人。

  这段时间苏州城外刺杀的事件沸沸扬扬,一切都是冲着那个沈桥来的。

  林言要跟着沈桥去京城,是有什么目的他当然清楚。

  也正是因此,让他更反对了。

  他虽然也的确挺喜欢沈桥这位年轻人的,这位年轻人年纪不大,但却才华横溢,有头脑,能力也强。

  尤其是他竟然能让堂堂的苏州知府落马,就单这能力,足以让人惊叹不如。

  这样的一位年轻人,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但是,林大富也很清楚,这位年轻人很危险。

  他有仇敌,有来历不凡背景深厚的仇敌。

  他的仇敌又正好来自于京城。

  沈桥这一次去京城,自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但跟沈桥不同,自己这儿子脑子不太聪明,去京城怕不是活不过三章。

  所以林大富并不希望林言不自量力。

  许久没有吵架的父子俩差点因为这件事情又吵了起来,林大富他差点又掏出了自己的七匹狼……假如这个世界上有七匹狼的话。

  不过,最后在林言的坚持下,他爹终于还是松口了。

  据说当时是林言信誓旦旦说着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志在四方,应当趁着年轻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毫不意外又是被他爹一顿抽。

  当然,最后他爹是怎么松口的,这没人知道。

  只不过,后面这位林大富主动找上了沈桥。

  这是沈桥第一次见到林大富。

  一位从名字上就能看出很有财气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微微眯着眼睛看上去和蔼和亲,跟林言有几分相似。

  沈桥终于能够确定,林言百分之百是亲生的了。

  也终于找到他这些年多次作死,虽然被抽,但没有被打死的原因了。

  “林员外!”

  沈桥拱手道。

  “沈小兄弟!”

  林大富跟沈桥所想的一样,语气态度都很热情,先是跟沈桥寒暄了一番。

  一来是想见识见识这位年少有为的少年,另一方面,也是感谢一下上次遭遇刺杀时,沈桥挺身而出保护了林沁。

  虽说那帮刺客的目标是沈桥,但若是没有沈桥的保护,林沁也难逃一死。

  一码归一码,这位林首富还是很讲原则的。

  身为生意场上的老油条,林大富对于这种表面交流很是擅长。

  巧合的是,沈桥也是这方面的老江湖了。

  虽说沈桥的年纪比林大富小上不少,但林大富丝毫没有将沈桥当成小辈来看待。

  两人宛如成了多年的老朋友,在一波商业互吹之后最后终于来到了正题上。

  “沈小兄弟,实不相瞒,我这一次来找你,正是为了我家那小子的原因。”

  林大富叹了口气:“家门不幸啊!”

  “林言那小子从小就不聪明,不喜欢读书,至今为止连字都没认全。每次我都恨铁不成钢,多亏了沈小兄弟的提携,让这小子这些日子来进步成长的很快,总算不再像以前那般混蛋了。”

  “只是没想到,他这一次还要跟随着你去京城。逆子长大了,拦不住了。既然他执意要去京城,也只能随他去。年轻人去多经历经历,也总归是好的。”

  “不过,此次京城路远,我林大富虽然在江南还算有几分薄面,但京城那边的确人脉不深。此次他跟随着沈小兄弟你一同前往京城,还请沈小兄弟多照料一番。”

  林大富来找沈桥,显然就是为了此事。

  沈桥点头:“我与林言情如兄弟,我定会将他照料妥当,林员外你大可放心。”

  既然林言执意要跟着沈桥去京城,这份情谊沈桥记在心中。也正因如此,沈桥绝不能让林言因为他而出事。

  沈桥培养自己的势力也正因如此。

  听到沈桥的保证后,林大富也是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多了。听说你们此次前往京城是为了开寒醇楼分店?我在京城虽然没什么人脉,但也算是认识几位老朋友,或许到时候可以帮上你们一点忙……”

  林大富的帮忙,也间接性的减少了寒醇楼在京城开店的阻力。

  这算是不小的帮忙了。

  而这个时候,沈桥在苏州的所有计划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接下来,就是择日启程前往京城了。

  京城那边来了情报,京城的势力基本上已经打探了清楚。

  这让沈桥的心中也有了几分底气。

  京城的司徒家,在年后就闭门不见客,很少有人能打探到其中的消息。

  越是如此,就越能让沈桥确定那白衣青年的身份,定是来自于司徒家。

  这段时间,苏州城也发生了一些事情。

  自沈桥被刺杀之后,苏州城外加强了巡逻。

  城中的人,也很少往城外瞎跑。

  而且,最近微香院也传来了消息,微香院的花魁柳如烟,离开了微香院。

  这个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苏州的才子圈。

  让他们爱慕的柳姑娘,居然悄无声息的走了?!

  没人知道她的去向。

  微香院的老鸨对此一问三不知,只道是柳如烟自己赎身离开了微香院。

  这件事情,对无数人造成了打击。

  尤其是林言。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他,连夜跑来找沈桥喝酒诉苦,絮絮叨叨说他失恋了。

  他失个锤子的恋!

  柳如烟的离开,像是给了林言一个剧烈的打击,也让他更加坚定了离开苏州的心。

  ……

  “明天我就要走了!”

  夜色如墨。

  院子里。

  沈桥望着大当家。

  大当家静静的站在院子里,月光下,一双好看的美眸平静的望着沈桥。

  她只是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苏州的那些人,就要交给你了!”

  沈桥望着她:“辛苦麻烦你了!”

  叶柔竹依旧只是点头。

  什么都没说。

  她永远都是这样的性子。

  不过,她既然点头了,那么答应的事情,也就一定会做到。

  今夜的叶柔竹似乎有点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即将离开时产生的错觉。

  在沈桥看来,今晚的叶柔竹比以往更加吸引人。

  这让不由的想起了大年三十的那个晚上……

  沈桥深呼吸了口气。

  他明明跟大当家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原本还应该水到渠成发生很多正儿八经的事情……

  只是那一场刺杀,打断了沈桥安于现状的计划。

  也让浑浑噩噩的沈桥,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在这样的情况下,沈桥不得不努力的为了活命而去努力。

  只有跟叶柔竹之间的关系,却也因此卡在了这里。

  想到这里,沈桥忍不住的想骂人。

  “都他妈的赖司徒家的人!”

  沈桥决定了,等他到了京城之后站稳了脚跟,第一个就找司徒家的麻烦。

  平息了心中的想法,沈桥伸手握住了叶柔竹的手。

  叶柔竹有几分不自然,似乎想挣脱开来,却被沈桥攥的更紧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叶柔竹也没有了先前的抗拒。

  自从那晚之后,两人之间有些关系几乎已经算是挑明了。

  叶柔竹目光看向前方。

  神色很不自然。

  沈桥不在乎这些。

  毕竟他明天就要走了。

  这不好好温存一下,下次见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沈桥一点一点的靠近,一点一点的贴近。

  叶柔竹的脸色红了!

  虽然她极力掩饰,但依旧还是掩饰不住。

  月色皎洁。

  就在沈桥即将达到目的时,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公子,小姐,你们在干什么?”

  巧儿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旁边不远处,此时正一脸好奇模样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院子里快要抱在一起的两人。

  满脸好奇而茫然。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