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抵达京城

第二百七十七章 抵达京城

  清晨。

  苏州城外。

  正是立春好时节,城内城外人来人往。

  人群中,几小撮人马混迹在人流当中,悄然出城。

  其中一小撮人马离开苏州城后,迅速抄小道北上。

  等到彻底离开苏州城后,其中一辆马车的帘子掀开,露出了沈桥……不怎么高兴的脸。

  的确不怎么高兴。

  从早上到现在,沈桥精神似乎都不是很好。

  “沈兄,你怎么了?”

  马车里,林言奇怪的问道。

  “你不懂……”

  沈桥摆摆手。

  他跟林言这样的单身狗无法解释。

  昨晚他好不容易才酝酿出了点气氛,打算在离别之前,跟大当家发生点什么。

  都说离别才是渲染气氛最好的时刻,也是最容易促进感情进展的时候。

  结果就在关键的时候,被巧儿坏事了。

  呆萌的巧儿出来,立刻将沈桥原本酝酿好的气氛完全打破。

  等到沈桥将巧儿哄骗走之后,叶柔竹也已经跑了。

  显然被撞见了的大当家恼羞成怒,也再不搭理沈桥了。

  沈桥之前所有的计划……算是全部泡汤了。

  这是沈桥第一次有想抽巧儿屁股的想法。

  正因为这件事情,让沈桥一直郁闷到了现在。

  果然,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完美的。

  这一次离开苏州城,此刻沈桥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虽说来到苏州也不到一年,但沈桥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记忆全部留在了苏州。

  当然,跟地点没关系。

  跟人有关系。

  这一次跟大当家分离,还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腻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到了分别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这种伤感情绪。

  不过,沈桥的伤感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马车里,还有两个不怎么省心的人。

  除了林言之外,还有一位……

  林沁。

  “我就说你不该跟着来的。”

  马车里,林言也是有些头疼:“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跟着我们去京城干什么?”

  “你们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

  林沁瞪了林言一眼,“你再废话,别怪我翻脸了。”

  一听到林沁要翻脸,林言立刻就怂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沈桥,意思让他来搞定。

  沈桥对林言的眼神熟视无睹。

  他不掺和。

  林沁也要跟着前去京城,是沈桥没想到的。

  也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林大富当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跟着前往京城,不过,林沁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她干脆先斩后奏。

  自己偷偷的溜出了城,等到沈桥等人离开之后,她再追上沈桥的马车。

  等到林大富发现之后,也只能看着林沁留下的信跺脚气急败坏了。

  这一趟前往京城,沈桥为了以防万一,也做了诸多的准备。

  他不确定苏州有没有京城的眼线盯着他,所以他派出了几只人马从不同的路线进京。

  而这一次同行的,还有沈桥培养出来的一只精兵。

  这一只精兵虽说实力算不上特别强,但护送沈桥等人前往京城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越过小路抄了近路之后,很快就上了官路。从官路一路前往京城,虽说路途远了点,但也多了几分安全保障。

  从苏州前往京城,其中路途上千里,中途经过扬州时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

  沈桥本想是经过扬州时,去一趟总督府,拜访一下李总督,也顺便见一下李未晞。

  自从当日李未晞离开之后,距今已经快四个月了。

  这四个月中,沈桥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这四个月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打乱了沈桥的计划,以至于沈桥没时间去顾及想这些。

  不过,当到了扬州城之后,沈桥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太适合去见她。

  即便是见到了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在扬州城稍作停息之后,便再次踏上了北上的路程。

  路程很无聊。

  由于走的是官道,基本上是一路平安,没有碰上任何意外的情况。

  甚至连个山贼土匪都见不到。

  马车里,沈桥闭目养神。

  经过了这么久的锻炼,如今的沈桥终于做到坐马车不再晕车了。

  不过,依旧不好受。

  在这交通极其不发达的年代,从江南到北京的距离,走陆地的话花上一两个月并不稀奇。

  即便是沈桥中途转过水路,在快马加鞭的情况下,至少也得一个月才能到京城。

  这一个月,是沈桥这辈子最难熬的一个月。

  每天日复一日的赶路,然后还要面临着林言和林沁的骚扰。

  本来几人都是各自乘坐一辆马车,但是路途太过于无聊,最后全部挤到了一个马车里来。

  “沈兄,咱们还有多久才到京城啊!”

  马车里,林言情绪从一开始的激动,到平静,再到现在无聊的有些要发霉了。

  他每天都在计算着还有多久才能到京城。

  “快了吧。”沈桥道。

  “要死了……京城怎么这么远,赵国怎么这么大……”

  跟沈桥一样,林言几乎也没出过远门。

  对于他这样的纨绔子弟来说,苏州就是他最温暖的的家乡。即便是再远一点,也不过是在江南的范围里。

  这一次前往京城,的确算是出远门。

  “沈兄你说,这个世界上难道就没有比船还要快的工具了吗?”

  无聊的日子,让林言有些开始突发奇想了:“沈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几天就从江南到京城的工具吗?”

  “有。”

  “是什么?”

  “车!”

  “车?”林言疑惑道:“马车怎么可能几天就能到京城?就算是千里马,那也绝对不可能啊!”

  “我说的是车,不是马车!”

  “没有马的车?”林言更疑惑了:“没有马拉,那车靠什么行走?”

  “发动机。”

  “什么是发动机?”

  “……”

  沈桥不怎么想跟林言交流这个,毕竟要跟一个没有经历过的孩子从工业革命讲起来,的确有些为难他了。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沈桥最后还是决定给林言解惑了:“大概在很多年以后,就会有人发明发动机,有了发动机,车不要马也能跑。”

  林言脸上写满了不信。

  “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不需要马就能跑的车?”

  “所以我说了现在没有,要以后才有。”

  “以后是多久以后?”

  “大概再过一千年左右吧。”

  “……”

  林言沉默了许久,然后眼神略带幽怨的望着沈桥:“沈兄,我怀疑你又在诓我。”

  “这次真没有!”

  沈桥这一次很真诚的望着他:“在很多年以后,不但有不用马拉的车,甚至还有可以飞的飞机……从江南到京城,若是坐飞机的话,一个时辰就能到……”

  虽说这个世界跟沈桥原本的那个世界不太一样。

  但是从文明发展的角度来看,不出意外时间到了之后,该出现的东西终究还是会出现。

  不过,当沈桥说完这些之后,马车里的林言、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沈,沈兄……你是不是中邪了……”

  “啪!”

  许久之后,沈兄捂着脑袋,终于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不过,他的眼神中还是流露着不可思议:“一千年以后,真的会有那么神奇的东西?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从江南到京城?”

  “没错!”沈桥点点头。

  “那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林言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这个问题问的好。

  涉及到了沈桥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也是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开口说过的秘密。

  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当然是因为……我多读了书啊!”

  林言满脸不可思议:“多读书还有这能力?”

  “那是自然!”沈桥瞥了他一眼:“书中有着无限的可能,不然为何那么多圣贤都是饱读诗书的?……多读书才能解放你的思想,因此让你从中推演出未来的趋势……”

  没读过什么书的林言被沈桥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信以为真了。

  “读书居然还有这能力?”

  林言脸上顿时露出了懊悔的神色,开始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有多读书了。

  最后懊恼的一拍大腿:“草率了!”

  “……”

  路途太过于无聊,林言离开马车,前往外面找护送他们安全的侍卫聊天去了。

  林言这样的富少性格豪爽,好讲话,又出手阔绰。一路下来,他很快跟外面这帮护卫和沈桥打的精兵打成一片,开始称兄道弟了。

  等到林言离开之后,马车里只剩下了沈桥和林沁。

  林沁缩在马车的角落,身上裹着丝绸毯子,眨巴着美眸盯着沈桥。

  她的脸色略微有几分苍白,精神不是很好。

  上一次在山谷几乎冻死,落下了病根,如今只能慢慢调养身子。

  而这次又这么舟车劳顿的赶路,这么久下来,她的确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刚才沈桥跟林言胡扯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听着,没有出声。

  此时,等到林言离开之后,林沁盯着沈桥看了一阵,才撇撇嘴道:“骗人。”

  “嗯?”

  沈桥有些没听清她说什么。

  “书中根本就没有讲这个……什么不用马拉的车和一个时辰就能到京城的飞机,定是你杜撰出来骗人的。”

  沈桥脸上有几分尴尬。

  他骗骗林言就算了,骗眼前这位饱读诗书,才华横溢的苏州第一才女还是很难的。

  “也不完全是骗人,我说的这些的确都有,以后都会有的。”沈桥出声道。

  林沁点点头:“我知道。”

  “嗯?”

  “我相信你。”

  林沁望着沈桥,突然笑了:“这话你没有骗人。”

  沈桥:“……”

  笑了几声之后,林沁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你怎么样了?”

  “没事,死不了……”

  林沁摆摆手,学了学沈桥的手势和语气。

  随后她又笑了起来:“上次刺杀的时候本小姐都没死,这点小毛病是奈何不了本小姐的。”

  沈桥沉默了一下,摇摇头:“你不该跟着来的。”

  “为什么?”

  “这一次我去京城,太过凶险,你也知道,我这次去京城的目的是什么。上次那批刺客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这一次去京城,指不定我还要面临更多这样的刺杀。你跟着来,只会连累你的。”

  林沁摇摇头:“我不怕!”

  “但是我怕。”

  沈桥望着她:“你跟着来了京城,我不一定能护的了你的安全。”

  对于沈桥而言,京城就是龙潭虎穴。

  他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更别说是身边的人。

  林沁歪着脑袋看他:“你担心我?”

  沈桥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林沁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沉默了一会儿。

  她脸色变得很平静起来。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来!”

  “曼儿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我们自幼一起长大,宛如亲人……”

  “她为了救我,死在了那些人的手里。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坐视不理。这个仇,我都一定要报。”

  沈桥沉声道:“这个仇,我会帮她报的!”

  “我想亲自报!”

  林沁望着沈桥,“或者最起码,我也想亲眼看见那些仇人死……总之,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哪怕京城真的是龙潭虎穴,那我也要去……这个理由可以吗?”

  沈桥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缓缓的点头。

  这位平日里看起来脾气很大的大小姐,其实也很固执。

  即便是在沈桥吵架的时候,哪怕吵不过也会不依不饶的下次再来。

  而这次的事情,对于这位温室中长大的大小姐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也是在这样的打击之下,沈桥突然感觉到,这位大小姐,似乎长大了。

  只不过,这成长的代价却有些大。

  很快,林沁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容:“放心吧,本小姐的命很大。再说,若是没有准备,本小姐也不会随便去闯京城的,你不必担心本小姐的安全。”

  “……”

  北方的天气的确有些不适应,一路上就连沈桥的身子都有些快扛不住。

  更别说是林言和林沁,林沁中途还感冒了一次。

  不过在沈桥的及时发现和照料下,很快就恢复了。

  当马车下了官道后,路途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沈桥掀开车帘,依稀能看到不远处一座雄伟的城池渐渐出现在眼前。

  随着马车靠近之后,视线也渐渐越来越多。

  马车停下。

  沈桥一行人跳下马车。

  抬头看去。

  眼前高耸的城墙上,威严雄伟的城门。

  门口的守卫官兵正在盘查着进出的人。

  夕阳照在城墙上,给这座老城平添了几分严肃。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神色平静。

  京城。

  到了啊!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