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们是什么关系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里就是京城了吗?”

  林沁在身边丫鬟的搀扶下下了车,看了一眼眼前的城池,美眸中有几分失望,撇撇嘴:“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啊,不见得比苏州要繁华多少……”

  显然,眼前的京城,跟她想象中的京师不一样。

  一旁的林言总算是找到了炫耀的机会:“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赵国论经济的话,肯定是江南的经济最发达,咱们苏州又是江南最大的地方。比繁华,咱们苏州当然不会比京城差多少。这你都不知道,啧啧啧……”

  林言难得一次能在这方面从自己妹妹身上找到优越感。

  林沁翻白眼瞪了他一眼:“就你知道吗?”

  好吧,被怼了!

  林言只能默默的看向前方,望着雄伟壮丽的城池,心中忍不住有几分感叹。

  传说中的京师,果然比想象中的要壮观。

  这对兄妹在这方面的看法开始产生分歧了。

  当然,这也很正常。

  论繁华程度,苏州不会比京师差多少。

  但是要论文化底蕴,又或者是其他方面,京城那就远远不是苏州能相比的。

  作为历朝历代定都的城市,京城自然是有着别的地方难以比拟的地方。

  无论是嫌弃还是向往,此时对于在场的沈桥等人来说,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一个月的连日奔波,在场的人基本都已经心累身体累了。

  尤其是林言,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京城了。

  在苏州当一个有钱的纨绔子弟,整日调戏良家妇女不香吗?

  每每想到这,林言都会在某个深夜躲在被子里,悔不当初的扇自己耳光……

  “准备进城吧。”

  在城外稍作休息之后,众人就打算进城了。

  沈桥一行人太多,除去沈桥林言林沁等人之外,还有护送他们前来的一直精兵,这么一行人若是大张旗鼓的进城,定然是会被盯上的。

  沈桥分批次让这些精兵进城,等到他们全部离开之后,沈桥等人才终于跟随着人流,进入了京城。

  虽说京城的繁华跟苏州相差无几,但毕竟存在地理位置差异的原因,京城很多方面跟江南都是有些区别的。

  第一次来到京城的林言和林沁对城中的一切事情都很感兴趣。

  哪怕是街头边卖的一些小玩意,很多都是没有的。

  林沁兴奋了。

  看到这些苏州没有的稀奇玩意,之前连日赶路的疲惫仿佛都被一扫而空了。

  她左看看,右买买。

  看到顺眼的东西,直接就买了下来。

  不差钱!

  林家自然是不差钱的。

  虽说林沁这一次从家里偷偷溜出来除了带了个丫鬟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不过没事,毕竟还有林言。

  如今的林言已经很有钱了。

  本身就是不差钱的富少,加上这几个月来寒醇楼的入账分红,林大少如今已经富得流油。

  现在的他完全可以感叹一句,他对钱完全不感兴趣。

  几人在京城的街头走着,林沁在街头各种买买买,林言一边看着四周,一边感叹壮观,顺便一边瞧瞧这边最出名的青楼是哪家。

  人群后,沈桥走在最后面,暗暗的盘算着接下来的行程。

  他来到京城的目的只有一个,但要做的事情却很多。

  他首先要在京城站稳脚跟,先得在这里有立足之地。

  作为一个低调的人,在一切都还没尘埃落定之前,能低调,自然是要尽量低调的。

  徐老汉等人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到了京城,呆在京城暗中调查了京中的各种势力。

  而寒醇楼在京城开店的计划,也早在之前就开始实施了。

  之前林大富写信给了京中的几位好友,在帮衬之下,寒醇楼地址选到了快相当不错的地方。

  这一次开店,比以往都要轻松的多,如今的寒醇楼正在装修,离开业也不久了。

  但是,寒醇楼能在江南成功,却也不知道能否在京城也同样成功。

  毕竟南北差异大,水土不服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在此之前,沈桥还得先要去进宫面圣。

  这是他来京城最重要的事情。

  不过,倒也不急于一时。

  沈桥到京城的时间没人知道,等到在京城落脚了之后,再前去进京面圣也不辞。

  正当沈桥盘算计划着时,前面突然发生了争执声。

  沈桥抬头,便看见前方的林沁和林言被人围了起来。

  七八个人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其中一位身穿华丽锦衣男子,此时正神色有些不耐烦,语气极其嚣张不屑的看着林言和林沁。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乡下佬,本公子见你妹妹长的还算可以,打算邀请她去府上喝杯酒,做个客而已,你个乡下佬别给脸不要脸!”

  林言冷笑不屑道:“呸,你算个什么玩意?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信不信我弄死你?”

  “弄死我?”

  锦衣男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消息一般:“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你个从外地来的乡下佬竟然敢说要弄死本公子?本公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弄死本公子?”

  他一眼就看出林言和林沁身上的服装和口音都不像是京城本地人。

  一个外地来的乡下佬,来到京城不老老实实的,竟然还敢口出狂言,一看就没被收拾教育过。

  倒是这个乡下佬的妹妹,倒是长的相当的标致。

  啧啧……

  “草,你找死!”

  林言这哪里忍得了,当即就要动手。

  但是锦衣男子这边的人明显要更多,直接就将他们几人拦了起来。

  “别打架……”

  林沁赶紧拉住了林言。

  这里可是京城重地,天子脚下,在这里斗殴,明显是脑子有问题。

  尤其是对方来历不明,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丢块砖头都能砸到三个勋贵。

  眼前这个锦衣男子胆敢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肆无忌惮,必定来历不俗。

  他们初来乍到,毫无根基。得罪权贵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打起来,被衙役抓进了衙门,那才是完蛋了。

  在京师这样的地方打架斗殴,问题可严重的多了。

  尤其还是在人家权贵的地盘上,进了衙门怕是任由他人揉捏了。

  林沁对这一点清楚的很,所以绝对不能打架。

  她赶紧拦住了林言,不让他乱来。

  “果然,还是小娘子你比较识相。”

  锦衣男子笑眯眯的望着林沁:“你兄长有些不识好歹,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公子大方不跟他一般计较。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这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不如先去本公子府上做客,让本公子给你们介绍一下京师,如何?”

  林沁冷笑一声。

  眼前男子是什么目的,傻子都清楚。

  要是真的去了他府上,怕是人就没了。

  “呸,滚!”

  虽然拦住了林言不让他动手,但林沁也完全不把这权贵放在眼里的。

  不能动手,但并不影响林沁骂人。

  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她堂堂林家大小姐忍得了?

  “也不看看你长的什么样?你配跟本小姐说话吗?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

  “……”

  不得不说,林沁气势还是很足的。

  这一下反倒是让对方楞了一下,上下看了看林沁,心里有些没底。

  莫非……她来头有些不小?

  的确,单单从气质上去看,锦衣男子就看出了眼前这二位气质不凡,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尤其是这位女子,不但气质出众,容貌惊艳,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这种气质,可绝对是装不出来的。

  不过,锦衣男子很快反应了过来。

  管她是谁啊?

  这里可是京城啊!

  眼前这些人明显就不是京城的,哪怕他们的确来历不小,但毕竟不是本地人。

  他为何要畏惧?

  想到这里,锦衣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本公子不必要知道你是谁?但你应该要知道,得罪本公子的下场……”

  不管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他都要定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我倒是想知道,得罪你有什么下场?”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沈桥走到林沁身旁,抬头看着这位锦衣男子。

  “你又是谁?”

  锦衣男子看到突然出现的沈桥,微微皱眉,随即看了一眼林沁,似乎明白了过来,满脸不屑道:“你们一伙的?”

  “才看出来吗?”

  沈桥点点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此时围着的七八个人,微微眯着眼睛:“怎么,这位公子你是要大庭广之下抢人?还是要打架?”

  “他们想抢我!”

  林沁趁机在一旁告状,满脸气愤道:“本小姐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这些不长眼的。”

  作为苏州第一才女的林沁,在苏州是绝对不可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第一次出远门遇上,的确让她很是生气。

  锦衣男子神色阴冷:“本公子好意打算奉你们为客,你这位朋友却出言顶撞本公子你说本公子该怎么做?”

  “你怎么做我不感兴趣。”

  沈桥摇摇头:“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没空搭理你,你一边凉快去吧……”

  说完,沈桥摆摆手招呼林言林沁:“别愣着了,天快黑了,咱们得赶紧回去了。”

  两人虽然不知道沈桥为何这么说,不过既然都说了,那自然照做。

  在林言和林沁眼里,来到京城自然是要听从沈桥的。

  见到沈桥带着人要走,锦衣男子的脸色一黑:“本公子准你们走了吗?!”

  眼看沈桥对他的话熟视无睹,锦衣男子气坏了:“给我抓住他。”

  身边的一个人立刻气势汹汹的伸手去捉拿沈桥。

  “呵!”

  沈桥瞥了一眼,随即轻轻出手,便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身后那人的拳头,再动弹不得。

  紧随着,沈桥一用力。

  “啊……”

  那位看上去很是健壮的侍卫,顿时惨叫一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这一幕,震住了在场的其他人。

  随即,沈桥松手。

  这个侍卫捂着一只手,倒连连后退,眼神充满了恐惧。

  眼前这个看上去无比瘦弱的书生,竟然身体里蕴含了这么大的力气。

  沈桥回头瞥了一眼锦衣男子。

  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这一次,没人拦着。

  锦衣男子站在原地,阴沉着脸色,很不好看。

  锦衣男子瞥了一眼旁边那位手臂受伤的侍卫:“他有多厉害?”

  “很厉害!”

  侍卫低着头:“我不是他的对手。”

  “废物!”

  锦衣男子怒骂。

  其他侍卫大气不敢喘。

  “找几个人,给本公子跟踪他们,找到他们的落脚地,给我盯紧了!”

  锦衣男子望着沈桥等人离开的方向,神色很是阴冷:“从来只有我司徒行欺负别人,今天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

  “沈兄,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

  路上,林言很是震惊的看着沈桥。

  刚才沈桥出手,可谓是惊呆他了。

  他知道沈桥很厉害,当初在扬州的时候,沈桥露出过两手。

  但是,今天的沈桥比之前似乎更要厉害了。

  那位看起来挺厉害的侍卫,竟然连沈兄都打不过。

  林沁目光也很是不敢置信。

  她还记得大半年前见到沈桥时,那个时候的沈桥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罢了。

  怎么现在……三十年河东了?

  瞧着这对兄妹震惊的眼神,沈桥第一次感受到了作为高手被人崇拜的感觉……

  沈桥看了他一眼:“想知道原因?”

  林言连连点头。

  如果可以,谁不想成为万人敬仰的高手呢?

  如果可以,他林言何曾没有过一个成为行侠仗义高手的梦想?

  现在就连沈兄都可以,他为什么不行?!

  “那当然是因为……我天资聪慧啊!”

  沈桥理所当然道:“我习武天赋极高,自然进步是一日千里。”

  “……”

  “得了,我知道肯定是叶姑娘教你的”

  沉默了一会儿,林言鄙夷的说道:“叶姑娘那么厉害的高手,有她指点你,就算是头猪都能进步飞速,更别说是你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这话沈桥怎么听着都想打人。

  他如今的进步,的确跟大当家的调教有关。

  这段时间,大当家在训练精兵和高手的同时,也同时在指点调教沈桥。

  大当家几乎是倾囊相授,将她所会的所有全部教给了沈桥。

  至于沈桥能理解学会多少,那就看他的天赋和悟性了。

  不过还好,虽说沈桥错过了习武的最佳时间。但他的天赋并不算差,加上有叶柔竹这等顶尖高手指点,沈桥的进步可想而知。

  如今的沈桥,已经不是昔日的沈桥了。

  如今的他,距离顶尖高手很远,就连高手也算不上,但好歹,也勉强算是摸到了高手的门槛。

  按照这个世界的武学来划分的话,如今沈桥的境界,应该是五品左右。

  如此实力,已经足够沈桥自保。

  这也是沈桥这次胆敢来京城的原因,有了底气,自然便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叶姑娘!”

  一旁的林沁始终没有说话,听到叶姑娘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美眸眨了眨,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犹豫了一下,她望着沈桥,出声问道。

  “你跟那个叶姑娘……你们是什么关系?”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