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送上门来

第二百七十九章 送上门来

  林沁自然是认得叶柔竹的。

  她记得很久之前,沈桥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位长的很漂亮,而且冷冰冰的女子。

  那位女子时常出现,跟沈桥关系很亲近,后面还住在了沈桥的隔壁。

  后面沈桥的酒铺被烧了之后,沈桥买下了一个大宅子。

  那位女子后面好像还住进了他家里?

  当时林沁就怀疑沈桥是在金屋藏娇,不过一开始并没有当一回事。

  随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一直到现在。

  之前还没什么感觉,直到现在突然再想起这件事情。

  林沁心里不知为何竟然有一些不舒服。

  说不上来的感觉……

  想不明白,她干脆直接开口问沈桥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沈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问,问一下不行吗?”

  林沁被沈桥的眼神一看,有种被人看穿心虚的感觉,顿时瞪眼看着沈桥,想要把气势压回去。

  “有啥毛病!”

  沈桥翻翻白眼,不搭理她,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剩下林沁在原地生闷气,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沈桥竟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不知为何,林沁感觉更加心塞了。

  ……

  一行人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一处隐蔽的角落。原本分批次进城的众人,也终于在指定的地点汇合了。

  而此地,徐老汉等人也早已经等待多时了。

  “公子,你们总算来了!”

  徐老汉等人赶紧迎了上来。

  “公子,宅子早已经买好了,一路也辛苦了,赶紧回家休息一下吧。”

  徐老汉等人在京城,早就在沈桥的吩咐下,在京城提前买下了一座大宅子。

  在徐老汉等人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来到了目的地。

  位于京城西边的一处幽雅的地段,宅子很大,比沈桥在苏州买的宅子还要大上不少。

  周围居民少,人流也少,甚是幽静。

  非常符合沈桥的需求。

  来到门口,沈桥抬头看了一眼宅子的门匾,一旁的徐老汉出声道:“公子,这是俺们从京城牙行那边打听到的一处宅子,宅子很大,也很豪华。据说曾经是京中一位高官的房子,那位高官惹上了事丢了命,家产也充公了。先前一直没人敢买,就一直空置着。俺将它买下来之后,将宅子重新修缮了一番,现在可以直接入住了。”

  沈桥点点头:“你们辛苦了。”

  徐老汉摇摇头:“俺们这些人的命都是公子你救的,没有公子你,即便俺们这些人不死,也还会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俺们只是帮公子一些小忙,算不得辛苦。”

  如果说先前,徐老汉等人只是因为大当家的缘故对沈桥忠诚。

  但是到了现在,他们是真正的对沈桥心悦诚服。

  当沈公子愿意为了大当家,不惜得罪苏州知府。甚至为了救大当家,差点死了。

  就单单冲这情意,就足够他们死心塌地了。

  很快,在沈桥的安排下,众人进入了宅子里。

  宅子极大,占地位置很广。

  不得不说,之前这宅子的那位前主人活该出事。

  就这宅子,正经的官哪里买得起?

  不过,这也正好便宜了沈桥。

  这么大的宅子,完全足够沈桥隐藏下一只精兵。

  以后这宅子的安全问题,就交给了沈桥训练出来的这一只精兵。

  有他们护卫宅子,只要不是碰上大量刺客来袭,又或者是顶尖高手,他们足矣保护这里的安全。

  这里是京城重地,天子脚下,出现大量刺客的可能性不大。

  至于顶尖高手……

  这一点沈桥也不是特别担心。

  这天底下的高手不是大白菜,并不多。

  沈桥到了这个世界这么久,见过真正顶尖的高手也就只有大当家和李未晞。

  当然也还有那日山谷中刺杀沈桥的那位司徒白,以及当初被苏洵与请来刺杀沈桥的江湖通缉榜第二的浪刀行。

  只不过,那两人都死了。

  司徒白死在了大当家手下,而那位浪刀行,在那日刺杀沈桥失败之后逃离,却没等到他逃离开苏州,就被李未晞逮住了。

  随着苏洵与自尽之后,浪刀行,这位昔日江湖通缉榜榜首的刺客,也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当然,或许还有那日林言跟沈桥所提过的那位黑袍人。

  除了这些高手之外,其他的人在沈桥眼里,都是臭鱼烂虾。

  所以,只要沈桥不作死,这一只精兵,暂时应该是完全能护住他们周全的。

  这也是沈桥敢来京城而不带大当家的原由。

  从苏州来的这只精兵进入宅子,稍作休息后,很快就开始隐匿在院中,开始护卫宅子的安全。

  他们这一批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从苏州城西那边贫民窟中的孤儿,被沈桥挑中。

  除了身体素质之外,人品也是沈桥的考验重中之重。

  在经过沈桥洗脑般的教育之下,他们目前的忠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沈桥等人,则来到了院子的内院里。

  一个月的路途奔波,让沈桥的确是身心疲惫了。

  安排了各自的房间之后,就有下人去准备热水洗澡了。

  沈桥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

  换了一身衣服,沈桥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很大,沈桥差点绕迷路。

  没过多久,林言也出现了。

  “累死我了!”

  林言在旁边的石桌上坐下:“总算是到了,沈兄,我决定放弃我的理想了。”

  “你还有理想?”

  沈桥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理想不是要娶柳如烟吗?怎么,你想开了?”

  “不是这个……柳姑娘是我一生的理想,从未改变过。我对柳姑娘一见钟情,绝无二心的!”

  林言信誓旦旦保证。

  “少来,我不是柳如烟,你跟我保证没用。”

  沈桥翻白眼,冷笑一声。

  果然,无论在哪个年代,少不了信誓旦旦说着鬼话的承诺保证。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所有男人在信誓旦旦发誓的时候都是真的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违背承诺,而在反悔的时候又是真的觉得自己做不到。

  所以发誓这玩意压根就不靠谱,也判定不了对错。

  沈桥忘记这话是谁说的来着了,那就鲁迅出来背锅吧。

  所以,对于林言的信誓旦旦,沈桥只是报以呵呵两声。

  还绝无二心?

  上次这家伙在扬州城去青楼跟李未晞堂弟因争女人而打架的事情就忘了吗?

  大概这就是男人吧。

  ……

  “我说的是我另一个理想,我曾经也向往过江湖的那些高手们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林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眯着眼睛啧啧道:“遥想当年,我听苏州城里的说书先生给我讲那些江湖大侠,飞檐走壁,路见不平。与志同道合的女侠结成人人羡慕的侠侣,浪迹天涯,可把我激动坏了,差点没就离家出去闯荡江湖了。”

  “那你为什么后面没去了?”沈桥问道。

  林言叹了口气,语气不堪回首:“被我爹发现,被揍了。”

  “……”

  沈桥完全能想象到当时的场面。

  “我爹还是有先见之明啊,阻止了我去什么浪迹天涯,我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梦了!”

  林言连连摇头。

  这一个月的连续奔波,已经让林言对于什么浪迹天涯的美好期盼全部破灭了。

  “只是可惜了,我其实对江湖还是挺向往的。”林言啧啧惋惜。

  沈桥懒得理会这个中二少年。

  江湖是什么?

  这个很好解释。

  从文艺逼格份上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所谓江湖,其实也就不过是人情世故。

  在沈桥看来,这一切都索然无味。

  江湖听起来的确很有逼格,那什么绿林高手,行侠仗义,武林各大门派,名声响亮。一年一度总会有各种榜单,还有江湖中各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故事传来。

  听起来的确挺厉害的……

  但沈桥转念一想,大当家一个人就差点将整个江湖武林中的门派高手全给揍了。直到今天江湖中不少人还在寻找那位白衣女子。

  作为如今江湖通缉榜榜首的存在,大当家听起来的确很厉害吧?

  不过,那又如何?

  沈桥冷笑一声,让整个江湖武林都头疼的高手,是他沈桥的人。

  这么想想,江湖还有什么意思?

  确实没啥意思了。

  ……

  京城某处院落中。

  “少爷,我们一路跟踪了那一行人,确定了他们的位置……”

  一位侍卫跪在院子里,沉声道。

  院子里,站着的那位锦衣男子,正是之前在街上碰上的那位。

  等到听完侍卫的话后,司徒行冷笑一声,“很好,他们果然是外地来的乡下佬,一帮乡下佬,竟然敢不知好歹的得罪本公子。”

  想起之前被那人给震住,司徒行心头就相当的不爽。

  京城乃是天子脚下,即便是他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太过于放肆。

  若是之前真的冲突了起来,被巡捕司的人盯上,到时候少不了麻烦。

  他司徒家最近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已经低调了许久,司徒行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麻烦。

  但是,等到没人,夜黑凤高之后,避过京城巡捕司的眼线。他想要做什么,那就没人管了……

  那几个人从外地来的,仗着会点功夫又如何?

  今晚就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今晚你带人,去给我把他们全部抓回来。尤其是白天那个动手的家伙,给本公子打断他双手。对了,还有那位小娘子……别伤着她了,本公子要她……”司徒行阴冷笑道。

  “是!”

  ……

  沈桥没有搭理中二少年破碎的理想梦,在前院待了一会儿,就去了正厅。

  安排了一下宅子中护卫。

  沈桥来到这里,还是要低调。首先这些护卫就得隐藏起来,不到关键时刻不能轻易出手。

  将这些安排完之后,徐老汉也来到了沈桥面前。

  “公子,这是俺们最近收集来关于京城各方的情报,你过目!”

  沈桥接过徐老汉递过来的情报,开始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徐老汉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在沈桥的指点下,加上在江南锻炼出来的能力。如今的徐老汉,妥妥的像个特务头子。

  这一个月来,京城几乎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在徐老汉的掌控当中。

  不过,其中也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消息。

  毕竟徐老汉等人在京城的根基太浅,即便是能力再强,但没有渠道也是白搭。

  所收集的情报,不过是京城发生的一些重要事情,还有京中那些官员的势力,以及他们的住宅地。

  “公子,你让俺调查的那个司徒家没有什么进展。司徒家这几个月来闭户不见外人,具体情况俺们也不太清楚。不过司徒家的儿子倒是还活跃在外面,或许可以从他身上下手……”

  沈桥看着情报的内容,微微点头。

  “做的不错,继续努力。”

  徐老汉点点头,不过很快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忧道:“公子,还有一个问题,俺们在京城的行动,比苏州难的多了。在这里俺们不敢像苏州那般张扬,这里到处是巡捕司的人,稍微有风吹草动都容易出事。俺们没有人脉势力,想要再调查一些别的情报,很困难。”

  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

  京城这地方,比沈桥想象中的要严的多。

  也跟之前连续在京城发现了天龙教两个据点有关。

  天子脚下,竟然不声不响的让天龙教的人渗透进来如此严重,这还得了?

  天子勃然大怒,对于京城严格盘查,严密监控。

  也正是因此,也间接性的限制了沈桥发展下线的机会。

  想到这里,沈桥又想骂人了。

  “都他妈的赖天龙教!”

  骂完之后,沈桥摆摆手。

  “你们暂且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就行,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沈桥暂时还没头绪。

  首先,他得先将这些收集来的情报看完。

  等到将所有情报看完之后,沈桥对于京城的势力,总算是大概有了个了解,心中也有了些底。

  伸了个懒腰起身,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很晚了。

  回到后院,迎面看见林沁还站在后院。

  “你怎么还不去休息?”沈桥奇怪问道。

  “哼!”

  林沁哼了一声,不搭理沈桥。

  夜色微冷,林沁身上裹着长衣,望着天空一轮明月。

  过了一会儿,她喃喃道:“京城的明月似乎比苏州的要圆。”

  沈桥:“?”

  他就不爱跟这种文艺的才女聊天。

  装什么文艺呢。

  月亮远不远,是跟地点有关系的吗?

  建议重修地理。

  “没什么事赶紧去休息,大晚上的不睡觉,你不累吗?”

  沈桥摆摆手,打算回去休息了。

  “哼,你就不能陪陪我吗?”

  身后传来了林沁的声音。

  但是,沈桥却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

  语气……不太对。

  哪里不对呢?

  沈桥仔细的想了想。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林沁是个杠精。

  一般来说,她跟沈桥说话基本上都是夹枪带棒的。这姑娘傲娇的很,拉不下面子来的。

  所以她通常说话,都是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态度。

  今天语气倒没什么问题,跟以往差不多。

  但是她说的话,有问题。

  你就不能陪陪我吗?

  这话……

  沈桥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她应该说的出来的话吗?

  这话怎么听着,都有几分示弱的意思……

  甚至再明显一点,这还有几分撒娇啊?

  这是她该说的话吗?

  这还是林沁吗?

  这姑娘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沈桥回过头,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林沁被沈桥的眼神看的有些怪怪的,很有气势的瞪了他一眼:“你看什么?!”

  “趁早治疗啊!”

  “什么意思?”

  林沁如此聪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沈桥这不是在拐着弯骂她吗?

  顿时她勃然大怒:“姓沈的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还想打架?”

  瞧见张牙舞爪的林沁,沈桥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是原来的配方。

  这才是林沁本该有的样子和态度。

  这才对嘛!

  “没事了,早点休息!”

  沈桥转身就打算开溜。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声响。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这是侍卫传来的暗号。

  很快,就有一道身影出现在内院门口外,沉声道。

  “公子,有一伙人正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