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八十章 事情闹大

第二百八十章 事情闹大

  夜色中。

  十几道身影隐匿在夜幕之下,疾步行走。

  没过多时,便已然悄然靠近沈桥所住的宅子外。

  随即,在为首之人一声令下,这十几道身影身手矫健的翻越了宅子的墙,落在了院中。

  悄无声息。

  没有传出一丝的声响。

  院子里静悄悄的。

  院子远处的房屋,依稀还亮着星光。

  为首之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公子还是有些高估了这些人。

  这些人虽然看上去不是普通人家,但终究是从外地来的。

  京城人士似乎有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瞧不起任何京城外的人士。

  在他们眼里,所有京城外的人士,全部都是土著。

  这些人从外地而来,虽然不知道来京城是干什么,但土著就是土著。

  公子如此小心派出了他们这么多人,结果这院子里连半个护卫都没有。

  为首之人眼神底满是不屑:“速度行事,赶紧去将人抓了。公子有令,有位漂亮的女子要亲自交给公子处置。其余人,速度解决!”

  “是!”

  随着一声令下,这十几道身影快速的从院子里散开,准备潜入前方房屋。

  只是,还没等到他们离开院子。

  周围突然灯火通明。

  紧接着,无数道身影出现在院子里,将院子里十几道身影给包围了起来。

  “中计了!”

  为首那人顿时大骇,脸色一变。

  大意了!

  无数侍卫出现在院子,将他们包围的水泄不通。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这十几道身影一下子有些乱了阵脚。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等着他们进来送人头。

  卑鄙!

  人群外分开了一条路,沈桥和林言林沁几人走了进来。

  “没想到我刚来京城第一天晚上,就有人上门来做客。这京城的人,都是这么热情好客的吗?”

  沈桥目光在这十几人脸上一扫而过,啧啧感叹道。

  被包围的人群中。

  “大哥,我们怎么办?!”旁边的人赶紧问道。

  “跑不了,跟他们拼了,擒贼先擒王!”

  为首之人知道中了埋伏,想要跑是不行了,只能拼了。

  他一眼就看出了沈桥乃是这些人当中最大的,只要把他控制起来,就还有一线生机。

  在他的话音刚落,这十几道身影便迅速朝着沈桥扑了过来。

  “还反抗?!”

  眼看这十几人突然一起发难,直接朝着沈桥而来。

  这可把沈桥气坏了。

  什么意思?

  冲着他来的?

  觉得他最好欺负了?

  “给我抽他们!”

  沈桥冷笑一声。

  顿时,徐老汉带着人第一个跳了出来,挡在了沈桥面前,抄家伙直接冲了上去。

  一碰面,完全一面倒吊打的局势!

  差距太大了!

  几乎是一个照面,那为首之人就被徐老汉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老大没了,其他的人也迅速的被控制了起来。

  这些人不过是些寻常的护卫,虽说功夫不错,但是在徐老汉这样一等一的高手面前,显然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很快,这十几道身影就被绑的严严实实,丢在了沈桥的身前。

  “公子,已经全部收拾了,现在怎么处置他们?!”

  沈桥走向前,看着地上被绑成了粽子的那人,摇摇头叹气道:“大晚上的来做客就做客,怎么还突然动手的呢?你们京城人,这有点不厚道了啊!”

  叹了口气之后,沈桥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

  他这一趟前来京城,已经是无比低调了。

  没人知道沈桥的具体位置,也没人清楚沈桥什么时候会到京城。

  即便是进城时沈桥也没有暴露过任何消息,为何会在进城的当晚就被人给盯上了?

  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莫非是京城那些人……

  想到这里,沈桥有些不寒而栗。

  他已经如此低调了,竟然还会被人查出来?

  那些人,难道情报能力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哼!”

  地上那人即便是被绑的严严实实,但是脸上天生京城人士的傲气却并没有散。

  “今晚是我们大意了,但是奉劝你们识相的赶紧放了我们。否则惹毛了我们公子,保证让你们这一帮外地的乡巴佬在京城没有立足之地!”

  “你们公子?”

  沈桥捕捉到了关键词,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眉道:“就今天街上那个傻逼?”

  “哼,你们今天得罪了我们公子。我们公子定然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知道我们公子什么身份吗?你们这帮乡下佬,我们家公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地上那人还在不依不饶的叫嚣。

  果然是白天那个傻逼!

  “日!”

  沈桥骂人了。

  他还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呢。

  没想到担心了半天,这帮人竟然是今天白天那个傻逼纨绔派来找麻烦的人。

  浪费他表情。

  “徐老汉!”

  “公子,你找俺?”徐老汉上前。

  “给我抽他!”沈桥一指地上这帮人。

  “还有其他人,都给我使劲抽!”

  “是!”

  虽然不知道公子为什么突然想抽人,但公子的命令,肯定是听的。

  徐老汉一挽衣袖,大步上前。

  很快,院子里就传来了啪啪啪响亮的声音以及各种惨叫声。

  “你们找死……”

  “啊……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哎呦……我们公子乃是刑部侍郎之子司徒行,你们胆敢打,我们,你们死定了,啊……”

  “……”

  “等等!”

  原本打算离开的沈桥,突然出声制止了抽的正欢快的徐老汉。

  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被打成猪头的众人:“你刚才说?你们公子是谁?”

  地上被抽成了猪头的那人咬牙盯着沈桥,眼神中满是痛恨神色:“我们公子乃是刑部侍郎之子司徒行,你们今日……”

  “刑部侍郎?”

  沈桥扬眉望着他:“他是不是还有个儿子叫司徒白?”

  地上此人睁大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沈桥顿冷笑一声:“呵呵!”

  果然是冤家路窄。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他原本还在想着,怎么合理的去找司徒家的麻烦。

  没想到,他还没打算上门,结果这司徒家的人反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在徐老汉的情报中,这个刑部侍郎名叫司徒云天,他有两子,司徒白和司徒行。

  司徒白已经死在了大当家的手下。

  沈桥没想到,他才刚来京城半天不到,这司徒行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既然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不怪他沈桥了。

  “徐老汉。”

  “在。”

  “把他们全部扒光,等下挂城墙头上去!”

  “啊?”

  听到沈桥这个命令,徐老汉一愣,犹豫了一下:“公子,你这是要……”

  “挂墙示众!”

  沈桥冷笑一声:“等明早凌晨城防军不在的时候,把他们挂上去,正好天亮让京城的老百姓们好好瞧瞧,半夜私闯民宅的下场。”

  地上这些人听到沈桥的话,顿时一个个脸色通红,恨不得跟沈桥拼命。

  士可杀不可辱。

  作为有京城人上人偶像包袱的他们,若是让京城的老百姓看到他们被扒光衣服挂在墙头示众,那简直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徐老汉等人本身就是山贼出身,虽然一开始对于沈桥这样的提议有些诧异。不过等到沈桥解释完之后,他们一个个就兴奋了起来。

  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公子放心,俺保证把他们安排明白,明天一早,就让京城的人好好看一场大戏!”

  恕我按,徐老汉一挥手:“来啊,把他们先抓下去!”

  “……”

  等到徐老汉把人全部带着离开之后,其他人也纷纷散开。

  院子里只剩下了沈桥,林言和林沁。

  “沈兄,这会不会太……”

  林言犹豫了一下,在旁边出声。

  “高调?”沈桥瞥了他一眼。

  林言点点头,有些担忧道:“你不是说咱们来到京城之后要先低调的吗?你这么一来,那岂不是就直接打草惊蛇得罪人了?”

  “我的确这么说过。”

  沈桥点点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你忘了我们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了吗?”

  林言摇头:“当然没忘,我们是来报仇的!”

  “那就是了,既然是来报仇的。既然可以报仇,为什么还要忍着?”

  沈桥淡淡道:“这司徒家的人可有点意思,我还没找他们麻烦,他们的人反而是先欺负上门了。咱们暂时还不能奈何他们,但这送上门来的脸,你说该不该打?”

  林言一想,好像沈兄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他还是略微有些担忧:“但是这样一来……会不会有些太高调了,万一司徒家的人……”

  虽说林言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但跟沈桥比起来,他真的更像是一个三好学生。

  他大概做过最纨绔的事情,也就是在苏州城的时候跟许文轩约好单挑结果他带了一帮侍卫的那次……

  但是沈桥这一出,这可是直接能轰动京城的事情啊。

  堂堂刑部侍郎的侍卫被人扒光衣服挂墙头……

  光是想想就有点不可思议。

  “既然做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他司徒家敢做,难道还敢不承认的吗?”

  沈桥目光看向林沁。

  发现她的眼神也是很清冷,原本活波的她,此时听闻了司徒家的消息之后,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大家都知道,曼儿的死,跟司徒家撇清不了干系。

  “我反倒是很期待司徒家的人有什么反应,反应越激烈越好。”

  沈桥冷笑一声:“我甚至都希望,他们司徒家的人再来刺杀我一次……如果他们有这么蠢的话。”

  ……

  清晨。

  天朦胧胧亮。

  京城西门大门缓缓的打开。

  很快,就有准备出城的人看到了眼前壮丽的一幕。

  在城门处的高墙上,悬挂着十几个人。

  十几个剥光了衣服,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男子。

  场面极其刺激,不堪入目。

  所有人都懵了……踏马的现在的人都玩的这么刺激的吗?

  很快,这个八卦消息就开始在京城中传播。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一幕,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在西门口看着被悬挂在城墙上的十几人,指指点点。

  如此不雅的一幕,吸引了大量人的注意。

  谁能想到,在京城这样的地方,竟然还能瞧见这么刺激的场景?

  此刻这些城墙上的这些人,都是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

  死了算了!

  现在的模样,比让他们死了都难受。

  屈辱!

  社会性死亡了!

  很快,换防的城防军便发现了城墙上的十几个人,迅速的将这十几个人放了下来。

  不过,这个消息却也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半天的时候,大半个京城的人,都听说了这件事情。

  “听说了吗?早上城西城门上被挂了十几个一丝不挂的男的,那场面……不堪入目啊!”

  “我知道,听说是那十几个男的偷婆娘被抓了,被人挂在那里的。”

  “十几个人偷婆娘?那婆娘该得多壮实多欲求不满啊?!”

  “胡说八道,我听说是那十几个人有这种喜欢暴露的癖好呢!”

  “你才胡说八道,明明他们就是偷婆娘了!”

  “偷你家婆娘了是吗?”

  “放你妈的屁,老子婆娘……”

  “你婆娘个锤子,你都没有婆娘,你三十老几了还娶不到婆娘哈哈哈哈……”

  “你有病,你找死吧?!”

  “……”

  司徒府。

  客厅里。

  “欺人太甚!”

  司徒行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他的眼神阴沉的很。

  在他的身前,跪倒着十几人。

  正是昨夜前去偷袭沈桥,被挂在城墙上的众人。

  司徒行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的这十几个人:“本公子让你们去抓个人,你们就是这样丢本公子的脸的?”

  这件事情,早已经传遍了大半个京城。

  在有心人的调查下,他们这些人的身份也被调查了出来,乃是司徒家的侍卫。

  这下,可让司徒行的脸丢大了。

  司徒行身边的侍卫无故被人剥光挂在城墙上示众……

  细品啊!

  故事相当精彩啊!

  面前的十几个人,大气不敢喘。

  “滚,都给我滚,滚出司徒家,本公子以后不想再看见你们!”

  将这十几个人全部驱赶出去,司徒行的脸色依旧还是很阴沉。

  他怎么都没想到,昨天碰上的那些人,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情来。

  “这些乡下佬,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本公子的厉害!”

  司徒行咬牙切齿:“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

  正当京城此事愈演愈烈时,沈桥乘坐着马车,来到一条幽静的街道。

  街头边,皆是一些院墙极高的府院。

  沈桥来到了最里面的院落前,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了,走出一位下人,狐疑的看了看沈桥:“你找谁?”

  沈桥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出声道:“请将这封信转交给你家主子,就说,苏州老友前来拜访!”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