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京城诗会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京城诗会

  柳如烟美目笑意盈盈,望着沈桥。

  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任何别的东西。

  就仿佛是真的只是单纯的邀请沈桥前去她房间聊人生一样……

  很真诚。

  真诚的让沈桥更加警惕了。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手段也不俗。

  即便是已经被沈桥戳穿,但是她言语却依旧不落下风。

  甚至还能在其中,时不时用言语刺激引诱着沈桥。

  若是沈桥是个心智不怎么镇定之人,怕是此时已经中招。

  这个女人,很懂的利用自己的优势。

  而她最大的优势,便是她的美貌。

  她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言语间,都在用暧昧的语气勾搭着沈桥。

  话说的很暧昧,但实际上是什么目的……

  沈桥心中冷笑一声,望着她:“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

  “沈公子说笑了,妾身哪里敢骗你!”

  柳如烟笑道:“以沈公子的聪明才智,妾身想骗你哪有那么容易?妾身所言绝非虚假。”

  沈桥扬眉,意味深长道:“你没有骗过我吗?”

  “沈公子这是哪里话,妾身何时骗过你?”

  柳如烟望着沈桥,美眸眨了眨:“不过,今晚若是沈公子有空,大可以来如意楼找妾身,妾身随时恭迎,到时候,妾身定会让沈公子满意的……”

  说完,柳如烟起身告辞。

  临走之前,又用略带几分促狭般的眼神看了沈桥一眼。

  这一眼,风情万种。

  她还在勾引老子。

  沈桥站在原地,冷笑连连。

  这女人果然有问题。

  沈桥在试探她,她也在试探沈桥。

  若不是如今身处京城,这女人来历暂时不命,沈桥甚至都不打算跟她继续演戏。

  跟这个聪明的女人去演戏,没有什么好下场。

  如意楼!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

  这如意楼,无论到底是不是龙潭虎穴,看来他今晚有必要去一趟了。

  正当沈桥思考着时,已经泡好茶,屁颠屁颠跑来的林言,一看只剩下了沈桥:“沈兄,柳姑娘呢?”

  “走了!”

  “啊?”

  林言睁大眼睛,有些失落:“她怎么就走了?我茶才刚刚泡好呢?”

  “柳姑娘还有要事,先行一步了。”

  沈桥拍了拍他的肩膀:“柳姑娘还让我跟你说一声,免得你担心……看来她还是挺在乎你的。”

  林言眼睛一亮:“柳姑娘真的这么说的?”

  “没错!”

  沈桥郑重的点点头:“她还邀请咱们今晚去如意楼一坐,她在如意楼设宴款待我们。”

  “真的?!”

  林言大喜。

  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刚有点失落的林言,瞬间惊喜万分。

  柳姑娘竟然主动邀请他去如意楼了?

  还有这种好事?!

  这种感觉,就如同备胎等到了追求多年女神回复的消息一般。

  令备胎心旷神怡,欣喜若狂!

  “沈兄,柳姑娘为何要突然邀请我去如意楼?”

  林言满脸激动的猜测:“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沈桥点点头:“有可能。”

  “我也觉得有可能,柳姑娘多半是被我锲而不舍的追求给感动了。毕竟从苏州到京城,我对柳姑娘的心赤诚可见,她被我的执着感动也完全有可能……等等!”

  欣喜若狂的林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沈桥:“不对啊……为什么柳姑娘邀请我去如意楼,她不自己跟我讲,为何要跟沈兄你讲?”

  沈桥纠正道:“不是邀请你去,是邀请我们去。”

  林言:“?”

  他狐疑的眼神上下看了看沈桥,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幽怨了起来:“沈兄……”

  “打住,别跟个娘们一样!”

  沈桥哪里不知道这家伙的想法:“你别想多了,柳姑娘是看我们乃是同乡……同一个地方来的,如今在京城相遇,难道他乡遇故知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她设宴接待我们,有什么问题吗?”

  林言仔细想了想,确实没什么问题。

  但是……

  总感觉哪里不对?

  “沈兄!”

  “嗯?”

  “沈兄,你跟我说实话……”

  林言神色有些忐忑道:“你跟柳姑娘之间……”

  林言担心啊!

  这情况不太对!

  沈兄那么有才华,名声又好,还长得很好看……这让一直很有自信的林言,突然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不会有那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吧?

  “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你抢柳姑娘的,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沈桥摆摆手,打断了林言多想的念头。

  抢柳如烟?

  沈桥还没觉得自己命太长。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心思太过于复杂,没那么容易收服。

  她跟大当家相比起来就是两个极端。

  大当家外冷内热,表面看上去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实际上,大当家心思很单纯,想法也很简单。很多时候,沈桥能一眼看穿她的想法。

  相比来说,柳如烟就不一样了。

  柳如烟虽然看上去很亲切,很和善,无论是对任何人都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然而这女人背地里,心思太复杂,沈桥看不透。

  “这我就放心了。”

  听到沈兄再次保证,林言不由的松了口气。

  “你还是省省吧,你跟柳如烟不合适?”

  沈桥摇摇头。

  若是平时,沈桥还任由他去了。

  只不过,如今这柳如烟的身份的确太复杂,林言又是他的好朋友,沈桥的确不想林言陷的太深。

  柳如烟的道行太高了,林言在他面前一丁点抵抗力都没有,根本就不是对手。

  万一到时出了什么事,不太好收场。

  “柳如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不适合你,还是放弃吧。”

  “怎么会不适合?我对柳姑娘一见钟情,我爱慕了她那么久,怎么会不适合呢?”

  林言压根不相信:“我觉得我跟柳姑娘是天生的一对。”

  沈桥瞥了他一眼:“那你说说,你喜欢她什么?”

  “我喜欢她……”

  林言仔细想了想,沉默了一下。

  然后他有些烦躁的摸了摸脑袋:“喜欢一个人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当然需要!”

  沈桥点点头:“喜欢一个人当然需要理由,你喜欢她是因为她好看?还是她有才华?又或者是她身上某处吸引了你……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不需要理由呢?”

  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的全部都是在耍流氓。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缘故,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这句话……嗯,没错,还是鲁迅说的。

  听着沈桥的话,林言有些茫然的睁大了眼睛。

  沉默了许久,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我喜欢柳姑娘,难道是因为……她好看?”

  林言更加烦躁的挠了挠脑袋:“难道我是个如此肤浅的人?”

  “你为什么还要怀疑这一点?”

  沈桥冷笑一声。

  “不可能!”

  林言根本不相信这个结论:“我爱慕柳姑娘,定然是因为柳姑娘吸引了我,与样貌无关,即便柳姑娘毁容了,我也会对她不离不弃的!”

  沈桥冷笑一声:“若是你再遇上了一位同样长的漂亮的姑娘,让你心动了呢?”

  “绝不可能!”

  林言信誓旦旦道:“我心中只有柳姑娘,我这辈子非柳姑娘不娶。”

  沈桥内心叹了口气。

  舔狗真踏马牛逼!

  林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沈兄我想起来了,今晚如意楼有一场诗会。”

  沈桥扬眉:“诗会?”

  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的套路?

  “对啊,我也是之前遇到柳姑娘的时候听她说的,好像是京城一年一度的诗会,到时候挺热闹的……正好,今晚我们过去见识见识?!”

  林言显得有些跃跃欲试。

  对于这样的诗会,林言显然驾轻就熟了。

  沈桥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只不过,大概也是明白了!

  这年头的读书人之间,果然都闲的慌。

  没事就开什么诗会,一言不合一帮人聚集在一起搞创作。

  吟诗作对,喝酒撩妹。

  一些有才华之人却不得志之人会在这样的诗会上拿出自己创作好的惊艳诗句,企图一举成名,赢的万众瞩目。

  一帮不得志的人会聚在一起,惺惺相惜,抱团取暖。

  先前在苏州的时候那帮读书人就没少干这样的事情,没想到来到了京城,这帮读书人的兴趣爱好依旧没有变。

  总之,这样的聚会,大概是天底下读书人最喜欢乐意参加的了。

  “沈兄,以你的才华,若是在这诗会上吟诗几首,怕是能当场就出名了啊!”

  林言很期待的看向沈桥。

  “没兴趣!”沈桥摆摆手,又瞥了他一眼:“怎么?你想出名?不如我写两首诗给你,到时候你去显摆一下?”

  “算了算了……”

  林言摇摇头。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现在林言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柳姑娘也清楚他林言有几斤几两。

  想要显摆装逼,显然就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

  毕竟柳姑娘就在如意楼,林言还要脸……

  ……

  夜晚。

  如意楼。

  如意楼不愧是京城本地数一数二的青楼,论规模起,比苏州的微香院还更加大上不少。

  质量,也要高上不少。

  沈桥和林言站在门口,看着门口那些花枝招展的青楼女子们,明显整体质量就要高上不少。

  高档啊!

  牌面啊!

  不愧是京城天子脚下的青楼,档次就是比别的地方要高!

  此时的如意楼,热闹非凡。

  灯火通明。

  一年一度的诗会,整个如意楼早早的就聚集了不少的人。

  有身份,有名气的人早早的进去了,那些没有门路,又穷困潦倒的穷书生们聚集在门口,眼巴巴的试图找机会溜进去。

  对于他们而言,这里是他们这些人鲤鱼翻身的一次机会。

  虽然这样的机会几乎等于没有。

  门口的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严防他们偷溜进去。

  虽说这是一场诗会,但却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想要进入如意楼,要么有身份,要么有钱。

  “沈兄,咱们进去吧。”一旁的林言有些迫不及待:“柳姑娘正在里面等着咱们呢。”

  “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溜达一下。”沈桥摇摇头。

  “那我就先进去了啊,等下你记得来找我!”林言明显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柳姑娘,说完之后便率先踏入了如意楼。

  门口的人虽然不认识林言,但瞧见林言一身华贵服装,再加上那如此纨绔的公子做派,与林言踏入青楼时如此熟稔不怯场的神色,一看就是老行家了。

  连忙让行,恭敬的伺候着林言进去。

  门外瞧见这一幕的沈桥,顿时摇摇头。

  果然,这烟柳之地,经典狗眼看人低。

  眼神余光瞥了一眼旁边,沈桥突然瞧见了一袭红衣。

  回头看去,却瞧见今天白日是见过的那位红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不远处。

  红衣女子明显也瞧见了沈桥,神色中有几分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你又怎么在这里?”

  “本姑娘听说这里有诗会,所以来看看热闹啊!”

  红衣女子理所当然道,美眸一眨不眨的望着沈桥:“所以你也是来参加诗会的?”

  “算是吧。”沈桥点点头。

  “啧啧,没看出来,你一个商人,竟然也懂这些风花雪月?也有如此雅兴?”红衣女子啧啧道。

  沈桥反驳道:“商人就不能懂风花雪月了吗?”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红衣少女点点头,美眸眨巴了一下眼睛,笑意盈盈的望着沈桥:“看你的样子,其实更像是个书生,的确不太像个商人。既然你有如此雅兴,为何会舍本逐末去做经商这等事情?”

  在古代任何年代,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永远是最低的。

  “不能做吗?”沈桥还是反问。

  红衣少女想了想,点头:“当然可以。”

  “那不就行了?”沈桥一摆手:“我跟你们这样的大小姐又不一样,你们出生就锦衣玉食,不愁吃穿。我这样的人,不努力赚钱,怎么养活自己?至于经商到底是不是逐末?这很重要吗?”

  少女眨巴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随即她又仔细看了看沈桥几眼:“你这个人,倒是还挺有意思的。好了,本姑娘不跟你瞎扯了,本姑娘先进去了。既然你也会些风花雪月之词,那本姑娘就期待一下,等下能不能欣赏到你的作品了。”

  说吧,红衣少女挥挥手,带着丫鬟踏入了如意楼。

  身影依旧潇洒,洒脱。

  萍水相逢的这位少女,的确有点意思。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

  “哼!”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哼和带着几分气呼呼质问的声音。

  “那个女人是谁?!”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