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书生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夜会如意楼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夜会如意楼

  熟悉的声音。

  沈桥回头,发现林沁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

  “你怎么在这里?”

  “本小姐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林沁理直气壮的瞪了沈桥一眼,语气很是不满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林言偷偷背着我出来,哼,有好玩的你们竟然不带上我?!”

  林沁气呼呼的,显然对于沈桥和林言将她一个人抛下的行为很是不满。

  “哪里好玩了?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沈桥指了指身前:“这里是如意楼,是男子寻乐呵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来这里干什么?”

  “本小姐你怎么就不能来了?这里不是有诗会吗?本小姐还不能来参加诗会的吗?”林沁哼道。

  这话……

  沈桥没法接。

  在专业的领域上来说,沈桥没忘记眼前这位大小姐的来历。

  苏州第一才女。

  先不说这个才女到底是不是花钱买的,但至少,这姑娘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

  在跟她接触的时间里,沈桥也的确发现了这一点。

  虽说这位才女的脾气跟她的才学不太搭,但的确不是弄虚作假的,在诗词造诣以及修养方面,沈桥的确是比不上她的。

  毕竟,一个是自幼深居闺中熟读诗书的大家闺秀。

  而沈桥,充其量只是个历史见证者,占了历史便宜的取巧者罢了。

  也正因如此,沈桥心里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从来没想着去将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据为己有。

  一来是没有意义,二来也是没有必要。

  他毕竟不是一个靠才华吃饭的人。

  他靠的是脸。

  “还有,刚才那个穿红衣服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

  林沁似乎想到了什么,依旧气呼呼道:“还有,你别转移话题,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什么女人?”

  “就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红衣女人!”

  沈桥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你们聊的这么开心?”林沁睁大美眸,盯着沈桥。

  “有吗?”

  “有!”林沁一副本小姐看的清清楚楚,你别想诓本小姐的态度。

  沈桥摇头:“你看错了,我跟她不熟,就是一个纯路人而已。”

  “你们有说有笑的,你管这叫纯路人?”

  “对啊!”沈桥看了她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林沁:“……”

  她盯着沈桥,美眸使劲的盯着沈桥。

  很气!

  特别气!

  林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但就是好气!

  心里还很不舒服!

  说不出来的感觉。

  “气死本小姐了!”

  越想越气。

  林沁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即开始生闷气了。

  一副你不哄我,本小姐就不原谅你的态度。

  可惜。

  沈桥压根就不搭理。

  “别闹了,诗会要开始了,你要去参加诗会,赶紧进去吧你,林言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你再晚了就等不到扬名立万的机会了。”

  “什么扬名立万,本小姐才不稀罕呢!”

  林沁哼了一声,又狐疑的看了沈桥一眼:“你让本小姐进去,那你呢?”

  “我等下再进去。”

  林沁神色更加狐疑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想干什么?”

  “京城风景不错,我看看风景不行吗?”

  林沁依旧满脸狐疑,不过已经被沈桥不由分说的直接推进了如意楼里。

  “麻烦!”

  将林沁再赶走,沈桥总算是松了口气。

  安静了。

  此时,如意楼中的诗会似乎已经开始了,里面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的笑声,以及满堂喝彩声。

  如意楼外,还依旧聚集着一帮人没有散去。

  这些人聚集在如意楼外,时不时的有人试图进入如意楼,却依旧被门口的壮汉拦下。

  不过,这些人依旧不死心。

  有些人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似乎想看到什么。

  人群中也时不时讨论着什么,议论纷纷。

  “听说这一次诗会,可聚集了不少才子佳人啊,据说有些王公贵族之子也来了。”

  “那还不是因为如意楼前段时间新来了一位花魁柳姑娘啊!这位柳姑娘据说是从江南来的,初来如意楼,便抢了先前那位花魁的名头,短短数日,名声便传了出去。”

  “可不是么,如意楼的姑娘本来质量就算是上层了,但那位柳姑娘一来,其他人就显得有些胭脂俗粉了。这位柳姑娘,可不知道迷倒了京城多少才子和公子,啧啧!”

  “这一次诗会来了这么多人,据说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那位柳姑娘来的。只不过那位柳姑娘很少露面,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一面。”

  “你就别做梦了,那些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都见不到柳姑娘,你这穷酸小子就别做白日梦了。”

  “彼你娘之,你敢骂我?”

  “骂你怎么了?不服打一架啊……”

  “……”

  沈桥微微眯着眼睛,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

  不出他的意料,以柳如烟的容貌和情商,足够她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

  在这个年代,女子的容貌便是她们最大的资本。

  ‘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和杨贵妃的典例就说明,有时候,一个女人足够漂亮,往往也能影响天下局势。

  柳如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聪明的利用自己的容貌,短短的时间里就在京城打出了名声,站稳了脚跟。

  不过……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沈桥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以这个女人的情商和能力,她完全没有必要呆在青楼这等风尘之地。

  她如此高调抛头露面,又有什么目的?

  看样子,这一切能解释的,也只有她本人了。

  在原地停顿了片刻之后,沈桥转身来到了另一条巷子。

  巷子的另一头,便是如意楼。

  沈桥目光看了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他一跃而起,身手矫健的翻过了巷子的高墙,踏入院中。

  如今,翻墙这种事情对于沈桥来说,已经轻而易举。

  他不再是昔日那位柔弱书生了。

  翻过墙后,沈桥张望了一下,悄无声息的朝着如意楼最里面那栋楼而去。

  今晚的如意楼的诗会的确有些慎重,一路上沈桥瞧见了不少护卫。

  沈桥避开了这些护卫,一路摸索到了最里面的那栋楼。

  楼前,有侍卫把守着,沈桥想要直接闯进去,恐怕是会被直接赶出来。

  想了想,沈桥抬头,看向了三口的某处窗户。

  三楼。

  某个房间里。

  柳如烟坐在窗前,望着旁边的铜镜中的自己,痴痴出神。

  “小姐,那些王公贵族的公子们都已经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见见他们?”丫鬟在身后开口道。

  “不见!”柳如烟摇摇头:“今晚,我不见他们任何人?”

  丫鬟在一旁担忧道;“今晚诗会,他们那么多人都是冲着小姐你来的,小姐你不见,这不太好吧……”

  “那又如何?”

  柳如烟冷笑一声:“那些不过都是一些酒囊饭桶,依靠着父辈树荫苟活的世家子弟罢了,结交他们,对我们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丫鬟还是有些担忧,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没说。

  此时,柳如烟突然看了她一眼,道:“喜儿,你想一辈子都活在天龙教的阴影下吗?”

  名叫喜儿的丫鬟一愣:“小姐,你……”

  “四长老死了!”

  柳如烟平静道。

  丫鬟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心惊肉跳起来:“小姐,你的意思是……”

  四长老的确死了。

  早在很久之前,他们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们不但知道四长老死了,还知道四长老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那一日,四长老突然出现,说要柳如烟前往京城来负责京城据点。

  随即,他便前往苏州城外去杀一个人。

  杀叶柔竹!

  沈桥身边的那位女子。

  然而结果……

  柳如烟等来的,不是四长老的喜讯,而是四长老的尸体。

  四长老死了!

  四长老死在了谁的手上,不言而喻。

  这个消息,出乎了柳如烟的预料。

  也让柳如烟无比震惊。

  四长老,他的身手,足以位列顶尖高手的行列了。

  他的实力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即便是碰上了势均力敌的顶尖高手,就算抵不过,也完全能全身而退。

  想要杀一位超一品高手,何其之难?

  但偏偏,四长老死了!

  当瞧见四长老尸首的时候,柳如烟只感觉浑身冰冷。

  她竟不知,那位名叫叶柔竹的女子,身手竟然恐怖如斯到如此境界。

  而四长老的死,传到了教中,也引起了教中的轩然大波。

  闭关多时的三长老不得不强行出关,前来主持大局。

  柳如烟依旧来到了京城,稳定京城的局面。

  但天龙教内部,如今也早已经混乱起来。

  接连的失利,不仅仅让天龙教在京城损失两个据点,几次的组织起义,也被朝廷镇压下,天龙教损失惨重。

  如今的天龙教,颇有了几分苟延残喘的味道。

  连续损失了高手,让天龙教早就不复当初。

  而喜儿听到小姐的话,似乎想到而什么,眼睛猛然睁大:“小姐你想……”

  “我想试一试了!”柳如烟平静道。

  平静的语气。

  平静的让人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然而这话……却是那么的大逆不道。

  在此之前,柳如烟从来不敢有这样的念头。

  她自幼被天龙教收养,自幼在天龙教的人培养下长大,她一辈子都受天龙教的控制。

  她只能按照教中的指使去做。

  她不敢反抗。

  她很清楚,天龙教是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十几年前,天龙教能差点打到赵国京师,就足以说明这个教的恐怖之处。

  没人知道天龙教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但他的底蕴却深不可测。

  哪怕是如今苟延残喘了,却也依旧不是她一个普通女子能够抵抗的。

  甚至,她一度以为自己的命运就如此了。

  指不定哪天死在朝廷的手上,又或者落下个不得善终的下场。

  她这一行,能有什么好下场?

  然而,当看到四长老尸体的那一刻时。

  早已经死心的柳如烟,内心重新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那位在她眼中,几乎无所不能,天下无敌的四长老,他死了!

  强如四长老都能死了。

  那她想摆脱天龙教……是不是也有这个可能?

  如今天龙教内乱严重,这是她最好的机会。

  一丝希望,重新在柳如烟心头迸发。

  尤其是当再次在京城看到沈桥之后,更是让柳如烟坚定了这个念头。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四长老死在谁的手上,她最清楚。

  当天龙教得知四长老死后,在疯狂追查凶手。

  但柳如烟却什么都没说。

  他知道杀四长老的人是谁。

  也知道,那或许就是能帮助她脱离天龙教的唯一办法。

  柳如烟冷静了下来,她目光看向窗外。

  却发现此时的窗外,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

  沈桥努力爬上了三楼的窗户口,见到柳如烟一脸震惊的看他,沈桥扬扬眉。

  “晚上好啊!”

  “……”

  沈桥出现的造型,的确说不上太好看。

  在沈桥眼里,他本应该是如同武林高手一般飞檐走壁,轻而易举的迈上三楼。

  然后以一个极其有逼格的姿势从天而降,震惊柳如烟的眼睛。

  高手的逼格都是如此。

  然而现实……

  沈桥有点高估了自己。

  他这点实力,想要飞檐走壁还是有点困难的。

  才刚刚跳上一楼,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艰难的爬上了三楼,瞧见窗户口震惊的主仆俩,沈桥赶紧招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搭把手?”

  如梦初醒的柳如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和丫鬟伸手将沈桥拉进了房间。

  柳如烟美眸打量着沈桥,有些哭笑不得:“沈公子,你这是……”

  “意外,意外……”

  沈桥摆摆手,干笑两声:“不要在乎那么多细节,这些不重要。”

  柳如烟美眸上下看了一下沈桥,随即笑了起来:“沈公子的确是与众不同啊,你若是来的话,大可直接通知一下,为何要选择爬窗呢。不知道,还以为沈公子这是要去偷哪家的小姐呢。”

  偷小姐偷到他这个份上,也确实挺失败的。

  “这不重要……”

  沈桥摆摆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只要他的脸皮够厚,尴尬的就不是他。

  “喜儿,给沈公子倒茶!”

  柳如烟轻笑道:“沈公子,坐吧。”

  沈桥没有客气,在旁边的桌前坐下,丫鬟倒茶后,离开了房间,还贴心的将房门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了沈桥和柳如烟。

  柳如烟美眸打量着沈桥,笑意盈盈:“沈公子,你终究还是来了呀,妾身荣幸至极呢……”

  眉目含春。

  妩媚至极。

  她还勾引老子!

  沈桥冷笑一声。

  ……

看过《书生的悠闲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