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失忆之王 > 第二十九章 温暖的新家

第二十九章 温暖的新家

  菜叶不管怎么问,夏南始终坚持让他等两个小时,实在是熬不住的他只能先回酒店去洗澡打发时间。

  他走了之后,苏非儿便问夏南,“你现在可以洗澡了吗?”

  夏南自从苏醒之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洗过澡,因为怕伤口感染,所以只能是擦澡,刚开始不能动的时候是苏兴旺帮的忙,后面能动了他就自己来的,但要说畅快的洗澡,一次都没有的。

  这会儿被苏非儿问了,算算日子,他便点头道:“今天可以了!”

  苏非儿这就将一个袋子交给他,“嚅,给你的!”

  夏南接过来看看,发现里面是两套崭新的牛仔裤和T恤,不由疑问:“这是?”

  苏非儿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道:“下午回来去市场买菜的时候,顺便给你买的,虽然是地摊货,可是看着质量还不错,你将就着穿吧。”

  夏南点点头,“谢谢了!”

  苏非儿听到他说谢谢,没有笑,反倒给了他一个白眼!

  夏南便忍不住道:“丫头,老天爷给了你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你却用它来翻白眼,太浪费了吧!”

  苏非儿又给了他一顿白眼,然后才接着道:“我原本还给你买了个小米手机的,不过你现在都用上苹果了,那小米手机就我用了,我原来那个屏幕摔坏了,摄像头也不行。”

  夏南有点意外的看着她。

  苏非儿又翻白眼了,“看着我干嘛?”

  夏南道:“你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又给我买衣服又给我买手机,平时你不是恨不能一分钱抠成两分来花的吗?”

  苏非儿轻哼道:“你以为我愿意的吗?有钱的话,谁会那么抠啊!我家这样的环境,又欠那么多债,而且我也没什么挣钱的本事,不知道节检的话,这日子能过下去吗?”

  夏南想想也觉得确实为难她了,一个十八岁不到的女孩,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在学校里念书,可是现在却早早承担起了柴米油盐,沉吟一下后道:“丫头,再熬一下下,只要有我在,日子会好起来的!”

  这一次,苏非儿没有感觉他在吹牛,因为他来了之后,家里的改变是有眼可以看的,她仅仅只是担心!

  半响,她才挤出一句道:“夏南,你会一直在吗?”

  夏南笑道:“你不撵我走的话,我当然一直在!”

  苏非儿惊喜的道:“不骗我?”

  夏南伸出手指道:“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拉钩!”

  “幼稚!”苏非儿骂一句,可是自己的小手指却迅速勾住他的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夏南笑笑,心里也下了决定,过去的既然已经记不起来,那就把这里当成家吧!

  一个小时左右,菜叶已经回来了,回来后就一直的看时间,显然过得极为煎熬!

  两个小时一到,他立即就要问夏南,可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了急促又刺耳的汽车急刹声,紧接着院门就被推开了。

  铁锤搀扶着一手扶着腰,满脸痛苦的赵广发从外面闯了进来。

  赵广发一看到坐在台阶上的夏南,立即就指着他质问,“姓夏的,你好卑鄙!”

  夏南一脸茫然的道:“发哥,你什么意思?”

  “你还跟我装?”赵广发既痛苦又愤怒的道:“你竟然在我的饭菜里下毒!”

  夏南似乎被吓了一跳,“发哥,东西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警察还在这儿呢!”

  赵广发怒道:“你还不承认?”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南看向搀扶着他的铁锤,“铁锤,你老板是不是吃错药了?”

  铁锤苦笑道:“小夏医生,发哥没有吃错药,但可能是吃错东西了,刚才从你这儿离开的时候,他就说腰不太舒服,回去之后就开始腰痛,然后就说是你在他的饭菜里做了什么手脚,要我带他回来找你……算账!”

  夏南冷哼道:“胡说八道,今晚的饭菜你也吃了,怎么不见你腰痛?!”

  菜叶也跟着道:“对啊,我也吃了,可我也没事啊!”

  铁锤接不上话了,讪讪的道:“这个……”

  赵广发仍然愤怒的冲着夏南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搞的鬼,但我可以肯定,绝对是你搞的鬼!”

  夏南摊手道:“发哥,你要是这样说就没意思了,我原本真想交你这个朋友的,甚至还想让菜叶也跟你交朋友。刚刚我一直都在做他的思想工作!做了足足两个小时,口水都快说干了。可现在看来,我是一厢情愿了!”

  刚刚?做我的思想工作?

  菜叶听得莫名其妙,你特么刚刚一直在玩手机好吧!

  “罢了罢了!”夏南连连叹气,挥手道:“你走吧!我妈不让我跟你这样的人玩!”

  赵广发立即就想发作,只是没等他的脾气发作,他的腰先发作起来,一股钻心的痛骤然传来,弄得他完全站不住,捂着腰蹲到了地上,发出嗷嗷的惨叫!

  铁锤见状忙道:“小夏医生,你医术高超,帮帮发哥吧!”

  夏南很有小孩子气的道:“他那样冤枉我,我才不要理他呢!”

  铁锤道:“这,这……”

  赵广发痛得蹲在那里,完全直不起腰来,可仍然十分的硬气,“姓夏的,你以为这个世上只有你能治我的病吗?你觉得你吃定我了吗?”

  夏南摇头,“你的病,稍为高明一点的泌尿科医生就能治,但你想不开刀就彻底治好,恐怕仅仅只有我。不过有一点你是说对了,我真的吃定了你!”

  赵广发道:“你——”

  夏南挥手道:“铁锤,时间不早了,赶紧带他上医院吧,别影响我们休息!”

  铁锤期期艾艾的道:“小夏医生,你这,帮帮发哥吧,他……”

  “闭嘴!”夏南喝道:“否则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你!”

  铁锤被吓得心中一凛,屁都不敢再放一个,赶紧搀扶起痛苦不堪的赵广发,往外面走去!

  他们离开之后,夏南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菜叶和苏非儿却双双拦到他面前。

  夏南疑惑的问:“你们要干嘛?”

  菜叶道:“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回事呢!”

  苏非儿道:“对啊,赵广发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南道:“你们不是看到了吗?他站着说话很腰痛啊!”

  菜叶问:“可他为什么会腰痛?”

  夏南道:“你这话问得很奇怪,肾结石发作,自然就腰痛!”

  苏非儿又问:“可他好好的怎么会肾结石发作呢?”

  夏南摇头,“他的两个肾都有结石,而且不是一般的多。他这样的情况是必须戒酒的,因为喝酒会增加肾脏的负担,尤其是啤酒,更会促进结石的生成,加重病情。可是铁锤说他自从上次那颗结石掉了之后,一直都在喝酒,所以只要随便一点诱因,就可能引起他的肾结石复发。”

  “诱因?”菜叶一下就抓到了其中的关键词,“例如呢?”

  夏南道:“肾结石的病人,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吃的,例如嘌呤高的海鲜,例如草酸盐和磷酸盐高的豆腐,例如叶酸多的菠菜香菜青椒,例如糖份高的龙眼芒果等等!”

  菜叶仔细回忆一下今晚的饭菜,顿时睁大眼睛道:“天啊,这些东西他今晚全都吃了,尤其是非儿的豆腐,他吃得最多!”

  苏非儿听得白的眼连翻,“蔡哥,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的豆腐?”

  “说快了,是你做的豆腐。”菜叶纠正一句后,又不由质问,“可非儿你怎么哪样不能吃就给他吃哪样呢?你这不是害他吗?”

  苏非儿指着夏南道:“是他让我准备的!”

  菜叶的脸色严肃起来,“夏南,你这样有点涉嫌故意伤害了!”

  夏南摊手道:“我只是请他吃饭罢了,法律有规定请肾结石的病人吃海鲜吃豆腐吃菠菜属于故意伤害吗?”

  “这……”菜叶被问得回答不上来了,想了一下后又叫道:“不对,我们回来的路上,你还去药店买了三种药材,做那锅汤的时候,我看到你偷偷把那三样东西放下去煮了一下又捞起来的,那是什么毒药?”

  夏南摇头,“纠正你两点:第一,我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放下去煮的。第二,那不是毒药,是佛手,厚朴,苍术,促进吸收的良药。我怕你们海鲜吃多了,消化不良才放的。”

  菜叶疑惑的道:“真的不是毒药?”

  夏南又摇头,“是药三分毒,有的药对于健康人而言是良药,但对有病的人却是毒药,看你怎么用而已!”

  赵广发所患的是双肾结石,而且是多发性的,这样是绝不能抽烟喝酒,吃东西也要十分谨慎注意,否则肾结石分分钟可能发作。然而他却毫不忌口,不该吃的吃,不该喝的喝。

  夏南了解他的病情,又从铁锤嘴里知道他的生活习性,所以就特地给他准备了一顿丰富的“盛宴”。

  当然,仅仅只是这些食物,也未必能百分之百的触发赵广发的肾结石,但要是加上那三味促进吸收的药,那就完全不同了。

  对于人心,夏南可能把握不准,可对于药性,他却是了解得相当透彻的。

  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失忆了啊!

看过《失忆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