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狂飙 > 第3279章:这个人该不该死?

第3279章:这个人该不该死?

  怎么会这样?

  那大戟不应该只是一堆破铜烂铁吗??

  但就在此时,易水寒只感觉自己的眼前再度一黑!!

  一种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胁感在他的心头轰然炸开!!

  叶无缺再度举起了大龙戟,依旧简单粗暴的……砸!!

  轰!!

  大龙戟第四十一次落下!!

  咔嚓!!

  下一刹,易水寒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断神剑就这么在他的手中炸开,被大龙戟彻底砸的粉碎!!

  噗哧!

  同时,易水寒更是感觉自己的右肩处莫名一凉,而右半边脖颈处的肌肤更是隐隐碰触到了森然锋锐无比的寒芒!!

  下意识的,易水寒低头看去!

  嫣红的鲜血仿佛不要钱似得从他的右肩喷了出来,染红了虚空!!

  叶无缺这一戟不但彻底砸碎了断神剑,更是势无阻挡直接斜着砍进了易水寒的右肩处,扑通一声,易水寒整个右肩连同他的右臂就这么被砍下,掉落在了地上!!

  “啊!!”

  直到此刻,剧烈的疼痛方才淹没了易水寒,使得他发出了惨嚎,但他依旧死死盯着叶无缺,似乎要说些什么!!

  “你……”

  噗哧!!

  叶无缺持大龙戟的右手轻轻往上一搅,一颗大好头颅顿时高高飞起,咕噜噜滚落虚空,喷起足足三尺高的鲜血!

  当这颗头颅重新落到地上时,易水寒那张脸上还残留着深深的恐惧、不甘、怨毒,以及一丝……后悔!

  怒目圆瞪,死不瞑目!

  叶无缺面色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的喜悦与激动,击杀一个易水寒对他来说不过只是理所应当之事。

  这个易水寒也真的是找死,天骄论道会上侥幸没死却不知道珍惜,还要千里迢迢追到这里来截杀自己,以为凭借一把断神剑就能反杀叶无缺,实在是蠢的可怜!

  活着不好么?

  偏偏自己过来找死!

  能怪谁?

  叶无缺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布满裂缝的断神剑剑柄,眼中露出了一抹可惜之意。

  “一时出手太猛,没收住,毕竟也是一件厉害的古宝,可惜了……”

  收起了大龙戟,叶无缺走到易水寒的无头尸体前,将他的储物戒取下,神魂之力涌入其中,旋即目光一亮自语道:“不愧是清峰剑阁的人,这家伙倒是挺肥的!”

  在易水寒的储物戒内,足足有一百万神晶!!

  神晶!

  一种菱形的晶体,蕴含着天地元力,可以直接吸收,也是天外天特有的流通货币!

  一块神晶的价值本身就极高,很多散修全身上下的财产也最多只有数千神晶罢了,但这易水寒的储物戒内足足有一百万!

  这对于叶无缺来说,算得上一笔横财了!

  之前他去天下第一楼买东西都是通过的以物换物,拿丹药换的,现在有了这一百万神晶,一路上倒是可以方便很多。

  除了一百万神晶外,易水寒储物戒内还有不少丹药,品质倒也不俗,但比起叶无缺自己的来说,就差了不止一筹了。

  收拾了一下,将易水寒的储物戒随手扔掉后,叶无缺身形一闪,继续前进,向着大荒漠的尽头而去。

  接下来的三天,很是平静。

  哗啦啦!!

  到了第三天傍晚,当叶无缺耳边轰隆,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条浩浩荡荡的河流时,双眼终于微微一亮!

  邬河!

  这是隶属邬州的一条河,横陈在邬州出口的尽头,渡过了这条邬河,就彻底离开了邬州的疆域,进入了一个新的大洲。

  没有任何犹豫,叶无缺化作流光冲天而起,横渡邬河。

  半个时辰后,邬河已在身后老远,他已经彻底离开了邬州!

  “邬州之后,按照裴天罗给的玉简说法,这里应该是庐州了……”

  走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叶无缺发现这庐州的景色与邬州完全不同,这里仿佛四季如春,到处都是鸟语花香,环境要优美许多。

  “前方有一座驿站。”

  距离叶无缺不到三里之外,一座巨大的驿站横陈在那里,也引起了叶无缺一丝注意。

  他走上前去,发现这驿站的人气还不错,此刻不少人进出,可还没等叶无缺进去,他便发现在这驿站入口前的左边角落,静静端坐着一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者!

  这老者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他端坐在那里,身前放着一个火炉,火炉上正煮着一壶热茶!

  咕噜噜!

  茶水似乎要沸腾了,热气早已升腾开来!

  让叶无缺奇怪的是这个老者看着眼前的茶壶,竟然在……流泪!

  一行浑浊的泪水滑落脸颊,不似作伪,这个老者似乎在缅怀着谁,很是悲伤。

  不过叶无缺并不打算理睬,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后就准备进入驿站内看看,顺便打听一下四处最近的大传送阵在哪里。

  然而……

  “年轻人,你就这么走了么?”

  那流泪的老者突然开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沙哑,突然叫住了叶无缺!

  叶无缺目光一闪,脚步微顿,转过头来看向那流泪老者,面色平静淡淡开口道:“这位老先生有事?”

  “没什么,只是看到你这个小娃娃有些触景伤情,让老朽心中涌出了一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问问你?”

  流泪老者端起身前已经煮沸了的茶壶,朝着空空的茶杯里倒入沸水,碧绿的茶叶从杯底翻涌上来,犹如跳动的精灵。

  “老先生的问题不应该问我吧?”

  “不,就应该问你!”

  “哦?”

  叶无缺双眼已经微微眯起!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如果你是我,那么自己精心栽培,视如亲子的徒弟突然在一个月前被人杀了,你说这个人该不该死?你会不会报仇?”

  流泪老者此刻脸上的浑浊泪水已经消失,他更是轻轻放下了茶壶,一双浑浊的眸子看向了叶无缺,其内不带一丝一毫感情!

看过《战神狂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