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章 神秘羊皮纸

第一章 神秘羊皮纸

  “我叫方月,今年二十三岁,刚刚毕业,无业游民一个,但是打游戏小有天赋。”

  “所以我决定当一个职业玩家。”

  “而今天,是腾里公司最新全息大作《蓝海》的发售日。”

  “我正骑着心爱的小电驴,赶去最近的游戏手表分销点。”

  “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吹过,一张奇怪的羊皮纸,贴在了我脸上。”

  “我拿下羊皮纸,看到了上面的内容,顿时有些疑惑和好奇。”

  “但略微思考片刻,还是扔掉了这张奇怪的羊皮纸。”

  “十分钟后,我死了。”

  ……谁死了!

  你才死了!

  方月脸色一黑,但手上扔掉羊皮纸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停下小电驴,他左右张望了下,路上只有车来车往。

  知道我的名字,应该是熟人恶作剧吧?

  不管了,买游戏手表要紧。

  听说这次腾里公司还投放了幸运礼包,藏在随机编号的游戏手表里呢,晚了说不定就被人抢走了。

  方月刚要再次把羊皮纸扔掉,突然神情一愣。

  只见羊皮纸上的文字一行行的淡化,又一行行的浮现。

  卧槽?!

  这什么黑科技?!

  “我以为这张羊皮纸,只是朋友间的恶作剧。”

  “但我没想到,这张羊皮纸,其实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没有相信羊皮纸的话,并当做恶作剧处理,将羊皮纸扔掉。”

  “九分钟后,我死了。”

  “在死之前,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总是会想起刚刚捡到的那张羊皮纸,心中追悔莫及。”

  “如果……我当时相信了羊皮纸的话,一定不会是这个结果!”

  方月有些懵。

  这玩意还会读心术不成?太恐怖了吧?

  方月仔细打量羊皮纸。

  羊皮纸的外表看起来很复古,就像是中世纪贵族老爷才会用的东西。

  但摸起来,质感却非常丝滑,宛如绸缎。

  “这玩意……估计很值钱?”

  方月动起了歪脑筋。

  他才刚刚大学毕业,现在是一穷二白,甚至还租着廉价的合租房,所以是真的缺钱。

  像是知道了方月的心思,羊皮纸上又一次开始浮现文字。

  “我觉得羊皮纸很值钱,打算回去之后,就联络卖家,把羊皮纸卖掉了。”

  “八分钟后,我死了。”

  又死了?!

  方月脸色一黑。

  你有病吧!信不信我撕了你!

  这一次羊皮纸的文字淡化的很快,又出现一行行文字。

  “我有些气急败坏,但思前虑后,还是决定留下这张奇怪的羊皮纸,并按照羊皮纸的指使行动。”

  “我活下来了。”

  “一年后,我成了千万富翁。”

  方月:???

  你很不对劲!

  这就千万富翁了?扯淡呢。

  方月一脸不信。

  羊皮纸上的文字消失又浮现。

  “我留下了羊皮纸,但心里不相信羊皮纸的内容。”

  “十秒钟后,短信来了,是分销店提示我游戏手表只剩一万库存,让我赶紧去购买。”

  “我很焦急,担心买不到手表。”

  “刚好这时,一辆公交车行来。”

  “我放下小电炉,上了公交车,祈祷能早点到游戏手表分销店。”

  “五分钟后,公交车出了车祸。”

  “我……”

  wdnmd!

  还会断章了?

  我怎么了?我上公交车后会怎么样,你到是说啊?说不出来我撕了你!

  方月怒气正要爆发,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屏幕亮起。

  一行短信内容浮现眼前。

  “腾里集团江海市399号分店:本店《蓝海》游戏手表仅剩10000台,请各位玩家欲购从速。”

  卧槽!?

  游戏手表真要没了!怎么办怎么……

  嘟嘟!

  就在这时,前面刚好驶来一辆公交车,正好是能到分销店的33路公交车。

  下意识的,方月就想伸手拦车。

  可手刚伸一半,动作忽然僵住。

  等等!

  这不就和羊皮纸上说的一模一样吗!

  一时心急,乱了心神,方月差点真的要上车了。

  嘟嘟!

  公交车司机明显看到了方月抬手的动作,减速了下来,停车靠边,按了两下喇叭。

  车上的人,也都将视线投向方月,但方月却站在原地,没有上车。

  宽敞的车门,就仿佛地狱的入口,让方月不敢妄动。

  大夏天的,他手脚冰冷……

  哦,是公交车的空调冷气啊,那没事了。

  但还是有点冷!

  冷的他头脑清醒!

  朝司机大哥尴尬一笑,方月低头看向羊皮纸……

  “公交车停下了,我却在犹豫要不要上车。”

  “很快,我有了决断。”

  “为了早点买到游戏手表,我上了车。”

  “三分钟后,公交车发生车祸。”

  “我死了。”

  靠!

  果然又是这个结局,羊皮纸你就不会整点新花样?

  “小伙子,你上不上车啊?”

  “对啊,现在年轻人怎么磨磨唧唧的!”

  车上众人等了一会,纷纷抱怨道。

  方月尴尬一笑,摇头道:“我不上车。对不起啊,我看错数字了,我以为是35路车。”

  众人一听,骂了几句,司机只是摇摇头。

  公交车缓缓驶离。

  方月拿出羊皮纸。

  “按照羊皮纸的提示,我没有上车,我活下来了。”

  “为了早点买到游戏手表,我喊了滴滴打车。”

  “出租车司机是老司机,很快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我如愿以偿的买到了游戏手表。”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方月为自己的胆小谨慎找到了借口。

  打开手机滴滴,叫了辆出租车。

  三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路边。

  在方月刚要上车的时候……

  嘭!!

  不远处,忽然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火光冲天,浓烟升腾。

  方月朝那个方向一看,赫然就是公交车离去的方向。

  不会吧……不会真的被这羊皮纸说中了?

  心中咯噔一声,他突然感到一阵后怕。

  “卧槽!车祸了?油罐车爆炸?”

  出租车老司机被吓得抖了抖,抽的烟都差点掉下去。

  “师傅,我们绕路去看一眼。”

  方月的话,正合老司机的心意,连连点头。

  多点路费钱,还能看个热闹,何乐不为呢?

  出租车顺着路开过去,没一会,方月就看到了车祸现场,顿时瞳孔一缩。

  一辆侧翻在地的公交车,燃烧着熊熊火焰,中间部位有着明显的凹槽痕迹,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了一下。

  车里仅剩的三个活人都尖叫着从里面爬出来,剩下的不是重伤就是已经死了。

  而撞翻这俩公交车的,则是一辆流线造型的豪华跑车,方月看不出牌子,但也知道起码价值千万。

  可惜的是,跑车硬碰公交车,自己直接撞成了一堆零件,车上的人更是死的连尸体都找不齐全。

  在车祸现场,已经停下不少车辆,纷纷跑过去救援,也有人在大声呼唤,还有人在打急救电话。

  这些大人,显然比方月更懂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司机师傅,我们走吧。”

  “好。”

  等到出租车远离车祸现场,方月在心中松了口气,默默摸向了放在口袋里的羊皮纸。

  “我或许……捡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

  一个漆黑的房间里,放着大大的屏幕。

  屏幕上,是行车记录仪的画面。

  画面里看不到人,但能听到声音。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

  “我快给我找!一定要找到它,否则我们都要没命!”

  “开快点!给我快点的!”

  “太慢了!太慢了!再给我加速!加速!回到之前的地方……”

  声音到这,前面忽然出现一辆公交车。

  连刹车都来不及,整辆车就撞在了公交车上。

  画面剧烈翻滚翻转,落在地上,然后就是一片混乱。

  嘟。

  大屏幕的画面被人关掉,陷入黑屏。

  房间灯光亮起,照亮房间布局。

  这是一个类似会议室的房间。

  不过此刻,会议室只坐着两个人。

  一名是有着嘘嘘胡渣的中年男人,他点燃一根烟,看向另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女子,有着出众的身材和精致的容颜。

  中年男子问道:“小妙,看出什么了?”

  小妙提高音量:“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看不出这两人在找东西吧?”

  “……”

  “刘总怎么不说话?”

  “咳!我只是有点接受不了年轻人的说话方式。”

  顿了下,刘总食指轻敲桌面。

  “我查过这辆车的记录,最后的轨迹,是从明月工厂,横跨江海大桥。然后路经信风路,若箱路等十九个街区,在最后涟漪路突然掉头,疯狂加速往回开了五个街区,撞上公交车死亡。”

  “九折水瓶?就这?就这?就这?才开两百多码的速度就出车祸了?”

  ……重点是这个吗?

  刘总神色一僵,生硬地转换话题:“所以他们丢的东西,肯定这一片区域里,我要你秘密去调查这件事。”

  “刘总,我能拒绝吗,晚上《蓝海》开服呢!”

  “游戏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别想了我们是赏金公司,接了单子就得干活,信誉最关键。”

  “是是是……”

  “我是看你年轻,才想提拔你……”

  听着刘总絮絮叨叨,陈小妙叹了口气。

  我的《蓝海》……

  晚上,只能偷偷玩一小会了。

  ……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