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六十九章 经典吟流传

第六十九章 经典吟流传

  牛牛,你算计我!

  安神医把个脉就1两银子,我特么怎么帮你出医药费,你要我破产吗!

  当即,方月就忽然蹦起个脸。

  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无视众人目光的注视,往前走去。

  与跪地地上抱大腿的牛牛和安神医交错而过。

  这个举动,看的众人齐齐一愣。

  这,这什么意思?莫非是……不想理人?

  众人还疑惑着呢,牛牛最先反应过来了,他连忙一个飞扑,抱住了方月的大腿。

  “夜哥别走!夜哥救我!夜哥帮我付医药费!我会另外打钱给你的!!”

  这是钱不钱的问题吗?

  以安神医的胃口,我押上全身家当都不够帮你治病的!

  再说了,真要付得起方月也舍不得,身上那么多宝贝,肯定要被安神医全部搜刮去当医药费,这和卖号有什么区别?

  游戏初期资源多重要,偶尔卖点小东西换钱不算啥,可若是什么东西都想着卖掉,那不仅断节奏,还毁账号前途,简直是大忌。

  一抬腿,方月就和安神医一样,一脚甩开了牛牛。

  牛牛顿时惊道:“夜哥?!”

  方月沉声道:“有人!”

  牛牛懵了。

  “啊?有人?什么有人啊?”

  “寒大人他们都在,你这样抱我大腿,会影响他们呼吸清新空气,不好!”

  我特么!

  牛牛哭了。

  “夜哥!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生死兄弟啊!”

  “住口!”

  方月骤然提高音量。

  “我们只是一起巡过夜!如果一起巡过夜,打过诡异就是兄弟了,那我岂不是兄弟满天下?”

  啊这?

  玩家里,你也就和我这一起打过诡异吧,离兄弟满天下还远着啊……

  牛牛懵了,心中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往肚子里咽。

  他一边心里痛哭,一边暗暗道:《隐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牛牛穷!

  今日之辱,我牛牛记下了!三十年后……啊不是,一天后,我会回来的!

  牛牛是这么想的,但看到寒大人等人见事情搞定,带着人越过他开始往前面走,真的不管他死活了。

  牛牛心中立刻又慌了。

  不要啊!我的天生神力天赋稀有到爆了,后期肯定超神的好不好,给我个机会,别让我死在新手村啊!

  当即,他连忙狂跑过去,再次拦在方月面前,抱住大腿,声情并茂地道。

  “夜哥!夜哥我错了,我不该算计你的!给我条生路吧!”

  “我这角色天赋贼强,贼后期,比世无聊那种肝帝强一万倍,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啊!”

  说着,牛牛直接给方月的虚拟账号打了一万块过去,还发消息说这是定金,活下来后再给一万!

  方月刚卖视频肖像权赚了十万,对着一两万的蚊子腿,波澜不惊。

  一转手,他就把钱退了回去。

  没办法,安神医的胃口,他兜不住底,这生意做不了。

  看方月退钱的操作,牛牛顿时觉得世界都黑暗了。

  完了完了,这次是真的要没了!

  其实牛牛今夜卖阳寿赚了几万块,已经超出他的心理预期了。

  但人就是这样,赚得越多,他就想要越多。

  他看到了游戏里的商机,并且在玩家里应该也算跻身前列的水准。

  这等于一步领先,步步领先,利滚利,雪球滚雪球,后续肯定还能赚更多的钱!

  只要能活下来的话!

  最重要是村口那一批流民摆明了是新玩家,他角色不报废,保持现在的水准,想要从那些新玩家手里赚点钱,那不是有手就行!

  可现在……

  看着方月发来的消息,说安神医胃口太大,方月也付不起医药费,牛牛心里彻底凉了下来。

  我,无了。

  方月见牛牛不发消息骚扰,也没追过来了。

  回头一看,才发现他已经一脸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颓废表情自闭在原地了。

  这个,不至于吧?

  这诡诅又没啥影响,除了腐烂血肉,以及不知道倒计时结束会发生什么,其他也没啥了,治不治都一样……好吧,这有点说风凉话了。

  想了想,方月突然停下脚步,给牛牛发了条消息:“牛牛啊,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是啊,已经没办法了……

  等等!

  夜哥刚才说的是什么?!

  牛牛一个咸鱼起身,狂奔过来,抱住方月大腿:“请夜哥指条明路!”

  众人也奇怪地看向方月。

  方月不帮忙付钱的话,安神医是不会出手的。

  像诡诅这种可怕东西,古月村就没人能处理,只能安神医出手。

  而安神医的要价,简直狮子大开口,治个方月,那是寒大人兜底,换成牛牛这种巡逻队的预备成员,就只有村里出一点钱了,其他要牛牛自费,根本不够安神医塞牙缝的。

  这几乎是一个死局,方月还能有什么办法?

  众人正奇怪呢,就听方月忽然指着牛牛,对安神医地道。

  “安神医,实不相瞒,牛牛其实也是流民!而且是昨夜和我一起苏醒的流民。如果你愿意救治他,他这个人就归你了!你想对他做什么都行,做牛做马都没问题!”

  牛牛:!!!!

  夜哥,你算计我!!

  危危危危危危。

  危危牛牛危危。

  危危危危危危。

  牛牛身体一僵,梅开二度?故技重施?

  他只觉脑袋上好像忽然冒出了一个强烈的‘危’字,整个人都懵了。

  “哦?居然是这样!活着的流民标本啊!”

  安神医果然有了兴趣,围着牛牛转了两圈,像在看一件新奇的玩具,眼神那叫一个非常危险,看的牛牛瑟瑟发抖。

  “好好好!让我再看看阳寿,哦?居然才这点阳寿,有趣有趣!还有,他这个烂肉模样的身体,应该是中了诡诅,不过我听寒大人说夜夜你也是中了诡诅,怎么你就没事人一样,难道流民还有体质不一样的说法?”

  安神医兴趣来了,话都变多了。

  方月扯扯嘴角,没把那句‘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的经典吟流传名句拿出来洗脑。

  就在这时,牛牛忽然发了消息过来。

  “夜哥,这安神医好鬼畜啊,他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夜哥,你快看!他把手穿过我胸口的大洞去了!还摸了摸烂肉,巨变态啊!”

  “我擦!让他不要把手往下摸啊,诡诅还没腐烂到那个地方呢!!”

  “啊啊啊啊!夜哥,快让安神医停手吧!这太过分了!!”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