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八十七章 那么古尔丹,代价是什么?

第八十七章 那么古尔丹,代价是什么?

  不等方月说话,园姐就一拍方月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好!决定了,就让你们两个去正一商场玩,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十点前你们谁也别想回来,我要门反锁了!有钥匙也进不来!”

  方月嘴角抽了抽,看园姐转身真要回去,顿时感到头大。

  不过就这么回去好像也不错。

  方月偷瞄羊皮纸。

  “园姐误会了我的意思,但她还是回家去了。”

  “我和白小雅都没有约会的意思,却被园姐反锁门外。”

  “1小时后,我们三人在家门口被杀了,一家人整整齐齐,可喜可贺!”

  我特么!

  直接破防!

  方月差点想把羊皮纸撕了,吐点象牙出来吧你!

  不过很诡异啊……去步行街,园姐和白小雅死。

  去正一商场,园姐和白小雅死。

  三人一起待在家门口,三人一起死。

  等等!

  方月忽然抬头,目光彤彤地盯着白小雅。

  不对劲!怎么每次死亡名单都有你!

  白小雅一脸茫然困惑地表情。

  “我脸上……有脏东西?”

  “额,没有。”

  “哦,那我们回去吧,园姐走的挺远了。”

  回去的剧本可是三人一起死在家门口,整整齐齐专业团队一波带走。

  方月顿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白小雅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平静下来。

  “你是个好人。”

  方月:?!?!

  你不对劲!

  似乎是看到方月错愕的表情,白小雅歪歪可爱的脑袋。

  “你很好,我们不适合。”

  我特么!

  方月脸色一黑。

  “我要你陪我去个地方。”

  “对不起,我不喜欢霸道总裁。”

  “……大姐,我认真的,不是约会,陪我去一个地方行不行?”

  “真的对不起,老爹教过我,对不喜欢的人,一直要坚持拒绝到底。我们没可能的。”

  啊啊啊!

  这货进入什么奇怪的状态了吧!

  方月烦躁的抓了抓头皮,急道:“一万块!陪我两小时时间!”

  话一出口,方月就后悔了,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我这表达能力!

  只见白小雅,用看垃圾般的冰冷眼神,藐视方月。

  “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老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明天你就退房吧,我家房子不适合你住。押金和钱我会今晚就算清楚的。”

  “不是!小雅,你听我解释……”

  方月急吼吼地要解释,他本以为白小雅会反应激烈的我不听我不听或者直接掉头走人。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平静地立在那里,与方月保持一定距离,冷冷地看着他。

  “你说,我在听。”

  “是这样的……额……”方月脑子转动,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我最近想学摄影,就是用手机拍摄视频……”

  无视白小雅变得危险的眼神,方月连忙继续道:“我想拍一段2个小时,一个女孩子坐在街头长椅上看书或者看手机的视频,我觉得你适合,所以能请你配合吗?”

  理由很蹩脚,也怪怪的。

  但白小雅想了想后,问道:“坐在那待两个小时就行吗?”

  “对!”

  “可以,但是得明天。”

  “不!就今晚,就现在,灵感说来就来,你懂得!”

  “不懂。”白小雅摇摇头,但迟疑了下,说道:“我尽力配合吧,钱的话就不用了。”

  说着,白小雅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拿出手机刷些短视频。

  方月放下心来,偷偷拿出羊皮纸一看。

  “我说服了白小雅,静坐在长椅上2小时,而我也陪在旁边。”

  “1小时后,我和白小雅都被杀死了。”

  方月:……

  沉默着,方月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说服了白小雅,静坐在长椅上2小时,并且我选择了离开,回到小区与园姐汇合。”

  “1小时后,白小雅被杀死了。”

  “我和园姐活下来了。”

  “我很庆幸,但又很焦躁。”

  “我的内心在问我一个问题——下一次避无可避的危机如果直面自己,我该怎么办?”

  脚步,停下。

  方月换了个思路。

  “我说服了白小雅,静坐在长椅上2小时,而我则去请安保集团,保护白小雅。”

  “1个小时后,白小雅和安保小队死了。”

  “24小时后,被查出安保小队雇主身份的我,死了。”

  方月:……

  树荫的阴影下,方月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

  答案明朗了。

  现实的危机,是冲着白小雅来的,其他人都是被波及的。

  只要白小雅一死,万事大吉。

  但是真的万事大吉吗?

  方月握紧拳头又松开。

  游戏里,他看过诡异如割草般收割村民和玩家的生命。

  但这里是现实,现实只有一条命。

  一个不算熟悉,但确实认识的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自己真的能接受吗?

  答案是能的。

  方月感觉自己可能有点冷血,但没有力量的他,又拿什么去救白小雅?只是送人头罢了。

  方月退的更快了,很快回到了小区,他没有乘电梯,而是走上楼梯,在楼梯高处,往下看。

  长长的街道,昏暗的路灯下,只有白小雅一人,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默默看着手机,表情没有任何起伏,似乎不快乐也不伤心,如同……死人。

  她从小就是这样的吗?她有朋友吗?她的人生过的快乐吗?她的童年是怎么样的?

  一个个问题在脑海浮现,并很快下沉。

  因为方月知道,伴随着白小雅的死亡,这些问题将全部失去意义,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

  方月再次拿出羊皮纸,他希望羊皮纸,能给这个局面带来转机,但上面的文字是……

  “我像个逃兵般逃跑,甚至不敢看白小雅一眼。”

  闭嘴吧!

  “但是我真的甘愿如此?如果有机会,让我得到力量,我一定会做出不一样的决定!谁不想做个英雄呢!”

  说得轻巧?这可是现实!我的生命也只有一次!谁比谁的命金贵!

  “为此,我选择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我要和伟大的羊皮纸立下契约!获得无上的力量!”

  等等!

  方月猛地回神,双目死死地盯着羊皮纸刚刚浮现的文字。

  “你要和我立下契约?让我获得力量?什么意思?”

  羊皮纸文字浮现。

  “我决心听从羊皮纸的建议,以血为笔,以名为契,在羊皮纸上留下印记。”

  “我如愿得到了超凡力量,拯救了白小雅,而付出的代价,只是微不足道的游戏角色阳寿。”

  付出游戏角色的阳寿就可以获得羊皮纸的力量?

  它指的是我现在正在玩的《蓝海》游戏?只要付出[夜色黎明]的阳寿,就能得到现实里的超凡力量?是天底下居然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方月面色一喜。游戏只是赚钱的工具,若是通过游戏得到现实里的力量,那我还在乎游戏阳寿?

  等等!只是游戏里的角色阳寿就能获得力量,那岂不是说游戏角色阳寿的不简单,或者说这个游戏的不简单!

  “我只有三秒钟时间考虑,时间如流水般流逝,我即将错过成为无上之人的唯一机会?”

  羊皮纸上,文字再现,随后开始了倒计时。

  “3!”

  “2!”

  别别别!我愿意还不行吗!

  问题是以血为笔?以名为契?是什么意思?听不懂啊。

  “我咬破手指头,用伤口流出的血,在羊皮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完成了契约。”

  方月内心急吼吼的想法刚冒出来,羊皮纸已经解答,并浮现出一句类似宣言的话。

  “公平契约:我方月愿意拼死保护羊皮纸的安全,为此羊皮纸也会帮助方月渡过危险!双方立誓为证。”

  文字呈现金色传说的金色,有些炫酷。

  文字下面,是两个署名。

  一个羊皮纸自己潦草的签名,还真的就叫羊皮纸,另一个签名还空着,等着方月落笔。

  怎么跟劳工合同似得?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