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九十二章 再进游戏

第九十二章 再进游戏

  /

  杀手会。

  十面显示器,围着大圆桌,环绕一圈。

  显示器上,分别出现一张张人脸,很快就人齐了。

  而圆桌上,则反复播放着那十几秒的监控视屏。

  “好了,情况就是这样了。”

  忽然,正中间屏幕里,苍老的声音响起。

  “现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舞弊者]要对付我们杀手会?”

  “……”

  其他人面面相觑,都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其中一人,则忽然道。

  “或许,他们想坏规矩!”

  坏规矩?

  十人先后露出冷笑。

  “抢了内测先机,现在还敢来坏规矩?”

  “无法无天!当初立契约时怎么说的!不到时候,绝不露面!现在呢?游戏才开服三天就忍不住了!”

  “没错!说的在好听,终究是人,人就是贪!”

  众人狠狠的骂骂咧咧了一番,毫无平日该有的姿态。

  苍老声音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

  “行了,别吵了,问问那边[舞弊者]那边苏醒了几个吧?别给我们来一手措不及防。”

  “我早问过了,那边死不承认!说一个没醒,还说这人不是他们的人。我就笑了,不是[舞弊者],江海市的[诡度线]会起伏的这么厉害?直接提升了0.4%!”

  “0.4%?!涨这么高?!压回去了吗?”

  “压回去了,让赏金会出血,毁了几件[诡物]。”

  “那真是大出血了,回头补偿一些资源给他们。”

  “头痛,头痛啊!舞弊者那边现在什么说法?”

  “他们让我们这些[联会盟]不要管这事,全权交给他们负责。”

  “哼!这时候倒是硬气,没我们[联会盟]维持秩序,江海市早乱了!”

  “那……我们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消息压下,尽快加强下面的实力,懂了吗?”

  “好。”

  “在做准备了。”

  “我要等第三批游戏手表下来才行了……”

  ……

  清水小区。

  方月看着反锁的大门,无奈给园姐电话。

  解释了好一会,园姐才明白方月不是开玩笑。

  而在方月和园姐联络的时候,白小雅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挂一个响一个,而她的表情也从最初的震惊错愕,到逐渐麻木,现在的话,只会发出嗯嗯之类的话了。

  直到园姐打开门,看到方月走进屋,她才猛地回神,连忙挂断电话,冲进屋子,抢在方月前说道:“园姐,我明天就走!”

  话是对着园姐说的,目光却一定锁定在方月这。

  “啊?为什么鸭!你不是才回来,之前还说暂住一段时间的!”

  园姐一脸不舍,她和白小雅虽然见面机会少,但联络还是挺频繁的,关系很不错。

  “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我要回去一趟……”

  白小雅含糊道,悄悄地又看了眼方月,斟酌着言辞,说道:“也许今晚就走!”

  “这么急?!那,那我帮你收拾收拾行李。”

  “好,那就麻烦园姐了。还有,我想和方月单独聊下……”

  ??!

  园姐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嗷——嗷嗷嗷!我懂我懂!厉害了阿月!我这就避嫌……对了,刚才外面好像有很大的动静,你们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吗?”

  方月和白小雅默契的齐齐摇头。

  等园姐进了房间帮忙收拾,方月才问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晚上就走,不会再打扰到你和园姐的,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了危险。”

  白小雅又是道歉又感谢,搞得方月是个大恶人似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走了也好,小区闹出这么大动静,我看看风声,情况不对我也和园姐搬走算了。”

  “嗯嗯。”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

  有园姐在,好像也确实不需要我帮忙。

  方月看看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换成游戏时辰,那就是亥时。

  这个时间,早就过了和林零约定的时间。

  不行!

  得赶紧上游戏!

  和羊皮纸签订契约后,方月越发明白这个游戏的重要性。

  同时,角色越强,现实里的力量就越强,这让方月如何不去重视!

  回了房间,放好羊皮纸,方月躺在床上,进入了游戏。

  与此同时,羊皮纸上,开始浮现出文字。

  “终于……终于要进游戏了!!!”

  “再不进游戏,我就要饿死了!”

  “弱小羊皮纸,为求活命,在线签下侮辱契约,记仇,很记仇!”

  随着文字一行行消失,羊皮纸也如碎片化般,慢慢消散,虚化……

  ……

  古月村。

  方月躯壳无神的双目,突然变得灵动,仿佛灵魂回窍。

  身体一振,方月回到游戏。

  不过等方月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就突然愣住,瞳孔猛地收缩。

  因为他发现,自己右手,不知何时多出一张纸。

  一张有些眼熟的……羊皮纸!

  与此同时,羊皮纸上,居然开始浮现出文字!

  “我叫方月,我又回到了游戏里。”

  “我看着减少的阳寿,想着游戏的种种神奇,浑身充满了动力。”

  “我要杀更多的诡异,我要得到更多的黑色余烬,为伟大而又强大的羊皮纸大人,提供最美味的食物!”

  “生活,终于变得美好起来了!”

  方月:??!

  我特么?!

  美好你个鬼啊!你怎么进来的?!

  你不是现实里的东西吗?为什么能进游戏里来啊!

  方月头皮发麻,一时之间,竟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游戏的区别了都。

  羊皮纸这时候才又一次浮现出文字。

  “我很困惑,为什么我回到游戏时,手里多出一张羊皮纸。”

  “我试着叫羊皮纸大人,并同意修改不公平契约,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才勉强同意告诉我原因。”

  做梦!

  方月脸色一黑。

  感情这货还想着翻盘呢。

  不过很奇怪啊,它如果早有进游戏的能力,不应该早在开服第一天就进游戏了。

  所以……羊皮纸应该是因为契约的关系,才得以进入游戏!

  这游戏,现实里的事情,居然能影响到游戏里?难道……这两者其实是互通的?

  方月想不明白,只觉这游戏从最开始的爽快无双游戏,变成了诡异莫测的恐怖游戏。

  方月正想着呢,羊皮纸又冒出一句话。

  “我是方月,我的羊皮纸大人很饿,我拿出[黑色余烬]喂给了羊皮纸大人。”

  “而后,羊皮纸大人提供了回答一个问题的机会。”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