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九十四章 凭本事白嫖,为什么给钱?

第九十四章 凭本事白嫖,为什么给钱?

  尸体在说话?

  什么意思?

  我这几个举动有什么危险吗?

  如果有危险,羊皮纸凭什么不给回应?

  咱们可是有契约在的!

  方月继续追问,羊皮纸却再无回应。

  可恶啊,怎么感觉这羊皮纸进了游戏嚣张了不少。

  打压!必须打压!

  想到这,方月威胁道:“你再不说清楚,我就撕了你!”

  然而羊皮纸一点反应都没有。

  虽如此,但叫方月撕了羊皮纸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方月只好故技重施。

  “不配合啊?好,那我就不看你的文字!一个月内都不看!”

  几乎在方月话落的瞬间,一行文字突然在他心中浮现。

  【同样的招数对伟大无上的羊皮纸大人是没用的,嘻嘻嘻!】

  什么?!

  方月顿时瞪圆眼睛。

  “你怎么,你怎么可以直接在我心里浮现出字来?!”

  “那我还用眼睛看你羊皮纸干什么!”

  这种心里浮现出文字的感觉,非常别扭和怪异。

  就像正常的想法和思维中,突然冒出一行字,突兀且不自然,醒目无比,并且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能知道,这是羊皮纸的字。

  羊皮纸不回应了。

  但等方月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一会,也隐隐猜到了答案。

  这可能跟契约有关,那种文字冒出来的感觉,和灵魂绑定感觉很相似。

  而且在签订契约前,羊皮纸可没这个功能,否则现实里那时候也威胁不到它。

  方月有些不开心了。

  他好像暂时拿羊皮纸没办法了,只好郁闷道。

  “羊皮纸,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可以绕过契约,不为我提供帮助。”

  “还有之前那句[尸体在说话]是什么意思?我是去巡夜有危险,还是去找林零挑衅有危险?”

  “这两个问题,我给2g黑色余烬,现在暂时没有,下次杀了诡异就给你,算赊账成不成?”

  羊皮纸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同意赊账,但回味了下久违的味道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了文字。

  【愚笨的我,再次发出虔诚且贪欲的请求,伟大无上的羊皮纸大人,心存善念,同意赊账之举,但仅此一回!】

  【愚笨的我感激零涕地得到了伟大的羊皮纸大人的回应,赐下一句温柔的神谕——因为这是游戏啊!弱智蠢货笨蛋白痴呆瓜阿吼八嘎!】

  方月:!!!

  我特么!

  方月人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顿时不由被自己气哭了。

  玛德,被羊皮纸忽悠到了!

  因为现实里离奇的事情发生太多,再加上羊皮纸从现实进到游戏里,方月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危机,总觉得出处布满危险。

  但实际上……这是我现在是在游戏里啊!

  回忆契约内容。

  “不要脸的公平契约:我方月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力保护羊皮纸的安全,为此,羊皮纸会拼命帮助方月渡过任何危险!”

  我危险吗?

  我在玩游戏,我在游戏里很危险。

  但是现实里有个屁的危险!

  我游戏里就是死一万次,也就是换个躯壳重新开号玩,哪来的危险!

  总不能说沉迷游戏忘了吃喝拉撒,死在外面了吧,有系统提示在,有园姐在,怎么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就算真没人提示,现实身体到了危险的时候,羊皮纸也会出来帮忙,但最多只是叫他去吃饭而已。

  可恶啊!算计在这里!

  而且危险没有详细的规则细节,完全随羊皮纸判断,是我认为的危险,还是羊皮纸认为的危险,这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好在可以确定,现实里有什么生死大危机,羊皮纸是一定会帮忙的。

  至于游戏里,就只有付出代价才行了。

  明白了这一点,方月郁闷地道:“那另一个问题呢?我之前的举动是哪个环节有危险?”

  【卑微的我得到神谕,茅塞顿开,对伟大的羊皮纸大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并虔诚地提出第二个愚蠢的问题。】

  【伟大的羊皮纸大人,以关爱弱智的伟大精神,为我留下圣言,为我指引道路。】

  【当我收起羊皮纸,去找林零换班时,对他说我喜欢花无叶,要追求花无叶,一定要娶她为妻。】

  【第二天,白天清晨,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刚出门,就被林零杀死了。】

  【我的尸体,被长枪钉死在了家门口的石狮上。】

  【全村请了专业团队,择良辰吉日,为我和陈木一起风光大葬,摆酒请宴,敲锣打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淦,我死了,你这么高兴干什么!

  不过原来是因为对林零说了花无叶的事,才被杀的啊。

  林零好凶残啊,平时看不出来,想不到也是个痴情种呢!一言不合就为了女人杀我!

  最可怕的是,这货还懂得白天找我麻烦,真要晚上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虚他的。

  方月暗暗防备起来,同时脑补了下羊皮纸所说的后续画面。

  大概就是是自己接班后,和林零说自己要追求花无叶,然后林零表面装不在意,后来越想越生气,钻牛角尖,等白天过来,把我杀了……

  不对啊!这理由好像说不通?林零貌似不这种人吧……

  忽然,方月心中一动,想到了寒大人曾提出过的……内鬼理论。

  难道……林零是内鬼?!本来想一直隐藏下去,现在因为看我要夺走花无叶,心中嫉妒,并没有底线展露内鬼的残忍一面,把我给杀了?

  这这这,这有点恐怖的!

  方月正胡乱猜想着呢,羊皮纸却还不忘补上一句。

  【2050年9月3号,夜,晴,我欠伟大的羊皮纸大人2g黑色余烬,特此打下欠条。署名-羊皮纸,署名___】

  方月:……

  我这边生死难料呢,你管我要欠条签名?

  我方月凭本事白嫖的信息,为什么要签欠条!不签!

  似乎是感觉到了方月的想法,羊皮纸一下子生气了。

  【我没有签欠条,信誉丧尽,被伟大的羊皮纸大人记在心中,记仇记仇记仇记仇记仇记仇……】

  后面一连串的记仇两字,跟写文字档时,误触键盘的A键,疯狂冒出AAAAA的字样的画面似得,跳得不停。

  最可怕的是,羊皮纸写满了记仇,还不忘把前面的字消了,重新从头开始继续冒出记仇,好像这样能表达它现在情绪有多么激动似得。

  方月:……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