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零三章 错误进食(5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三章 错误进食(5更求订阅!)

  哦?!

  方月顿时来了精神。

  “快说说,涨了多少?”

  方月对这种奇怪的天赋,还是挺好奇的。

  但天淡纸鸢舞在惊喜后,却忽然面色古怪的摇了摇头。

  “没涨,还是1点。”

  “没涨?你不是说系统提示来了吗?”

  “是啊,但是系统说我驭力隐隐增加了,但属性面板却没变化。”

  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是吃的不够?

  方月又去外面要了烧饼什么的,在其他人奇怪的眼神注视下,抱了小半包东西,回去给天淡纸鸢舞吃。

  这次天淡纸鸢舞也不墨迹,像是破罐子破摔,硬逼着自己吃下去。

  然后抬头,她就郁闷地道:“系统提示又来加了,但是属性还是没变化。”

  这……

  这么坑的吗?别告诉我这天赋有bug,实际效果还没实装吧……

  虽然这游戏诡异的厉害,但方月还是下意识地把它当成了游戏看待,冒出了游戏专业术语。

  但很快,他又觉得不太现实。

  这游戏可不是普通游戏啊。

  难道是吃的东西类型不对?

  想了想,方月看向桌子旁的一件东西。

  “要不,我们换个东西吃吃看?”

  说着,方月从桌子旁,抽出一张白纸。

  “吃这个试试。”

  天淡纸鸢舞:?!!!

  她脸色一变,瞳孔微缩,感觉自己头上好像突然冒出了强烈的‘危’字。

  也就是她是女孩子,否则现在怕是要口吐芬芳。

  哪有人让人吃纸的!天赋技能让我吃东西是这个意思吗?!应该不对吧!

  顿时,天淡纸鸢舞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不吃不吃!偶像,这可是纸!我吃纸干什么?!”

  “纸健康啊,都是纤维,维生素ABCDEFG全都有,营养又健康!”

  我信了你的鬼?!

  天淡纸鸢舞一步步往后退,却听方月淡淡地道:“守卫队预备队员的青铜寿令还要不要了?晚上巡夜任务还接不接?想不想跟在我旁边混吃等死……不是,是吃香喝辣了?”

  魔鬼!偶像绝对是魔鬼!!

  天淡纸鸢舞身躯一颤,饱含些许雾气的双眼,紧紧闭上,身体微微颤抖,屈辱地咬牙道:“我吃!”

  怎么跟强迫良家妇女似得……

  方月摇摇头,甩掉脑海里的想法,让天淡纸鸢舞过来,就让她把纸吃了下去。

  “咬碎点,咀嚼!充分吸收营养,对对对,就是这样,刚才可能是吃太快,营养没吸收,现在细嚼慢咽……”

  天淡纸鸢舞:?!!

  天淡纸鸢舞眼泪一下子就要涌出来了,刚才不让我细嚼慢咽,现在却要了?

  明明是一点味道都没有的白纸啊!

  含着泪,她在方月注视下,慢慢的,慢慢的白纸全吃下去了,幽怨地眼神一会看看方月,一会看看桌子上的热茶,仿佛在说: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喝水?干吃纸好难受啊,给我喝点水吧……

  仿佛看出天淡纸鸢舞,方月说道:“那茶里下了泻药。我等会去里屋拿壶茶给你。”

  天淡纸鸢舞:?!!

  为什么守卫所的茶里会带泻药啊?

  她有些懵,看方月真的把大堂的茶都倒在了地上,然后去里屋拿新茶,才信了一点。

  比起馒头这些吃的,一张纸还是吃的很快的。

  等天淡纸鸢舞好不容易把纸吃下去,方月也刚好回来倒茶给她,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天淡纸鸢舞一看系统提示,顿时委屈地像个被那啥的小女孩,哭丧着脸照着系统提示念了出来。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吃掉[白纸],错误进食,驭力隐隐减少。”

  方月:?!!

  “啊,错误进食?驭力减少?”

  这……

  方月疑惑地问道:“减了多少啊?”

  “没变化,还是1点。”

  又没变化?

  方月皱眉,隐隐猜到了原因,顿时可怜地看向天淡纸鸢舞。

  “我觉得,你的天赋,可能需要吃很多东西才能涨属性,而且应该是食物类才行。”

  “之所以吃东西都没属性变化,恐怕是因为数值太小,不显示在面板上。”

  原来是这样吗?

  天淡纸鸢舞面露疑惑,方月却道:“要不你继续吃?”

  她顿时把头狂摇,平时就吃得少,现在在游戏里狂吃,怕是要把自己吃撑死。

  最重要的是,给的食物都好难吃啊,猪都不吃的那种!

  “那你去和外面那些一起扎马步苦练涨属性吧,明早白班的时候,我带你去巡逻,会给阳寿的。”

  听到阳寿,天淡纸鸢舞眼睛亮起来了。

  她虽然玩游戏不喜欢看攻略,但身边的同学却经常有讨论,提起最多的,就是阳寿极其稀有,难获得,那些第一天死亡的玩家,基本全都是因为阳寿耗尽而死。

  现在方月可以提供一个稳定赚取阳寿的方法,她自然如小鸡啄米般狂点头。

  出了门,方月就把天淡纸鸢舞交给了教官,自己举着人魂火把就一个人出门了。

  他想去巡夜碰碰运气,想遇个诡异杀杀。

  顺着巡逻路线,在村中走着,路上遇到好几拨巡夜小队,都和方月热情打招呼。

  方月应付了两句,问有没有遇到诡异,听到没有诡异消息,顿时失望的摇头。

  其他一看,不由窃窃私语。

  “没有诡异,夜副队长……好像很失望?”

  “你懂什么!夜副队长那可是战斗狂人!你忘了昨夜他疯狂战斗的模样了吗?”

  “这怎么可能忘记!我当时就在地核旁,夜副队长和诡异拳拳到肉,硬撼诡异的姿态,我永生难忘!他就是我的偶像!甚至比林队长在心中的地位还高!”

  “是啊是啊!除了已逝的陈木总队长和神秘莫测的寒大人,我现在最佩服的就是夜副队长!”

  “你看夜副队长,大晚上还在到处找诡异,为村子的安定奔跑劳累……我泪目了,你们呢?”

  “我也是!夜副队长能被寒大人看中,果然是有原因的啊!”

  “别说了……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夜副队长那样的人,成为主动找诡异麻烦的强者!”

  被方月问过话的巡夜小队,今夜的积极性一下子暴涨,而‘鞭策’过他们的方月,则已经溜达到村子南面的‘人才市场’那了。

  第一眼,方月就看到一个熟人,宛如偷窥狂一样,对着人才市场的全貌来回角度的拍摄,偶尔还摆出奇怪的姿势,看得人辣眼睛。

  “景岩?”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