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零四章 卧龙凤雏(6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四章 卧龙凤雏(6更求订阅!)

  景岩这边正全神贯注地偷……啊不是,是在找拍摄角度呢。

  突然听到后面的声响,顿时一个激灵。

  回头一看,这才松了口气。

  “夜哥,是你啊,吓我一跳,还以为诡异摸到我后面了呢。”

  诡异?

  真要来诡异,别说是你,前面人才市场那一堆堆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得死。

  除了自己这个样本外,方月至今还没见到过谁能在刚进游戏时就有点战力的。

  也不对,牛牛那种算,只是战力比较弱,打不了诡异而已。

  说起来牛牛还没被安神医治好[诡诅]吗?之前忘了问林零了,等下去寒大人的寒府看望下那家伙。

  那家伙给我发了堆奇怪的消息后,就没反应了,距离离得远,方月也没回消息,打算直接人过去看看情况。

  没再去想牛牛的事,方月朝景岩问道:“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小心我把你拷走。”

  “啊?”

  景岩一愣,然后连忙道:“不能啊,夜哥,我大晚上的出来溜达溜达都有错?”

  “你见其他村民有随便出来溜达的先例?在古月村,大晚上除了守卫队的,谁都不能随便外出的。”

  顿了下,方月看了眼人才市场,说道:“今晚除外,情况有点特殊。”

  “那就行了嘛,夜哥真是的,老吓我。”

  “行了行了,别得了便宜有卖乖,说吧,在这干嘛呢?”

  “我在给他们拍纪录片。”

  “啥?”

  方月顺着景岩指着的方向看向去,除了一群躺在那叽叽喳喳聊天,偶尔还想着溜出去进民宅,似乎想要翻个宝箱的玩家外,好像就没别的了吧……等等!

  方月眼神一厉:“那边那个!你,就是你,要去哪呢?给我下来!不准翻墙到别人家里去!”

  方月这一声厉呵,吓得刚才要翻墙的人一个哆嗦。

  还别说,其他人都没翻墙这本事,毕竟村民宅子的围墙还是挺高的。

  就这货,三五除下就爬上去,灵活的跟个猴子似得。

  本来这人悄无声息的爬上去,借着夜色,根本无人知晓。

  要不是方月眼尖刚好撞见,还真就被他溜走了。

  留在这里看守的巡逻队队员,听到这一嗓子,顿时视线齐刷刷集中过去。

  下一刻,他们的眼神就变了。

  有人直接掏枪就往前走,还有人说直接杀了之类的话,吓得那爬墙的哥们,一个哆嗦直接滚了下来。

  “别别别!别杀我,我就是闲待的闷,上去吹吹风!”

  有你这么吹风的吗?

  神色不善的守卫队队员,上去就把这人扣在地上,举枪就要杀了,凶残的一批。

  吓得那人大惊失色。

  “等等!大哥们,有话好说!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杀我啊!”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这什么破游戏啊,动不动就杀人吗?

  说好高自由度呢?咱不就是学老游戏翻墙进民宅,想找找箱子什么,怎么就要被npc给杀了。

  他很懵,也很郁闷,不过就在他以为要没命了的时候,却被人救了下来。

  “等等!人就别杀了,都是被挑选进来的流民,给点教训就好。”

  那人闻声去看,发现开口帮他求饶的,赫然是之前大声呵斥他爬到墙上的家伙。

  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糖?

  你当我[酸甜老排骨]是什么人?小朋友都不玩这套路了!

  心中冷哼一声,酸甜老排骨桀骜不驯地抬头,挑衅地看向方月,似乎感觉到了方月的视线,他还呵——tui——的吐了口唾沫。

  仿佛在说:就这?还想收买人心?小小NPC,太小看我们玩家了!

  方月一愣。

  好清新脱俗,好桀骜不驯,好不妖艳好不做作的玩家啊。

  清澈干净的双眼,仿佛在说两个字:杀我!

  那没事了。

  “等等!杀鸡要儆猴,我想了想,这人的行为是有点过分,你们把他杀了吧,当街砍头的那种。”

  顿了下,方月还对人才市场那些发现这边骚乱,围过来看热闹的玩家说道:“你们都过来看看,在古月村,不听我们守卫队的话的下场,就是这样。”

  话音落下,方月对守卫队的那些队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就不理这边了。

  守卫队的那几个队员,本来听方月的话,都打算打一顿就算了。

  现在听方月该注意力,自然拿出长枪,似乎就要对着酸甜老排骨的脑袋捅个对穿。

  酸甜老排骨:?!!

  “等,等等!大哥有话好说!!”

  又有话好说了?

  方月狐疑地回头看去,只见刚才那个清新脱俗,一脸桀骜不驯的男人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露讨好笑容,一脸嘿嘿傻笑,像被生活折磨的低下了头的普通人。

  那个神采奕奕寻思的男人去哪了?!那股精神呢?

  “大哥绕我一命,我,天生会爬墙,就是所谓的天赋!很勇!给条生路,交个朋友呗!”

  看旁边守卫队队员眼神不善,酸甜老排骨连忙说道。

  天赋?难道又一个幸运礼包用户?

  算上舞舞,这波古月村已经冒出两个幸运礼包用户了。

  古月村有此凤雏卧龙,何愁不飞黄腾达?

  方月收回视线:“杀了。”

  “是!”

  糖醋老排骨:!!!

  大哥,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为了活命,我都当个贱骨头了!

  眼看守卫队的人又要动手,糖醋老排骨连忙祭出最后的绝招。

  “别杀我!!我是莫神偷知名要的徒弟!!他已经收我为徒,杀我就是得罪莫神偷,该当何罪!!!”

  莫神偷?

  方月一愣,谁啊?

  方月不认识,但周围守卫队队员,面色却难看了起来。

  “呸!”

  刚才要捅穿糖醋老排骨脑袋的守卫队队员,立刻吐了口口水在他身上。

  “垃圾!”

  其他人也一脸厌恶。

  “滚!这里不欢迎你!自己去找地方住去!”

  “浪费我们粮食,爬出去!”

  说着,还有人踹了糖醋老排骨一脚。

  但好在,确实没人真要杀他了。

  真就免死金牌呗?

  似乎有人发现方月满脸疑惑,顿时靠了过来,解释道:“夜副队长可能有所不知,莫老贼也是村里的人,但他是老惯偷,自己没点本事,全靠偷我们村里人的食物过活。偏偏还有一身藏匿和轻功本事,抓也抓不到人,就没人管他了。”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