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零九章 花家惨案(保底第2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九章 花家惨案(保底第2更求订阅!)

  方月心中狐疑,但当着林零的面,也没敢提出来。

  一看林零就是站在花无叶那边的,真说这种怀疑,反而自己吃亏。

  毕竟林零和花无叶可是共事好久了,他们关系还有点暧昧,方月可不想被这对坚夫银妇给弄死。

  按兵不动,他耐心地听林零继续讲述。

  “我绕过花大娘的尸体,踹开们冲了花无叶的闺房,里面躺着的是,花无叶妹妹的尸体。死状可怖,面部狰狞,似乎处于极大的恐惧中,被人割断脖子而死。”

  “再然后就是花无叶了。”

  “你应该猜到了,她还活着,浑身发抖,披头散发,手脚筋脉都被挑断,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双眼通红,人阴沉的可怕,仿佛要看见的任何人都碎尸万段。”

  说到这,林零深深地看向方月。

  “花无叶在昏迷前,告诉我,是你杀了她的家人,当着她的面,先是杀了她爹,再杀她娘,最后是她的妹妹。”

  “我将她交给安神医那后,怒火中烧的就立刻杀过来了。”

  确实够狠。

  如果这一切真是我做的,花无叶完全有足够的理由,将我碎尸万段。

  可是碎不得!

  因为我是无辜的!

  方月冷静地问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怎么活下来的你没杀他。”

  “别,林哥,现在咱们用凶手,来代替这个害了花无叶全家的人。是凶手,没杀花无叶,但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

  “不知道?”

  方月笑了:“那就奇怪了,凶手杀了花无叶一家,偏偏放过了花无叶本人,你不觉得这就像凶手特地让花无叶见证这一切的发生,然后好把罪名推到我身上吗?又或者这就是花无叶本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不可能!”

  方月话音刚落,就被林零高声打断,他一脸阴沉地道:“习武之人,百孝为先!花无叶不可能那么做,也没理由那么做,她不是这种人!”

  习武之人,百孝为先,意思是习武者,基本都是孝顺之人。

  因为习武对家庭的负担其实挺大的,能让孩子习武,基本都是家里给了很多帮助的。

  没有足够的孝心,是会被整个村子的人所鄙夷唾弃的,守卫队也不会收这种人进队。

  方月当即再提可能性:“那就是诡异附体?花无叶已经不是花无叶了。”

  “安神医亲自检查过,花无叶没有任何问题!”

  “花无叶没问题,她还一口咬定我是凶手?那我只能怀疑她就是内鬼!那就是内鬼做的,林哥,内鬼可是没底线的,内鬼连人都不算了!那夜他们连古月村都想毁了,父母算什么!”

  方月最后那句话,已经带着歧义,让林零猛地怒瞪过来。

  “假设!假设别激动。”

  方月讪讪一笑,林零却道:“比起怀疑花无叶,我更怀疑你有问题。你昨晚做了什么,你现在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最好都有人给你证明。”

  方月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即说出了昨晚的行动轨迹。

  林零也没客气,直接让人找来了沐梓。

  “林队长,夜副队长昨夜确实是这么行动,只有去巡夜一趟的时候,没人跟随。”

  林零让沐梓出去,然后把昨夜负责人才市场的守卫队队员喊来了。

  “林队长,我们昨夜确实见过夜副队长,他还帮我们抓到了莫老贼的徒弟,可惜最后放走了。不过恶人有恶人磨,我们今早发现,莫老贼徒弟,横尸街头,估计是被昨夜偷跑出去的流民杀的。”

  昨夜有流民偷跑出去?

  方月疑惑地问了两句,才知道昨夜人才市场还是闹出了点事情的,不过是小风波,只是有人不想待在那被关监狱似得管理,就偷跑出去了。

  玩家们,哪有乖巧的。偷跑出去的流民,一部分抓回来了,一部分挑衅守卫队队员,被杀了,还有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斗了起来,也死了几个。

  不过没人在乎就是了。

  这些事,都属于小事,不用方月这个名为副队长,实为队长的大人物出面,下面的人就自己搞定了,本来是要天亮了来汇报的,这不还没汇报呢,就被林零给叫过来了。

  进过这些证词,林零对方月已经信了七八分。

  剩下的哪一点,也就是花无叶那番话了。

  “或许是花无叶有问题?”

  方月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这一次,林零沉默,闷闷地道:“可能昨夜天色太暗,她认错人了。”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她?”

  方月就一个想法花无叶绝对是内鬼!

  把天淡纸鸢舞交给守卫队队员带去吃早饭,方月跟着林零起身去了寒府。

  寒府。

  “好!好好好!妙哇”

  安神医围着手脚筋脉被挑断,几乎变成废人的花无叶,红光满面,仿佛再看一座金山坐在床上。

  尽管金山脸色臭的很,仿佛谁都是杀父仇人似得,但安神医依旧笑呵呵的。

  每下去一针,安神医就感觉自己多赚了一笔钱,简直不要太爽。

  可就在这时

  砰!!

  房门忽然被打开。

  两个妨碍他赚钱的家伙走了进来。

  “!!!”

  几乎在花无叶看到来人的那一瞬,整个瞬间炸毛,要杀人般的眼睛差点瞪出来,直接从床头掉了下去,如蛇类般蠕动着,扭动着,张口想要朝方月撕咬去。

  “别别别!这针才下去!很值钱的!”

  安神医正肉疼这几针的钱呢,就见花无叶咆哮嘶吼道:“是你!是你!是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此刻地上的花无叶,披头散发,状若疯狂,宛如疯婆子,哪里还有前夜地核出那种风采。

  这模样,无论谁都无法说这是演技。

  “花无叶!”

  林零脸色一变,连忙去扶起花无叶。

  也就是林零,能让她稍微冷静点,但还是立刻咆哮嘶吼道:“林零,杀了他!为我阿爹阿爹阿妹报仇!杀了他!!”

  方月头皮发麻,这女人疯起来还真是有点吓人的。

  硬着头皮,方月指着自己的脸道:“花队长,你确定是我杀了你家人?”

  “说谎!骗子!!昨夜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就是化成灰都认得你的脸!就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得,和林零还就是一对,骂人都这么相似。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