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十七章 我有赌……不赌了不赌了呜呜呜(4/10,秋订阅)

第一百十七章 我有赌……不赌了不赌了呜呜呜(4/10,秋订阅)

  “寒大人,你说的这些,仙级,雨级,灵根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没错,雨级,仙级,灵根什么的确实让人心潮澎湃。

  但是这和他一个小小得后天三流弱者,没什么关系吧。

  该不会……应该不是……不太可能吧……

  方月心中隐隐想到这了一种可能性,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因为这如果是真的话,那他的处境就实在太危险了!

  仿佛在印证方月的猜想,寒大人看了眼方月,淡淡地道。

  “恐怕你也已经猜出来了。”

  “不过我直接说结果的话,你恐怕听不明白,还是让我从头来和你说吧。”

  “我们人类受制于灵根,很久没有人晋级仙级之境,但同样的,诡异那边,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魔级诡异了。所谓魔级诡异,对应的便是我们人类中的仙级强者。”

  “具体我也不知道诡异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据我所知,这些年诡异一直在抓人类中某些特殊人类,还有进行各种人类转化为诡异的研究,乃至于从诡异变成人类的技术等等。”

  “可以看出来,他们遇到了瓶颈,并一直在寻求突破的方向。”

  “而盯上你的诡异,显然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些什么。”

  “具体得到什么,我只有一个猜想,对还是不对,恐怕需要你自己亲自去寻找答案了。”

  方月心中一凛,恭敬道:“请寒大人直说。”

  “你听说过月夜族吗?”

  ……那是什么东西?

  方月有些懵。

  “看来是不知呢。月夜族是很特殊的种族,传闻他们的族人,在夜晚的月色下,实力会变得无与伦比的强大,而月夜族的族人,无一列外……全部拥有灵根!拥有直达仙级的门票!”

  什么?!

  方月心中一惊。

  “可,可你不是说,当今天下已经很少有仙级强者出现了……”

  “这并不冲突。因为月夜族已经灭族千年有余了,至少在我们青国,千年来没见过一名月夜族的族人。而你,极有可能就是夜月族的后人!”

  “我?夜月族后人?直达仙级的门票?”

  方月忽然懂了:“寒大人的意思是说……我有灵根?”

  “没有。”

  “啊?”

  “你不用如此惊讶,第一天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检查过你,你确实没有灵根。”

  顿了下,寒大人继续道:“但是夜月族的人未达雨级前,也从未有能在[夜雨]中自由行动的人。所以我怀疑你身体里有夜月族的血脉,但是是变异后的月夜族力量,又或者尚未完全激发血脉之力。”

  “毕竟,我对夜月族了解也不多。”

  “或许等你激发血脉的那一天,就自然而然会拥有灵根了。”

  时候这,寒大人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多少人渴望了一辈子的东西,可能眼前的小家伙,只需要血脉觉醒就唾手可得!

  这等福源,简直羡煞旁人。

  寒大人说的很清楚了,但方月却有些懵。

  因为他知道,他根本不是什么月夜族后人。

  之所以晚上特别强,恢复力爆炸,纯粹是因为天赋[夜之呼吸],这和什么种族可没什么关系。

  误会,全是误会啊。

  诡异哥哥们,别搞我,我是无辜的啊。

  方月感觉委屈极了,寒大人却轻笑道:“你不用紧张害怕,有我在村子里待着,就没有任何诡异敢动你一根毫毛。”

  “况且,你也听[无刃诡]说过了——尚未成熟。”

  “现在的你,没有激活血脉之力,还没有成熟,没有灵根。即使抓走,也只是白费力气。”

  原来如此,难怪沐梓说那些诡异改变了策略,变成妥协般的[放弃]。

  只要我还在古月村一天,只要我还没有激活根本激活不了的血脉,只要寒大人还在古月村一天,我就是安全的。

  但是……我不可能永远缩在古月村。

  古月村只是个新手村,当其他玩家成长起来,前往其他地方的时候,而自己还在新手村待着,落后别人进度,这怎么能行!

  方月摸了摸刚刚得到人皮面具,心中感到了一种名为焦虑的情绪。

  寒大人的伤势在一天天加重,如果有一天寒大人撑不住了,当那一天来临了,而那时我又还没成长到足够的高度……

  方月可以预见,那时,无数诡异朝他扑过来的画面。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显然,方月这个‘宝贝’,已经在古月村附近的诡异那边,打上标记了,迟早有一天会来收人的。

  方月感到了压力,这样晃晃悠悠的升级下去是不行的!

  如果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方月自然可以不在乎。

  但羊皮纸的出现,以及现实诡异的出现,都意味着这个游戏的不平凡。

  他不能死,不能坐以待毙!

  深吸一口气,方月压下有些急躁的心情,思考了一会后,忍不住紧张地问道:“那你呢?寒大人,你这么费心费神的栽培,是为了为什么?该不会……也是为了[灵根]吧?”

  方月承认,他说这话的时候,有赌的成分。

  毕竟寒大人已经说得如此明白了,那为什么栽培我,为什么区别对待我,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但是,方月还是想要问个清楚,问个明白。

  有些事情,说开了才能好好面对,否则藏在心底也只是双方互相心知肚明而已。

  方月觉得这时候,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寒大人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即使自己不想去这么想,大脑也会顺着思路自然而然去这么想。

  仿佛在印证方月的想法,寒大人毫不犹豫地道。

  “当然是为了灵根。”

  方月心中咯噔一声,顿时背后寒毛直竖,再看寒大人时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赌,赌输了?!

  咕噜!

  吞了口唾沫,方月忍不住往后退了里几步,啪嗒一声,贴在了后面的冰窟墙壁上。

  “怕了?”

  寒大人微微一笑,却没起身。

  他像是陷入了回忆,想起了什么往日,等回神时,他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着紧张地寻找冰库出口的方月,他淡淡地道:“别找了,冰库是我养伤的地方,我设了阵法,以你实力和阵法见识,根本出不去。”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